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羊雖然沒有說話,但是也同樣震驚不已,這小傢伙的隱匿之術也太厲害了,要是成長起來的話,誰能逃的過它的偷襲啊。

其實主要也是他們幾個人悠閑太久了,失去了警惕之心,否則的話還是能夠發現小影的,小影的隱匿神通雖然逆天,但是畢竟還太低級了。

「這個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它是我撿到了一個蛋孵化出來的,我也不知道它的具體來歷。」步雲天笑著道。

「你這傢伙還真是幸運啊,這麼恐怖的東西都讓你撿到。」黑狗搖搖頭道。

步雲天也感到驚詫,連黑狗都覺得小影蛇恐怖,看來小影蛇真的不是一個簡單的存在了,不過想想也是,居然可以躲避所有人的感知,哪怕比它強了不知多少倍的存在。

「是啊,這小傢伙應該非常不簡單,彷彿天生就是天地的一部分,可以說是得天獨厚,它突破起來也應該非常容易,或許等老龍出關之後可以讓它看看,說不定它知道這小傢伙的來歷。」山羊點點頭道。

「說的也是,這事情還是等老龍出來再研究吧,大家還是先進去吧,不要老站在門口。」黑狗笑著道。

「對,快點進去吧,這小傢伙不是喜歡吃東西嗎,裡面好吃的東西大把,隨便它吃。」老牛說著率先走了進去。

步雲天摸了摸滿臉好奇的小影,也跟著走了進去。

走進大門之後卻是別有一番風景,洞內異香逼人來,腳下生迷霧,幾顆閃亮的夜明珠俯照,裡面恍如白晝,大廳之中幾個石門顯然是一些房間的房門了,還有一條天然的通道,盡頭居然是一個湖。

「怎麼樣,這裡不錯吧, 影后嬌妻別想逃 ,用來洗澡的,而且那裡的水是流動的,非常乾淨。」黑狗笑著道。

「來,到這邊的石桌上坐吧,我去弄吃的給你們。」山羊笑著說完便走開了。

步雲天和黑狗幾個又聊了一會兒之後,山羊才端了一些不知名的果子和水酒進來。

「好吃的來了,準備開吃吧。」山羊把東西放到石桌上笑著道。

「哥哥,哥哥,我要吃那個紅紅的果子。」小影蛇看了看黑狗它們,顯然是知道它們的厲害,卻是不敢率先搶吃的,於是指著桌上盤子中的一個火紅色的果子對著步雲天叫道。

「想吃就自己拿行了,幾位前輩不會怪你的。」步雲天微微笑著道,卻是看出黑狗幾妖對小影蛇異常喜愛。

「那我拿了。」小影蛇說吧,還轉頭看了黑狗等人幾眼,然後才尾巴一伸,捲起了那個火紅色的果子。

「哈哈,不用客氣,儘管吃吧,不夠的話我再去拿。」山羊看著小影,一臉慈愛的笑著道,對於同時妖族的小影蛇,它可謂是關心的很。


「就是,這妖獸大陸別的不多,但是像這樣的靈果卻是多的數不完,保你吃到膩。」黑狗也是笑著道,它已經好久沒這麼開心過了。

「呵呵,那我就不客氣了,一定吃個夠。」步雲天笑著道。(未完待續。。) 時光匆匆如流水,不知不覺之間步雲天已在黑狗等妖的洞府停留了一個多月,期間卻是收穫甚大。

黑狗等大妖對步雲天這個老鄉甚是關照,多次為他講道,使得步雲天對天地規則有了更深的領悟,對自身的力量法則和毀滅法則更是運用的爐火純青,自身的攻擊也變得更加恐怖,不但力大無窮,而且充滿了毀滅之力。

步雲天也終於知道黑狗等妖不願飛升的原因,正是因為這天地規則,它們本不屬於這個空間,這個空間位面卻是有著自身完善的法則,而黑狗等妖卻是早已領悟了地球所在位面的法則,所以這些年來,黑狗等妖都在領悟著這片天地的法則,把自身的法則與這片天地相容。


無規矩不成方圓,三千法則交融成天地規則,對天地規則的感悟,領悟自身的法則,乃是修行的關鍵。

黑狗等妖原本就有金仙的修為,只是來到這個世界之後,一是重傷在身,二是被此地的法則壓制,所以實力才會如此低下,否則憑它們的修為,恐怕轟碎這塊大陸都輕而易舉,所以征服大陸什麼的,對他來說根本就沒有意義。

不過幾千年以來,它們對於這塊大陸的三千法則也早已有了很深的感悟,已經開始把自身的法則融入這片天地的法則之中,或者說轉化成這片天地的法則。

在未轉化完成之時,黑狗等妖是不會飛升的,它們差的是對這片大陸的法則感悟。而不是真元的修鍊。所以飛升之後對它們幫助並不大。因為靈氣再濃郁再高級也沒用。

相反,這塊大陸的法則相當的簡易,乃是這個宇宙法則的基礎,領悟起來並不難,但是飛升之後就不同了,飛升之後的位面乃是這個位面的高級化,位面的法則也肯定更加完善,更加強大。領悟融合起來反而更加困難。

黑狗等妖每次為步雲天講道都融入了對這方天地規則的理解,也使得步雲天對天地規則的領悟越來越深,再加上每次黑狗等妖講完他都躲到定海神珠中領悟,充足的時間之下,收穫卻是更大。

不過收穫最多的還是那數不勝數的靈草,此時步雲天的定海神珠中的靈草已經包羅萬種,基本上只要這塊大陸有的靈草,差不多都能在其中找到,除了一些特別稀有,存在條件非常特殊的靈草。才沒有,總之步雲天以後估計是不會缺靈草了。

不過可惜。此處靈草雖多,卻是無那通脈蓮,否就能湊足煉製那通經續脈丹的材料了。

這一天,眾人又在一起論道,最後講道的是山羊,山羊講完之後,步雲天卻是未像之前那樣急著去閉關,而是開口詢問道:「幾位老哥,在下有一事相詢,不知幾位老哥可知那通脈蓮的存在?」

「通脈蓮?這個我倒是略有所聞,好像這玩意在妖獸大陸的一處兇險絕地,不知你找那玩意幹嘛啊?」老虎好奇的道。

「我兄長被人給廢了修為,傷了經脈,我想煉製那通經續脈丹,現在所需的靈草都找的差不多了,就差那通脈蓮找不到,所以這才相詢。」步雲天有些憂傷的道,顯然是想起自己被廢的大哥了。

「哦,居然有這等事,何人這麼大膽,要不要我幫你去滅了他。」老牛聽吧頓時咆哮起來,顯然是把步雲天當成自己人了,自己人被欺負了還得了,頓時憤怒了起來。

「老牛謝了,這個倒是不用,大哥的仇我想親自去報,用不了多久,我就有那個實力了,現在最關鍵的還是恢復我大哥修為,不然我怕他消沉下去。」步雲天不由的感激道。

「嘿嘿,這個其實不難,只要等老龍出關,恢復你大哥的修為可以說是輕而易舉,直接讓老龍用龍血給你大哥重鑄肉身就成了,根本就無需練什麼丹藥。」黑狗笑著道,直接把老龍給賣了。

「什麼?真的可以嗎?太好了。」步雲天驚喜不已的道,卻是沒有懷疑黑狗的話,對於它們的本事更是沒有一絲懷疑,有它們出手幫忙,恐怕比煉製那通經續脈丹更有把握。

「放心,老龍最大方了,倒是讓它放一桶血,給你大哥洗澡都不成問題。」黑狗奸笑著道,卻是把老龍賣的相當徹底,如果被老龍知道了,肯定仰天悲呼:蒼天啊,真是交友不慎啊。

「這真是太好了,等我突破天階之後,就回去帶我大哥過來。」步雲天興奮的道。

「好了,事情就這麼定了,那什麼通脈蓮的就不用再去找了,老龍那個人相當好說話,它肯定願意幫忙的,你也不用再擔心了,就在這裡安心的修鍊吧。」山羊一錘定音道。

「好,那我先回去閉關領悟一下了。」步雲天笑著道。

「快去吧。」黑狗笑著道。


步雲天很快便回到了自己的住所,這是一個剛剛挖掘出來不久的山洞,就在黑狗等人的洞府旁邊,步雲天把陣法打開之後便消失在原地了。

來到定海神珠當中之後,步雲天再次來到了那塊巨大的岩石之上,這是之前他弄來打坐修鍊用的,岩石四周是一個龐大的聚靈陣。

定海神珠裡面的天地靈氣本來就濃郁,聚靈陣打開之後,岩石四周的靈氣幾乎達到液化的程度,無盡的靈氣很快便凝聚成一片霧氣。

步雲天再次修鍊起自身的法則,黑狗等妖所講的大道至理不斷在他心中迴響,他對於自身法則的領悟也越來越深,髓氣神決和焚天心火訣自行運轉,四周的天地靈氣不斷的吸允過來。

同時放置在他身前的玉葫蘆中不斷的有元力丹飛出,最後進入他的口中,每隔一會兒便飛幾粒,這些丹藥直接化為元力不斷的被步雲天吸收。

骨骼之內的骨髓也是不斷的發生變化,不斷的吸收著天地靈氣和那元力丹,蘊含在體內還未被吸收完畢的妖獸生命精華也是不斷的被其吸附過去,隨著對這些能量的吸收,骨髓變得越來越深邃。

然而骨髓卻彷彿像個無底洞,彷彿怎麼填也填不飽一般,吸收了大量的能量卻是還不能突破,依然停留在地階巔峰,絲毫未有突破地階巔峰的跡象,想要到達天階還真不知道要何年何月。

雖然暫時無法突破,不過步雲天卻也不灰心,反而是深深的陷入了對自身法則的感悟之中。當對法則的領悟達到了一定程度之後,便可將法則融入自身,化為自身的一部分,融入自身的法則越多,個人的實力也會越來越強大。

目前步雲天已經有兩種法則修鍊至入門了,一種是力量法則,另一種則是毀滅法則,還未到天階便領悟這兩種非常實用的法則,可謂是機緣深厚。

玉石般的骨架上已經出現了一道道模糊的法則符文,這些法則符文正是由力量法則和毀滅法則形成的,一旦他晉級天階,法則符文就會便的清晰無比,倒是運用起來就會揮灑自如。

這兩種法則在三千法則當中都是非常有名的,特別是毀滅法則,更是排在前幾的恐怖法則,毀滅之力的恐怖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啊。

步雲天的元神變態,對於法則領悟起來也非常的容易,施展法則之力也是輕而易舉,這也是他戰鬥力強大的原因之一。

所以此時他雖然突破不了天階,但是卻不妨礙他對法則的領悟。

一股股的玄奧莫測的氣息波動不斷的從他身上散發開來,盤坐在岩石之上的身軀透著一股神光,一會兒散發出一股股恐怖的力量氣息,一會兒散發著一股股毀滅一切的氣息。

強大的元神使得步雲天毫無顧忌的一心二用,同時修鍊著兩種法則,不斷的強大著自己。

兩種法則彷彿也不斷的壯大,步雲天能夠調動的法則之力也越來越恐怖,一股股恐怖的氣息爆發開來,向著四周壓去,嚇得島上的妖獸不斷的遠離步雲天,沒有一個敢靠近的。(未完待續。。) 此次可以說是步雲天來這裡之後閉關最久的一次,足足有兩個多月,定海神珠當中更是已經兩年多時光。

因為其他大哥的事情有黑狗幾妖的保證,大哥恢復修為的事情算是確定了下來,心裡輕鬆,念頭通達,所以閉起關來非常的暢快,所以這次閉關也是最久的。

修為雖然未能突破天階,但是他卻感覺到這一天用不了多久了。

步雲天出關之後,黑狗一看到他便打趣道:「你小子這次閉關這麼久,我還以為能夠突破天階呢,想不到居然還是老樣子,不過肉身倒是強大了很多,真是個怪物,這肉身給我的感覺好像蠻強大的。」

「小天應該是體修吧,可惜我等不會那道門的九轉玄功,否則傳授給你,定能讓你修為突飛猛進,可惜啊。」山羊感嘆道。

「呵呵,也沒什麼可惜的,我對自己創造出來的功法也是相當有信心的,說不定它並不比那九轉玄功差呢。」步雲天笑著道,不過他說的卻是真心話,這髓氣神決確實是一門不斷進階的功法,只要骨髓不斷的進化,髓氣神決便會越來越強大,到最後能夠達到什麼程度,還真是兩說。

「臭小子,倒是不知天高地厚,我道門的九轉玄功豈有那麼簡單,那是從盤古真身**中演練出來的,雖然比不上盤古**,可也是強大無比的,豈是一般功法可比的?」黑狗不由的好笑道,和步雲天熟絡之後也小子小子的隨便叫了。

「嘿嘿,我這不是給自己打氣嗎?這好歹是我自己創出來的功法。我不給自己點信心怎麼行。」 穿到星際養包子

「喲呵。你小子也太會自我安慰了。」黑狗笑著道。

「你還真別說。我修鍊至今不過是短短几年,修為能夠達到這種程度已經算是不錯了,許多所謂的天才,修鍊了十幾年都還不一定比的上我呢。」步雲天有些傲然的道。

「不會吧,你說你小子才修鍊了幾年,怎麼可能這麼厲害,吹牛的吧?」老虎一臉不信的道。

「這個我確實沒有欺騙你們,我天生就是廢脈之體。一開始根本就不能修鍊,後來自創了一門功法,才得以修鍊了。」步雲天笑著道,其實哪有說的那麼簡單,當初要不是機緣巧合,神識探入骨架之中,再加上定海神珠的相助,想要創出一部功法根本就不可能。

可以說正是有了定海神珠,才有了今天的步雲天,他的一切成就幾乎都是定海神珠賦予的。當然,從他的努力也分不開。

「廢脈之體。你確定?廢脈之體不能修鍊,你卻自己搞出了一部功法來修鍊,真的假的啊?」就連山羊也難以置信的道。

「這個也沒必要騙你們啊,不信你們看一下不就知道了,我的經脈是經過重塑的,應該看得出區別。」步雲天笑著道。

黑狗頓時伸出神識,步雲天也不做抵抗,任由黑狗查看,黑狗一探之後卻是滿臉震驚的道:「卧槽,你這傢伙的經脈好生古怪,不但比常人寬大,而且非常的堅韌,里裡外外更是暢通無阻的。」

「卧槽卧槽,奶奶個熊啊,不但經脈變態,更加變態的是體內的細胞,這一個細胞都快趕上一個小丹田了,這無數的細胞構造起來,簡直就是一個能量體啊。」山羊一探之後也是震驚不已的道。

老虎和老牛卻是直接懵了,難道真的有這麼變態,居然令兩個金仙級別的高手對一名螻蟻般的低階修士如此讚歎?這也太怪異了吧,就它們活了無數年的見識都沒見過這種事情啊。

「真的有這麼變態嗎?」最終老牛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怎麼說,還是你自己看吧。」山羊不由的指著步雲天道。

「好了,不用這麼驚訝,這不過是意外造成的,而且我這點修為,恐怕還不放在你們眼中吧,以你們變態的修為,我真懷疑你們之中隨便一個人便可以橫掃整個位面。」步雲天笑著道。

「哪能啊,我們修為雖然高,但是同樣受到這個位面法則的壓制,根本就不能使用超過天階的力量,先不說這個,我倒是很好奇你到底創了一部什麼功法?」黑狗搖搖頭問道。

「嘿嘿,我這功法運行的地方乃是全身骨架之內,修鍊的是骨架之內的骨髓,每次運行功法都會把外界靈氣吸入骨髓之內,然後煉化之後再被細胞吸收,這也是我細胞充滿能量的原因。」步雲天嘿嘿笑著解釋道。

「這也行? 國術高手混花都 ,這骨架子比經脈還厲害?」黑狗滿臉驚愕的道。

「當然,那還用說,骨髓可以說人體之內最精華的所在,裡面的能量絕對是杠杠的,只要骨髓不斷的進化的,我的功法也會不斷的進階,這才是這門功法珍貴的地方。」步雲天微微一笑道。

「牛比,看來你小子果然不是普通人物啊,不愧是華夏傳人。」山羊感嘆道,華夏這個稱號是它從步雲天那裡聽來的,也知道自己的故鄉被稱之為華夏了。

「好了,我們不說這個了,其實我也有一事非常不解啊,幾位應該可以化為人形,為何還頂著這妖類的軀體呢?」步雲天奇怪的道,同時摸摸了小影蛇的頭顱,讓它安分點。

「這個其實是習慣了,雖然我們能夠化形,不過化形之後修鍊的速度會慢很多,妖族對肉身的掌握是非常重要的,大半的戰力基本上都在身體上面,在加上我們現在重傷在身,所以就一直保持了本體。」老虎解釋道。

「是啊,當初的人族一開始便是天生道體,許多妖族甚至想通過化形為人族,妄想加快自己的修鍊速度,卻是枉然,天生道體豈是那麼好弄的,變化之後也只是形似神不似而已。」黑狗自嘲的笑笑道。

「這個就不要提了,既然小天想看看我們化形之後的樣子,我們就變化給他看就是了。」山羊搖搖頭道,說完之後卻是變化成了一個白鬍子老頭。


黑狗等幾個卻是一個個都變成了中年漢子,一個個看上去彪悍無比,勇武驚人。

「這化形之術果然神妙,居然和人族一般無二。」步雲天感嘆道。

「呵呵,這只是小術爾。」黑狗變回本體之後笑著道。

「好了,先去吃點東西吧,我看小影都忍耐了很久了。」山羊也變回本體笑著道。

「這小傢伙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最近越來越能吃了。」步雲天摸了摸小影蛇的腦袋笑著道。

「這怪不得它,主要是因為它現在在長身體,需要的能量太大了。」山羊笑著道。

「就是,哥哥,小影長身體是要好多好多能量的,最近老是肚子餓,吸靈氣都吸不飽。」小影蛇委屈的道,定海神珠裡面的靈氣雖然已經非常的濃郁,但是比起遠古時候的靈氣還是差了點。

「哥哥知道了,哥哥以後會給你弄多點吃的。」步雲天無奈的笑著道。

眾人很快便再次圍在圓桌周圍,慢慢的享用那香味誘人的靈果,這些靈果充滿了靈氣,對於修鍊非常有益,算是不可多得的良品。

不過每次都是小影蛇吃最多,步雲天也就吃上幾個而已,並未多食,因為這些靈果對他的修鍊幫助已經不大了。

而且這些靈果在他的定海神珠當中也種植了很多,只不過都是樹苗,還未結果子而已,不過有著定海神珠的時間加速功能,讓這些果樹結出果子來也用不了多久,在加上空間里靈氣逼人,相信所結的果子也不會差。

不過步雲天看到小影蛇開心,他的心情也愉快了許多,有時偶爾能夠放下憂愁,無憂無慮的享受一下,卻也是賽過神仙啊。(未完待續。。) 「狗哥,你知道老龍什麼時候出關嗎?」步雲天吃完一個靈果,轉頭看了看不斷吞噬靈氣的石門開口道。

「狗哥我掐指一算,應該就是這幾天了,你就安了,你大哥的事情等龍哥出來我會親自跟它說的,不用擔心。」黑狗笑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