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蟒一聲痛呼,一隻眼睛竟是被玲瓏刺中,鮮血直流。

老子的眼,竟敢傷老子,愚蠢的人類!

巨蟒張開口就向玲瓏吞去,玲瓏躲閃不及,眼看著就要被吞入蟒腹,赤鴻宇突然躥了過來,直接推開了她。

而他自己則是被巨蟒咬住了腿!

「小宇子!」

情急之下,玲瓏竟是叫了出來,提著劍就向巨蟒的頭劈去。

這邊阿榮等人見狀,也是齊齊的向巨蟒攻擊而去。

七七更是一驚,直接從樹上飛奔而下。

「大蟒,你若敢咬下去,我挖你蛇膽,斷你子孫。」 七七從來沒有對一隻獸說出這麼狠的話,這一次也是見赤鴻宇被咬,實在著急,直接威脅了起來。


這條巨蟒殺氣太重,已經不受控制,今日他們若不反抗,怕是都要被吞入蟒腹。

所以,此刻的雲七七也是滿目的殺氣。

巨蟒本來就要咬下去,不知為何,看到雲七七的眸子,還有她那狠毒的話,竟是突然一個停頓。

就是這個時機,赤鴻宇迅速往外掙脫,阿榮一劍劈向了大蟒的嘴巴,它一個痛呼,赤鴻宇終於掙脫,玲瓏一把拽過他,二人一起飛上了樹梢。

看到赤鴻宇的腿上已經紅彤彤一片,衣服也被撕爛,露出兩道長長的牙印兒,玲瓏心中一顫,「你傻不傻!不要命了!」

玲瓏一聲咒罵,從袖中拿出一瓶止血藥,給他上了葯,又從身上撕下一塊布條,迅速包紮了起來。

「能再聽到你叫一聲小宇子,死了也是值得的。」

赤鴻宇絲毫不覺得疼痛一般,此刻卻是充滿了驚喜和感動。

看到阿瓏為他著急,給他上藥,他心裡比什麼都甜。

玲瓏沒有說話,情急之下暴露出的稱呼,她想不承認都沒辦法。

「你的阿瓏已經死了,現在只有玲瓏。」

包紮完畢,玲瓏輕語一聲,算是承認了,只不過現在已經物是人非,她已經不是當初的阿瓏了。

赤鴻宇心中一個痛惜,滿是心疼。

他不知道阿瓏經歷了什麼,竟是連容貌都變了,可是他卻能想象得到。

能活著逃出來,還能活到現在,他能想象有多麼的艱辛。

是他的錯,都是他的錯。

「我知道,以前的小宇子也死了。」

在得知阿瓏死了的那一刻,赤鴻宇就覺得自己也已經隨著阿瓏去了。

如今的他們,是涅槃之後的另外兩個人。

「我去幫忙。」

玲瓏看到下面那瘋狂的巨蟒,還有皆是傷痕纍纍的眾人,自然不會坐著休息,立馬沖了過去。

巨蟒已經完全瘋了,儘管渾身也是血跡,幾乎變成了紅蟒,可是它還是頑強的在抵抗。

群狼、獅子,包括人類,幾乎全部湧向了巨蟒,戰況十分慘烈。

七七吹塤顯然已經不管用了,君北冥一直護在七七跟前,生怕她被波及。

七七怎能甘心,不服氣的再次吹塤。

一曲殺氣騰騰的調子從她嘴中發出,她還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把殺氣也帶入到樂聲去的。

她真希望,樂聲也能化為利器。

七七飛騰而上,站在上方的一根樹枝上,望著底下吞了那麼多狼的巨蟒,越來越多的殺氣聚集在嘴邊。

這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聽到這聲音,不僅巨蟒,就連身邊所有的狼和其他動物皆是突然停止戰鬥,竟是滾到一旁,直打滾。

嗷嗷直叫。

巨蟒更是蜷縮了起來,頭顱似乎痛的無法忍受,不住的撞擊著一旁的大樹,竟是把大樹給撞得連根拔起。

不僅動物,就是君北冥等人,也是突然頭腦中一個疼痛,慌忙捂住了耳朵,儘管如此,還是感覺有些撕心裂肺。 我也要變強,儘快的渡過風火大劫,踏入金丹期!

李雲在心裡怒吼起來,他知道自己這輩子很可能已經追趕不上湯問的步伐了,但他希望至少自己不會變成湯問的累贅,能稍微幫上一點忙!

湯問站在湯家主殿的門口靜靜的等待青雲宗宗主的到來,其實剛才湯問也是在宗主動用力量的一瞬間才察覺到。畢竟他已經是元嬰期的大能,境界非常之高,而且身上有裂天劍這口道器,撕裂空間,穿梭於無形!

「恭迎宗主大人!」湯問微微欠身施禮道。

宗主眉毛一挑,略顯驚訝,「不錯,你這小子最近變化非常之大啊,居然能察覺我的到來!」

「大概是宗主大人在進門的一瞬間才注意到吧!」湯問說道。

宗主立刻回想起了當時的情景,馬上釋然,笑著說道:「厲害,厲害!百分之一瞬的空間波動都被你發現了,看來我聽到的傳言不假,你已經差不多擁有真人級的戰力!」

「弟子只不過是僥倖得到了當年蠻族一位接近道神期的大能遺留下來的傳承,藉助道器的力量才能勉強和真人媲美!」說到這裡,湯問微微泄漏出一絲天芒玄龍甲的氣息。

這件道器是他一手晉陞上去的,而且經過了數次融合與蛻變,和當初得到的已經是天差地別,沒有人會知道它的來歷。

察覺到天芒玄龍甲的強大氣息,宗主背著的那口裂天劍嗡嗡嗡的顫鳴起來,似乎很是不服氣,想要對抗一番。

「好!好!好!」宗主連說三聲好,大喜過望,拍著湯問的肩膀說道,「你不愧是被我看中的候選人,仙緣綿厚,氣運悠長。沒想到你連那種級數的大能傳承都能得到,還收穫了一件下品道器,等於是我青雲宗又多了一位元嬰期大能的戰力!這件事情只要稟報上五位元老,下任青雲宗宗主的位置大概是非你莫屬了!」

「多謝宗主栽培!」

聽到這話,湯問心頭一跳,得到了宗主的鼎力支持,他的下任宗主幾乎是十拿九穩了。什麼秦天,他就是再逆天又如何,能跟自己比?湯問現在可謂是處在了年輕一代的最頂峰,一百歲之下的修士,很可能整個北域都找不到一個能跟他比的。光是天芒玄龍甲這件下品道器就能把九成九的天才統統打趴下了,更別說湯問還有九天聚星鼎和斬龍劍。至於琉璃的真身,根本沒有人有資格逼迫他動用,除非是老牌的元嬰期大能,那些五六重境界,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

宗主點了點頭,隨即說道:「我看到你把湯家治理的非常好,蒸蒸日上,一派繁榮昌盛的氣息,往後大有可為啊!不過你得罪了大玄王朝,這是個大結,必須要儘早的解開,不然無論是你,還是湯家,根本不會有什麼『以後』了!」

「請宗主相信弟子,弟子絕沒有對三皇子殿下等人下手,更何況當時的弟子只是金丹期四重,連宗師都不算,根本沒有能力去對付宗師境界的三皇子殿下。再說還有一位同樣身為宗師的罡風子師兄和金丹期五重的無塵公子,他們三人的力量遠遠超出弟子幾十倍上百倍,隨便哪一個都能輕鬆將弟子斬殺,更別說是三人一起了!」湯問堅定有力的說道,說得問心無愧。

因為三皇子、罡風子,還要無塵公子,他們三人確實不是湯問殺的,湯問只不過掠奪了他們的金丹,將他們變成三個廢人,真正的兇手是那頭嗜血狼頭蛛。

「這一點我相信,你和他們三人無冤無仇,而且以當時的境界,你確實不可能斬殺他們三人,甚至連傷到都是不可能的!不過,他們三人背後的勢力可不會這麼想,隕落一位年輕的宗師對他們來說是巨大的損失,而且顏面上沒有光彩。大玄王朝派人過來捉拿你,不過是想找個替罪羔羊,挽回一點面子罷了!」宗主緩緩說道,「這件事情不難解決,到時候我帶你前去大玄王朝的國都玄天城,親自和大玄皇帝解釋,大不了賠償一筆,將此事儘早了解!」

「多謝宗主,大恩大德,弟子銘記在心!如果是需要用到靈石,弟子在蠻荒遺迹當中取得了一筆,也許能幫上些忙!」湯問說話之間遞過去一枚品質普通的乾坤指環,裡面堆放著整整十億萬中品靈石和四千萬上品靈石,甚至還有一百萬塊極品靈石。


這筆財富對湯問來說是沒什麼,但是別人眼裡卻是驚天財富,就連青雲宗的宗主都臉色大變。他本想作為前輩,不可能去接受晚輩送上來的財富,但看到如此多的堆積如山的靈石,念頭不斷變化,最後還是厚著臉皮收了下來。

這麼多的靈石,就是前去賠償大玄王朝十次都綽綽有餘了,宗主完全可以只拿出一部分去解決問題,剩下的全部可以收入囊中。

沒有人不喜歡財富,不喜歡靈石,就是宗主都不例外,他已經盤算起來該拿出去多少,又該留下多少,計劃清楚之後,再看湯問那是越看越順眼。

這恰恰是湯問所想要得到的結果,如果平白送給宗主靈石,他肯定不會接受,但以這種方式都說得過去了,對方想拿多少拿多少。哪怕是看著這筆財富的份上,宗主往後對自己也會越發看重,給予各種方便,湯問在青雲宗的地位也能越來越穩固,真正成為日後繼承大位的「太子」!

「嗯,有這些靈石,再加上我親自去求情賠罪,想必大玄皇帝會賣幾分面子,把這件事情就此了解!」宗主點點頭說道,「這樣吧,以後你們湯家就直接併入青雲宗麾下,屬於青雲宗的一部分,所有人都可以成為青雲宗的弟子,按境界各自取得相應的弟子身份!有了宗門的保護,以後你們湯家的發展也會更加迅速,而且沒人敢來招惹,就是大玄王朝再想派人來鬧事也不得不思量幾分後果!」

「多謝宗主,我代表湯家多謝宗主的恩賜!整個湯家日後必當為青雲宗盡心竭力,貢獻全部的力量!」湯問欣喜如狂,連忙大謝道。< 七七,彷彿變成了殺神。

她的樂聲,也變成了魔音。

七七彷彿魔怔了一般,眸中殺氣騰騰,吹出的塤聲越來越激烈,巨蟒痛苦無比的打著滾。。。。。

君北冥還好點,還能忍受著,其他人也是十分痛苦,臉都要扭曲。

人類還知道要捂住耳朵,可是獸類就不好了,狼群也躁動了起來,有的甚至要撞樹。

它們萬萬沒想到,這女娃的樂聲,前一刻還是那麼優美動聽,讓獸類沉醉,下一刻就如此瘋魔,讓獸類撕心裂肺。

君北冥暗覺不能如此下去,看見那巨蟒正在打滾,一個縱身,寶劍直接刺入那巨蟒的脖頸!

「嘶嘶。。。」

痛,痛死老子了!

巨蟒惱怒了,一個翻身,惡狠狠的沖向了雲七七。

可是剛剛君北冥那一擊實在太重了,它剛一個抬頭,整個身子突然趴了下去。

七七猛然停止,看了看那倒下的巨蟒,輕鬆了一口氣。

天地間彷彿安靜了下來,眾人眾獸也彷彿浴火重生,皆是靜靜的抬起了頭。

看到那巨蟒竟是已經倒地,狼王瑞恩「嗷嗚」一聲,帶領群狼突然沖了過來,直接趴在那巨蟒身上撕咬。

場面血腥而又殘暴。

豈料那巨蟒還沒有死,竟是抵死反抗,不過它再也折騰不起來了。

頃刻之間,一命嗚呼。

狼群似乎不解恨一般,繼續撕咬,眾人撇過頭,似乎不忍看,君北冥也抱起雲七七上了樹。

雲七七彷彿獃滯了一般,好半天沒有回神。

她幾乎不敢相信她剛剛做了什麼。

她是用塤聲擊敗了巨蟒嗎?

天啊,原來樂聲真的不僅能吸引獸,還能殺獸?

「七七。」

君北冥擔憂的輕叫了一聲,七七終於回神,猛一下子看了一下九叔叔。

「九叔叔,剛剛我是瘋魔了嗎?」

為什麼剛剛她好像沒了自主意識一般。

七七十分不解,有點恍惚。

君北冥有點心疼,想了想剛剛的情況,他覺得七七不是瘋魔了,而是太緊張了。

太緊張眾人的安危,太緊張眾獸的安危,所以她迫切的想要幫忙。

而且,七七的樂聲平日里都是充滿希望的舒緩之樂,第一次吹奏這種滿是殺氣的樂曲,怕是還沒掌握好。

這才導致,有些失常。

「沒有,七七怎麼會瘋魔?你這是又發覺了新本領。」

君北冥輕輕摸了摸小丫頭的腦袋,滿是安慰。

是啊,七七這是新本領啊,這魔音不僅可以對抗惡獸,還可以對抗敵人。

眾人也都反應了過來,耳朵邊還嗡嗡作響一般,皆是不可思議的望向了雲七七,眸中各個帶著驚喜。

天啊,這個雲七七,真是太叼了。

這魔音,簡直橫掃四方戰無敵啊。

容宸直接是崇拜了,有了這技能,雲七七根本不用學武功,學好吹塤就好,誰敢招惹,隨便吹吹,就能讓人給滅了。

這樂聲,一面成仙,一面成魔,若是能運用自如,簡直是通殺啊。

「七七,你。。。。容宸我真是五體投地。」

容宸感嘆一句,恍若在夢中。 整個家族都加入青雲宗,等於是湯家成為了青雲宗的一部分,成為宗門家族之一,就如同歸風劍宗的林家,牢牢掌控著門派的資源,按現代的話說就是歸風劍宗最大的董事。

當然,現在湯家剛剛加入青雲宗,在裡面的勢力必然非常弱小,只能稱之為一個小股東,但湯問相信,假以時日,這個小股東就能如歸風劍宗的林家一般強大,成為青雲宗最大的一股勢力,讓湯家子弟把持所有要害部門,進而控制整個青雲宗!

所有計劃當中,最難的一步就是整個湯家併入青雲宗,如今宗主親口答應下來,再加上湯問本身堪比真人級的戰力,這件事情幾乎是十拿九穩了。

「你如果真想接替我的位子,執掌宗門,就必須先擁有忠心於你的一股勢力。與其讓你在青雲宗內硬生生髮展出一股勢力,倒不如直接讓你的湯家成為青雲宗的一部分,不僅對你有利,對宗門也是好處不少。我見識過湯家的面貌,現在還不起眼,但有你如此不惜代價的培養,很快就能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這正是我們青雲宗所缺少的!」宗主直言不諱,直接就說了出來,並不顧忌什麼。

既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湯問也不再遮遮掩掩,說道:「宗主放心,青雲宗能容納湯家是我們的福氣。以後,湯家的每一個人都是青雲宗的弟子,從生到死,永不退出!」

青雲宗確實有百萬弟子,但裡面有七八成都只是進來修鍊一番就走的,類似上個大學學習點東西,學成就離開了,不會繼續待下去!比如曾經多次和湯問作對的十三皇子,還有那些各大家族的子弟,他們都是擁有各自的家族勢力,在青雲宗修鍊到一定境界變回離開宗門,重新回到家族,為自己的家族而效力!

所以,看似強大的青雲宗,其實真正的規模要縮小好幾倍,完全隸屬於宗門的人太少了。

「好,很好,我青雲宗想要發展就是需要這種完全隸屬於宗門的家族!接下來三天,我會在湯家當中挑選幾個資質不錯的收為弟子指點一番,至於是記名弟子還是親傳弟子,就要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宗主撫須而笑道。

湯問知道,這是宗主在向自己示好,收幾位湯家人當作弟子,等於是將湯家和他綁在了一起,日後休戚與共,同坐一條船。因為以現在湯問的修為和實力,坐上下任宗主的位置已經沒什麼懸念了,再加上湯家全部併入青雲宗,成為宗門家族,能提前和湯家聯合,對宗主自己也是能得到巨大的好處。

接待完宗主,湯問又交代下去,讓湯家所有人都對宗主放行,他可以進入任何區域,觀看任何東西。雖然整個湯家除了湯問外,也沒有人能攔住這位青雲宗的宗主大人,就是湯問親自出手也只能稍稍阻攔一下罷了。

很快,湯問把這些計劃都一一告知父親湯威。

湯威自然是欣然答應,如今的湯家看似繁盛,其實是在風雨飄搖之中,沒有強大的靠山,沒有後台支撐,很難繼續生存下去。如今加入青雲宗,成為宗門家族,誰再想對付湯家就必須連青雲宗也考慮在內。一個四品宗門的力量雖然算不上強橫無匹,但在方圓十多萬里的區域還是有不小的名聲,沒幾個勢力敢來招惹,就是大玄王朝甚至紫陽門都要考慮清楚,不敢隨意動手!

三天過後,挑選弟子的結果出來了,宗主一共挑選出四個人,分別是李雲、趙虎、湯倫、湯飛。其中只有李雲被宗主收為親傳弟子,而且在宗主和湯問聯手壓陣庇護之下,成功渡過風火大劫,晉陞為金丹期,擁有八千馬的罡力。雖說比不上那些一踏入金丹期就成為道子的天才,但也算是非常出色了,比當年湯問的父親湯威還要強大,當初湯威踏入金丹期可是只有五千馬的罡力,遠遠不如李雲!


至於其他三人,趙虎、湯倫和湯飛,則是成為了普通的記名弟子,但這也是宗主的記名弟子,比起某些長老的親傳弟子身份都要來得尊貴,在青雲宗內幾乎可以橫著走了,誰見到都要賣幾分面子!

這三人曾經都和湯問有過過節,不過如今的湯問實力太強大了,不知道超出了他們多少倍,強大到讓他們徹底放棄了報復的念頭,反而盡心竭力的為湯家效力,聽從湯問的所有命令。因為他們已經發現了,跟湯問作對是沒有任何用處也沒有任何的好處,只有牢牢跟著湯問走,才能平步青雲,建立一番成就。

在成為宗主的記名弟子之後,趙虎三人對這個想法更加的確信,他們非常清楚,能被宗主收為弟子,完全是對方看在湯問的面子上。要不然光憑他們自己,很可能一輩子都見不到青雲宗宗主這種頂天的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