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時候還好,後來葉長青真的是鬱悶的很,一直實力都上不去。

自己的實力上也就算了,再後來他生了個兒子,取名不凡。也就是葉川的父親,葉不凡。

卻沒有想到自己兒子的實力也是那麼回事,最讓人鬱悶的是自己的兒子竟然只停留在了真武境而停滯不前,這讓人怎麼是好呢?

反正葉川也是納悶的聽著這個故事,因為他自己到了那會的時候別說是真武境了,就連武者境也是達不到的。

一代不如一代,這個就是葉川家族的真實寫照。

再後來葉長青自己也是忍不了別人的奚落,他們舉家前往了其他的地方,這件事情才被葉楓知道。

葉楓當時的實力已經是達到了武聖境很久了,他已經是來到了武聖山。


只不過因為是自己的孫子離開了葉家,他也就詢問了一下。

之前以為葉家分裂過一次,現在的葉楓其他事情基本上都是可以不管的,但是有人分裂離開家族的事情他還是管一管的。

「後來,我派人去各地找了找,去沒有找到你們……」葉楓沉聲道:「而且,你父親葉不凡走的時候還惹下了彌天大禍……」

「彌天大禍?」葉川很容易就聯想到了混元戒,顯然這個混元戒是個引子。

真正引起葉楓注意的,當真就是自己的爺爺離開么?這恐怕是未必的,要知道整個葉家葉楓的子孫都不知道有多少了,他會為了一個廢材而去尋找么?

「呵呵,葉不凡實力平平,不過當真還是不凡啊!他離開之前,竟然將陰武宗的聖女給拐走了!一開始我還不知道……」

「陰武宗的聖女?我的母親大人么?」葉川現在算得上是在揭開謎團了。

「是啊,一開始我還真的不知道,這陰武宗的聖女竟然敢出現在我中神州,甚至堂而皇之的竟然出現在了我葉家附近,後來我聽人說了才知道,這個女人是故意接近葉家,只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後來竟然跟著葉不凡跑了……」

葉楓雖然表面上說什麼好像都不知道,不過實際上他的心中知道的很清楚。

青牧哈哈一笑道:「葉老鬼,你就不要在為你自己遮醜了吧?這件事情我知道的也是非常的清楚的……」

葉楓臉色一紅道:「你知道個什麼?我們家裡的事情需要你來過問?」

青牧笑著道:「葉川,沒有想到你竟然是葉老鬼的後人,早知道這樣的話,你還求幹什麼?不如直接求這葉老鬼了,要是他看到你竟然有如此的天賦,恐怕早就開始培養你了!」

葉川這個時候非常的冷靜,他根本都沒有因為自己是武聖的家人就感覺到有任何的驕傲。

實際上他對於這種淡漠的親情是沒有任何的想法的,現在他唯一想要弄清楚的就是,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自己的母親到底是誰?自己的父親為什麼又突然離開?自己一家為什麼有慘遭滅門?

這些都是葉川現在想要知道的,或者說是想要替原來的葉川來弄清楚的一個真相,至少現在的葉川自己還有這一副如此的皮囊不是么?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原來自己不僅僅與中州的葉家有關係,而且竟然還跟武聖山的這位武聖有關係。

這個其中到底有什麼關聯呢?這件事情的背後到底還隱藏著什麼樣讓人心驚的秘密? 安託突然地攻擊,讓得霍爾愣住了,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不明白安託爲什麼攻擊自己!就在霍爾愣神的瞬間,安託的攻擊已經到了!

砰!一聲輕微的響聲,霍爾被擊中胸口,讓得他痛哼出聲,踉蹌着後退了好幾步,臉色連變,更加的疑惑!

而此時的安託,得勢不饒人繼續攻擊霍爾,雙拳朝着霍爾的腦袋轟去!

“霍叔叔,快還手,這個姐姐是哥哥的手下,安託剛纔攻擊我們,快抓住他!”激靈的唐允反應過來,快速的提醒霍爾。

“什麼?”霍爾聽到安託竟攻擊小少爺,霎時臉色難看至極,大怒着出手與擒住安託,兩個人打在一起!


而此時,魔靈也反應過來,兩個人在一塊,便施展魔靈領域,控制住了兩人!魔靈還是有點不相信霍爾,因此便控制了兩人的行動!

唐允上前捆住安託,用靈力封住了對方的能量,他境界低,封住對方的時間也有限,現在似乎霍爾可以相信,便對着霍爾說道:“霍爾叔叔,你先封住他的能量,帶他去見哥哥!”

此時魔靈減少領域內的能量,使得霍爾能夠緩慢的移動,待得霍爾控制住了安託的能量,魔靈才完全撤掉了魔靈領域,然後打量着這兩個男人,似乎仍舊不相信這兩人。

“爲什麼?”霍爾對魔靈懷疑的眼光也不惱,眼神複雜的看着安託這個曾經的兄弟,低沉的問道。

“哈哈哈,爲什麼?人不爲己天誅地滅,只要我幫他們抓住唐闊少爺,他們就給我很多金幣,到那時候我就可以過我想要的富人生活!”安託大笑着說道,似乎有些瘋狂。

“哎!”美婦人輕輕嘆了口氣,拉着唐允表情也很是複雜!樹倒猢猻散,神威候死之後,原本的追隨者去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又基本都戰死了,現在只剩兩個人,還背叛了一個,這是一種悲哀,如此淒涼!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霍爾仍壓低着聲音問,他眼望着星空,有些迷茫,似乎在追憶那往昔的崢嶸歲月,神威候在世時,有多少追隨者慕名而來,那是何等威風,現在……

“李家回來之後!”安託仍大笑着,像個瘋子,卻還是回答着問題。

“主人,主人!”魔靈不想聽這個人解釋,擡手指着唐闊的方向,卻不會說別的,只焦急的喊着主人!

霍爾拉起安託,本想將他放在這裏,但又怕被人救走,因此便帶着去見少爺!

而魔靈仍是不放心霍爾,霍爾走在前面帶着安託,魔靈在中間讓美婦人和唐允跟在自己身後,然後便來到打鬥的地點!

因此唐闊便見到了那一幕!唐允將事情解釋了一遍。此時,敵人跑的跑,倒得倒,沒什麼威脅了!

“你走吧!”唐闊凝視着安託,良久之後出手如電,解開了安託封鎖的能量,說完之後,便轉過頭,不看一眼。

唐闊本不想放過他,畢竟他居然敢攻擊母親和弟弟,但是他畢竟曾經追隨過父親,這次之後下次再見,便是敵人!


誰都沒想到,唐闊會這樣處理,但是仔細一想,這似乎是最好的處理方式,因爲這畢竟曾經在一起生活過!

安託還在笑,似乎有些瘋了,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緩緩的離開!

“神威候,我給您謝罪了!”然而讓人意外的是,安託走到大門前,望着天空,大喊了一句,接着低頭,用力的撞向了門牆,鮮血噴濺,一矮身安託閉上了雙眼!

他竟然選擇可這條路,一頭撞死了!美婦人驚呼,拉着唐允不住的嘆氣!

唐闊掃了一眼,也微微的有些不是滋味,也許他只是一時的被金錢所誘惑,但是他既然如此,有這樣的結果,那也是他自己的選擇,怪不了別人!

接下來,唐闊看了一眼霍爾,沒有任何言語,便轉身,封住這些黑衣人的能量,等待他們醒來。

“夫人,少爺,保重!”霍爾望着天空,接着看着在場的四人,行了一禮,便轉身離開!

“霍叔!”唐闊本想挽留,卻說不出話來,現在的唐闊真的無法輕易的相信任何人,回來的這兩人有一個背叛,今天發生的事情又這麼的奇怪,霍爾沒幫上什麼忙,再有還對魔靈出手,這些也都不是主要原因,唐闊認爲現在分開對兩方面都好。

“少爺,您很優秀,我期待您再現神威候巔峯時刻!”霍爾半轉着頭,微笑着說。

“一定!”唐闊輕聲說道,語氣堅定。

“小少爺也很優秀,努力修煉哦!”霍爾說完大步的邁了出去。

然而,令人更意外的是,霍爾走出去很遠之後,竟然就那麼坐在地上,似乎在守衛着布蘭卡堡!

唐闊看了一眼沒做表示,美婦人似乎想說什麼,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沒說出口!唐允看看衆人,充滿了疑惑,今天的事他有太多都不明白!

唐闊將活着的黑衣人扛起,放到隱蔽的房間中,逼問是何人所爲,而那些人醒來沒說一句話,竟自震心脈而死!

這讓的唐闊,出奇的憤怒,現在知道的人都死了,那就沒辦法查了!

放出兩個暗魔女,隱身守衛,搜尋可疑的人,然後讓魔靈去保護母親。唐闊讓弟弟在自己房間,現在只剩下最親的人,只要保護好他們就行了,這裏不安全,也許該離開了!

第二天清晨,陽光透進窗內,溫暖而醉人,新的一天又開始了,那陽光像是在清洗着,似乎昨天的一切不愉快都將遠去,最終將不復存在!

這天中午,布蘭卡堡,來了一大堆人,一位金甲將軍,唐闊認得,這是上次那位傳令的人。

“小侯爺,您真的不回皇都麼?現在這裏很危險,還是都跟我回去吧!”金甲將軍跟在唐闊身後不停的說着。

“你們都知道?”唐闊冷着臉問。

“知道,這些人是天盟國的殺手,專門派人來刺殺您!”金甲將軍解釋道。

“天盟爲什麼來刺殺我這個小人物?”唐闊聲音越來越冰冷。

“您以後很可能是又一個神威候,他們肯定要先下手刺殺,只是我們沒想到他們會下手這麼快,還好沒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金甲將軍耐心的解釋道。

聽到這話,唐闊思索了起來,似乎真的像是天盟過的人?昨天晚上聽到那些人說話語調有些特別,雖然在故意掩飾,但是仔細聽還是能聽得出來,當時唐闊就有懷疑,只不過當時認爲可能性太小了,沒有細想,而且那個影子老頭故意默認,可能就是要引導自己和皇室對立!

“現在看來,也許會是真的也說不定!這才幾天時間,天盟國就動手了,怎麼會反應這麼快?前一段時間大戰不是一直僵持,說快結束了麼?”唐闊暗自思索。

龍古國皇帝,唐闊的這位大伯,也不知究竟是怎麼想的,以前喊得口號十分響亮,說要全面開戰,動員全國所有人,準備了半年,但是最終卻虎頭蛇尾,和天盟對抗了一段時間,雙方互有勝負,但是傷亡都不大,戰鬥的規模有限,然後便是長時間的對峙!

後來據說,兩國要停戰了!天盟國太囂張,多次來龍古刺殺,肆意而爲,龍古皇室竟沒有太大的動作做,反應是相當大,卻每次都是虎頭蛇尾,着讓得唐闊很無語!

“您還是帶着家人都回去吧!”金甲將軍苦口婆心不停的勸說着,想讓唐闊帶着家人回皇都。

“我拒絕!”唐闊依然堅定,絕不輕易改變自己的想法!

“……”金甲將軍無語,這跟原來的神威候還真是像,脾氣都是這麼倔!

“您要不回去也可以,我們這些人就是皇上派來保護您的,您可別攆我們回去!不然我們的職務可就沒得做了!您行行好吧!”金甲將軍對唐闊徹底沒辦法了,於是換了一個套路!

唐闊也不知他說的是真是假,不過有這些人保護,自己也能放心一點!完全相信他們也是不可能的,唐闊讓兩個暗魔女守在母親房門前戒備着。

一下來了很多人,頓時熱鬧了很多,這些人將布蘭卡堡大清洗了一遍,煥然一新!

還有一件事讓得唐闊疑惑,唐玄竟然把十二歲的六皇子,唐建送到了這裏,唐闊不理解唐玄這是何用意。


難道是爲了讓自己放心,特意的將六皇子送來當做人質?其實唐闊不討厭這個六皇子,論起來這也是自己的弟弟,只不過沒有唐允這個親弟弟親就是了,唐建和弟弟唐允以前關係很好,唐玄將唐建送來,看來有點拉攏的意思!

唐玄上趕着來保護,唐闊自然不會拒絕,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天盟國竟然要對付自己,現在唐闊一個人還真難以對付,只有等自己實力提高了才行!

而且,大伯唐玄,這明顯還有監視的意思,弄這麼多人在這裏,一舉一動都看在眼裏,唐闊很不滿,但是也只能暫時放下!

得知此事後,天盟應該會沉浸一段時間,那這段時間便是唐闊突破的最好時期,就看能突破到什麼程度了!

接下來,平靜了幾天,唐闊一直都在修煉,似乎感覺到突破的跡象,這讓唐闊驚喜! 伸手接過白色戒指,易逍遙探出一縷神念,戒指中果然封印着一道浩瀚的真氣,欣然笑道:“紫元脈強者所留下的真氣足以破開寒冰大氣罩了!”

“嗚!”

“嗚!”

“。。。。。。”

霎時!一道道悶雷般的嗚吼之聲在天地間浩蕩,易逍遙凜然四顧,但見四頭通體雪白色的龐大龍蜥獸奔騰怒嘯,從東西南北四面疾馳而來!

“那,那是什麼?!龍蜥獸不是耐不住此地的溫度麼?怎麼會!”小郡主霎時嚇得臉色發白,緊緊抱着小老虎。

易逍遙面色一冷,皺着眉頭道:“原來這四頭龍蜥獸纔是真正的王者,或許冰月神壇便是它們所封印的!”

雙掌合十,易逍遙大喝一聲,瘋狂地吸納着白色戒指中的封印真氣,一股股白色能量光影瞬間鑽進易逍遙的體內,恰在此時!四方奔騰而來的龍蜥獸張開血盆大口,轟然向着易逍遙二人撲來——

“啊——”

易逍遙仰天長嘯!吸納真氣的速度驟然加快,全身霎時被刺眼的白色光影所包裹,而他周身的修爲也在以肉眼難辨的速度瘋狂提升!

“轟!”

一道浩瀚的能量漣漪以易逍遙爲中心轟然震盪而開,薄如蟬翼般的扇形漣漪重重地將四頭雪白色龍蜥獸震退數千丈,而後重重地砸進大沼澤!

易逍遙仰首傲立在天地之間,淡淡的恐怖氣息在周身流轉浩蕩,高大巍峨的身軀宛如一尊霸絕天下的戰神一般,衣袍無風自鼓,長髮飄散舞動,氣勢奔騰如洪,傲氣浩蕩乾坤無雙!

小郡主微微有些癡迷地望着易逍遙,眼前這個滿身傲氣且令人仰望的男子隱隱有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和先前那個總喜歡掛着微笑的壞人簡直判若兩人!

“這就是九陽脈的巔峯境界?”易逍遙感受着體內流淌着的磅礴真氣,淡淡地道,雖然只是短暫的提升,但這一次與上次藉助老祖的實力則截然不同,上次的修爲提升根本沒有這般實在的歸屬感,就像是自己的真氣在體內流轉一般,渾厚磅礴,霸氣無雙!


在小郡主驚愕的目光下,易逍遙緩緩將白色戒指遞了過去,繼而轉身來到大氣罩的中央地帶,手掌一翻,一道龐大的氣息猛灌手臂!

“暴勁!”

易逍遙大喝一聲,一道剛猛無匹的大力轟然砸向身下的大氣罩,只見掌影中青白光芒流轉,奪人心神,震懾魂魄!比之先前不知強橫了多少倍!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