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內正在忙碌的野人都是一片驚愕,趕緊圍上來。

還沒來得及問話,有人看到了那個被抱著的人居然是狼王的兒子阿豹,一聲驚呼:

「阿豹王子?阿豹王子怎麼了?」

老狼王此刻聽說狼爪等人回來了,也從部落山洞走了出來,分開人群,便看到了兒子的屍體躺在地上。

老狼王頓時呆了,感覺一陣天旋地轉!

兒子阿豹是他未來的希望,他還指望這未來將部落首領的位置傳給阿豹的,卻沒想到阿豹現在死了。

老狼王獃獃地看著兒子的屍體,猶如石雕一般,數秒之後,老狼王哇地一聲痛哭,伏倒在兒子屍體上。

狼爪一見,趕緊跪在了老狼王的跟前,大哭道:

「狼王,都是我的錯,沒有保護好阿豹王子」

狼爪身後的二十多個部下也全部跪下,瑟瑟發抖,請求老狼王的寬恕。

老狼王嚎啕大哭幾聲,抬頭望著狼爪,咬牙道:

「狼爪,你說,到底出了什麼事情?阿豹為什麼會死?」

「狼王,原本一切都很順利,但是,老石頭的兒子不知道從哪兒認識了兩個人類,還獲得了一把魔法劍,阿勇趁我們不注意的時候,衝出來,一劍劈死了阿豹王子,我們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我們該死,沒有保護好王子。」

狼王目露凶光,狠狠地說道:

「你們當然該死,阿豹王子交給你們,你們卻沒有保護好他,那個阿勇呢?沒有給我帶回來?我要生吃了他,還有那個阿春,我要把她和阿豹一起埋葬。」

狼爪的身體顫抖了一下,老狼王的兇殘所有人都是知道的。

「狼王,阿勇殺死阿豹王子后便跑了,我立即帶著人去追趕,原本可以殺死他的,可是,可是,」

「可是什麼,別啰嗦,快說!」

狼王怒不可遏地咆哮道。

「可是,阿勇不知道從哪兒找來了兩個人類幫忙,我們,我們都不是他的對手,對方殺死了我們三個同伴,打敗了我們,還讓我回來告訴你,讓您去見他。」

「啊?」

老狼王站起來,大聲吼道:

「氣死我了!殺了我的兒子,救走了我的仇人,還讓老子去見他們,你說,人類有多少人?你們這幫廢物,為什麼不拚死戰鬥?才死了三個人就害怕了?」

「狼王,對方只有兩人,但是,非常厲害,我們都是不是他們的對手,我當然是帶著屬下拚死血戰,為了給阿豹報仇,我這條命都可以給您,

可是,我們真不是對方的對手,原本對方是要殺我們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對方放了我們,讓我們回來給您傳信,讓您過去老石頭的山谷見他。」

狼爪盡量將禍水往楊嘯身上引,讓狼王去找楊嘯報仇,他可承擔不起這個責任,也不願意背這個鍋。

重生之小小農家女 「哼,兩個人就這麼厲害?當我狼王是嚇大的?狼爪,集合隊伍,將所有隊伍帶上,我要踏平老石頭的山谷,殺了所有人,給阿豹報仇!」

(四更完) 狼王帶著五六十個強壯的部下,立即殺向阿勇的部落。

山谷裡面,楊嘯,本因和尚,正在老石頭,阿勇等人的陪同在,圍著篝火烤肉吃。

楊嘯拿出了兩袋食鹽給阿勇。

阿勇部落裡面的野人第一次知道了食鹽,當他們咬了一口撒過食鹽的烤肉后,頓時感覺爽上了天,讚嘆不已。

大家吃得正歡,山谷外傳來了雷鳴般的吼叫聲,老狼王帶著狼爪和五六十個強壯的野人,其中三十人有魔法長劍,氣勢洶洶殺入了山谷。

有人飛奔而來,跑到老石頭面前:

「首領,不,不,不好了,老狼王來了。」

阿勇部落的人趕緊從前面的兩個篝火堆往後撤,跑到了老石頭等人的身後。

楊嘯看得出來,這些婦女兒童個個都是瑟瑟發抖,極度恐懼。

阿勇騰地站起來,拔出長劍,大聲吼道:

「狼王來了又怎樣?老子和他拼了!」

老石頭趕緊對楊嘯說道:

「神人,那老狼王非同小可,您看?」

楊嘯淡淡一笑,說道:

「別慌,問題不大,繼續吃你們的烤肉,交給我來處理好了。」

老石頭雖然知道楊嘯很厲害,可是,內心沒底,嘴上雖然說「好」,但是臉色仍然很忐忑,哪裡還有心思吃烤肉。

周圍的十幾個青壯年野人也都拿著鐵棍和木棍,和阿勇一起,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老狼王猶如旋風一般沖了過來,大聲吼道:

「老石頭,你們殺我兒子,今天老子要讓你們全部死,都給我兒子陪葬!」

老狼王兩米多的身高,手持一把長劍,威風凜凜,殺氣騰騰,他衝到了距離楊嘯等人十米左右的地方,站定,雙眼盯著楊嘯和本因。

楊嘯兩人的體型外貌以及衣著都完全和野人不一樣,一眼就能辨認出來。

老狼王獰笑道:

「你們兩個人類,就是幫助阿勇的兇手?呵呵,老子很久沒有吃過人肉了,今天我就烤了你們。」

老狼王帶來的威壓,讓老石頭,阿勇以及所有的部落野人都感覺一陣顫慄。

在老狼王面前,阿勇突然感覺自己和對方的實力還相差很遠,還沒開打,在氣勢上就被對方鎮壓了。

在絕對實力面前,阿勇才知道自己還太年輕。

大家唯一的希望就是楊嘯和本因了。

老石頭望著楊嘯,有些顫慄地輕聲說道:

「神,神人?」

楊嘯看著老狼王,頭都沒有回,淡淡地說道:

「如果我殺死老狼王,你們有沒有本事統一神龍架的所有部落」

老石頭一愣,隨即說道:

「如果神人能夠殺掉狼王,我願意聯合所有的部落,儘力完成統一的事情,尊神人為野人部落的大首領!」

在這生死關頭,老石頭隱約感覺了眼前這個神人不簡單,似乎有著更大的目的,他已經來不及去思考楊嘯目的,殺死老狼王是眼前最緊迫的事情。

「好!」

楊嘯說了聲好,一聲長嘯,身體突然衝天而起,然後在半空中對著老狼王俯衝而去。

人在半空之中,楊嘯使出了降龍伏象神功。

眾人陡然聽到半空中一聲龍吟和象吼,震耳欲聾,緊接著,一龍一象從虛空之中破空而出,帶著強烈的殺氣,直奔老狼王。

老狼王一驚,大喝一聲,手中長劍猛然劈向當頭衝過來的那頭銀色的巨龍。

老狼王強化基因高級的修為,雖然沒有魂技和獸魂,但是這一劍劈下的威力也是不容小覷的,當即帶起一股強力的風暴,洶湧而出。

只聽的「轟」一聲巨響,老狼王的身體直接向後爆飛而去,

然後又是轟地一聲,山谷振動,

老狼王的身體直接砸在了百米之外的山體石壁上,將山體石壁轟出了一個巨大的凹坑,大塊的碎石不斷滾落下來。

老狼王的身體鑲嵌在那巨大的凹坑裡面,一動不動,鮮血從他的嘴中汩汩而流。

整個山谷一片死寂,人人惶恐,個個膽顫。

這些野人哪裡見過楊嘯這樣的恐怖戰力?

楊嘯從半空中飄落,降龍伏象神功餘威未消,一龍一象在他身邊盤旋,周邊空氣劇烈波動著。

此刻的楊嘯,真的有幾分神人的氣質!

老石頭一見,趕緊撲通一聲跪下,口中大喊:

「拜見神人!」

阿勇和部落的人自然也是緊跟著跪下,口中大喊神人。

老狼王一招之間就被楊嘯恐怖的戰力給轟死了,此時身邊還纏繞著一龍一象,狼族部落的人看了,早就瑟瑟發抖,戰戰兢兢,大氣都不敢出。

狼爪早就見過了楊嘯的厲害,卻沒有想到厲害至此,比起上午楊嘯在山洞前截殺他和屬下,現在的楊嘯威力更加強大。

狼爪是個機靈的傢伙,他知道,老狼王一死,整個狼族部落便大勢已去,如果剩下的野人要想活命,只能向楊嘯投降。

狼爪看到老石頭等人跪拜楊嘯,趕緊跟著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口中喊道:

「拜見神人,我們狼族部落不敢挑戰神人,這都是老狼王的主意,現在老狼王和他兒子都已經死了,我們狼族部落願意聽從神人的吩咐!」

狼爪是狼族部落的副首領,老老王一死,他就是老大,他這一跪拜,身後的五六十個嚇破膽的野人也是立即跪下,口中大喊:

「拜見神人,神人饒命!」

山谷內,所有的野人都跪拜在地上,瑟瑟發抖。

楊嘯掃了山谷的野人一眼,淡淡地說道:

「老狼王已經死了,你們兩個部落之間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過去的就一筆勾銷,大家以後不許相互殘殺了。」

「是,我們一切聽從神人的吩咐!」

狼爪說道。

老石頭立即站起,說道:

「神人,我們野人部落分散,各自的人口都比較少,現在神龍架野獸眾多,兇狠異常,大家只有抱團在一起才能夠在這神龍架長久生存下去,否則,我們野人終究會被野獸消滅的。」

老石頭這樣一說,狼爪也立即附和道:

「的確如此,即便是我們狼族部落,現在也不敢進入神龍架的中間地帶狩獵,只能在邊緣地帶狩獵,而且感覺現在的野獸越來越強大,終有一天,我們會被野獸擠出神龍架的。」

「是啊,神人,如果您能夠帶領我們野人部落統一的話,我們大家抱團才能在這神龍架生存下去。」

「阿彌陀佛!我們可沒這個時間幫助你們搞這些事情呢。」

本因和尚淡淡地說道。

老石頭趕緊又跪下,磕頭道:

「請神人可憐我們這些野人,給我們一條生路吧,老狼王已死,如果各位部落再為此爭奪統治權自相殘殺的話,我們野人真要滅絕了!」 「好吧!」

楊嘯有些無奈的答應道,掃了一眼跪在山谷裡面的野人:

「你們都起來吧。」

老石頭部落的人和狼族部落的人這才全部站起來。

狼爪和老石頭站在楊嘯身前,說道:

「多謝神人願意幫助我們統一野人部落。」

楊嘯一擺手:

「先別謝我,這事情還沒有完成,這樣吧,狼爪你暫時擔任狼族部落的新首領,統管狼族。」

狼爪趕緊鞠躬道:

「多謝神人!」

「給你們三天時間,你和老石頭分別去聯繫別的部落的首領,大家一起來到這裡集體協商一下,如果大家的意見統一,我倒是可以幫助你們建立統一的野人部落,找一處合適的地方定居下來,以後部落裡面的人統一出去狩獵,我還可以幫助你們多鑄造一些魔法劍,爭取給每個人都配備一把魔法兵器,提高你們的戰鬥力。」

大家一聽說可以每人配發一把魔法兵器,頓時興奮起來。

這可是所有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啊,阿勇的部落連部落首領老石頭都沒有魔法兵器,整個狼族部落也只有二三十把魔法劍。

如果真如楊嘯所說的,每人都能夠配發一把魔法兵器,十幾個野人部落統一起來,上千野人,戰鬥力絕對爆棚,完全可以組團進入神龍架中間地帶狩獵。

楊嘯一句話,讓這些野人看到了新的希望,剛開始大家只是迫於形勢,希望楊嘯可以統一野人部落,而現在,大家則是從內心深處滋生出一種渴望,渴望楊嘯這個神人早日幫助野人部落統一。

楊嘯拿出一個小瓷瓶,倒出了十粒小血丹,給了狼爪3顆,其餘7顆給了阿勇。

說道:

「這是可以起死回生的神葯,暫時就這些,遲點我給你們多煉製一點,留給你們備用。」

狼爪也是親眼看到阿勇和老石頭服用神葯之後的效果,看到楊嘯給了自己三顆,真是驚喜異常,小心翼翼捧著神葯,給楊嘯鞠躬。

阿勇則說道:

「狼爪,你回去將狼族部落獵殺怪獸爆出來的彩色小球球全部打包拿過來給神人,神人說這些小球球可以煉製神葯。」

「啊?原來這些小球球可以煉製神葯?」

狼爪驚訝道。

「當然,還有獵殺怪獸爆出來的那些小劍小刀等模型,你都拿過來,神人說那些東西可以融化之後鑄造魔法劍,我這把劍就是神人送給我的,加8點力量呢,嘿嘿」

阿勇得意地說道。

狼爪一聽,我靠,老子的這把劍才加5點力量,阿勇這小子的劍居然可以加8點力量?

「好,神人,我現在就回去,把部落裡面的那些小球球和刀劍模型全部拿過來,您可千萬給我們狼族部落一些神葯和魔法劍啊,我們最近和怪獸搏鬥,死了好多人呢。」

狼爪說的是實話,野人的醫療條件有限,在和怪獸搏鬥的時候,很多野人都會被怪獸襲擊成重傷而死,如果有了神葯,就可以大大減少傷亡,對於野人部落的生存發展是大有好處的。

楊嘯笑道:

「以後你們野人部落統一了,我會給你們煉製大量的神葯,保證受傷之後人人都有神葯服用,嗯,你回去把那些彩色的小球球都收集過來,另外你們這幾天聯絡其他部落的時候,也順便把其它部落的小球球和刀劍模型收集過來,我好多給你們煉製一些神葯和兵器。」

「多謝神人,這簡直太好了!」

狼爪對楊嘯鞠躬,然後帶著部下回去了,任憑狼王的屍體留在山谷內。

最後還是老石頭安排幾個野人將老狼王的屍體在附近就地掩埋了。

在神龍架,野人的死亡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有野人死亡,大家都已經習以為常了,一般都是就地掩埋,很多時候甚至連掩埋都懶得處理,任其曝屍荒野,怪獸啃噬。

楊嘯簡單給阿勇和老石頭交代幾句,然後和本因和尚返回了自己居住的山洞。

阿勇和老石頭極力挽留楊嘯住在部落內,被楊嘯拒絕了,說三天之後自己會再來山谷,讓他們儘快聯絡其它部落,有緊急事情可以去找他。

兩人出了山谷,騎著巨鷹回到了山洞。

本因和尚從巨鷹身上跳下來,笑道:

「我們這樣欺騙野人好嗎?神人,神葯,魔法兵器,我現在想起來就想笑,哈哈……」

楊嘯則笑道:

「野人是沒有開化的人種,介於人和動物之間,他們信仰神秘的力量,我們給他們一個信仰,這沒什麼不好,如果真能夠讓所有的野人部落在神秘力量的號召下統一起來,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從此以後野人生存能力將會大大增強。」

「那我們征服神龍架的計劃呢?還要繼續實行嗎?」

「看看三天之後野人的情況,如果能夠利用這批野人統治神龍架,我們也沒有必要搞那麼大的動靜從沙市調兵過來強行攻打。」

「可是,我們需要基因商店的服務啊,那麼多的基因球和兵器,都需要基因商店幫助我們合成基因藥水,鑒定兵器裝備。」

「這樣吧,今天天色已晚,明天我們就去附近的基因商店,看看能否直接和他們交易,如果可行的話,就不需要大動干戈了。」

……

自從上次楊嘯飛入神龍架,和鍾彩玲發生衝突之後,湖北襄樊城市王者薛東便發布了追殺令,封鎖了神龍架周邊十幾個基因商店據點,讓所有的人留意一頭巨鷹和一個用弓箭的人,如果此人出現在基因商店想來交易的話,務必抓住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