“希望它真的意料到吧,否則小爺我這次可真的要被自己給玩死了。”軒轅楓呼喚完菜菜之後,不由得爲自己祈禱了起來。

他擔心要是菜菜根本不知道這情況,那麼他這次可真的死定了,畢竟,這些氣勢實在太過於龐大了,他的真實實力只有聖級而已,但是現在他原力海里面的的氣勢力量足足可以媲美尊者七級的力量。

這麼大的力量在他原力海里面,他也只能暫時的控制一會兒而已,要是時間一長,這些力量肯定會竄到脈絡裏面去破壞經脈的,軒轅楓很明白這點,所以在不停的祈禱,希望菜菜不要辦馬大哈事情,把他給直接玩死了。

不說軒轅楓現在忐忑的心情,就說天空中那兩股強大的氣勢,在菜菜出聲提醒了軒轅楓之後,馬上暴漲,交接處瞬間爆裂開來,要是軒轅楓此刻還處於交接處的話,那麼他那點微弱的氣勢肯定瞬間化爲烏有。

“噗,噗,噗…”

就在氣勢爆發的那一瞬間,草原上的五名尊者二級的尊者,終於還是承受不住這壓力,紛紛吐出了鮮血,就連金劍成與那名尊者四級的人都是被壓的臉色蒼白。

“你們看,那人怎麼還是一點事都沒有啊,並且氣勢好像還變得更勝了。”有人無意中瞥見空中那依舊若無其事的軒轅楓,不由得露出了驚駭之色。

聽到他的話,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向軒轅楓看了去,這一看不由得是驚駭之極,特別是金劍成與那尊者四級的人。

因爲軒轅楓現在身上所散發的氣勢實在太強大了,其他人也許不是很明白,但是他兩的修爲能明確的明白,軒轅楓現在的氣勢絕對超過了尊者六級的氣勢。

這樣如何能讓他們不驚呢,上次軒轅楓是依照祕法,所以才讓修爲暫時的達到了這種地步,可是軒轅楓現在又莫名其妙的變得這麼強,他們不禁想到,軒轅楓是不是還有什麼手段能使他戰力提升到這種程度呢?

要真是這樣,他們這樣追殺軒轅楓,軒轅楓爲什麼不把他們解決掉呢,這明顯不和道理,但是看看軒轅楓現在散發出的氣勢,的確是尊者六級以上,乃至尊者七級的樣子。

兩人不禁疑惑不解,同時也心驚膽戰起來,不管怎麼說,軒轅楓肯定是有着尊者七級的戰力的,軒轅楓居然不爆發解決他們,那麼就只有兩種可能了,要麼就是軒轅楓要付出慘重的代價才能換取這戰力,軒轅楓不願意,所以一直沒有與他們交手。

要麼就好似軒轅楓有其他手段收拾他們,所以才一直帶着他們跑,在看看眼前這景象,兩人不由得驚恐:“這不會就是軒轅楓給我們準備的吧,這不太可能吧!再說軒轅楓同樣也爆發出了尊者七級的氣勢才抵擋住,要是這是軒轅楓安排的,那這根本就是多此一舉嘛!”

兩人越想越疑惑,根本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他們又怎麼可能想到,軒轅楓的確是想用狼羣逼退他們,但是軒轅楓根本沒有尊者七級的實力,而是這臨時出現了意外,殺出了這天際的東西,而軒轅楓有聽從菜菜的,從雙方交戰中撈起了一點好處,從而使得身上的氣勢暴漲,這這氣勢現在根本就不收軒轅楓控制。

不但如此,這氣勢好給軒轅楓帶來了不小的麻煩,軒轅楓也正在焦急的祈禱着呢。 小子等等,你先控制一下那些氣勢,我先給你弄個保護罩再與你細說。”就在軒轅楓焦急不安的時候,菜菜的聲音在軒轅楓原力海種響了起來,這讓讓軒轅楓放心了不少,於是馬上關注着原力海里面的力量去了。

“好了小子,你也做好準備,幾號來可能會相當的痛苦,但是隻要你熬過去了,那麼雖然不能說是一步登天,但是你不但能夠實力暴漲,而卻可以讓你將來幾年的修煉一日千里,挺好了,你收先必須讓你同化來的氣勢力量融入一些到你的原力裏面,讓你的原力對這些力量有一定的適應程度,怎麼樣小子,能堅持住嗎。”沒過多久菜菜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靠,都這時候了小爺我還有選擇的餘地嗎?”軒轅楓聽到菜菜這話,帶着哭腔道,這氣勢都弄進他原力海了,菜菜纔跟他說會相當的痛苦,這不是所謂的先斬後奏嘛!

“也不是沒得選擇,只是放棄了會付出相當慘重的代價的。”菜菜的聲音再次回答了軒轅楓的話。

看着原力海里那些暴戾的氣息,軒轅楓默然了,這時候他不可能放棄的,雖然說菜菜這有坑人的嫌疑,不過也的確是對軒轅楓還的。

“怎麼樣小子,想好了沒有?”菜菜見軒轅楓沉默,於是又追問道。

“會不會有什麼危險啊?”軒轅楓看着原力海里暴戾的氣息,心有餘悸的問菜菜。

“恩,不算有什麼危險吧,反正死不了人的。”菜菜大義凜然的說着,隨後又小聲的嘀咕道:“最多也就變成白癡而已,對我可沒有什麼影響的,不過我也沒騙你的,的確是不會死人的。”

“拼了,反正又不會死人。”聽了菜菜說不會死人,軒轅楓一咬牙決定拼了,後面的那話軒轅楓自然是沒有聽到的啦,否則軒轅楓可能會有想殺人的衝動。

軒轅楓抽出大量的原力,然後控制着一些同化回來的氣勢力量,慢慢的融入裏面,剛一接觸就有一種極端恐怖奇異力量,緩緩的擴散開來。

盤坐在菜菜背上的軒轅楓感受着那種奇異的恐怖力量,有着一絲非常不適的感覺,那暴戾的力量迅速的流動起來,隱隱間他彷彿聽見了一種極度狂野的咆哮與歡快的雀躍之聲交織。

“這咆哮,應該是那青色力量傳來的,而那雀躍應該是那紅色力量傳來的吧,這咆哮透露出的狂野以及那雀躍種透露的輕快,像極了那狼嚎與輕鳴…”

軒轅楓手掌微緊,這種力量,原本應該徹底的屬於魔獸的,但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他竟然還能感應到,並且同化利用。

隨着暴戾力量的融入,軒轅楓的原力便是劇烈的波動起來,一道道細若遊絲的青紅色能量,如同穿梭的細針一般,隨着軒轅楓的原力流向了脈絡之中,狠狠的對着軒轅楓身體刺去,最後極爲蠻橫的通過脈絡,瘋狂的衝進其身體之內。

“嘶……”

突然間的劇痛,令得軒轅楓臉色瞬間便是一白,一口冷氣忍不住的倒吸起來。

“剛開始會有些痛,這力量必須先將你身體改造洗涮一遍,方纔能夠適應得了這等強大的力量,這是融合的第一步,洗髓。”感應到軒轅楓哆嗦的身體,一直注意着軒轅楓的菜菜出聲道。

“我靠,這TMD的叫有一些痛嗎?這簡直跟凌遲沒有什麼區別,菜菜,你想害死小爺我啊!”聽到菜菜的聲音,軒轅楓咆哮了。

但都這個時候了,軒轅楓也只能緊咬着牙,強行忍住那種撕裂般的劇痛,而且,在這種劇痛之下,他能夠感覺到身體的經脈正在快速的被破壞又修復者!這時他的經脈正處於一種極度的翠弱的狀態下,因爲疼痛也使得他的精神極度的虛弱,這情況迅速的從身體蔓延而出,令得他眼皮都是忍不住的有些耷下來。

“不能昏睡!否則就就徹底沉睡過去,無法在醒將過來了,現在的我還沒泡到美女呢,也沒有天下無敵呢,我還要長生不老呢,不能睡着。”軒轅楓不停的吶喊着。

“小子,你如果不想死就給我堅持住。”菜菜再次出聲道。

聽得菜菜的聲音,軒轅楓陡然打了一個冷顫,趕緊凝神,在那劇痛以及極端的虛弱下,苦苦煎熬着。

“唉,非常時期,只能行非常手段。”菜菜嘆了一口氣,然後便自言自語道:“小子,你可得堅持住啊,本尊的生命可都握着了你手中了,你要是就這麼被我給弄掛了,本尊也會跟着陪葬的,我可不想自己把自己給坑死啊!”

洗髓所需的時間並不短,也就是說,軒轅楓所承受的痛苦,也將會有着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不知道軒轅楓知道了會有何感想。

在這安靜的大草原之中,時間飛速流逝,一眨眼便是半個小時過去,這半個小時之中,軒轅楓身體便是一不停的改造着,而伴隨着這半個小時的時間過去,現在的軒轅楓的模樣不可入目,面色蒼白得可怕,若非其鼻息間依舊有着微弱的呼吸殘存的話,恐怕會都沒人會將他當成一個活人了。

不過對於軒轅楓的這種變化,菜菜表面倒是比較鎮定,不過心頭依舊也有些擔心,洗髓同樣是具備着一些風險,這種時候,洗髓之人是最爲虛弱的時候,若是一個心智不穩定,恐怕還真是會從頻危狀態,將那最後一口氣給吞了去,那時候就真正的是從一口氣的狀態變成沒氣的死人了。

“咚!”

就在這時候,約莫過去了一個小時,那一直虛弱的軒轅楓,終於是突然傳出一道細微的聲響,旋即一道道暴戾氣息從他的體表浮現出來,最後炸裂而開,擴散向四周,與此同時,整個空氣中快速形成了一個原力漩渦,而漩渦的中心,則正是虛弱無比的軒轅楓。

“終於是過去了。”菜菜看着這情況終於也鬆了一口氣。

“小子,還活着沒有?”菜菜爲了不讓軒轅楓看出他的緊張,沒好氣的問道。

“我靠,菜菜,你可害苦小爺了,這TMD是人能受得了得嗎?要不是小爺以前被變態老頭給虐過,那這次鐵定要被你給玩掛掉,小爺怎麼命這麼困呢,盡遇到你們這些變態,老喜歡來折磨人啊!”軒轅楓有氣無力的叫罵了起來。

這次還真別說,軒轅楓根本沒有受到太大的生命威脅,因爲他的身體在接受創世傳承的時候,就被徹底改造過了,適應着暴戾的氣息根本沒多大問題,這是爲了更好的適應着暴戾力量,所以才做了一些改造重組。

其實這改造對軒轅楓的負擔並不是太大,根本就威脅不了他的生命,最多就好似精神上受點摧殘而已,也正因爲這樣,所以軒轅楓通過了改造之後還有力氣來與菜菜叫罵。

“呀,不錯啊,小子,居然還有力氣罵人說,好不那就繼續吧!”對於軒轅楓現在還有精神叫罵,菜菜有些驚訝了。

菜菜本來就覺得軒轅楓接受到的傳承應該不簡單,因爲軒轅楓原力海深處的那個封印連它都看不懂撼不動,現在聽了軒轅楓的話,菜菜更覺得軒轅楓那傳承肯定不簡單,很可能是這宇宙中某個頂級的存在傳承下來的。

“真不知道這小子,走了哪門子的狗屎運,居然能得到這麼強大的傳承,這都不我們這種傳承記憶的傳承還要強了。”菜菜不忿的暗自詛咒了以句。

“我靠,菜菜你還有完沒完啊,怎麼還要繼續啊!”聽到菜菜叫繼續,軒轅楓終於再次忍不住了,也管不了身上的疼痛,一下跳了起來怒吼道。

雖然這疼痛不能威脅到軒轅楓的生命,但是也是非常疼的,那滋味也相當的不好受的,誰沒事會喜歡去遭那種最呢,無怪乎軒轅楓聽到繼續會這麼激動了。

“小子,不用那麼激動好不好,激動傷身體的,我又沒說還要改造身體,我只說繼續處理你原力海里面的那些與你力量融合後的暴戾力量而已,難道你不把打算處理了,打算不管它們了?”菜菜見軒轅楓居然激動的直接跳了起來,不禁苦笑不得起來。

軒轅楓現在的原力海里面,原本那些暴戾的力量已經全部與軒轅楓的原力融合了,也能做出基本的引導,但是軒轅楓還掌控不了它們,畢竟軒轅楓現在實力太弱了,只有聖級的修爲,那些力量可是相當於尊者七級的力量的。

“我靠,你不早說,還小爺我白激動一場。”軒轅楓悻悻然的坐了下來。

“好了,小子你現在引導着你融合了的力量那些力量,然後去衝擊神級的脈絡,進入神級。”菜菜開始吩咐軒轅楓道。

“這…”軒轅楓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這不會有什麼其他情況了吧!”

“恩,沒有,就與你正常情況衝擊突破一樣,並且因爲你現在擁有者強盜了力量,衝擊起來更容易的。”菜菜原本正經的說着。

“真的。”軒轅楓懷疑的看着菜菜,眼神中充滿了不信任,比驚剛剛纔被坑了兩次呢。

“哼,小子你這是什麼眼神啊,懷疑本尊嗎?”菜菜看着軒轅楓的眼神非常不滿的道。

“不是我想懷疑,是你太值得懷疑了。”軒轅楓警惕的解釋道。

“靠,小子你居然敢懷疑本尊,哼,不信就算了,你愛做不做,反正那些力量有不實在我原力海里面。”菜菜直接擺出了一副無賴樣,不過還真別說,這還真難住軒轅楓了,現在軒轅楓是騎虎難下了,必須的出來原力海里面的那些力量,而他自己有沒任何辦法。

“我靠,菜菜你可不能這麼無恥啊,這東西你讓我弄來的,你可得想辦法把他給弄走啊。”

“哼,我說了不弄了嗎?是你自己不弄的好不好,想弄走哪就按我說的做,不許懷疑我的話。”

“……”軒轅楓無語

“怎麼,有問題嗎小子?”

“沒有。”

“那還不照我說的做?”

“好吧!”軒轅楓無奈,除了聽菜菜的他沒有任何辦法,雖然聽菜菜的可能要遭罪受,但總比不處理要強的多,於是只能屈服了。 軒轅楓盤膝坐在菜菜的背上,沒有在說什麼,雙眼閉上,心神再次沉入原力海之中,引導着原力向着神級的脈絡衝去。

“轟,吱呀。”

一聲巨響隨即又是一聲細微的破裂聲,神級的壁障直接被衝破了,根本沒有像上次衝擊聖級那般耗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這次很輕鬆的就衝擊開了,大量的原力猶如潮水辦涌了過去。

“啊,菜菜你TMD有騙小爺我,我詛咒你不得好死!” 全職寵妻:貼身保鏢是總裁

原因很簡單,菜菜說的跟正常突破一樣的,但是這原力一涌入,在正常的突破下,應該是全身清涼!全身的皮肉都膜離開骨頭,失去了控制,猶如炎熱的夏天,一桶冰水澆在了身上,舒爽得無與倫比的。


但是現在的軒轅楓根本沒有感受到哪怕一絲的舒爽,反而是渾身猶如針扎,刺痛無比,全身火辣辣的,使得他整個人都痛不欲生。


不過軒轅楓的實力倒是在這情況下飛快的提升着,軒轅楓咬牙切齒的忍着疼痛,感受着身體的變化。

原力海當中。

原力海中,那些軒轅楓無法控制的原力迅速的旋轉起來,同時不斷吸收着能量,軒轅楓的實力正在瘋狂的提升着。


恰紅妝 ,神級極限,這實力提升,簡直是駭人聽聞。

“小子,快控制住增長速度,然修爲停在神級巔峯,運轉原力引導那些暴戾的原力進入原力海。”就在軒轅楓被掌的幾乎要爆炸的時候,菜菜再次出聲提醒了。


軒轅瘋不敢大意連忙,連忙按照菜菜說的快速引導這原力進入原力海,隨即引起原力海一陣混亂。

“小子,我知道那不能長時間控制這些原力,你先盡力控制着,不要讓他們去胡亂破壞,然後你快去看下你原力海種的傳承信息,不用去完全理解,只要看怎麼凝結尊者之心也就是原核的部分就行了,理解了之後快來突破極壁凝結尊者之心。”菜菜快速的說着。

軒轅楓意識快速接近創世天尊給他下的封印,剛一接近就有大量的信息傳了出來,全部都是修煉的功法、心得以及戰技,數量龐大,軒轅楓不敢去當個,聽從菜菜的只選取了突破尊者的部分先看,其他的等以後再慢慢研究。

很快軒轅楓把凝結尊者之心的過程瞭解了一遍,然後把已經快控制不住的原力再次調動了起來,原力一出原力海,軒轅楓的修爲就像見風長一般,又飛快的提升着。

伴隨着自身修爲的提升,他身體的不斷改善,吞噬原力,直到身體出現飽脹的感覺,軒轅楓就覺得自己體內的能量已經完全脹滿了。

身體的原力脹滿之後,首先軒轅楓就感覺到那原力海里面出現了三十六個漩渦。

這個些漩渦不停得旋轉着,他們根本不向外界吸收原力,因爲根本不需要,軒轅楓身體力現在就充滿了原力,根本沒處放,三十六個漩渦直接吞噬這軒轅楓調動起來的暴戾力量,使得自身不斷擴大。

隨着軒轅楓原力海內的漩渦不斷的擴大,原本的急速運轉竟然變得慢了起來,不但對吞噬來的能量吸收速度變的更慢,司時,它們自身運轉也變得更慢了。

軒轅楓此時自己的感覺就是,彷彿原力海里灌滿了水銀,而且是極爲粘稠的水銀,正在緩慢的運轉着。

在這個時候,就算他自己想要停下來都無法做到了,他的身體就像一尊雕像一般,裏面完全是實質般的存在。

他感覺就連血液流淌的速度已經緩慢到了極致,如果現在有人去探測一下軒轅楓的呼吸,一定會駭然發現,此時的他已經完全沒了呼吸。

沒錯,就是沒了呼吸,但這卻並不表示軒轅楓死了,他此時正處於一個極爲玄妙的頻死狀態。

軒轅楓雖然身體不能動,但心頭卻是一片火熱,在一年前,他還是星河帝國的第一廢材,還是家族的恥辱,但是這才短短的幾個月時間,他軒轅楓就已經強大到了這個地步,強大到了連他們軒轅楓世家就要驚歎的地步,軒轅楓知道,用不了多久,用不了多久他就會成爲家族都仰望的存在的。

“等着吧天河城,我軒轅楓用不了多久就會回來的,我要讓所有人看看你們口中廢材到底是不會死真逗就廢材了。”軒轅楓在這個時候暗自想到。

軒轅楓體內原力此時依舊在不斷攀升的狀態之中,雖然速度很慢,但對於他這已經脹滿的身體,卻依日是一種痛苦。

感受着這疼痛,軒轅楓不禁再次咒罵道:“改死的菜菜,小爺就知道你不可信,媽的,等小爺以後有了實力,小爺一定要你好看,你現在就得意吧,小爺我先記下了,等將來一併跟你算,TMD怎麼會有這樣主人的伴生獸啊,居然還讓小爺給遇上了,真是晦氣啊!”

軒轅楓全身骨格、經脈都因爲這份脹滿開始出現刺痛的感覺,而他那原力海中的三十六個漩渦,此時正與一種緩慢的速度向着原力海中心位置靠近。

當着三十六個漩渦靠近時,他們猶如有這引力一般,相互吸扯在了一起,最後在軒轅楓的原力海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慢慢的旋轉着。

當這原力海中的漩渦開始旋轉時,隱約中,軒轅楓心中有了一種明悟,在這一瞬間,周圍的一切彷彿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他也似乎已經不在行者世界上了。

軒轅楓感知的原力海中,變得黑暗了下來,但就在這黑暗之中,卻有着無數光點的存在,也許行者大陸的人不知道這是什麼,但是作爲來自地球的軒轅楓卻是很清楚,這是浩瀚的星空,那些光點便是星空中的星球。

這些光點在軒轅楓意識中緩緩的向着他投射過來了光點,光點所在的方向集中過來,集中、盤旋,就那麼圍繞着他的身體旋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