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特麼廢話,說就說,不說就不說,裝什麼大尾巴狼?”龍雲很煩這傢伙說一句不說一句的方式,找準了機會就譏諷自己,“特麼老子就是個粉嫩嫩的新人怎麼了?我連天幕的實習專員都不是,不過很快我會讓你們知道我到底是誰!只要幫光復會做事的,對於我來說,都是敵人。”

“倒是有點兒志氣。好吧,就讓我來給你科普下,什麼是安德瓦利金幣。”高級刺客似乎很有耐心,“在所有諸如莫利亞人、亞特蘭蒂斯人、魔族人、侏儒人、精靈族等等的古老種族中,所有人未必承認現在的美金、英鎊這些人類世界的貨幣,因爲這些在我們的眼裏,這些貨幣的歷史太短暫,也許哪天就因爲這個國家的毀滅而變得像廁紙一樣一文不值,不過我們從幾萬年前就一直承認一種貨幣,那就是安德瓦利金幣。”

“不就是黃金嘛!”龍雲大失所望,一臉不以爲然道:“神叨叨半天,原來就是金子。”

“膚淺的混血種!”高級刺客眼中泛出的輕蔑簡直可以將龍雲淹死,“黃金不過是一種一無是處的裝飾金屬,除了稀有一些,和銅鐵沒什麼倆樣。安德瓦利金幣其實並不是黃金製作,這種金屬雖然也是黃色,但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它們是當年世界之樹根部的土壤裏才能提煉出來的一種金屬,在鍊金術方面有着極大的作用,是一切鍊金技術中必不可缺的重要物質,就像菜裏的鹽,大自然中的水,幾乎所有和鍊金術有關的器械和武器少了安德瓦利金屬就無法制造成功,一萬個安德瓦利金幣,可以在大師級的侏儒鍊金師那裏換取天價的真品鍊金武器,甚至十個安德瓦利金幣就可以在黑暗世界中的黑市裏聘請最好的魔族殺手爲你幹掉任何一個人,包括美國總統……”

“等等!”龍雲忍不住打斷這個說得唾沫橫飛的高級刺客,“你的意思是,我的腦袋比一千個美國總統還值錢?”

“理論上……”高級刺客沒料到龍雲來這麼一種折算方式,愣了一下點頭道:“沒錯!你可以這麼認爲。”

“靠!老子這回是真紅了!”龍雲雖然現在面對強勁對手,下一秒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命在,不過說自己的腦袋居然比美國總體更值錢,難免有些小興奮。

然而,這種得意只是剛剛讓血沸騰了一下下,龍雲馬上覺得不對勁,一種不祥的感覺毫無由來地涌上心頭,用時髦的話來說,這就是直覺。

龍雲的直覺一向很準,現在直覺告訴自己,有危險!

他忽然聞到一股不同尋常的血腥味,本來這種近戰肉搏就是絞肉機,到處鮮血紛飛腦漿四濺,有點兒血腥味沒什麼特別的。

不過,現在這股子血腥味卻大爲不同,腥味中帶了點甜味,讓人有點兒熏熏欲醉的感覺,彷彿是一壺黃酒在溫水中慢煮,被蒸發起來一樣,幾乎是瀰漫在四周。

龍雲警覺地掃了一眼周圍,倆人周圍是一種淡紅色的霧,滲透在空氣中,混雜在硝煙裏,加上天色已經漸暗,剛纔竟然沒有第一時間發覺。

“嘿嘿!”高級刺客似乎看出龍雲已經發現了周圍的祕密,“你終於還是察覺了……不過,太遲了點兒,混血種就是混血種,我跟你說那麼久的話,你居然沒察覺我是在拖延時間?愚蠢!”

龍雲的冷汗在背上滲出,沿着脊椎溝緩緩流入腰間,他知道自己已經中了圈套,一種未知的危險敢忽然變得濃烈起來,從四周壓迫過來。

一道黑影從龍雲的身後撲來,人未到,濃重的腥味已經鑽入龍雲的鼻孔!

龍雲一個側身,朝邊上疾風一樣退出兩步,瘋狗高級戰術刀在側身的同時朝右後方向揮出。

咔擦——

清脆的割裂聲,龍雲感覺到自己的戰術刀切中了敵人的軀體。這柄瘋狗高級戰術刀是被愛迪生特殊打造過的,和之前的標配已經完全不同,刃口一圈已經全部使用欽提拉米隕鐵打造,能夠輕易砍斷直徑九釐的鋼筋而不捲刃。

一隻手在龍雲的眼前飛過,幾滴血液濺在他的臉上。

那個黑影撲空,踉蹌衝出幾步後止住身形,轉過身來,將龍雲嚇了一跳!

這竟然是一個美軍士兵

!從臂章上看,是82空降師的一箇中士。他的雙眼中已經完全成了綠色,透着一股邪惡的氣息,左手臂從大臂關節處被齊刷刷切斷,斷臂的創口處卻沒多少血,而且血液看起來竟然是黑色的,倒有點兒線燒熔的瀝青。

“這不是活人!”龍雲終於看出了端倪。

“嘿嘿,你說對了。”高級刺客得意地笑着,指指周圍:“他們,都不是活人。”

昏暗的四周,一個個戰死的屍體,不亂是塔利班還是美軍,又或者是魔族人還是近衛士兵,所有死去的屍體都緩緩站了起來,就像一個個被扯住線的木偶。

龍雲發現,自己只有一個人,而對方竟然有十多個!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這次起-點515粉絲節的作家榮耀堂和作品總選舉,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絲節還有些紅包禮包的,領一領,把訂閱繼續下去!】 “這是個御屍者!”海拉提醒龍雲,“魔族中有一類刺客能夠釋放類似激素一樣的血霧,影響在一定範圍內的死屍,將他們變成活死人一樣的東西,然後控制他們攻擊對手,這些活死人的弱點在腦組織上,雖然是活死人,不過他們的生理結構和人類無異,大腦仍舊是身體的控制中樞。”

“你的意思是這些傢伙是喪屍?”龍雲舔了舔嘴脣,現在的情形讓他想起在巴黎郊外的一戰,魔族人似乎都有這種控制屍體的祕技,十分噁心也十分令人頭疼,“這些傢伙看起來很靈活,一點都不像喪屍。”

“當然,活死人是活死人,喪屍是喪屍,完全不同的兩個品種,這一點你要搞清楚。”海拉說,“這些喪屍對鮮血有着狂熱的嗜好,如果你無法突破這個包圍圈,他們會很樂意將你變成一堆碎肉當做今晚的晚餐。”

“我真是倒黴啊……”龍雲嘆氣搖頭說:“怎麼老遇上這些亂七八糟的傢伙,每次都是這麼噁心的傢伙,就不能來點正常的?”

“已經是很走運了,如果讓人知道你就是龍雲,這個戰場上所有的魔族高手都會瘋狂尋找到你,一萬個安德瓦利金幣啊,我的老天!魔族人也真是捨得出大價錢,要知道,自從幾萬年前世界之樹在末日之戰中被毀滅後,安德瓦利金幣就再也沒有出產,這麼多年隨着鍊金需求一直在消耗衰減,爲了得到這麼一大筆財富,恐許多人都願意搭上性命來賭一把,看能不能將你殺掉。”

“好吧,你這麼說我算是明白了,我沒其他選擇了,只有將這裏的神經病們都殺掉,不管是光復會的亞特蘭蒂斯人還是地下黑暗世界的魔族刺客。”龍雲說:“我想向你借一點力量。”

“我當然很樂意這麼做,畢竟你死了我沒任何好處。”海拉說:“但是我得提醒你,你對我的力量控制還是很差,上次在巴黎差點就出了大事,我的力量似乎會誘發你身體裏其他的神祕力量,至少我目前不知道那些力量是什麼東西,沒法給你提供有效的參考意見。再加上,你身體狀況最好的時候都承受不住,何況你現在身上好像還有傷,拋開你身體承受能力不說,我估計你使用我借給你的冥界之力,最多能夠支撐半個小時左右,超過這個時間,你會休克過去。”

“你覺得我現在還有其他選擇嗎?”龍雲環視周圍一圈,十多個活死人已經圍成了一個圓圈,將自己嚴嚴實實包在中央,“如果不問你借點力量,恐怕別說半小時了,我一分鐘都撐不下去。”

“你就不怕那個冰山妞?”海拉說:“使用冥界之力,她會感覺出來的,尼伯龍根家族的人對冥界很熟悉,對我的力量也很熟悉,你就不怕她翻臉不認人朝你腦袋上來一槍?”

“過了這關再說吧,過不了這關,不用她下手,我早沒命了。”龍雲現在已經毫無顧忌了,面對十多個活死人外加一個虎視眈眈的刺客,自己全無勝算,多留一秒鐘就是跟死神多親近一秒鐘,這就是直覺,而且自己直覺一向很準。

“幹掉他!”

隨着高級刺客的一聲令下,幾乎在同一時間內,所有的活死人從不同的角度朝龍雲撲了上去!

他自己也沒閒着,m41a噴出一團火舌,一個點射穿射向龍雲的胸膛。

“一萬個安德瓦利金幣!都是我的!”他的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剛纔和龍雲交手時候,這傳說中的混血種並沒有風聞中那麼厲害,要收拾他簡直易如反掌。如果不是爲了這一萬個安德瓦利金幣的誘人懸賞才慎重起見,他纔不會拿出看家的御屍本領。

他扣動扳機的一剎那,在紅點瞄準鏡中看到了龍雲的雙眼,僅僅在電光火石的一瞬之間,龍雲的雙眼就變幻了集中顏色,由黑變成紅,又從紅色變成了藍色,然後開始變幻出五彩繽紛的色彩,就像一隻燈光照耀下的水晶石,折射出不同的奪目光彩。

龍雲雙手在身前畫出一個圓形,一道完全由空氣組成的障壁憑空出現,沙漠之鷹射出的子彈遇上那道空氣障壁竟然被生生擋住了!

肉眼可見三顆m4a1的556mm口徑鋼芯彈懸停在空中高速旋轉,卻再也不能鑽進去哪怕一釐米。它們一邊旋轉還一邊熔化,通體變得赤紅,然後化作一團團熔岩一樣的鐵水滴落在地上。

這是一堵有着極度恐怖高溫的空氣屏障!

怎麼會這樣!高級刺客覺得自己全身的毛孔頓時就像一隻被驚嚇到的貓一樣,瞬間炸毛了!

這實在是讓人心膽俱喪的一幕,不過接下來的一幕讓他更是肝膽俱裂,逃跑的念頭立即涌上心頭。

龍雲揮舞着手裏的瘋狗高級戰術刀,將十多個活死人像切菜一樣手起刀落砍得殘肢亂飛。那把啞光的戰術刀掃過那些活死人的身體,就像裁紙刀切中一張a4紙,輕易切開身體,其中幾個活死人被生生切中脖子,整個腦袋都飛了起來,只剩下一具無頭屍體跌跌撞撞走出幾步這才撲倒在塵埃之上。

這名高級刺客根本無法相信,爲什麼在短短的一瞬之間,剛纔根本無法和自己的抗衡的龍雲就像飛躍了n個級數,從一個普通的士兵變成了一個殺神!渾身上下籠罩在一種死亡的氣息之中,冷酷無情的表情加上那雙閃爍着各種彩色光芒的眼睛,讓人看起來不寒而慄,就像一臺一往無前的殺戮機器,就算是現在橫在他面前的是一尊神,估計也會遭到毫不留情的屠戮!

巨大的驚恐就如同一塊千斤巨石,壓得高級刺客簡直無法挪動自己的腳步,他顫抖着雙手,將手裏的m4a1自動步槍子彈全部朝龍雲潑水一樣掃了出去。

他很清楚,現在這些子彈恐怕起不了什麼作用,但是如果能檔住龍雲一下,哪怕只是十多秒,也是值得的!

龍雲已經俯身拾起落在地上的usp9手槍,快速更換彈匣,擡槍就射,另一隻手上的瘋狗高級戰術刀像一隻有靈性的蝴蝶一樣在活死人中翻飛,動作乾脆利落沒有絲毫憐憫之心,黑色的血液在他的四周濺起,如同下了一場血雨。

對於這些已經失去生命的行屍走肉來說,高爆子彈還是能夠起到不錯的作用。只要集中頭部,便可以輕鬆將頭顱炸成一片殘渣,如果只是擊中身體,即便是在胸口上開了個透明天窗一樣的大洞,也只能將它們射了了一個趔趄,然後它們緩緩地直起身體,再度撲上絲毫不存在片刻的猶豫和畏懼。

高級刺客打光一個彈夾的子彈,竟然沒有一槍射中龍雲,雖然龍雲不在釋放出那種讓人恐懼的空氣幕牆,不過卻行雲流水一樣扯住一具被自己切掉腦袋的屍體擋在身前,屍體上的防彈衣加上結實的身體足矣檔住m4a1的子彈。

他哆哆嗦嗦開始更換彈夾,卻忘了要逃跑,他甚至能夠聽到彈夾在彈倉口來回摩擦發出的咔咔聲,卻無論如何都不能將往日輕鬆插入的彈夾卡進彈倉裏。

最後,他終於忍受不住這種巨大的驚恐,將m4a1往地下一扔,總算想起要逃命了。

“龍雲在這裏!他在這裏!一萬個安德瓦利金幣!”他算不上個蠢貨,在衝着無線電裏大吼大叫,只要將越多的人吸引到這裏來,自己脫身的機會越大。 這次突入進攻,美軍的陣地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在塔利班士兵和魔族刺客加上近衛士兵的聯合進攻下,陣地上的82空降師士兵和第十山地師士兵幾乎是一觸即潰。

沒有普通人能夠抵擋這些恐怖的非人類的攻擊,美軍士兵發現自己手裏的槍簡直跟燒火棍差不了多少,近距離上朝敵人開了十幾槍,對方居然還活蹦亂跳一路狂衝,上來將自己一番屠戮。

不過情況從那名高級刺客發出“龍雲在這裏”的信息開始發生了極大的改變。除了懵得一頭霧水的塔利班士兵之外,其餘人潮水一樣衝着龍雲的方向狂奔過來。

一時間,不論是防線上的美軍士兵或者是三角洲“閃電”分隊成員抑或是格格,馬上都感到壓力驟減,所有敵人彷彿都成了聞到了屎味的綠頭蒼蠅,沒命一樣放棄自己的對手,衝同一個方向衝去。

“龍雲!怎麼回事!?”格格在無線電裏呼叫龍雲,希望獲得一些信息。

不過,無論她怎麼呼叫,龍雲根本就沒有回答,無線電中一片寂靜。

“萊娜!”她不得不聯繫一次指揮中心,希望在那裏觀察衛星實施監控的薯片妞能夠給自己提供戰場情報,“發生了什麼事?這裏的亞特蘭蒂斯近衛士兵和魔族刺客全部在潰退。”

“不是潰退!冰山妞,是朝着龍雲去了……”萊娜盯着自己的屏幕,看着高分辨的衛星圖片不可置信地說道:“他們全部朝龍雲圍攻過去了,不是潰退,我重複一次,不是潰退,你得過去支援一下龍雲。”

“全都去了!?有多少人!?”格格吃了一驚,弄不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是全部人,進攻你們防線的所有亞特蘭蒂斯人和魔族刺客,一共有幾十個人,都朝你的兩點鐘位置合圍過去,龍雲就在那裏。”萊娜大聲道:“你趕緊過去幫一下他!”

“真是怪事!”格格一邊奔跑,一邊開槍擊倒從山下衝上來的塔利班士兵,“隼他們什麼時候到?”

“還有十分鐘就到達你們的上空。”

朝萊娜給出的方位跑出約一百多米,格格看到一幅讓人震驚的場景。

前面出現一大堆黑影,蜂擁地圍着中間的龍雲,所有人都瘋了一樣,不管不顧地衝上去,手裏無論是槍是刀,都朝龍雲身上招呼過去。

“天啊!”格格覺得自己的寒毛都豎了起來,“這傢伙到底怎麼招惹了這麼多人恨……”

這些亞特蘭蒂斯的近衛和魔族的刺客,一個個張牙舞爪,彷彿要將龍雲活剝生吞了一樣。

格格舉槍,將外圍的一名近衛士兵射倒,馬上感覺到身邊有幾道黑影在無聲無息中靠了過來,濃重的血腥味瀰漫在空氣中,非常刺鼻。

mk23手槍在轉身的同時噴出火焰,子彈準確擊中了身後幾個鬼鬼祟祟偷襲的敵人。

令人驚訝的是,這些傢伙竟然在捱了高爆彈的情況下只是踉蹌了一下,沒有一個倒地不起,其中一個被集中肩膀和胸口,半個上半身都沒了,卻伸出僅有的一隻右手,血淋淋的五指抓向格格的頭頂,就像武俠小說裏梅超風的九陰白骨爪。

格格朝後一個空翻,在空中快速更換惡劣彈夾。她的mk23手槍彈夾整齊地碼在自己的腰間左右兩側,只需要按下退彈夾的卡筍卸掉空彈夾,然後用力將手槍空倉口砸向那些裝滿子彈的彈夾,便可以進行快速裝彈。

這種裝彈的方式需要長時間的嚴格訓練,不允許有一絲一毫的差錯,講究的是熟能生巧,當熟練之後,可以雙手持槍實現單手換彈夾,只需要不到一秒鐘時間。

不過,只是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卻足夠那些黑影畢竟到她身邊了,鬼手一樣的血手掌縱橫揮舞,指尖撕裂空氣,組成一張殺人的網,把格格困在中間。

彈匣剛剛塞進去,單手釋放解脫卡筍,套筒啪啪兩聲復位,將子彈撞上了槍膛。

她終於看清了眼前的這些黑影,都是美軍士兵和死去的塔利班士兵,一個個看起來根本不像活人,不是缺胳膊就是稍退,有些下巴都被炸沒了,露出一排帶血的白牙,看起來恐怖至極。

喪屍!?

呯呯呯——

她這次選擇了對方的頭部,這次射擊很有效果,幾個被高爆彈頭炸掉腦袋的傢伙終於止住了攻勢,軟塌塌撲倒在地上。

“真的是喪屍!”格格心裏暗暗吃驚,巴格拉姆空軍基地爭奪戰中,竟然有魔族的御屍者出現,可見亞特蘭蒂斯的光復會和魔族之間似乎達成了某種同盟協議,魔族現在爲光復會在賣命。

mk23的彈夾再一次打空,還來不及上膛,又一個黑影撲了過來,格格無法閃避無法回擊,只能擡起手肘去擋。

嗤——

活死人的爪子竟然生生撕開了她的作戰服,頓時露出了雪白的肌膚,上面五道血淋淋的爪痕。這些活死人在受到御屍者的控制之後,已經產生了變異,手上的指甲變得堅硬無比,又長又銳利。

她趁着硬抗了一擊得到的間隙,將mk23頂在那個噁心的活死人頭上連續扣動扳機,將他的腦袋轟成了爛西瓜。

收拾完身旁的活死人,格格忍不住雙腳一軟,跪在了地上。從昨晚到現在已經連續戰鬥了二十多個小時,她的能量和體力都達到了極限。

大口大口地喘着氣,格格忽然感受到一股極其熟悉的能量在附近波動。

冥界之力!

這個尼伯龍根的皇族後裔對海拉專有的力量十分熟悉,即便閉着眼睛,也可以分辨出這是誰的力量。

海拉怎麼在這裏?!

她驚得從地上猛然躥起,警惕地環視周圍,卻沒有發現海拉的蹤跡。

難道這些活死人是海拉召喚出來的?冥界的祕術之中,御屍只算是一種比較低階的小手藝,海拉的死亡軍團說白了就是她控制下的一支死人的大軍。

很快,她終於明白,這股可怕的冥界之力並非來自於還來,而是龍雲!

幾十米外,被團團圍住的龍雲根本沒有受到任何威脅,反倒是他在採取主動進攻。手裏的瘋狗戰術刀就揮舞成一團刀光,兩個躍起撲向他的近衛士兵連落地的機會都沒有,在空中就被攔腰切成兩段,血液和臟器散落得到處都是。

愛迪生改裝過的瘋狗高級戰術刀果然不同凡響,可能就是鍊金術的手藝將高強度的欽提拉米隕鐵融入原刀的刀鋒上,切割起那些骨骼強度極高的近衛士兵竟然像切奶酪一樣輕鬆。

最讓格格驚恐的是龍雲的雙眼,和巴黎郊外一樣,雙眼完全變得七彩繽紛,不斷變幻着各種顏色!

“果然……有問題!”她下意識地舉起手裏的mk23,準星很快套住龍雲的腦袋。

她的手搭在了扳機上,對於一個竟然能夠使用冥界之力的人,格格認爲絕對不是莫里亞混血種。

那麼只有一個解釋——奸細! 天上忽然下起雪來,本來已經昏暗的天空完全暗淡下來,鵝毛一樣的雪花飄飄蕩蕩落下。

此刻的龍雲已經處於一種狂熱的失控狀態之下,瘋狗戰術刀所到之處所向披靡,每一刀都攜帶着凌厲的刀氣,以他爲圓心近十平方的範圍內,雪花根本落不進去。

圍住龍雲的人裏有部分是近衛士兵,其餘都是魔族的刺客,還有就是被那名魔族的刺客御屍者控制的活死人,一萬個安德瓦利金幣的誘惑是巨大的,大家都將龍雲視作一塊誘人的肥肉,恨不得撲上去割下他的腦袋回去領賞。

活死人體內的黑雪雨點一樣紛飛四濺,落在龍雲的dbd迷彩作戰服上,不斷有活死人撲到他的身邊。

一名近衛士兵悄悄摸到龍雲身後,趁着前方三名活死人同時衝向龍雲的機會,擡手朝他後背射出一梭子彈。

爲了保險起見,他的手指死死扣在扳機上,直至一支的彈夾打光。

龍雲身後就像長了一雙眼睛,就在近衛士兵扣下扳機同時,他一手扼住衝上前來的一名活死人的脖子,將它擋在自己的背後,右手的戰術刀橫掃,輕鬆切斷其他兩名活死人的脖子,屍體衝勁未消,直愣愣撞出幾米外才一頭栽倒。

撲撲撲——

密集的子彈射入那名倒黴的活死人身上,這是一名美軍士兵的屍體,身上穿着一件防彈衣,中間插戴了防彈板,近距離射擊的彈頭輕易穿透了第一層防彈板射入身體,再穿透了所有的骨骼和臟器,第二層防彈板卻未能穿透。

近衛士兵大驚失色,已經來不及更換彈夾,放棄步槍抽出手槍,打算進行緊急射擊。

手槍剛掏出,眼前一片黑暗,那個美軍士兵的屍體已經狠狠裝在自己的胸前,將他撞得登登登連退幾步。

龍雲幽靈一樣從屍體後面躍起,毫不猶豫地一刀貫下,瘋狗高級戰術刀自上朝下刺穿了近衛士兵的頭盔,巨大的衝擊力帶着他的頭顱撞向地面,頸椎咔擦一聲斷掉,頭顱被死死釘在地上。

近衛士兵的骨骼非常堅硬,而且生命力極其頑強,即便是頸椎折斷、顱骨被穿刺,依舊四肢亂舞,手裏的槍乒乒乓乓連續扣動扳機直到打空彈藥,龍雲一腳踏住他開槍的手,用力抽出戰術刀,一腳踩在他的腦袋上。

咔擦!

伴隨着清脆的響聲,近衛士兵戴着凱夫拉防彈頭盔的腦袋竟然像一顆熟透的西瓜一樣被踩碎,腦漿和血液噴濺開來,撒了一地。

所有在場目睹這一切的近衛士兵和魔族刺客驚恐地看着這一切,他們已經打空了自己的子彈,卻放棄了繼續上彈的念頭。

“這不是莫利亞人……”忽然,一名近衛士兵實在無法忍受這種極端的恐怖和壓抑,即便是身經百戰,看到這種乾淨利落又殘忍至極的血腥屠殺方式,誰都會發自內心顫抖起來。

“魔鬼……”另一名近衛士兵大吼一聲,轉身朝自己陣地方向逃去。

羊羣效應很快蔓延開來,二十多個近衛和魔族刺客就像潮水一樣退下山頭,跑得比他們衝鋒上來的時候還要快。

龍雲已經殺紅了眼,此時此刻,身體中的血液就是高溫的鐵水,瘋狂在每一根血管中奔騰,帶來的是無窮無盡的力量和滔天潮水一樣的殺意。

殺!殺!殺!

殺光見到的一切!

這種嗜血的瘋狂念頭就像春天雨後瘋長的野草,瞬間將理智吞沒。

格格感到壓在扳機上的食指在顫抖,竟然怎麼都壓不下去。

真是個笑話!朝着這個傢伙,自己竟然開不了槍!一個使用了冥界之力的傢伙,雖然格格感覺到他身上不止擁有海拉的冥界之力,還有許多其他說不清的強大力量,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面前這個殺神一樣的傢伙絕對不是莫里亞混血種這麼簡單!

換做幾天前,格格認爲自己是可以毫不猶豫朝龍雲開槍,又或者釋放自己的天賦和龍雲決一死戰,沒有人比尼伯龍根家族更加痛恨冥界的海拉還有亞特蘭蒂斯人,當年黑龍尼德霍格屠殺尼伯龍根家族的時候,亞特蘭蒂斯人和海拉就是幫兇!

整個尼伯龍根家族幾乎被屠殺殆盡,如果不是查理曼的出現,或許自己也會葬身在尼德霍格的利爪之下。

23手槍裏已經更換了欽提拉米子彈,格格知道以自己的槍法,集中龍雲的頭部或許不是問題,即便不能殺掉這個看起來非常強大的變態,但是至少可以讓他受傷,自己可以趁機幹掉他。

可是,想了這麼多,竟然還是無法下手,一種奇怪的感覺阻止着自己下手,無數的念頭就像四濺的火星一樣在腦子裏碰撞。

殺,還是不殺!?

就像《哈姆雷特》中的那句著名臺詞——生存還是毀滅?這是個問題。

只是稍稍猶豫了一下,龍雲似乎已經覺察到了身後的危險,猛然回頭,一雙跳動着七彩火焰的眼睛射出了兩道寒光,死死盯住格格。

幾乎沒容格格反應,龍雲箭一樣撲到了格格面前,速度之快簡直就像在瞬間移動!

沒有任何反應的時間,格格覺得自己的脖子像被一把巨大的鉗子鉗住,整個人懸空,竟然被龍雲單手舉了起來。

慌亂之中,格格想擡起那隻握着23的右手,朝龍雲開槍。

沒想到手上忽然一輕,23變戲法一樣到了龍雲的手上!

格格這才發現,自己的動作相較龍雲來說實在太慢了,也許在龍雲的眼裏,自己只是慢動作回放一樣。

她忽然想起芬奇曾經提到過,古老種族種,達到神級的水準之後,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會有質一樣的飛躍,在古籍中,有傳聞諸神之父奧丁的速度可以追上光!

光的速度,簡直是無法形容的。

格格張開口,大口大口想呼入新鮮的空氣,不過喉嚨裏的氣管就像被捏癟掉的橡皮管,一番掙扎卻沒能吸入一口新鮮空氣。

龍雲瞳孔中的七彩火焰兇猛跳動着,不斷變化着不同的顏色,他的手忽然微微顫抖起來。 “龍上尉!你在幹什麼!”喬恩端着槍,警惕地靠近兩人,“放下她!你會掐死她的!”

幾名三角洲成員此時已經圍了過來,剛纔突然撤退的塔利班和那羣戰鬥力極其強悍的軍人消失不見之後,起初喬恩還以爲是陷阱,等了一陣沒見動靜這才從散兵坑裏出來看看究竟,沒想到竟然看到這一幕。

龍雲和格格,倆人都是DOD派來的情報分析軍官,突然同室操戈,這讓所有人始料不及。

羅德斯和坎布里奇趕緊衝上去,一人一頭抓住龍雲的兩隻胳膊,想拉開這個看起來要殺死格格的上尉。

“你冷靜點!有事好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