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大家理智粉愛豆,理智追星哦!

……

游年震驚的看著這不怎麼長卻針針見血的帖子,對著時漾怔怔道:「小乖,你……這同學太厲害了吧!」

「什麼時候我的稱呼變成小乖了?誰允許你這麼叫的?」時漾捏了捏游年的鼻子道。

「當然是我家小乖默許的啊,你沒覺得我們現在過得就是我們婚後的生活嗎?」游年傲嬌的看著時漾,寵溺道。

「好好好,那你都叫我小乖了,我叫你什麼?大乖?」時漾沖游年擠了擠眼睛,調侃道。

「大乖才不好聽,叫老公?」游年試圖引誘時漾叫道。

時漾臉一紅,輕輕打了一下游年道:「臉皮到底是有多厚,才能說出這樣的話啊!」

游年捉住時漾打他的手,放到自己臉上,時漾捏了捏,手感真的好好哦,接著聽見游年低低的嗓音:「你摸摸看不就知道了?」

時漾實在受不了游年的油嘴滑舌,起身準備今天的午餐,被游年拉住。

「小乖,說實話,你……到底有沒有後悔為了我參加這個綜藝。」這是一個疑問句可是游年卻說出了陳述句的感覺。

時漾認真的捧著游年的臉,細細的描摹著游年的眉毛,眼睛,溫軟的笑道:「我剛剛和你一起看了那些評論,你看我現在這樣,像是後悔的樣子嗎?」

游年緊了緊拉著時漾的手,眸中的擔憂簡直要溢出一般:「我見過比這些更可怕的評論,更偏激的人,我不想也不要你去接受那些非議,也許秦瑤說的是對的,我現在還沒有保護好你的能力,我以為我自己足夠強大,足夠能把你全部納入我的羽翼,我的懷抱,可是我現在看著這些評論,這裡,這裡,」說著游年錘了錘自己胸口,發出的「咚咚」聲,就像敲在時漾心間一樣,「好疼!」

「游年!我很好,真的,我在決定參加《戀愛季》的時候就做好承受這些的心理準備,沒必要為我擔心,也別折磨自己,明星也是人,也有自己的生活,別把那些評論看的太重,好不好?」時漾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才能安撫游年。

這樣的游年她真的很心疼,游年看上去是有些皮,有些傲嬌,可是真的碰到關於自己事情的時候,總是那麼認真,這樣時漾又窩心,又心疼,也許……自己真的要帶游年見見爸爸媽媽了。 爲了實施自己的計劃,白筱回到家以後並沒有睡覺,而是開始去找尋資料。?從天輝各方面開始入手。從它的理念,從的經營方向,從他對顧客的態度着手。還有,有關天輝所有產品的包裝,她也都打印了出來。

整整一個白天,白筱連飯都沒有吃。就一直專注於自己手頭上的工作。

“叮咚。”門鈴聲將白筱從工作中拉了出來,她看了看時間,不由的抱怨一聲:“我去,到這麼遲了。看來今天真是節約了哈。”

聽到門鈴還在響,她衝門口喊道:“別按啦,來啦。真是的,催命鈴啊這是。”忙從工作臺上走下來,穿了雙拖鞋,走到門後,看了看外門,在確定人來後才把門打開,一開門還抱怨,“你幹嘛啊。門鈴按一遍我也知道有人啊。”

“打你手機關機,我只好下班了過來找你了。我以爲你被人謀殺了。”白筱給他開門後,李子旭大大方方的走了進來。進來後他四處的看,牀,很整齊,客廳,很整齊。只有她辦公的地方,那叫一個亂的啊。

“你有打我手機嗎”白筱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李子旭,一隻手指習慣性的放下巴上,“不會吧。我都沒有聽到電話響啊。”

“你當然聽不到電話響啊。你都關機了,電話還響個屁啊。”李子旭沒好氣的把食物放在茶几上,“看你工作的那個樣子,一定連午飯都沒有吃吧。給你買了你最後的可樂雞翅飯。快吃吧。”

“你果然很瞭解我。”白筱也不客氣,走到茶几邊上就坐了下來。打開了飯,開始大口大口的吃起來,“你今天怎麼有空過來啊”

“不放心你啊。聽說你沒有去公司。我又找不到你,所以不得不當心你啊。你怎麼說也是我的未婚妻啊。我不當心你,我當心別的女人,你就不會吃醋嗎”李子旭故意逗她的。他想白筱應該會撒嬌吧。可是白筱的反應出乎於他的意料。

“吃醋說真的,我真的很想,可是呢,你可是當心別的女人,應該也是藏在心裏的當心吧。你總不至於說出來給我聽吧。那我怎麼可能吃醋啊。再說了,和一個想法吃醋,我閒得蛋疼嘛我”白筱白了他一眼。這種問題,可能年輕的小女生會吧。她覺得她不會,她已經成熟了呀,很多事情都會去分析了。不可能會做出那種無理取鬧,讓人家頭痛的事情來啦。

李子旭聽到這樣的話,不覺得心裏一沉。他實再不知道,白筱對於他們之間的事情是怎麼看的。“白筱。你覺得我們什麼時候結婚好呢”

白筱一邊吃着東西,一邊作思考狀,“嗯。我想想看哈。嗯吶,我覺得吧,應該也要我完成這個項目以後吧。你知道,天輝真的是一個很大的公司的。它的旗下還有好多的分公司。如果說,能把這些廣告都拉來,那我們可就賺翻了。不過,爲了保證我們的利潤,可能公司以時還要到津律那兒開一家分公司才行。也要以擴展一下在津律的業務。所以我想,怎麼也要半年以後吧。”

“那我找人在半年以後挑一個日子。時間也不多。我們也抓緊一下,去把婚紗照給拍了吧。你不是說喜歡拍山林那種仙蹤的感覺嗎我已經聯繫了一家影樓。他說會幫我找到那種很仙境的地方。到時你一定能拍出一套非常美的婚紗照。”李子旭說道。

“呵。你還真是有心,我的一個提意,你居然還能記得住。”白筱笑的很漂亮,不過她的眼中也的的確確的閃過一絲的憂鬱。她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到底是好還是不好。說真的。子旭真的爲她做了很多,也改變了很多。所以,從某種角度來說,她是真的真的非常的感謝他的。可是對於他有沒有愛還是隻是想報恩這個問題一直困擾着白筱。因爲她很害怕去尋找答案。她怕答案會讓她無法接受。她更不敢和李子旭說自己心中的所思。這要一說出來,肯定會傷害了李子旭。這也是她無完不想看到的結果。所以。她真的很糾結,很矛盾。

一方面,她想和李子旭好好的生活。過着二人的世界。不要去考慮太多別的事情。只要想自兩個人以後一起結婚,生子,他賺錢。她帶孩子。相夫教子的生活應該是她最最嚮往的吧。可是另一方面,至打看到兒子以後,她的心似乎就被兒子佔去了大半了。這基本就把李子旭的位置給擠沒有了。她想看着兩個兒子成長。你想想看,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帥哥的成長,是不是也很讓人期待呢

所以她一時之間真的無法去選擇。

“白筱。你是真的高興嗎我覺得,你自打見了你的乾兒子以後,你的世界裏面,好像就少了我的存在。你是不是真心想和我結婚的啊”李子旭實再是受不了了。他感覺自己真的好壓仰,他感覺自己好想找一個地方去發泄一下自己內心的不滿。

看着他的焦燥。白筱不知道要如何去說服他,只能說道:“子旭,你也是成年了了,有的時候,你能不能冷靜一點啊再說了,我有說不和你結婚嗎爲什麼你一定要去猜測呢你是不是想知道我和司空冷語的關係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清清楚楚的告訴你。”

“好。你說。我想知道。”李子旭強迫讓自己冷靜下來,聽白筱說。

“那兩個孩子,不是我的乾兒子,就是我和司空冷語的兒子。”白筱剛說完這話,李子旭馬上又激動了起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和那個男人不正常,什麼妹夫,什麼工作關係,你根本就是在騙我。你打一開始就是想欺騙我的對不對”他不能接受,他不能接受,他愛的女人,居然是別人的老婆。他不能接受,他不能接受。

李子旭的臉上佈滿了痛苦,可是白筱並沒有理會,只是自顧的說道:“雖然那是我們的孩子。可是我和司空冷語卻沒有結婚。全都是因爲一場陰謀。在那場陰謀裏,我失了所有最寶貴的東西。我的家,我的媽媽。都這樣的沒有了。而我們居然完全不知道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別人設計好的陷阱,我們還很開心的往裏跳。爲了救治病重的媽媽,我爲司空冷語代孕。我以爲我的家會完好無損。可是當我知道的時候。已經太晚了。什麼都沒有了。”白筱的眼淚也在不爭氣的掉,說話間有一些的哽咽。

本來她已經用工作完全把自己給麻痹了。可是李子旭這一提起,她就想到了她的媽媽。沒有想到,媽媽最後的下場還落得個沒有子女送終。這是多麼的諷刺啊一個堅強的女人,在無法依靠丈夫的情況下,她堅強的爲女兒撐起了一片寧靜的天空。當這個女孩以爲這個天空會撐很久的時候,卻發現這個支柱出現了裂橫。當她想辦法爲這個裂橫去填補的時候,卻發現,一切都已經太晚了。

當初到底有多少的重擔壓在這人上支柱上她不知道,她也無從知道。只是知道,現在什麼也沒有了。她只有自己才能爲自己撐起一片天。不,是當她去跳海自殺的時候,她就知道,她的天已經失去了。如果想要有,只有自己去撐了。

李子旭感覺,似乎白筱的過去還非常的複雜。“白筱。這樣吧,我不激動了。你好好說說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白筱沒耐的一嘆氣,把這一回司空冷語帶來的消息和自己原來的事情都結合到了一起,完完整整的給李子旭講了一遍。這一回講完。就已經是凌晨四點以後了。李子旭完全不敢相信,在這個世界上還會有這樣的父親。而且這個時候他才知道,原來在白筱這麼堅強開朗的外表下,其實有着這樣的過去。

怪不得她對過去隻字不提。怪不得她將過去忘去。是因爲她不想再去回憶那些讓她痛苦的東西。“白筱。你放心,以後我一定會好好的待你的。你這樣接這個項目,其實就是爲了想多見兒子兩眼吧。我也可以理解。你放心,我是一個有大肚的男人,我一定會支持你的。怎麼說,那也是你的兒子。不過,話說回來。那個司空冷語長的是挺帥的。你回頭不會再被她給迷倒吧。”

看兒子,他是放心啦。可是那個兒子邊上還有一個男人啊。還是她以前喜歡過的男人。他就是對他不太放心。萬一他再回過頭追白筱。那可是比他有優勢啊。對吧。

“我看得上他。他可看不上我。如果他看得上我。現在就沒你什麼事兒了。你啊。真是想太多了。我就是想多看兒子幾眼。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雙胞胎還是少的。如果以前是我把他們帶大的話,一定會拍很多很可愛的照片的。可惜,沒有了。也沒有機會了。那兩個孩子也很有個性。這次要給他們拍照,他們還各種的不拍呢。唉。”白筱不由的嘟起了小嘴,那樣子,真的是很可愛。 今天華素馨女士和平常一樣買菜,回來的路上遇到了鄰居,和平時一樣互相問了好,聊些家常,近期因為身體不怎麼好,所以華素馨沒有接受醫院返聘,只在一些醫學院做些演講,偶爾指點一些學生,現在幾乎就安安穩穩的做一個能為老公孩子做飯的家庭主婦,哦,不對,不算上孩子,那個沒良心的孩子都沒有時間回家看她!

有些不忍心打擾女兒的工作與生活,卻也異常的思念女兒,所以總是想著給女兒找個男朋友,讓女兒好好定下來,那些男孩子中華素馨最最中意的就是慕青了,但這倆人似乎沒什麼火花啊,本來還要想想辦法,結果這次和鄰居聊家常,華素馨女士覺得他們對時漾真的太縱容了!

「老華啊,你家女兒真是優秀!都上電視啦,太漂亮了,這麼久不見我都快認不出來了。」鄰居和她同科的李醫生說道。

「上電視?什麼電視?關於醫學的節目?」華素馨一臉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著實嚇壞了鄰居。

時漾一直是個乖孩子,這次上電視參加那個什麼《戀愛季》竟然沒和自己爸爸媽媽說?她還以為這老華和老時是知道的,然後允許的呢。

李醫生見情況不對,想扯開話題:「老華,那個我還有事,先走了啊。」

最後還是被華素馨攔住,「別走啊,把話說清楚,什麼電視,哪個節目啊?」

共事那麼多年華素馨怎麼不能清楚這個老李啊,最藏不住東西,這時漾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吧。

「也可能是我看錯了吧,不可能是時丫頭的,那孩子從小就聽話。」李醫生試圖救回自己說的話。

只聽那老華冷笑兩聲,「什麼看錯了,你能和我說就不會看錯,而且什麼叫時漾從小就聽話?這次不聽話了?」華素馨一想就知道絕對出了事情。

李醫生真的是沒什麼辦法了,「其實也沒什麼,我就昨天無意間看到荔枝衛視的一個節目,叫《戀愛季》。」

聽到「戀愛」倆字,華素馨心中警鈴大作,示意老李繼續說下去。

李醫生緊張的咽了咽口水,接著說道:「你別激動啊,其實《戀愛季》就是個談情說愛的節目……」

一向從容的華醫生,華教授,這下不淡定了,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又確定了一次:「你說是談情說愛!我們家漾漾參加了個談情說愛的節目?那還得了!」說著就往樓上沖,讓李醫生以為她要告到「法院」的衝動。

連忙攔住憤怒震驚的華素馨,道:「我還沒說完呢,你別激動好不好,別激動!是這樣的,這是個明星假裝談戀愛的節目,沒有真的談戀愛啦,你相信我!真的是假裝!」

華素馨甩了手上的菜,聲音都有些顫抖:「我們家時漾為什麼……會去參加這麼個節目!她是缺錢還是想要出名!缺錢,我們養她,想出名讓她爸爸帶著她去世界各地演講,照樣能出名!為什麼要去參加這個節目!還是戀愛節目!」

「時漾真的很優秀的,你就別說她了,我相信她一定會給你們一個最好的解釋的行不行?」李醫生只能這麼勸自己的同僚了,還能怎麼辦啊,而且時漾也算是她看著長大的孩子,孩子懂不懂事,他們這些人最能看出來了,這次的事是真的有些不對勁啊。

華素馨艱難的和李醫生道別,有艱難的接受了這個壞到極點的消息,這讓她有些不能接受。

回到家,菜也不洗了,飯也不做了,拿著遙控器就要調昨天荔枝衛視的回放,認認真真的盯著屏幕,恨不得把屏幕登出個窟窿出來,時爸爸時京墨剛剛和自己下完一盤棋,就看見了自己老婆乖乖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擠過去,幼稚的問:「老婆啊,看什麼呢,這麼認真?」

華素馨嫌棄的甩掉肩膀上的那隻手道:「老夫老妻還學什麼小年輕叫老公老婆,叫老公公,老婆婆還差不多。」

「哎呀,老公老婆處久了,不就變成老公公老婆婆了嗎?好啦,電視那麼好看嗎?」時京墨盯著電視看了幾秒,就只看到說什麼廣告贊助了,不解的問。

「你生的好女兒!你和我一起看!看完之後就把你女兒綁回來好好拷問拷問。」華素馨都沒有給時京墨一個多餘的眼神,一直盯著屏幕道。

聽見「你女兒」這三個字,時京墨心中一陣惶恐,時漾很懂事,從小到大沒怎麼讓他們操過心,只有那麼一次,也就那麼一次,時漾要去做業餘的遊戲直播,自家老婆堅持反對,倆人大吵一架,然後就是冷戰,那段時間她叫時漾都是,「你生的好女兒」,「你女兒」……這次又是遊戲的事情?

可是事實證明,遊戲與工作,時漾可以兩者兼得啊,時漾也是證明了,勸說了好久才讓華素馨勉強同意的。

這是電視已經播到游年出現開始接任務卡的時候了,時京墨看著屏幕你的游年,嘖嘖了兩聲:「不錯啊,這男孩長得真的想……誒?我怎麼看著這麼眼熟呢?」可是怎麼也想不起來。

華素馨無語的送了時京墨一個大白眼,正想說什麼,被時漾的聲音打斷,電視里時漾帶著面具,說道:「我也很期待見到男嘉賓……」

雖然臉被面具擋住了,但是作為時漾的媽媽,能聽不出來時漾的聲音嗎?轉頭看向愣住了的京墨道:「聽出來了嗎?這是誰的聲音?」

本來掛著淡笑的時京墨也收起了笑意:「我女兒為什麼會在這個電視節目裡面?」

「你往下看就知道這是個戀愛的電視節目!戀愛的!戀愛的!」華素馨把「戀愛」這個詞說了三遍,生怕京墨聽不見一樣。

時京墨捏了捏的華素馨的手:「咱們是不是把漾漾逼得太緊了?緊的她都想去電視裡面找男朋友了?」

這個問題成功問到了關鍵,華素馨也突然開始覺得京墨說的有些道理,可是,「就算要找男朋友,娛樂圈的能找?你看剛剛那個游什麼的,長得那麼……帥!是能當男朋友的樣子?」 李子旭捏了捏她的小臉蛋,“不要做這麼可愛的表情啊。 我會把持不住的。時間也不早了。你快睡吧。一會就要起來了。”

白筱一看時間,“都四點了。還能睡多久啊不過能睡一點是一點就是了。好了,我去睡了。反正我的鬧鐘是七點響的。吶,不知道什麼安合適的安吧。”說完,白筱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當然了。她還是習慣性的把門給反鎖了。這是她一個人來北京以後養成的習慣。不管外面的人是誰,她回房間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門反鎖。

的確是要抓緊時間睡一下了。昨天,呃,應該說是前天晚上已經沒有睡了。所以今天一定要睡了。要不然一會天亮怎麼會有精力撲在工作上呢。

李子旭對於白筱的過去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他沒有想到白筱的過去會經歷了這麼多,不要說一個女孩子,就算是一個男孩子可能都無法撐下來。沒有想到,自己會遇上一個經歷如此豐富的女人。這該說他是幸運的吧,因爲幸運,所以能遇上她,喜歡上她。繼而愛上她。

現在,他就要像一個男人一樣,要爲這個女人撐起一片天空,讓她能過上舒適的生活。

雖然不知道要如何去更好的幫她。因爲現在的她就像是一個女強人一樣,什麼事情她都能做到分工合作。可以放手給別人的事情,她從來都是放手讓別人去做。 總裁爹地不好惹 只有這樣,一個人纔不會太累。當然也有一種人是親力親維的那種。例如說,以前的她就是那種。什麼事情都是親力親維,覺得什麼事情她自己一個人都可以處理的很好。也許就是因爲這樣,讓人家感覺她很高傲,所以她纔會沒有什麼朋友。

也許白筱自己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纔會變成現在這樣。她知道女人其實天生就是一個很有利的武器。因爲都說英雄難過美人關,其實不要說英雄啦,更多的還是那些狗熊難過美人關。而很多男人的好色,就成了女人利用的弱點。只要一個小小的色誘,很多男人就經不住誘惑而做了很多他們本來認爲不會做的事情。

也要承認,在這個世界上,還真的有女人利用自己的身體,去勾引一個又一個的男人,只是爲了讓自己在道路上能越走越高。爲了自己的事業,很多女人願意出賣自己的。不論是未婚的,還是已婚的。還記得他的隔壁鄰居的一個阿姨就是這樣。那個時候,他爸有一個大的工程,是公司的廠房搬遷。所以要重新蓋新的廠房。

那個阿姨就直接找上了門。因爲她就是做的建材生意。這一筆可是不小的生意啊。已經值得她去出賣自己的的。所以,在一個他老媽不在家的晚上,當然,因爲他是發高燒,所以沒有去上學纔會在家裏的。他就看到了那個阿姨非常妖嬈的出現在他家的客廳裏。至於他是怎麼看到的。不好意思,他以前很好奇,家裏的狗狗一天在家裏會做什麼事情,所以在家裏安了很多的針孔攝影機。不要說他變態。他只是好奇狗狗在家裏的生活而以。

只不過沒有想到會在這個時候派上了用場了。都聽同學說這件事情的時候,很是爽歪歪的。所以他也很好奇。就在這個攝像頭裏觀看了起來。

只見沒有多久,兩個人就相互脫了對方那雖然很貴的衣服。而且就這樣踩在地上。兩個身軀就這樣絞纏在了一起。那一晚,他直的不知道自己解決了多少錢。每一次老爸那挺腰的動作,都不由的讓他也做出同樣的動作。而且,他後來也找過這個女人。也玩過她。因爲那個時候,他只是一個高中畢業生,他沒有辦法出去找別的女人。這樣的暑假就顯得無聊了。不過,至從這個女人願意搭理上他的時候,他就覺得這個暑假變的很有意義。

這也是爲什麼後爲他對女人的認識扭曲的原因。因爲這樣的成長,讓他認爲,女人就是可用過以後丟掉的。因爲只要給了她想要的,你就可以佔有她。這就是等價的交換。或者說,這就是一筆又一筆交易而以。你要名牌的包。ok,你要名牌的鞋,ok。你要什麼都無所謂。只要你是處,只要你達到這個條件。別的都無所謂。

如果你不是處。那麼你要什麼東西都要大打折扣。因爲不是處,在他的眼裏,本身就沒有什麼價值。當然,這樣的女人一般也不會要求什麼,就是一些酒啊,之類的。在迪吧和ktv這樣的地方,能讓這些女人滿足的東西多的是。

而且,每個女人看到他的時候,或多或少的都有看他一眼兩眼。可是,只有白筱沒有。她就像沒有看到她似的,或者說,在那種地方,她真的只是爲了應酬工作而來,並不是爲了放鬆而來的。所以極本沒有注意到他這麼一個帥哥就在邊上坐着。而且他仔細的觀察過,全程,從她進來到離開,她的眼神都沒有往他這兒瞟過。

在這當時是極傷他的自尊心的。自少他自認自己也已經很帥了。真的很帥了。所以,這個女人應該不能這樣對他纔對吧。至少看一眼吧。可是沒有。就是這樣,完全的漠視你。從你的身邊走了過去。所以他當時就發誓,要把這個女人追到手。當時他的想法也簡介,把白筱追到手以後,再甩掉她。因爲她給人的感覺就是高傲的小姐一樣。

可是後來他才慢慢發現,這個女人的魅麗是由內而外的。她的笑容,她的談吐,都像是神仙姐姐一樣。他的心就這樣淪陷在了她的溫柔海洋裏面。

李子旭看了看白筱的房間門,不由的一陣心酸。因爲,他都已經是她的未婚夫了,可是她還是不讓他進去房間裏面。他這個未婚夫當的還真有那麼一點什麼。不過算了。白筱不是說了嘛,把最美好的東西留到新婚之夜。

再忍忍吧。 「不能!當然不能!」時京墨看老婆真的生氣到不能自已連忙實力站在老婆一方,安撫老婆。

就在華素馨還在吐槽游年過於帥氣的長相的時候,鏡頭一轉看到了穿著cos服的時漾……

華素馨僵住了,連時京墨都僵住了……

「時漾!她什麼穿什麼不好穿這樣的衣服,這……這……肚臍都露在外面!還有胸……」華素馨真的已經無力吐槽了,自己從小教到大的女兒啊!什麼時候喜歡這麼暴露的衣服了?

時京墨摸著下巴,看著自己女兒……過了一會兒說道:「我家丫頭就是好看誒,穿什麼都好看哦……」

還沒說完,被自家老婆狠狠掐了一下腰,捂著腰一臉無辜的看著老婆:「素馨,你幹嘛掐我……」

「你自己看看你家女兒的穿衣風格!你什麼時候給她灌輸的這樣的思想?」華素馨扼腕道。

「好像沒有,只是女兒大了,而且這叫cosplay吧,你沒看見這會場里的人都穿成這樣嗎?這是年輕人的文化,醫院裡有很多小護士都在談論這個。」時京墨試圖勸說華素馨接受一下年輕人的文化。

「哦?小護士?很多小護士?」

「不是不是!就無意間聽說的……聽說的,沒有很多就一兩個而已。」

華素馨瞅了一眼時京墨,「放過你了,但是你看看,這麼冷的天,穿這麼少,我……」

時京墨算明白了,到了最後不是說時漾穿衣暴露而是心疼自己女兒穿的太少,太冷了。

事實上,華素馨本就知道時漾她已經長大了,想穿什麼都自己可以做主,cosplay什麼的,她也知道是年輕人的文化,可是……至少要穿順應季節的衣服吧。

那肚子露的,看得她只怕時漾凍著,涼著,作為一個母親,其實只要孩子健康快樂,那就足夠了,掙再多的錢也只是讓自己的生活過得更好,而不是為了讓生活勞累自己!

時京墨輕輕的把自家老婆摟緊懷裡,寬慰道:「我相信我們的女兒是個有分寸的孩子,咱們打個電話讓時漾回來吧,好好和我們解釋一下這件事情,實在她忙得走不開,那就我們去……好嗎?」

華素馨也是沒辦法了,她真的要讓時漾給自己一個理由!為什麼要參加這個節目的理由!

就在他們正想給時漾電話的時候,時漾的電話反而打了過來。

時京墨舉著手機笑道:「你看看咱們女兒多懂事?這麼快就來電了。」趕緊按下接聽鍵。

「爸爸,我明天回家了,大概早上九,十點就能到了,我要吃家裡的魚香肉絲,茄子包肉,松鼠桂魚……」

時漾還沒說完呢,就聽見一陣雜音,電話落入了自家媽媽的手裡,心裡告訴自己:要淡定,要穩,別慌。

穩住,我們能贏!

「吃什麼吃,想得美!那麼久不回家,一回家就光想著吃,吃胖了,誰要你!」

時漾吐了吐舌頭,虛了口氣,看來媽媽還沒有看到那個綜藝,趕緊撒嬌道:「媽媽,我就是太久不吃家裡的飯了,太想了,真的。」

「哼,什麼太久不吃家裡的飯,你是太久不吃你爸爸做得飯吧!」想到這裡華素馨也是無奈了,自己真的就不能進廚房,一進廚房就開始炸,她也想學做飯,可是……京墨不讓她學,時漾吃過一次,表示她以後一定會好好學做飯,更表示以後自己來做就好,媽媽千萬別插手。

所以那時候才上初中的時漾,在爸爸出差的時候就只能擔起做飯的大任。

所以才有了現在會做飯的時漾,這些都是拜不會做飯的媽媽所賜。

時漾笑了笑,道:「好啦,我承認好不好,真的想吃爸爸做的飯了,也想媽媽了。」

「回來吧,我和你媽媽也想你了。」時京墨感嘆道。

想在二十幾年前,時漾還是他親手接生下來的,才生下來比貓也小不了多少,抱著自己小小的女兒,時京墨就像呆了一樣,全部的靈魂彷彿都被女兒吸引走了,直到聽到女兒的第一聲哭聲,時京墨才反應過來,等到反應過來之後,才發現自己已經流了一臉的眼淚。

時漾的出生,真的給了自己太多的驚喜,只要一想到時漾馬上就會有男朋友,就要嫁出去,自己就心疼不舍到不行。

為此華素馨就總是勸時京墨讓他別想太多,可是……貌似沒多大用,只有一句話:以後只要來一個他不滿意的小兔崽子和他搶女兒,就不會輕易放過這個小兔崽子!

……時漾回家了……

時漾拎著大包小包終於到了家,看到廚房裡忙碌的身影,時漾震驚了!

什麼鬼!媽媽竟然在做飯,爸爸來幫她拿下大包小包,時漾連忙抓住了爸爸的手道:「你真的放心我媽媽進廚房?!我家廚房還好嗎?還好嗎?」

時京墨就知道時漾一定會驚訝,無限憐愛的摸了摸時漾的頭髮道:「沒有啦,你媽媽可以是我手把手教出來的,你放心吧,那種炸廚房的一定會離我們家遠去!」

……如果忽略自家老婆才學做飯的時候,炸了三個砂鍋,摔了五六七八九十個碗的話。

華素馨聽見開門的聲音,看到自己的女兒終於回來了,趕忙從廚房裡出來,「給媽媽看看,我家漾漾是不是又瘦了。」看到時漾眉眼,安心的揉了揉自己女兒的頭髮。

華素馨和時京墨看著埋頭苦吃的女兒,道:「又沒人和你搶,慢點吃啊。」

時漾抬起頭,看著父母親,憨憨的笑笑:「嗯,媽媽你做的菜現在很不錯呢。」

「你也不看看是誰教的。」時京墨驕傲的看著時漾說道。

「是是是,你教的,你教的,行不行?」華素馨送了一個大白眼給自家老公道。

然後在桌底下掐掐自家老公的腰,京墨吃痛的「啊」了一聲,成功吸引了時漾的注意力。

「怎麼了,爸爸?」

「啊,我想起來了,慕青不回來了嘛,你和他多出去走走,培養培養感情。到時候……」

時漾就知道這件事情躲不過去,無奈只好坦白從寬:「爸爸,媽媽,其實……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在李子旭的幫助下,白筱今天還是很準時的出現在公司的。?雖然她真的只睡了三個小時。可是她還是能打起精神,有一個很好的狀態出現在自己的辦公室裏。

提了一個很大的紙袋,裏面是她昨天打印出來的資料,按了內線電話,“多多。過來我的辦公室,幫我一個忙。”

“哦。”多多聽到白筱叫她,馬上就趕了過來。

“地上那袋東西,你拿去複印。要十分。ok”白筱沒有時間理多多,只是指了一下地上的袋子。因爲她還有很多東西需要準備。

“ok。”多多把東西拿走了。

白筱準備好了東西,又去找了郝德雲,把和天輝的合作計劃和郝德雲說了一下。

“郝總。這一回。我們不會只和他的一個公司合作,還要力爭和他們那兒的分公司還有一些別的公司合作。所以,在那兒開一個分公司也是必要的。如果在這兒印好廣告再運過去,運費上不要說,萬一丟件或是急用,我們都無法做到。所以,在津律開一個分公司,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選擇。”白筱說道。

“開分公司你以爲是想開就能開的嗎萬一這個項目你拿不到怎麼辦萬一,那兒的老闆都不買我們的帳怎麼辦你能保證我的分公司在那兒一定能賺錢嗎”郝德雲是一個很小心翼翼的人。如果沒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他是不會幹的。想說服他,必須要拿出正據來。

“郝總。我不能保證這些。不過你難道就不相信你的團隊一定能把這個客戶拿下嗎難道你就不相信價錢的員工能設計出讓客戶非常滿意的作品嗎我對他們是有信心的。所以我相信他們。”白筱很認真的說道。

“你相信有個屁用啊。他們要是不給力的時候,不是照樣不給力嗎好啦好啦,你也不用刻意來做我的工作。你要和天輝合作的想法,這很好。至於開分公司的事情,還是我自己來傷腦筋就好了。你呢,該幹嘛就幹嘛去啊。不要來我這兒搗亂了,知道嗎”郝德雲不耐煩的把白筱從辦公室裏推出來。

白筱可不是那個乖乖牌的孩子,你以爲你推,她就會乖乖出來嗎“不管怎麼樣。我都是爲了公司着想的。還有,一會我們會開一個會議。我希望過幾天,我去找天輝談合同的時候,能順便把我們公司設計出來的東西也拿給他看。”

“那個你就自己安排就好了。要不然我培養你這麼多年幹嘛呢。是吧。好了好了,我還有別的事情。這個事情就全全交給你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