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龍十兒的婉言拒絕,小胖子心裡是有些想法的,只不過,他可不是傻子,不會沖頭冒大憨,畢竟,新官上任三把火,新建門派需要殺雞儆猴,所以他來緣客棧不能成為龍十兒殺雞儆猴的目標,

龍十兒熱情的招待著小胖子,然後以接待客人為由離開了,花龍山莊今天是全天開放的,基本的地方大家都可以遊動,所以先來的這些人也沒那麼無聊,在山莊里閑逛著,

龍十兒在門口處接待著來的賓客,或是高官、或是顯貴、或是勢力門主,雖然花龍門的實力目前大家公認排行是第四,可是眾人還是挺給面子的,基本門派的門主和權勢者都來了,

龍十兒接待完一個城外門派的門主,一名弟子朝他跑來,「門主,歐陽家的人來了,」

「走,看看去,」歐陽家族的人在龍十兒的邀請範圍之內,龍十兒至今只聽說了歐陽家族,可是卻還沒看到過他們家族的人呢,

這次他們能給面來到來,也是有內幕原因的,因為歐陽清雨的女兒還在龍十兒的手裡,

那幾個可憐的女孩,此刻正被關在花龍山莊里呢,

龍十兒看到了門口處帶著十幾名幾乎都是元嬰期弟子的歐陽清雨,龍十兒隨便看一眼就知道這群人中誰是歐陽清雨,

因為他穿的衣服比較華麗,臉色比較顯得滄桑,像是很有閱歷似的,

「歐陽家族現任家主大駕光臨,真是臨小派蓬蓽生輝啊,」龍十兒虛笑著朝歐陽清雨拱手,

雖然得知消息說自己的女兒在龍十兒手裡,不過他還是面不改色不變的,朝龍十兒微笑了一番,打量了一下龍十兒,發現龍十兒不過僅有元寂初期的實力,

「你就是花龍門門主,」

「是的是的,歐陽家主好眼力啊,」

「短短一天之內佔據西城,早就想見識一下花龍門到底是哪位大神在背後指導了,哈哈,」

「快快請進,宴會稍後就開始,」龍十兒虛請道,

龍十兒看著忙完了的孫迪走了過來,龍十兒朝他招了招手,「孫迪,」

「門主,」孫迪看到龍十兒叫他,一路小跑過來,有些疑惑的看著龍十兒身旁的歐陽清雨,

龍十兒對歐陽清雨介紹著,「這位是花龍門的大長老孫迪,」又對孫迪介紹道:「這位是歐陽家族現任家主歐陽先生,」

孫迪點點頭,微笑著朝歐陽清雨拱手,「久仰歐陽先生大名,傳言歐陽先生氣質出眾,站在普通人中沒人敢說您是普通人,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啊,」

「花龍門大長老,足智多謀,萬事心靜如水,傳言是修真最好材料之一,我還以為這不過是民間傳說呢,單憑你剛才說的幾句話,我多年的懷疑全都沒了,幸會,幸會啊,」

歐陽清雨也不是太勢力的人,他親切的對孫迪拱手,孫迪謙虛的搖了搖頭,「哪裡哪裡,那些不過是口頭之語罷了,」

「過度謙虛就是炫耀了啊,你們花龍門白面書生,丹赤血虎(米雲浩),水王之王(孫迪)的名號我可不是聽到一次兩次了啊,」

「我聽你們這麼一說,不知道大家都叫我什麼呢,」

龍十兒好奇的打斷了兩人,怎麼感覺大家都有名號,自己就沒有,這哪兒能行呢,咳咳,自己的名號肯定更響亮更霸氣,


在這一問題上,孫迪和歐陽清雨達成了共識,兩人相視一笑,孫迪對龍十兒說道,

「自稱花花公子,人稱靈狂,固有花龍門,這前兩句自然就是稱讚門主你的了,」

「自稱花花公子,人稱血靈龍神,這名字,我喜歡,哈哈,頭一次知道自己的名號,大家切莫見怪啊,」

龍十兒笑了笑,血靈龍神,血靈,說的是自己狠毒毒辣的心靈,龍神,說的是這姓龍的狂妄霸道,雖然大家交出來心中有很多貶義,可是龍十兒還是很喜歡這樣一個代號的,

大家相言甚歡的時候,又一名花龍門弟子朝龍十兒跑來,

「門主,金凌門門主鹿青到了,」

「恩,把鹿老哥帶到花園去吧,宴會待會兒開始,先讓老哥轉悠轉悠,完事兒讓他給我們評價評價,」

龍十兒的話好像是對弟子說的,又好像是對歐陽清雨說的, www.不過,那名弟子還是聽懂了話中的意思,對著龍十兒點頭,

「是,」

歐陽清雨心中無比的震驚起來,「這花龍門排場還真大,連金陵城唯一一個中型門派門主都敢怠慢,」

「歐陽兄,我先離開一下哦,後面有些事兒還要處理,」

龍十兒笑著對歐陽清雨說,

歐陽清雨點點頭,「恩,你去吧,我在這裡待會兒,對了,宴會也快開始了對嗎,」

「恩,正午就開始,」

龍十兒點點頭,然後對孫迪說了句「你陪陪歐陽兄吧,」

「恩,」

龍十兒與兩人離去,龍十兒的嘴角,掛著一絲微笑,這一抹微笑,很快便消失在他的臉上,

來到後堂處,看到徐容容還在忙活,龍十兒對她叫道:「老婆,你忙完了嗎,」

「恩,忙完了,怎麼了,有什麼事兒嗎,」

「走,我們一起去迎接賓客,」龍十兒牽著徐容容的手就往外走,

來到門口的位置,龍十兒開始了迎接的工作,很累,也很麻煩,面對各種各樣的人,要用各種各樣的語氣,


徐容容第一次理解,為什麼一般團體的高層會那麼累,表面上很輕鬆,他們的肩上,扛著的無數人的命運,

她有些獃滯的看著龍十兒,看著他不停忙碌的背影,不停的變換著的口氣,她終於明白,其實,大家都認為龍十兒對花龍門的努力是不夠的,甚至有很多地方都比不上高層,

可是現在看來,並非如此,要知道,花龍門現在擁有的一切,可以說都是龍十兒一步一步的收穫,要是沒有龍十兒的努力,


或許在門派初建之時,就已經被其他大派攻破,或許在某一個時刻,花龍門就被人盯上,這些潛在的巨大危險,其實,全都是龍十兒一個人在扛著,

「那好你好,金門主,多謝賞臉啊,」龍十兒對一名金陵城外的門派門主虛笑著說,

那名被龍十兒稱為金門主的中年男子摸了摸自己的鬍鬚,也對龍十兒笑著說,

「早聞龍門主大名,早就想拜會拜會,這是本人的一點兒小禮物,還往龍門主千萬別嫌棄,」

金門主示意一名弟子將一個小盒子遞了上來,龍十兒示意自己旁邊的弟子收上,

「金門主來就來,別那麼客氣,」龍十兒用神識查探多,裡邊是兩千上平晶石和一百極品晶石,他們門派不大,出手卻是很闊綽,

原因無他,因為他們的門派駐地就在金陵城南城外,屬於花龍門的管轄範圍之內,之所以這麼做,也不過是套套近乎罷了,

金門主在龍十兒的邀請下進入了花龍山莊,龍十兒又開始接待著下一波人,

「哎喲,龍門主,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感覺一個字兒,福,」一名商人打扮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身後帶著幾名隨從,

龍十兒迎了上去,這位可是金陵城鼎鼎有名的大財主,珠寶生意在金陵城滿布,目前已經蔓延到其他大城了,

「鍾大財主,你這麼說,還真是折煞我了,來來來,快請進,」

龍十兒將鍾財主邀請進花龍山莊,龍十兒抬頭看了看,也沒多少人要來了,這個時候,大街上忽然亂了起來,

龍十兒抬頭一看,臉上的表情變了,這是一個女人的隊伍,隊伍里全是女人,她們統一的穿著 WWw.場面的轟動,龍十兒第一次感覺在公眾場合有些手誤舉措,舉起自己的右手,示意大家停下來,

終於,喋喋不休的人群開始慢慢安靜下來,看著龍十兒,龍十兒大聲說道,

「到時候呢,拍賣會會在華龍商行如期舉行,還望大家能賞臉參加,我也不耽擱大家了,大家請隨意哦,」

招呼好了人群,龍十兒來到孫迪那邊,與花龍門弟子同桌,有說有笑的,

鹿青等一番金陵城高層在一張桌上,看著桌子邊上的一個空位,大家的臉色都不好看,

龍十兒的意思很明白,他不想與各大勢力有任何的交往,也就證明,花龍門不想和任何勢力門派合作,

其實,這些龍十兒都有計算,鹿青他們一桌子人,都是金陵城那些與花龍門敵對的勢力,

龍十兒對著孫迪點了點頭,兩人拿著酒壺和杯子,開始一桌一桌的拜訪這次來的賓客,這些賓客們大多數人還是很高興的,沒想到龍十兒這麼平易近人,當然,徐容容也跟在龍十兒身邊,

龍十兒熱情的跟大家介紹說,「這是我的妻子,容容,」

龍十兒拜訪的第一桌人並不是鹿青他們,有心的人或許會關注這些細節,在所有人都快拜訪完了的時候,孫迪端著酒壺來到這桌人的邊上,

「各位各位,謝謝大家這次賞臉來到我們花龍門,」

孫迪的邊上,還有一些人沒有拜訪,這桌子勢力最強的人,被拜訪的位置居然會在靠後的位置,那麼,也就是說,在花龍門的眼裡,他們只是一群烏合之眾,

頓時,就有人怒了,拿起桌上的酒杯重重的摔在桌子上,不悅的看著孫迪,

「你算是什麼東西,」轉眼看著朝這邊看來的龍十兒,「龍十兒門,難道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嗎,」

龍十兒懷著微笑來到這桌子人前,在所有人的關注下,龍十兒微笑著說,

「別激動別激動,我剛才離這邊有點兒遠,所以就不能親自拜訪,抱歉啊,我只是覺得,我離誰比較近我就先到誰那邊去,我覺得這樣才是人人平等,沒考慮到你們的感受,真是對不住哈,」

「哼,」這人冷哼一聲,卻又不好多說,龍十兒一字一句都將人人平等這四個字抓得很緊,

眾人一聽龍十兒這話,頓時覺得自己偉大了,能和很多人平起平坐,挺起胸膛,

龍十兒則是賠禮道:「這位門主別生氣,我自罰一杯,你看可以嗎,」

龍十兒在自己的酒杯里倒滿了一杯酒,然後一飲而盡,龍十兒的稱呼,代筆了他並不認識這人,他可是金陵城大名鼎鼎的人,在金陵城,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稱呼,他死死的盯著龍十兒,恨不得用眼神將龍十兒秒殺,

他的怒氣,正在緩緩的暴漲,他眼角的餘光看著周圍的人群,就好像感覺那些人都在嘲笑他一般,眼看這樣的情況,鹿青起身,對那人說道,「白幫主,你也別生龍老弟的氣了,我相信龍老弟也不是故意的,好啦好啦,龍老弟,您繼續吧,」

鹿青笑了笑,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鹿青的臉色,尤其是他虛偽的笑容,龍十兒恨不得殺了他,他讓自己受到的傷害,簡直就不是人所能想出來的,

可是,龍十兒必須懷著笑容,強逼著自己對他說,「好的好的,謝謝路老兄了,」

龍十兒正準備繼續拜訪,這時,一名弟子朝龍十兒跑來,在龍十兒的耳邊說了一句話,說是天微帶著人馬已經到了山莊外,

龍十兒對著弟子點點頭,然後走到雪嫣她們那桌,端起手中的酒杯「雪堂主,雪嫣堂的各位美女們,謝謝大家賞臉參加我們花龍門的正式成立宴席哦,」

「好了,我們是不請自到,你不怪我們就好,」


雪嫣端起自己的酒杯,淡淡的說完,自顧自的和龍十兒碰了一杯,然後一飲而盡,話也沒說,便坐下繼續吃著東西,吃了一塊肉,還讚賞的說:「恩,這肉不錯,華龍商行的花龍客棧廚藝還真是名不虛傳,」

「呵呵,那雪堂主請自便了哦,」

龍十兒笑了笑了,帶著徐容容離開了,宴席開始了,

吃飯的時候,經常會有人來給龍十兒敬酒,隨便試探試探能不能和花龍門合作的事情,

面對這樣的人,龍十兒話中有話的跟他們說著,表面上答應得很爽快,可是話語中已經明確的拒絕了他們的合作意識,

宴會在繼續,跑來給龍十兒報告的花龍門弟子越來越多,時間間隔也不停的縮短,

宴會進行到差不多最後的時候,緊閉著的花龍門大門被人強行打開,天微的人馬一股腦的竄了進來,針鋒與對的樣子,

參加宴會的所有人臉色都變了,變得有些疑惑,疑惑怎麼天微承認了的門派,這個時候卻會帶人來騷擾呢,

金陵城的士兵們包圍了花龍山莊之後,天微的身形慢慢的從門外走了進來,他的臉色變得怒了,通紅的臉頰,在像人們述說他心中的憤怒,

不少人開始小聲的言論起來,「天城主最近不是閉關嗎,怎麼這會兒出關了呢,還帶人來花龍門,」

「我也正奇怪呢,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天城主憤怒的表情的,」

「老兄,難道你忘了,天微城主上任沒多久,」

「哦哦,」這人一點即通似的不住點頭,

龍十兒來到前方,微笑的表情依舊,天微故意擺出憤怒的樣子,也是有原因的,這樣的原因,很繁瑣,目的卻很簡單,龍十兒不緊不慢的說道,

「天城主如此大駕光臨,不知道是何故呢,」

「龍老弟,你可千萬別在意,我不是故意在這個時候來打擾你們的,事情是這樣的,我聽說龍老弟的花龍門在今天正式成立,然後我就準備出關前來祝賀,可是我剛出關,就有家將來報,說是我的女兒已經失蹤很久了,而且,不僅我的女兒,還有歐陽老弟的女兒和鹿老弟的女兒都在同一時間失蹤了,據士兵來報,說是有人在她們失蹤之前看到她們隨同花龍門的一名弟子進了花龍山莊,所以……」

「原來是因為這事兒啊,可是天城主,我想,公私分明才是臣子的本質吧,你就這麼帶著公家的士兵來辦私人的事兒,是不是有點兒,還有,這樣的話會對我們花龍的名聲造成多大的打擊,要是你不想同意我們花龍門建立就請直說,況且,你們的女兒根本就不在花龍山莊,我想,要是真的在的話,天城主也不會這麼大張旗鼓的來我花龍山莊吧,天城主你到底是個什麼意思,就在這裡直說吧,」

說到後面,龍十兒的話語已經很冷了,大有跟天微干一場的氣勢,

一聽龍十兒這麼說,天微的臉色變了些,不過被他巧妙的掩飾過去了,走到龍十兒身前,

「龍老弟,別生氣嘛,我們的女兒在不在花龍山莊,我搜一下不就可以啦,」

龍十兒也朝天微靠近了兩步,「你用這樣的招數試探我有沒有外世寶,是不是有點兒太直白了,」

龍十兒說話的角度,巧妙的讓所有人都沒看見,說得也很快,幾乎也就龍十兒和天微兩人知道龍十兒說了這麼一句話,

龍十兒又站直了身體,對天微說道:「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城主帶著大量士兵私闖民宅,不知道天城主這是將我們花龍門放在了什麼位置呢,今天,我就在這裡告訴天城主,我就是不讓搜,那又怎麼著,金陵城不容我花龍門,自有容我花龍門的天地,天城主,你可別忘了,不管你怎麼和我玩兒,我可都是有底牌的哦,」

龍十兒看著那些天微的士兵們,很鄙視的對他們問道:「你們都是死士嗎,是的話就太好了,」

然後大怒道:「花龍山莊結界隨時可以啟動,如果你們覺得,你們的實力足夠跟我玩的話,那你們就留下,我數三個數,要是你們沒有人退出去,那麼也別怪我手下不留情了哦,」

龍十兒的話語,是針對那些士兵的,那日龍十兒怒后的場景在他們眼裡閃現,他們看著龍十兒的眼神都有些懼怕,他們在後退,慢慢的後退,

龍十兒開始數數:「一,」

那些士兵還硬扛著,他們有意無意的看著天微的臉色,希望天微能夠出言,讓他們不會這麼為難的選擇,一面是生命,一面是命令,

他們不是死士,他們只是普通的士兵,他們也有家人,家人還等著自己能夠早日回去,天微卻在這個時候淡淡的看著前方,一句話也沒說,

「二,」

龍十兒第二聲說完,靠近門口的士兵已經開始有人退出,這個時候,從花龍山莊內外開始竄出無數穿著統一白色半袖龍的花龍門弟子,

一名士兵從外面跑了進來,他慌張的叫著,「我們被包圍了,」

這人一叫,那些不相信龍十兒實力的士兵們,什麼也不管了,不敢去看天微一眼,就跑出了山莊,

片刻之間,只留下那麼幾百名士兵,龍十兒看著這些士兵,他們的面孔,龍十兒很熟悉,就是那些對自己動手的那些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