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搖搖頭,“可是秦帝雖然強大,但是天下反王豈止他一方,都是各懷鬼胎,他就算拿下陰間也守不住的,更何況十殿閻王個個都無比厲害,一個秦帝吃下來基本不可能。”

小二說完,另外一處,一個拿着一把摺扇的秀氣男子,應該是一個清朝之前的儒生,卻開口道反對,“哼哼,小二你說的不全面,如今秦帝收納天下近半數的反王反侯,天下那麼多陰府,好幾百萬陰兵吧?兵員不斷,而這些年來,陰間吸納魂魄不足,如今都開始四處抓人了,下一次鬼門開的事兒,小生以爲估計鬼門準定是收不住了。”

最後整個茶社就這個問題開始爭辯。

我和了塵愣了。

我只感覺陰間真特麼的亂,不過那個儒生說的,陰間在捉鬼魂,說明陰間兵力潰散,我想了想,要是娃娃山鬼市還是還是有關陰府控制的話,我姑姑的魂魄興許還安全一些,所以我希望姑姑沒有撞見那些陰魂。

我覺着那個儒生懂的倒是很多,我想我倒是可以去問問他。

於是我來到他的身邊,他一個人佔着一個桌子,喝着茶,他看到我來的時候,笑了笑,“喲,後世人? 霸婚總裁小蠻妻 那麼樣的服飾,你應該去東街上那裏全是後世人建的,什麼ktv、酒吧、網吧。”

“呵呵,前輩,晚輩有一件事兒,想請教一下你呢。”我一聽沒想到死了得好幾百年的鬼,居然知道這些,看來陰陽路上真是貫通幾千年文明的存在啊。

“嗯,問吧。”儒生笑了笑。

見此我就問了,“前輩,如今這陰陽路還是由在野的陰府掌控吧?”

“對。”儒生點點,抿了一口茶,“你問這幹嘛?”

“我來找魂,不知道一般的魂魄會流散在陰陽路的什麼地方啊?”我笑着問道,可是內心卻很是爲姑姑擔心。

“絕大多數魂魄會滯留陽間,最後化成遊魂消逝,而有的特殊的情況下,因爲什麼術法,什麼錢財,甚至亂竄而躲過了陰陽空間陰差管理而來到陰陽路上,這機率很小很小的。”儒生緩緩道,“而如今娃娃山鬼市,估計都被陰陽門的人拿走了吧?他們壟斷了巴蜀一代鬼奴的貿易。” 我聞後,驚了一下。

陰陽門那麼吊?

陰陽門是由最先一破墮落的麻家人修成的,麻天忍師祖爺大義滅親後,他們結果就在陰陽路建立了陰陽門。

沒想到陰陽門幹起了販賣鬼奴的貿易。

沒想到也算麻家別姓弟子,如今也要和陰陽門的人打上一些交道了。

接着我笑了笑,“多謝前輩相告啊。”

“小事,小事。”儒生笑了笑,隨即他起身,“好啦,喝好了茶,我繼續遊歷各大陰陽路了。”

說着儒生看了看我,“小夥子,和陰陽門的人打交道,千萬要小心,他們可都是深藏不露的一羣人,當今他們的家主叫麻錦峯,異常難處,你當心點。”

“前輩,不知陰陽門在什麼地方?”

見此我急急問道。

“向西三裏是麻府,向南山茶社南邊三裏是麻家當鋪,也就是麻家收鬼奴的地方。”

嗯?

✿тTk ān ✿¢○

我和了塵一聽,立即對視,了塵問道,“副道主,你真的要去?”

薄情闊少請自重 “不去,我姑姑怎麼辦?都你們乾的好事!”

我冷冷道。

了塵眯了眯眼,若有所思的樣子,而我也知道了塵心裏有小九九,可是我並不怕他,因爲陰陽極妙的陰陽氣,陰間陽間都能用,而了塵我估計他現在和普通的魂魄一樣,離開了身體什麼都不是。

我們出了南山茶社,向南走,走了三里路後。

果然在一個洋樓的旁邊,我看到一個家麻記當鋪,裏面來往的鬼無數,這些鬼有穿着普通壽衣的,有穿着豪華服飾的,當然更多的還是那些穿着普通服飾的。

“雖然到了這裏,但是怎麼找到你的姑姑呢?要一個個的找?”了塵看着當鋪的門口問道。

我看了看來往的鬼,緩緩道,“那你說怎麼辦?”

“既然他們是他做鬼奴的買賣,可以拿點錢叫他們通融通融。”了塵說道。

我一聽,笑了笑,“這主意倒是不錯,可是我們現在通融?啥都沒有。”

“叫他們燒過來啊!”了塵道。

“怎麼叫?”

說着,我愣了愣,可以叫牛蛋蛋通信,可是我可不能讓牛蛋蛋穿梭到陰陽路,這樣對他很有影響,被陰兵看到肯定會抓捕的。

如果,實在是不行的話,也知道叫牛蛋蛋了!

我正想着,可是了塵卻道,“我早就打過招呼了,在鬼市,沒錢可辦不了事。”

說着,了塵將手伸進胸口,接着摸出一大把鈔票!

我一看都愣了,“你徒弟給你燒的?”

“對,剛纔燒給我的,這種冥幣是用陽鈔沓過,可以直接燒到我的兜裏。而其他的冥幣怕是需要經過鬼驛領取呢。”

了塵比較懂的說道。

我一聽覺得新鮮了,燒錢還有這樣的區別?

看來以後給親人燒紙,肯定得用人工沓的錢,這樣直接又方便,不過了塵作爲一個道士他竟然懂,不過他說他來過這娃娃山鬼市,懂一點也是很正常的事兒。

“那好,我們進去問問。”於是我說道。

接着我們走進當鋪,只見當鋪就跟銀行似得,一些人拿着牌子,上面標記着數字,等着去櫃檯當東西。

我們看着,這時一個鬼,穿着清朝服飾,留着長辮子,來到我們身邊問道,“兩位,你們是要當東西,還是買東西?”

“買。”我說道。

“買白貨,還是黑貨?”辮子鬼說道。

枕邊的男人 “什麼意思?”我愣了。

了塵也不太懂了,於是他問道,“白貨是什麼,黑貨又是什麼?”

“新來的吧?呵呵,白貨就是正經的,黑貨就是鬼奴。”辮子鬼說道。

我一聽,直接道,“鬼奴。”

“你們是要替死奴,還是幹活奴?”

辮子鬼又問道。

我又不懂了,問道,“什麼意思啊?”

“呵呵,兩位,還真是不懂。”辮子鬼笑了笑,“以我們陰陽門的勢力,我也不怕直接告訴你了。”

“替死奴,就是找一個八字和你一模一樣的鬼替你去陰間替罪。而你直接就能轉世,幹活奴,顧名思義,就是爲你幹活。”辮子鬼笑道,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

我聽着居然還能這樣?

陰陽法度已經亂成這樣了?

古書有云:“罪警後世”,死靈受到懲罰才能消除業力,轉世後才達到“人之初,性本善”,沒有經過業力消除,那麼“人之初,性本惡”。

見此,我沉了一下,問道,“那我怎麼知道貨的好壞和八字呢?”

“呵呵,我有帖子,最近貨品,你們過來看看。”辮子鬼笑道,帶着我和了塵去了另外一邊。

然後我們坐下,辮子鬼拿出了一張帖子。

我拿着帖子看了看,帖子上是繁體字,我看了看,裏面只有編號,剩下的就是性別和八字。

好在我記得姑姑的八字。

這時我看到了一個人,女,壬子癸卯癸丙辰。

見此我確定,這女的很可能就是我姑姑了。

於是我指着說道,“這個人……”

“這個,不好意思,先生。”辮子鬼說道,“這鬼是這幾天捉的新鬼,已經被一個走陰家族給定下了。”

“什麼?”我一愣,“定下來幹嘛用?”

шшш ▪ttκǎ n ▪C O

“那個走陰家族專門給陰間大老闆們做生意,這女的要跟一個貪污受賄被槍斃的女官員替死。”辮子鬼說道。

見此我愣住,這個人極有可能就是我姑姑,於是我着急問道,“那這女的現在在哪裏?”

“還在倉庫呢。”辮子鬼,“三四十歲的中年婦人,神志有些不清,估計是被人害死。”

“什麼?”我驚了一下。

了塵看我的神色知道我發覺了什麼了,於是說道,“那,那我們能看看那女鬼嗎?”

“這個……”辮子鬼,“看?不行的,要是出了事兒,我可負不了這個責任,人家直接拿了三萬萬萬億買這女鬼。”

三萬萬萬億?

這特麼是多少?

我和了塵聽到腦子沒有哪個概念。

辮子鬼看我們不懂,要是解釋,“要是折算下來,至少十萬陽錢,也就是你們的人民幣。”

妖后很傾城 什麼?

我和了塵驚呆,尼瑪,這麼多紙錢得燒到什麼時候?

——————————————————————————————— “額,這個,我們看看就可以了。”了塵笑了笑,隨即摸出一疊大鈔,塞到辮子鬼手裏,笑道。

有錢能使鬼推磨。

不知道辮子鬼看不看得起這些錢。

我看着辮子鬼,只見他神色爲難,了塵見此再給上一疊,“希望閣下笑納。”

“哎!我老吳就勉強一下吧。”辮子嘆了一氣,繼續爲難,“來吧,就帶你們去看看。”

辮子鬼將我們引到店面後面,然後轉角的地方有一個倉庫,倉庫不大,大概就衛生間那麼大,要不是門上寫着繁體字的倉庫,我還以爲辮子鬼帶我們去上廁所呢。

只見辮子鬼打開那個所謂的倉庫,然後看着我和了塵道,“你們,只有一個人能進去,誰進去。”

“這個……”

我和了塵都愣了愣,而我有點遲疑,我怕了塵跑了,然後對我的身體對手腳,要是搜我的身,拿走我的東西,那老子豈不是就虧大了。

怎麼辦?

我想了想,對着了塵,“那加點錢吧,我們都需要確認的。”

了塵瞪了我一眼,“副道主,你想什麼,我知道的。”

我微微一笑,“不要想太多。”

了塵聳肩一笑,“哼,你說那寶物是不是就在你身上?”

我也聳肩,笑道,“了塵,你最好安分點,你到了陰陽路更不是我對手。”

了塵臉皮一顫,摸出一疊錢,“我算是遇得到你了。”

然後他將錢交給辮子鬼,辮子鬼一看,一挑眉,“好,你們跟着我吧。”

辮子鬼打開倉庫,頓時我看到一個無比大的倉房,看上去得有數百平米,和倉庫的真實外貌比起來,大的實在是在令人覺得離譜。

倉房裏面放着很多個架子,上面放着很多罐子。

辮子鬼走進去,我們跟着。

辮子鬼一邊走,一邊看,然後走到了裏面,突然停下,他看到了什麼。

接着,我和了塵驚了,只見辮子鬼的手拉長,直接伸到了架子的上面。

將一個罐子打開,他再將手伸進去,將一個腦袋直接拿出來,那腦袋身後還有一縷長長的白煙,那白煙在腦袋被辮子鬼拿在手裏的時候凝聚成了身體。

只見一個萎靡不振的女鬼出現了,女鬼頭髮蓬亂,那身形和姑姑簡直非常的像。

見此我伸手,這時辮子鬼神色一變,呵斥,“你幹嘛?”

我一怔,眼睛一轉,“我想看看她的樣子。”

辮子鬼見此,警惕的將女鬼的頭髮,抓起來,然後提着女鬼的頭髮,將女鬼伸到我的面前,“看,看好了,你們就可以出去了。”

女鬼臉色煞白,我睜大眼睛一看!

這一看,我心中一震,這,這果然是我的姑姑!

我的姑姑被人當成了替死鬼了!

醫品毒妃傾天下 好可惡,這陰陽門,簡直就是一大毒瘤,師祖爺應該將他們徹底抹殺才對!

我看着女鬼,我表面平靜,然後看着辮子鬼,“這隻鬼,是你捉的?”

“嗯。”辮子鬼,隨即道,“你們看好了嗎?那我收了。”

辮子鬼轉身,將姑姑的頭髮抓着往罐子裏放。

了塵見此問我道,“是嘛?是的話,那就棘手了。”

我這時眼睛一道狠色,收了冒出一股氣,直接朝着辮子鬼的背部一按。

呼呼呼~~~

頓時周圍幾米範圍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氣體,了塵一看大驚。

而辮子鬼這時感覺到了什麼,連忙轉身,突然也是一伸手,對着我的手掌,他的手掌裏也冒着一股股黑氣。

明顯這時修的鬼道。

而我的氣是透明的顏色。

辮子鬼笑了,“哈哈,早就看你不對勁,既然你們找死,那我吳文振,就不客氣了,你們的魂魄我也能賣上一個好價錢!”

我和辮子鬼對着掌,他的黑氣將我的陰陽氣壓住,見此我努力運氣,這時陰陽氣漸漸地將黑氣推移。

見此,辮子鬼臉色一變,“你這是?好熟悉的氣息,你居然有道行!你是誰?”

“我是你大爺!”我冷冷道,再是一運氣,陰陽氣直接將辮子鬼個吸過來。

可是同樣是魂體,我只能控制住他,他使勁掙扎一下,脫離,這時我的手掌心一閃,發出了一道金光。

久久不出的舍利光又閃了出來,見此我想到那佛光是剋制鬼的好東西,於是我默唸了六字大明咒,頓時一道璀璨的金光乍現,將那辮子鬼給照射的遍地打滾。

片刻後,那辮子鬼,身體黑氣散盡,最後暈死了過去,倒在地上,朝着一個地底鑽進去。

我這是超度了?

還是?

沒想到在陰間從那大明咒還能有這樣的效果?

我愣了愣。

然後看着姑姑的魂體緩緩落下。

於是我將姑姑奪過來,然後我搖了搖她,喊道,“姑姑!你怎麼樣了!”

了塵詫異的看着我,喉嚨動了一下,輕輕的說道,“現在怎麼辦?”

“走!”我將姑姑扶着,然後看着倉庫門,這時門外經過了幾個鬼的影子,我看着幾個鬼消失,然後直接帶着姑姑出去。

我和了塵從容的走出當鋪後,朝着當鋪看了看。

這時,了塵急道,“既然得手了,那就走吧。”

我看着當鋪,突然叮鈴叮鈴一陣響動,這時當鋪裏一陣混亂,同時裏面有人吆喝道,“不好了,有人打劫了倉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