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沒有了威能,這把神臂弓也不是凡品,配上合適的箭矢,相信足以對付低階的蠻獸,讓他戰力倍增!

所以聶鋒暗下決定,只要對方的開價不太離譜,那就傾盡所有將其拿下。

陳安國眼眸裏閃過一抹奇異的光芒。

他沉吟了片刻,說道:“賢侄跟陳凱有緣,這把弓落在我這裏也是珍珠蒙塵,送給你好了!”

白送?

陳安國的回答完全出乎了聶鋒的意料之外。

他跟陳凱的關係是不錯,但也沒有到能讓後者的老爹送出價值至少幾百金的禮物的地步,這也不是一位商人的做派。

那陳安國的真正用意何在?

聶鋒略一思索,沉聲說道:“長者賜不敢辭,但這把神臂弓太珍貴,晚輩無功不受賞,那乾脆這樣吧…”

他從懷裏掏出了一隻木盒放在桌上:“這裏面有兩顆頂級凝元丹,算是晚輩敬奉給伯父的禮物,還請伯父笑納!”

萬尚志給了聶鋒三顆凝元丹,其中一顆聶鋒賣給了陳凱,剩下兩顆他也沒有服用,一直都帶在身上。

這把神臂弓聶鋒是絕不會白要的,但確實對目前的他很有用,所以乾脆拿出凝元丹來交換。

聶鋒很清楚,兩顆凝元丹恐怕不足以抵神臂弓的價值,不過他說了是敬奉給陳安國的禮物,這份人情依舊記了下來,遲早都是要給予真正回報的。

陳安國是何等人物,怎麼會聽不出聶鋒話裏面的意思?

現在的年輕人,真的很了不起啊!

這位南遠城裏的大商人看着聶鋒的目光中透出一絲欣賞之色,笑得越發和祥:“既然如此,這兩顆凝元丹我收下了,神臂弓你拿着。”

他剛纔提出將神臂弓送給聶鋒,也包含着試探之意。

如果聶鋒直接貪心收下,那他會很失望,不會再讓陳凱跟聶鋒繼續來往。

而聶鋒的表現無可挑剔!

聶鋒連忙說道:“多謝伯父。”

陳安國擺擺手說道:“先不用謝,你試試這把弓,萬一不合適呢?”

聶鋒點點頭沒有回答,他持弓在手,右手食指和中指彎曲扣住弓弦,然後深深地吸了一口長氣,用勁拉動長弓。

吱嘎~

神臂弓被他拉開了小小的弧度。

不愧是十石強弓!

聶鋒試拉用的是自身軀體的力量,沒有動用一絲星能,結果只能到這個地步,再勉強下去那就要當場出醜了。

他表面上不動聲色,默運虎煞功法的法門催動心海星輪,激發星元化爲浩浩星能,頃刻間注入雙臂之中。

下一刻,聶鋒的手臂陡然膨脹了一圈,持弓控弦的雙手筋脈凸現,透出淡淡的赤紅光芒,正是星能貫注的顯化特徵。

吱嘎~

又是一聲弓鳴,這把十石強弓瞬間被聶鋒拉成滿圓!

“厲害!”

陳凱在旁邊目不轉睛地看着,見狀忍不住讚了一聲。

聶鋒挽弓拉了片刻,才慢慢收回勁力,放鬆弓弦讓神臂弓恢復原狀。

弓不能空放,否則會傷及本身。

第一次試弓讓聶鋒心裏有了底,他激發出七成左右的星能力量就可以完全拉開神臂弓,運用這把強弓來對付蠻獸沒有問題。

不過星能的消耗不小,連射的次數很有限,具體的數據還得在實戰中摸索。

但無論如何,聶鋒對這把神臂弓都非常滿意。

比起原先他用過的獵弓,那些簡直就是垃圾,根本不值得一提。

“哈哈哈!”

陳安國哈哈大笑道:“這把神臂弓果然很適合賢侄,那我就放心啦!”

聶鋒再次感謝。

拿到了神臂弓,他向陳安國告辭離開。

陳凱沒有再送,不過答應聶鋒,明天將配合神臂弓用的箭矢給聶鋒送過來。

強弓必須要配好箭,否則無法發揮出真正的威力來。

—————-

第一更送上,遲點還有,求票票支持!!! “嫂子,我回來了。”

回到自己家裏,聶鋒提着弓匣推開院門,對正在前廳裏的葉晴娘招呼了一聲。

他忽然感覺到不對,趕緊走過去沉聲問道:“嫂子,出什麼事了?”

葉晴孃的神色有問題,沒有半點因他回家的欣喜,反而帶着一絲惶恐不安。

咬了咬嘴脣,葉晴娘將自己的兩個兒女趕去廚房。


她從櫃子抽屜裏取出了一封信遞給聶鋒,顫聲說道:“這是下午有人塞進來的,沒有說給誰,我打開看了一下。”

聶鋒頓時心中一沉,他將弓匣放到一邊,接過信封拆出信紙閱讀了一遍。

信紙上的內容不知道是誰寫的,亂七八糟字跡潦草,大意是讓聶鋒明晚落日之後必須到城北外的亂葬崗來一趟,否則後果自負!

落款上用印章印着一枚鮮紅的虎紋徽記。

猛虎幫!

聶鋒立刻明白過來,這封滿滿都是威脅味道的信件是猛虎幫的人送過來的。

真正是欺人太甚!

他的心裏面不由地怒火升騰。

爲了避開猛虎幫的騷擾,保證家人的安全,聶鋒特意將家從原先的燕子巷搬到了現在的城南朝暉巷,遠離了那些地痞流氓。

原本以爲這樣能讓葉晴娘過上安心平靜的生活,沒想到猛虎幫居然陰魂不散追上門來,再次向他發出了威脅。

聶鋒的前身聶二娃曾經長期混跡街頭,跟猛虎幫的底層人物有過不少的牽扯,因此很清楚這幫地頭蛇的做派手段。

城北外的亂葬崗是埋城中貧民的地方,平常非常的陰森恐怖,一般人是絕對不敢跑到那邊去的,因此猛虎幫將其當作解決恩怨的場所。

因爲在那裏如果死了人,隨便刨個坑埋掉就行了,最是方便不過!

聶鋒當然可以不理睬這封威脅信,但猛虎幫既然再次找上門來,他就不得不考慮葉晴娘和侄子侄女的安危。

猛虎幫是肯定不敢在這裏闖宅鬧事,可葉晴娘要出去購買柴米油鹽,小英小海要讀書啓蒙,不可能天天都呆在家裏。

所以他們的威脅是實實在在的,讓聶鋒不可能無視。

聶鋒強行壓下怒意,問道:“嫂子,你這幾天是不是經常出去?”

他需要知道葉晴娘是如何被猛虎幫的人給盯上的。

葉晴娘緊張地說道:“這幾天我就出去買過菜,然後還有去城北以前幫工的東家那裏辭了工。”

果然是這樣!

聶鋒沒有責怪葉晴娘,想了想說道:“嫂子,你這幾天先不要出去,等我把事情解決了再說,買菜什麼的讓我來吧。”

葉晴娘眼圈都紅了:“是嫂子連累了你…”

她知道肯定是自己去辭工的時候被人給盯上的,追蹤到了新家裏來。

聶鋒笑笑道:“我們是一家人,說什麼連累不連累的,真要說起來也是我自己以前闖的禍,就讓我自己來解決掉吧!”

他臉上笑着,眼眸裏卻閃過一抹冷厲的殺機。

葉晴娘很擔心:“你自己一定要小心,不要跟他們拼鬥,不如去請武館的館主大人幫忙想想辦法吧!”

聶鋒點點頭說道:“嗯,嫂子你放心吧,我心裏有數的。”

其實葉晴娘說得有道理,如果他請萬尚志出面跟猛虎幫談判,事情解決起來並不是很困難,幫主董飛虎只是高級黑鐵武士,敢不給白銀頂級的萬尚志面子?

然而聶鋒非常瞭解這些江湖幫派成員的脾性,董飛虎不敢不給萬尚志面子,但他在聶鋒這裏折了面子,那一定會想方設法找回來的,否則如何服衆?

明面上董飛虎肯定不會找聶鋒或者聶鋒家人的麻煩,但他完全可以在暗地裏用出齷齪卑劣的手段,讓人根本找不到證據。

正所謂只有千日做賊的,沒有千日防賊的,聶鋒找萬尚志出面絕不是最好的選擇,甚至會讓董飛虎更加瘋狂。

聶鋒現在想的是一勞永逸地解決猛虎幫的麻煩!

葉晴娘以爲聶鋒接納了自己的建議,終於放下心來:“那好,我們吃飯吧。”


……

一夜平靜。

第二天清晨,聶鋒早早來到了萬安武館。

他首先向萬尚志請了假,理由是自己要到蠻荒地帶狩獵,完成星塔的任務。

萬尚志當然不希望聶鋒到處亂跑,他的天賦那麼好,更應該將時間花費在修煉上,儘快地提升境界修爲。

但星塔任務不比尋常,對很多的星武者來說非常重要,聶鋒既然已經接下了任務,那是必須要去完成的。

所以他只能反覆叮囑聶鋒,讓他千萬不要莽撞行事,自己完成不了任務也可以委託他人,總之安全是第一位的。

聶鋒喏喏答應了下來,回頭又找到了陳凱索購箭支。

陳凱沒想到聶鋒這麼着急用箭,但他二話不說,立刻帶着聶鋒跑去陳家武器鋪,從武鋪庫房裏面翻出百支雁翎箭和五十支精鐵箭,連帶着弓囊箭袋一起便宜出售給了聶鋒。

雁翎箭份量輕,射程遠而精準度高,精鐵箭沉重殺傷力大,陳凱給聶鋒找來的都是庫存精品,品質堪稱一流。


末了,他對聶鋒說道:“等我成爲了星武者,我們一起去蠻荒狩獵!”

聶鋒笑道:“我想這一天應該會很快的。”

因爲先前受到聶鋒激勵的緣故,現在的陳凱可以說充滿了鬥志,不像以往那樣在武館裏混日子,下定了衝擊星武者的決心。

他以前屢屢衝擊失敗,除了天賦的問題之外,也有意志決心的問題。

身爲武者,自當有一顆堅韌不拔的心。

陳安國之所以親自跟聶鋒見面並送上神臂弓,也是因爲見到了陳凱的變化。

他的變化跟聶鋒息息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