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紅道:「我留下陪你。」

妙手小村醫 ,拒絕道:「你隨韋青走,不得有違!」

小紅抿了下嘴,但還是聽令轉身,隨著韋青等人而去。

六翅望著那浮空之城在天際上運轉,目光閃爍下,突然贊道:「挺有意思的陣法呢。」

「能得到魔主的讚譽,在下倍感榮幸。」

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李雲霄震驚的抬眼望去,只見一座浮空城上,一人負手而立,滿是恬靜之色,正是王座騰光。

六翅看著騰光,道:「這是你布下的陣法?雖然實力渣渣,但陣道的確有可取之處,是個人才。」

六翅當年也精通術道,渾天儀便是他煉製之物,自然一眼就能看出這陣法的端倪,心中生出讚許之意。

騰光微笑道:「傾盡在下平生所學,悟出這十三絕殺陣,踩天星地煞之位,直接抽取周天星斗之力,與魔主大人一戰!」

「哈哈哈。」

六翅狂笑起來,道:「此陣確實不錯,但要說與我一戰,開玩笑了。」

「是嗎?魔主大人未免自大了。」

騰光微微一笑,雙手揚起,頓時一片訣印自手中飛灑而去,射入十三座浮空島內。


頓時島上神光乍現,一道道光柱衝天而起。每座浮空島中同樣是十三道光柱,組成一座小的十三絕殺陣。

頃刻間,上百道青光沖入雲霄,原本朗朗晴空之下,竟然化出周天星斗,照耀大地! 六翅只覺得渾身一滯,力量隱隱被一股絕強的星力壓制住。

在其周身,彷彿有千萬顆星辰閃爍。

六翅瞳孔驟縮,盯著那星芒,不由得贊道:「了不起,但可惜了,你的對手是我啊!」

那千萬星芒驟然間有如暴雨傾瀉,往六翅身上擊去,只是在距離三尺外就被魔光擋住,再難近身。

騰光臉色微變,露出驚色。雖然猜到無法擊殺六翅,卻想不到連他的身軀都難以觸碰。

不由得暗暗搖頭,六翅的修為已經到達了他難以理解的層次,頓時覺得自己無限的渺小。

六翅右手一抓,阿含斬骨刀便浮於手中,冷冷道:「若是再無後手的話,你們就可以安心的去了。」

騰光抬起手來,一手指天,道:「便只有這最後一招了,以天星之力引爆這十三絕殺陣。十三座浮空城內,都蘊含了極強的陣法之力,拼盡此招,不知可否入魔主之眼。」

六翅瞳孔微縮,便見那十三座浮空島一下變得光芒四射,好似十三朵巨大的光蓮懸於空中。

李雲霄瞳孔一下睜得老大,任由那衝天的光芒刺著他的雙眼,像是一把把刀刃,從眸子中扎進去,直接扎入心窩。


那瞳眸睜的久了,更是變得通紅一片,有熒光在其內閃動不已。

「轟隆隆!」

一道驚天動地的巨響在紅月城上空傳來,宛如太陽一般的光輝,照耀向四方大地。

那青光將李雲霄吞沒進去,他靜靜的立在天空上,一動未動,任由那強大的餘波衝擊過來,撞擊著他的身體。

十三座城池盡數炸裂,所有人全都殞身其內。

但陣力卻是源源不絕,經久不息的在大地上激蕩,與那長空上的星辰互相輝映,狂暴的氣息擊殺其內一切強敵!

六翅周身有鎖鏈旋繞,任由那恐怖的氣息衝擊,都無法擊破他的星雲結界。

足足半柱香的時間,那激蕩之力才漸漸的平息下來。

整個紅月城大地早已化作一片荒蕪,巨大的深坑赫然顯於大地上,蔓延數千里遠。

紅月城,這座曾經爭霸天下,獨領風騷的城池,此後永遠便也只能留在史書中了。

六翅收攏了手中的鐵索,冷冷的盯著李雲霄,嗤聲道:「還有什麼後手,一併施展出來吧,讓我看看現在的天武界,到底變得多麼了不起了。」

李雲霄面色平靜,沒有任何錶情,做了個姿勢,道:「請。」

隨即轉身,徒手撕裂空間,便踏入其內。

那撕開的空間漸漸變大,佔據了半個天空。

六翅冷笑一聲,便緊隨而入。

他知道等待他的,必然是天武界最強的力量,但絕對的自信讓其無所畏懼。

他深信兩界之內,絕沒有可以殺他之人。


兩人一前一後,片刻功夫就直接穿越空間,出現在炎武城上空。

此刻的炎武城內殺氣一片,陽光照耀下,一片兵器的冷芒在城內泛起。

六翅目光一掃,眼裡掠過幾分驚色,不住的點頭贊道:「不錯,此地果真不錯。」

李雲霄淡淡道:「作為魔主大人的墳墓,自然要選天武界最好的地方了。」

「哼,貧嘴就能救挽回你的性命嗎?」

六翅揮手一笑,大有指點江山的氣勢,道:「有何手段儘管使出來,本座盡興之後,也就是你們的終點了。」

李雲霄眼裡殺氣一閃,抬起手來,寒聲道:「既然魔主大人是出自天武界,那可識得此陣?!」

隨著他右臂抬起,頓時整個炎武城內演化出無窮的光芒,四周環境隨之變化,投射出大量光球,在空中閃爍。

每一道光球上都彷彿有雷電流動,一下化出其內身影,竟然是九百人所化大陣!

陣勢一起,就殺氣衝天,而與之對應的,天空上卻呈現出一片光潔的凈土異象。祥和之間帶著殺氣,殺氣內卻又是無比的安寧。

六翅眼眸一睜,道:「大往生極樂陣?」

「正是!」

一道光球之上化出一人,身軀高大魁梧,通體藏青色,頭生金銀雙角。

正是化出禍斗真身的聆牧笛,高聲道:「盟主,你且退下休息,這廝先交給我們來處理!」

李雲霄點了點頭,身影一閃,就化作流光飛落炎武城內。

鑒寶神醫 ,取出幾枚丹藥,遞上前道:「雲霄大哥,趕緊恢復體力。」

李雲霄看了那些丹藥一眼,便逐一吞服下去了。不由微微詫異起來。

那些靈丹在體內化解開,竟然恢復了少許真元。

到了他這個程度,能夠恢復真元的丹藥幾乎是沒有的。這幾枚想必也是傾盡聯盟之力才煉製出來的,價值難以估量。

但這個時候了,他也不矯情做作,服用后就盤腿打坐,調息起來。

六翅的實力還在他預計之上,這大往生極樂陣內,雖然都是當世數一數二的強者,但想要擊殺六翅還是不夠,甚至是遠遠不夠。

六翅也不管李雲霄了,而是饒有興緻的望著聆牧笛,訝然笑道:「妖族?」

聆牧笛道:「抱歉,只是奪舍而來的,暫時用一下。殺了你后就不需要了。」

六翅的臉孔沉了下來,寒聲道:「現在的人都這麼不會聊天嗎?」

聆牧笛淡淡一笑,道:「會不會有區別嗎?少廢話,打吧!」

聆牧笛屈指一彈,額頭上金銀雙角立即化作兩道光球激·射而去。

並且身前浮現出太極圖,往六翅身上壓去!

他們是以逸待勞,早就等的心情煩躁了,自然不願讓六翅拖延時間。

聆牧笛一出手,另外九百餘人也都在長空上跑動起來。

那凈土異象立即發生變化,九百多人的身影在異象內閃爍不定,難以捕捉。

以聆牧笛為首的一批核心強者立即紛紛出手,化成漫天靈雨,無差別的激·射下來。

「真是醜人多作怪!」

六翅冷笑一聲,提刀就沖了上去,阿含刀直接往陣中一斬!

「嗤!」

一道丈長的口子被拉開,但轉瞬便癒合起來。

六翅臉色微變,眸子中一下露出驚色。

他的阿含刀,即便是魔界群魔布下的大羅伏魔陣都扛不住,卻只在此陣中留下如此微小的痕迹。

六翅頓時明白遇到麻煩了,立即刀身一轉,在身體四周舞動起來,結成一片朦朦結界,將那漫天靈雨擋住。

聆牧笛瞬間就浮現在其身前,雙手飛轉下,金銀雙色化成強絕的掌力擊落而下!

此刻身邊再有曲紅顏、嵐岩主、昊鋒、顧青青、北圳南、夢靈真君等造化境強者,紛紛聯手擊下。

所有攻擊化成一片半月形的領域,好似巨斧凌空擊落!

並且那巨斧上的威力還在不斷疊加,正是其餘八百餘人的神通都被這一大陣吸納,不斷加諸於那光斧上!

六翅臉色大變,那一斧之力的威勢,竟讓他不敢硬扛此招。


「怎麼可能!」

六翅怒斥一聲,抬起手來,一下抓住阿賴玄鉞,猛地往那巨斧上劈去!

雖然心有戚戚,但這一道光斧斬天斬地,根本不可能有身法可以閃避,只能硬著頭皮硬扛!

「轟隆!」

阿賴玄鉞直接刺入那光斧內,頓時一片強光炸裂開來,化成無數攻擊射向六翅本體。

六翅手臂一麻,身軀更是停滯了一下,躲避不及之下,便被那萬道光芒擊在身上,噴出一口血就震飛了出去。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喜,不由得睜大眼睛,緊張的兩手是汗。

聆牧笛雙手飛舞,再次施展出一招封天印,壓了過去。

其餘之人也不敢大意,一閃就遁入虛空中,從四面八方攻向六翅。

「上古三大凶陣之一嗎?果然有點名堂啊。」

六翅站起身來,摸了下嘴角的鮮血,臉上露出猙獰之色。剛才那一擊,是自他踏入蒼玄山以來,被打的最重的一次。

「但是,也到此為止了!」

六翅一下施展出真魔法相,三頭六臂各抓魔兵,往四面八方擊去!

「砰!砰!砰!……」

魔兵揮舞下,每一下都要從虛空內斬出一人,便見鮮血激·射,而強者被震飛出去。

那封天印也在他一刀之下,就劈成兩半,化成金銀雙色的光芒消散不見。

聆牧笛同時受到刀光反震,體內氣血激蕩的厲害。

他驚駭道:「全都散開,不要單獨攻擊,聯合出手!」

六翅身側的人影頓時一下消失不見,大陣上空驟然浮現出數百道身影,同時掐訣化掌拍下。

無數掌力凝聚在一起,如天蓋般壓了下來,要碾碎一切!

「該死的大陣啊!」

六翅若一頭炸毛的猛獸,全身毛孔都張了開來,眼裡一片怒色,五件魔兵再次被他祭出,「星璇爆!」

一片恐怖的力量自六翅身前散發開來,直接抽取了五件魔兵之力的恐怖力量,擊向那巨掌!

「轟隆!」

五件魔兵都在天空上激蕩,可怕的力量橫掃整個極樂凈土,不僅那一掌之力消失不見,所有強者更是大口的噴血,遠遠就被擊飛出去。

「轟隆!」

隨著大往生極樂陣的潰散,炎武城也隨之崩碎開來,所有建築全都化作灰飛,天空上浮現出一個巨大的黑洞,不少人直接被吞噬了進去! 李雲霄身軀一顫,滿臉都是大急的神色,他眼睜睜的看著曲紅顏也被震的重傷,被黑洞吞了進去。

還有不少人更是被震飛,生死不知。

突然丁玲兒的手壓在李雲霄肩上,輕聲道:「盟主大人不能心亂了。」

李雲霄這才鎮定了下來,拋開內心所有雜念,淡定的盤坐虛空中,冷冷盯著前方。

那施展出星璇爆的六翅,果然如眾人所料的一樣,融合進了第五道分身,面容比最初大公子的形態有了較大的改變,特別是氣勢上,跟之前就完全是判若兩人了。

「媽·的,簡直就是作弊啊!」

李雲霄猛地站了起來,對身側的丁玲兒道:「帶著所有人全部離開,這裡已經不是你們能夠待的地方了!」

丁玲兒有些猶豫。

李雲霄沉聲道:「你剛才如何說教我的?此刻必須要淡定心態,做好自己的事。剛才那九百位強者,至少葬送了六百多人。剩下的全都重傷,你立即帶人將所有傷者帶下去,並且遠離炎武城!」

「是,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