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江,李大少家的事情我也聽說了一些,他爸死了,他媽據說瘋了,這個時候張羅聚會,不來不好。正好後天我們就要開學了,和大家告個別也好。

再有啊,這次我看中的一個項目,正想向你這個大老闆彙報彙報呢。”許梓倩甩了甩馬尾辮,緊緊握着龍江的手,微笑着說。

“什麼項目?”龍江奇道,手裏開始不規矩了,悄悄摸弄着許梓倩的光潔的手腕。

“我最近成立了一家風投公司,本金就是用廖波波給我的1000萬米元。”許梓倩臉有點紅,看了眼咪咪,介紹道。

咪咪見龍江望了過來,馬上舉手分辨道:“老大,可不是我要泡你的妞啊,錢放我這也沒啥大用,大校花就是學金融的,錢放她那能活起來,生更多的錢。”

“什麼錢,有木有我的?”陽痿扭着肥胖的脖頸,從副駕駛伸過來腦袋,賤兮兮問道。

“都有,我和小江商量成立股份風投公司,用的都是龍江和廖波波提供資金,本金1200萬米元,最近投資了三個項目,一個無人機公司,一份生物製藥,還有一份是基因測序公司,都是朝陽產業。”

許梓倩看了看龍江表情,見他一副悄悄瞄着自己腰胸的豬哥樣,便狠狠扭了一下他的手:

“喂,龍江,你聽沒聽嗚?”

“啊,什麼?什麼?公司,行,成立吧。”龍江被掐得一激靈,收回了訕訕的目光,呲牙道。


“你這人,沒正行,我可是按照你說的配比的股份啊,法人是龍江,龍江4成,柳姐2成,廖波波2成、楊達偉1成,蘇大哥1成。龍江當董事長,我拿職業經理工資,大家看怎麼樣?”許梓倩徵求着大家的意見。

“怎麼還有我的呢,老大,這不行,我已經過的夠好的了,小余知道會說我的。”老蘇開着車,不好意思推辭着。

陽痿驚喜道:“咦?真的有我的啊,我算算,1200乘以5%,60萬米元,嘶,400萬人民幣啊,老大,這太多了,我爸知道該銷我了,上次你救他,提拔他的人情還沒還利索呢。”

咪咪呲着牙,笑嘻嘻道:“我對錢沒概念,在我眼裏那就是一組數據,所以給我多少隨便。”的確,紅客骷髏大長老對錢的確不需要有概念。

“這咋行?小倩,你忙乎半天沒有股份,這不成啊,我看這樣。”龍江重新悄悄捏住了許梓倩的手,又偷偷摸了把她大腿,惹得姑娘狠狠瞪了他一眼,於是他假裝認真思考道。

“法人我不當了,讓我姐當吧,再有股份比例改一下,我姐和咪咪各二成半、我和校花一成半,陽痿、老蘇全拿一成。”

“不成!”


“不行!”

“我沒幹啥,太多了!”

“停!”龍江舉起了手,連帶把許梓倩的手也舉了起來,校花臉一紅,這個壞蛋,你倒是把我的手放下了啊。

“就這麼定了,別忘了我可是董事長,有這個權利!”龍江一錘子定音。

咪咪和陽痿互相望了望,都有些不好意思,錢都是龍江想辦法掙的,這兄弟情義也太重了吧。

老蘇悄悄擦了擦眼角,有些哽咽,一個月前他就是個窮司機,老婆孩子病的有今天沒有明天,自從跟了這個年輕的老大後,這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好的都有些難以置信了。

許梓倩更是臉紅了,悄悄拿下龍江亂摸的手,羞澀道:“小江,我只是管理者,拿了你60萬已經夠多的了,怎麼能好意思再佔股份?”

龍江笑嘻嘻看着校花白裏透紅的臉頰,那粉嫩的耳珠,那長長的睫毛,如果不是車裏這麼多人,他早就惡狠狠撲上去了親她一口了。

“你們啊,這算什麼,有點志氣吧。”龍江沒敢把海天拍賣行送乾股的事情告訴大家。怕嚇壞了好友們。

臨走前,費雲鄭重交給他一份秦海洋和全體股東簽字的股權確認書,龍江看到那後面一串零都驚呆了,光是那一成股份就是6個多億!

……

龍宮夜總會大廈地下三層一間空曠的倉庫,一個矮墩墩的頭髮花白的蒙面漢子正認真給一羣戴着口罩、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員訓話:

“最近加班大家都很辛苦,產量整整提高了一倍,這個月每人增加獎金一萬塊!”下面一幫工人帶頭歡呼起來。

“紀律還是那樣,不許竄崗,不許上樓,誰要是偷着開門襟,不服從紀律,這就是下場!”說着,那漢子手一揮,兩個黑衣手下推進來一個蒙着腦袋的人,一腳踹倒在地。

“老規矩,挨個來,都得見血,誰要是後退,自己跪那吧。”漢子罵完手再一揮,一個黑衣人帶頭拿起把鋒利的尖刀,狠狠扎進蒙面人胸口。

蒙腦袋的那人激烈掙扎,大喊道:“你們這羣敗類!我的戰友會給我報仇的!啊……”

白衣大褂們雅雀無聲,都乖乖地走了過來,無聲接過那把滿是鮮血的尖刀,或狠狠的,或輕輕的,捅了那人一刀。

不到一會兒,蒙面人渾身冒着鮮血,慢慢捂着脖子倒地,沒有了呼吸!

“哼,死條子,壞我大事,死有餘辜,下面開工!”漢子一揮手,幾個人上來清理的屍體。

蒙面漢子見工人們戰戰兢兢到了各自工作崗位,開始了新一天的工作,滿意地點了點頭,揹着手出了嚴密把守的地下室大門。

通過了警衛森嚴的三層門襟,那漢子到了一處地下電梯口,輕輕摘了蒙面口罩,進了電梯,不一會到了地面。

保安、服務公主、少爺們紛紛向漢子點頭行禮:

“潘哥好!”

“老大好!”


那漢子在一處燈光下轉過來臉,赫然竟是沙河幫老大潘國強! 劉鳳儀走了幾步后,她扭回頭望了江帆一眼,隨即轉過身快速奔跑起來,淚水滑落在地上。

江帆回到樓上,陳麗驚訝道:「帆,那個女人怎麼沒上來呢?」

「哦,她的病沒什麼問題,我已經幫她治癒了!她就回去了!」江帆道立即掩蓋道。

一旁的黃富伸出大拇指對著江帆做手勢,那意思是:「帆哥,你真是太會胡扯了!」

「我怎麼看到她好像哭了呢?」陳麗驚訝道。

「哦,她的病被治好了,她十分高興,那是高興的眼裡!」江帆急忙解釋道。

「哦,是嗎?」陳麗似笑非笑地望著江帆。

「呵呵,麗麗,你昨晚好像沒有睡好呀,我陪你再去睡睡!」江帆拉著陳麗的手就往卧室里去。

「哎呀,你幹什麼呀!這大白天的!」陳麗驚呼道。


「哦,主母又要唱歌了!」納甲土屍搖頭道。

「哎,我還是找五姑娘去吧!」黃富搖頭嘆息道。

「那我找老鼠洞去了!」納甲土屍也搖頭嘆息道。

第二天早上,趙冰倩回來了,她眼睛紅紅的,眼泡有點浮腫,看來她哭了一場,「冰倩,怎麼捨不得離開家嗎?」江帆道。

「嗯,我們此去修仙界,不知道何時回來,我當然捨不得家裡人啦!不像你沒心沒肺!」趙冰倩不悅道。

「帆哥,幾人都到齊了,我們快點走吧!」黃富催促道。

「呵呵,你看小富走激動成這樣了,那我們馬上去玄天宮。」江帆拿出一塊玉符,這是玄天宮宮主司馬紫燕給江帆的傳送玉符,江帆只要啟動玉符,大家就可以瞬間傳送到玄天宮。

「你們都站過來,靠近我!」江帆道。

黃富、趙冰倩、陳麗、納甲土屍立即靠近江帆,江帆立即默念咒語,手中的玉符立即釋放出耀眼光芒,嗖的一聲響,江帆等人立即消失不見。

「好了,我們到了玄天宮了!」江帆道。

陳麗驚訝地望著四周冰天雪地的世界,「哇,這裡怎麼全都是冰呀!」陳麗驚呼道。

一股寒氣逼來,陳麗不見打了一個寒噤,「哦,好冷呀!」陳麗驚呼道。

江帆立即握住陳麗的手,一股熱流流到她的身上,她立即感覺不再寒冷了。此時江帆等人出現在玄天宮,立即被玄天宮的人知道了,玄天宮宮主司馬紫煙和司馬紫蝶帶領著玄天宮的人出了玄天殿。

當司馬紫燕和司馬紫蝶看到江帆等人的時候,她們立即興奮地跑向江帆,「帆,你怎麼來了?」司馬紫燕欣喜道。

「你們是不是想我了?」江帆笑道。

司馬紫燕和司馬紫蝶臉微紅,「去你的,我們才不想你呢!」女人說話經常是口不應心,其實她們每天都在想江帆呢!

「呵呵,既然你們不想我,那我還是回去吧!」江帆故意轉身就走。

「江帆,人家想你還不行嘛!」司馬紫燕羞澀道。

「呵呵,這還差不多!」江帆笑道。

司馬紫燕望著趙冰倩和陳麗道:「帆,你不給我介紹這兩位漂亮的妹妹呀?」言語中含有點酸酸味道。

「她們兩人都是我的女人,這位叫趙冰倩,這位叫陳麗。」江帆微笑道,接著江帆又對著趙冰倩和陳麗道:「她們就是我常向你們提起的司馬紫燕和司馬紫蝶。」

「哦,原來是冰倩妹妹和陳麗妹妹呀!」司馬紫燕和司馬紫蝶兩人齊聲道。

趙冰倩和陳麗兩人也齊聲道:「紫燕姐姐、紫蝶姐姐!」

「咯咯,你們遠來就是客,大家快到玄天殿去坐吧!」司馬紫燕微笑道。

江帆等人進入玄天殿就坐,司馬紫燕微笑道:「帆,你這次來不僅僅是來看我吧?肯定是有什麼事情吧?」

江帆點頭笑道:「燕燕,你真是聰明!我不僅僅是來看你,這次來的目的是想約你們姐妹兩人一起去修仙界!不知道你們願意隨我們一起去嗎?」

司馬紫燕和司馬紫蝶兩人都愣住了,「帆,你們想去修仙界!那地方太危險了!我勸你們還是不要去吧!」司馬紫燕道。

「我知道修仙界很危險,但是越危險的地方提升自己越快!另外我必須去修仙界!因為我的女人被劫持到修仙界去了,我必須去找她們!」江帆道。

「你們真的要去修仙界呀?」司馬紫燕吃驚道。

「是的,我們已經決定去修仙界了,你們去不去呢?」江帆道。

司馬紫燕望著司馬紫蝶,一旁的陳麗笑道:「你們姐妹倆還不如我呢!我什麼都不會,我都敢去修仙界!你們真是膽小!」

司馬紫燕和司馬紫蝶姐妹倆臉微紅,「誰說我們姐妹倆不敢去修仙界的!既然我們的男人決定到修仙界發展,我們肯定跟著他一起前往,有什麼可怕的!」司馬紫燕道。

江帆滿意地望了陳麗一眼,對她的激將法十分滿意,「紫燕、紫蝶,你們放心吧,我們此次去修仙界是投靠茅山派。雖然修仙界險惡,但是棲身茅山派門下,我們基本上是安全的。」江帆微笑道。

「帆,這個我到不擔心,只是我們如何穿過人界與修仙界的屏障呢?」司馬紫燕道。

「這個也不用膽心,我有辦法可以帶著當大家穿越人界與修仙界的屏障。」江帆道。

「帆,你有什麼辦法?」司馬紫燕疑惑道。

「你們玄天宮不是珍藏晶元石嘛!我們就用晶元石就可以穿越人界與修仙界的屏障。只要我們用火燃燒晶元石,晶元石就可以爆發出強大能量,屏障就會撕裂來一個口子,我們就可以趁機穿越過去了。」江帆道。


司馬紫燕吃驚道:「晶元石有這種功能?」她一直珍藏著那些晶元石,但並不知道晶元石的用法,只是覺得這石頭非凡物。

「是的,晶元石具備這種功能,這也許就是晶元石產在你們玄天宮的原因,大自然中一物降一物呀!」江帆點頭道。

「那太好了,我一共珍藏了兩百多塊晶元石,足夠我們來回人界與修仙界很多次了!」司馬紫燕道。「姐,我們離開了玄天宮,那些姐妹怎麼辦?」司馬紫蝶擔憂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妹妹,這個不用擔心,我們走後,玄天宮就交給李長老管理吧。有李長老管理玄天宮,我想那些姐妹肯定會和以前一樣的。」司馬紫燕微笑道。

司馬紫蝶點頭道:「嗯,這樣也好。」

最熱鬧的是玄天宮的子時,玄天殿里傳來司馬紫燕和司馬紫蝶的嬌喘聲和叫喊聲,那聲音一直持續了三個多小時才結束。

第二天,江帆、黃富、趙冰倩、陳麗、司馬紫燕、司馬紫蝶、曹可盈等人出發了,他們離開玄天宮朝著人界與修仙界的交界處走去。

兩個多小時后,他們到了人界與修仙界的交界處,這裡四處都是冰雪覆蓋。司馬紫燕指著前面空曠之處道:「這裡就是人界與修仙界的屏障之處。」

「怎麼看不到屏障呢?」陳麗驚訝道。

「呵呵,妹妹,這屏障一般人肉眼是看不到的。實際上屏障是一道透明的空間障礙,人和動物都無法穿越過去的,你可以走過去試試看,你就會發現有東西阻擋你前進。」司馬紫燕微笑道。

「是呀,我試試看。」陳麗立即走向前,她走了十多米后,突然感覺到撞到什麼東西上了。她伸出手觸摸,如同摸在一塊玻璃上,用力推來了下,立即被反彈回來。

「哦,這屏障還可以反彈的!好像一塊厚厚的玻璃阻擋一樣!」陳麗驚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