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泉秀櫻被楊非凡惡搞後,笑得更爲起勁。

“再笑的話,就拍你屁股!”楊非凡輕咳一聲,對着山泉秀櫻的屁股,做了一個虛拍的姿勢。

山泉秀櫻嚇得臉色突變,笑聲戛然而止。

楊非凡輕笑一聲,收回雙掌,慢慢地站了起來,掏出一根香菸點燃後,慢條斯理地吸起來。

山泉秀櫻趁着楊非凡吸菸的時候,走進洗手間,簡單地梳洗一番。

“秀櫻,這段時間,你好好地留在這裏休養,知道嗎?”

楊非凡吸完煙後,語重心長地道:“吃早餐和吃飯的時候,我會送過來給你。”

山泉秀櫻一邊從洗手間裏走出來,一邊搖着楊非凡的手臂,委屈地道:“大哥哥,我怕悶!”

“不許胡鬧!悶的話,就看電視。”

楊非凡輕輕地颳了一下山泉秀櫻的鼻子,然後笑道:“我走了,要乖哈!”

山泉秀櫻喵喵嘴,像乖巧的媳婦一樣,重重地點了點頭。

楊非凡輕笑一聲,轉身離去。

回到廂房後,楊非凡走進洗手間,將身上的血跡,沖洗得乾乾淨淨。

“倭國忍術,果然厲害!我楊非凡差點就要栽倒在他們的手上。”

重新換上了乾淨的衣服後,楊非凡走出洗手間,坐在沙發上,鎖眉深思。

“倭國忍術,難道,真的就沒有辦法破解麼?”

楊非凡一邊弄着下巴,一邊思考着破解倭國忍術的方法。

在槍林彈雨之下,楊非凡眉頭都不會皺一下,唯獨是倭國忍術,讓他皺了好幾次眉。

“罷了,罷了,不想了!大不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楊非凡搖了搖頭,深吸一口氣,默唸醫武傳承的口訣心法,運氣調息、恢復能量。

一個小時後,楊非凡損耗的能量,已經恢復了五成。


楊非凡長長地呼出一口氣,慢慢地站了起來,走出廂房,朝着趙家的大廳而去。

趙飛看到楊非凡後,連忙招呼他坐下。

“趙少主,很抱歉的告訴你,由於秀櫻受傷了,需要我去照顧,所以,醫治你父親的怪病,只能等明天了。”

楊非凡的能量還沒有徹底地恢復,爲了慎重起見,他不得不這麼說。

坐在旁邊的趙龍,聽到楊非凡這麼說後,嘴角露出了一抹不爲人知的邪笑。

趙飛連忙道:“沒事,沒事,我父親的病不急。對了,山泉秀櫻小姐現在的傷勢如何?”

“她的傷勢,已經好得差不多,只要再休息一兩天,就可以完全康復。”楊非凡笑道。

聞言,所有人立刻呆住了,不敢相信地看着楊非凡。

山泉秀櫻受了那麼嚴重的刀傷,只需要休息一兩天,就可以完全康復?

這樣驚人的康復速度,不要說很多人不敢相信,就連趙飛,也抱着懷疑的態度。

一般的小傷口,除去結痂生肌的時間,至少需要七天,纔可以使傷口完全癒合。

如今,楊非凡卻說,只要一兩天,就可以完全康復,試問,大家又怎麼可能會相信呢?

這時,趙龍一邊吃着早餐,一邊心中暗自嘲諷:“楊非凡啊楊非凡,你也太狂妄了吧?你以爲你是華佗麼?一兩天就搞掂,開國際玩笑!”

趙飛並沒有說什麼,不過,心裏卻在想,楊非凡似乎說得有點誇張了。

楊非凡掃了趙龍一眼,然後問道:“趙叔叔,昨晚睡得可好?”

“還可以!睡得蠻香的咧!”趙龍微微一愣,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居然會這麼問他。

“難怪昨晚不見你出現,原來,趙叔叔你,還睡在溫柔鄉中,哈!”

楊非凡笑得:“昨晚,有人夜襲趙家,不知道,趙叔叔你,是否收到風聲?”

“呵呵,我的賢侄,已經將這件事告訴了我。”趙龍強忍着心中的怒火,故作尷尬地說了一大堆抱歉的話。

楊非凡故意這麼說,無非是想試探趙龍,看他到底會有些什麼反應而已!

趙龍表面上裝作難過和尷尬的樣子,不過,心裏卻恨透了楊非凡。

“你這個臭小子,昨晚,你運氣好,有人替你擋了一刀。以後,我看你還有沒有這麼好的運氣,哼!”趙龍心中暗罵楊非凡一番,嘴裏卻故作關心地問楊非凡,到底有沒有受傷?

“我楊非凡運氣好,有人替我擋了一刀。以後,都不知道,會不會還有這麼好的運氣?哎!”

楊非凡凝望着趙龍,將趙龍的心裏話,稍作修改後,大大方方地說了出來。

趙龍嚇得臉色突變,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居然將他的心裏話,轉彎抹角地複述了一遍。

“不會是這麼巧合吧?”趙龍的心裏咯噔了一下,立刻收回目光,不敢再與楊非凡對望。

楊非凡輕笑一聲,吃完早餐後,離開大廳,帶着打包好的早餐,來到了山泉秀櫻的廂房中。

山泉秀櫻看到楊非凡後,興奮得像喜鵲一樣,撲到了他的懷裏。

楊非凡輕輕地推開山泉秀櫻,將打包回來的早餐,放到了桌面上。

“不許胡鬧,先吃早餐再說!”楊非凡故作生氣地瞪了山泉秀櫻一眼。


山泉秀櫻喵喵嘴,很是乖巧地坐了下來。 楊非凡坐在山泉秀櫻的旁邊,掏出一根紅雙喜香菸,點燃後,慢條斯理地吸起來。

山泉秀櫻快如電閃般,奪過楊非凡叼在嘴裏的香菸,直接扔到菸灰缸裏。

“拜託,別老是吸菸,行不?”山泉秀櫻氣鼓鼓地道:“哪有人像你這樣,身爲醫生,也吸那麼多煙呢?吸菸有害健康,你知道麼?”

“咳咳,我說小櫻櫻啊,你什麼時候變成管家婆了呢?”楊非凡大有深意地笑看着,山泉秀櫻那曼妙的身軀。

“我去!纔不是呢!”山泉秀櫻喵喵嘴,然後,嬌聲道:“你在這裏抽菸,那麼,我豈不是要吸二手菸?”

“好吧!我不吸菸就是了,哈!”楊非凡苦笑着搖了搖頭。

“你這麼有空,乾脆餵我吃早餐啊!”山泉秀櫻冷哼道。

“餵你?”楊非凡震驚萬分,禁不住瞪大了眼睛,詫異地看着山泉秀櫻,“你都這麼大了,還要我餵你吃早餐?沒搞錯吧?”

“哪裏大?你說,我哪裏大了?”山泉秀櫻下意識地問了一句。

“你哪裏都大!”說到這裏,楊非凡的目光,落到了山泉秀櫻的心口上,然後,指着她那高高隆起的心口,壞笑道:“這裏最大!”

“哎呀,大哥哥,你好壞!”山泉秀櫻嬌嗔一聲,嬌臉唰的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男不壞,女不愛,哈!”楊非凡收回目光,人畜無害地笑了。


“餵我,快!”山泉秀櫻拿起皮蛋瘦肉粥,遞給楊非凡,示意楊非凡喂她。

“我說小櫻櫻啊,你又不聽話了,對吧?信不信,我……”楊非凡舉起右手,對着山泉秀櫻的屁股,做了一個虛拍的姿勢。

可是,楊非凡的話還沒有說完,山泉秀櫻的嘴巴,就已經直接堵住了他的口,讓他無法繼續說話。

楊非凡連忙輕輕地推開山泉秀櫻,臉紅耳赤地道:“秀櫻,你……”

“你什麼你?我爲你擋刀,我爲你受傷,難道,連吻你一下,都不行麼?”

山泉秀櫻無比霸道地道:“快餵我吃早餐,要不然,吻到你餵我爲止,哼!”

我的天呀,這是什麼道理啊?得了便宜還賣乖?

楊非凡欲哭無淚,很是無奈地接過皮蛋瘦肉粥,一口一口地喂山泉秀櫻吃。

山泉秀櫻一邊吃,一邊很是幸福地看着楊非凡。

“受人滴水之恩,應當涌泉相報。今天,我楊非凡不是涌泉相報,而是,變成傭人相報。”

楊非凡苦笑一聲,繼續將皮蛋瘦肉粥,一口一口地送到山泉秀櫻的嘴裏。

山泉秀櫻一邊津津有味地吃着皮蛋瘦肉粥,一邊暗自偷笑,臉上掛滿了幸福的光環。


有時候,女人的要求很簡單,不需要大富大貴,只需要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有說有笑,就已經心滿意足!

山泉秀櫻是一個淳樸的女人,她喜歡簡單的人;簡單的愛情;簡單的生活!

……

趙龍的廂房中。

正當趙龍拿着報紙,看新聞頭條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你好,大佐!”趙龍放下報紙,很是忐忑地接聽了電話。

“告訴本大佐,昨晚,到底是怎麼回事?”

山泉大佐很是氣憤地問道:“本大佐派出去的三十多個忍者,連同你,居然都殺不了楊非凡?沒搞錯吧?”

趙龍嚇得聲震震地道:“大佐,楊非凡功夫了得,再加上,有人爲他擋了一刀,所以……”

“混賬!你們這些人瞎了眼麼?居然連本大佐的侄女都敢刺傷?”山泉大佐氣得怒火衝冠,立刻將手中的茶杯,重重地掟在地上。

茶杯瞬間被摔得支離破碎。

山泉秀櫻是倭國天皇的女兒,要是她出了什麼意外,恐怕,就連山泉大佐,都要受到牽連。

“什麼?山泉秀櫻是你的侄女?”趙龍嚇得臉色突變,終於明白了,爲何那些忍者看到山泉秀櫻後,會露出敬畏之情。

特別是山泉秀櫻被刺傷的那一刻,那些忍者,更是嚇得心膽俱裂。

“哼!如果本大佐的侄女,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本大佐絕不放過你!”山泉大佐惡狠狠地道。

“大佐,請放心,山泉秀櫻小姐在楊非凡的精心醫治下,已經無大礙了!”

趙龍暗自捏了一把汗,繼續道:“聽楊非凡這個臭小子說,只要再過一兩天,山泉秀櫻小姐就可以完全康復。”

山泉大佐聽到山泉秀櫻安然無恙後,一顆忐忑不安的心,才終於放了下來。

“楊非凡這個臭小子,有沒有說,什麼時候醫治趙海?”山泉大佐問道。


“明天!”趙龍答道。

“好!明天是一個好日子,只要你在楊非凡的藥方上,做一下手腳,悄悄地加入一些有毒的中藥,我們就可以借刀殺人,毒死趙海。”

山泉大佐壞笑一聲,道:“楊非凡這個臭小子,如果醫死了趙海,那麼,就有好戲看了。到時候,你們趙家必定不會放過他。要是這樣的話,你也可以理直氣壯地將他滅殺,呵呵!”

“是,是,是!大佐英明,大佐英明!”趙龍嘴裏大讚山泉大佐,不過,心裏卻暗罵他陰險毒辣。

……

山泉秀櫻的廂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