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淮錯愕地看着她,賀行雲出事了?

賀兮避開他的目光,乾脆地說道:“趁消息還沒傳到法國,米薇的準備工作要做到位,用宣傳手段蓋過這個消息,不能因爲這個傳言對米薇造成任何不良影響。”

封淮嚴肅地點頭,才傳過賀兮的死訊,緊接着又是賀行雲的死訊,米薇想不動搖都難,這個時候如果賀兮出面,又有聲勢浩大的工程企劃,以積極狀態來迎接謠言是最好不過了。

“我告訴你,是爲了讓你在發佈會上應付有可能出現的情況,總之你記住,賀行雲不可能會死!”賀兮嚴正道。

這句話與其說是說給別人聽的,不如說她是說給自己聽的,封淮頓了頓道:“緬甸的事情怎麼樣了?”

“派了人去找了,”賀兮吐出一口濁氣道:“現在最要緊的,是不能自亂陣腳。”

“我馬上讓人準備招標事項。”封淮道:“相信我。”

賀兮露出一個虛弱的笑容,道:“謝謝。”

封淮退了出去,雖然心中有很多疑問,但現在還不是問的

世紀,他能做的就是盡力保護米薇!

賀兮坐在椅子上,看到辦公桌上擺放着的照片,是她和賀行雲的合照,她伸手摩挲着照片上的人,眼神變得堅定。

離婚議嫁 那麼又是誰,是誰做的這一出?

“賀行雲在槍戰中死了?”冬夫人微微提高聲音說道。

“海靜傳回的消息是這樣。”海無答道。

冬夫人以手掩脣,低笑道:“如果賀行雲是一般雜碎的流彈就能殺死的,那他也太對不起我的期望了。”

“他沒死。”海無直覺道。

總裁的索命女祕書 冬夫人碾滅手中的菸蒂,道:“海無,你覺得下一步該怎麼做。”

“保護賀行雲。”海無道。

“有人把緬甸的事嫁禍給我,如果我現在動手,也只能和賀家兩敗俱傷,豈不是正中了別人的下懷?”冬夫人眼中有光芒閃過,“那個躲在暗處的人,會不會是隻猛獸呢?”

“通知海靜保護賀行雲,讓別人得意,那不是我的風格。”

“是!”海無點頭,一個閃身,又消失在了黑暗裏。

與此同時,在K市的賀老爺子聽到消息後當場昏厥,前段時間賀兮的事他還沒有緩過來,這次又傳來賀行雲出事的消息,一個老人怎麼受得了。

而夏老爺子接到消息的第一件事就是趕到了老宅,這件事暫時還只有幾個高層知道,一旦消息傳開,K市還不翻了天!

轉醒的賀老爺子一看牀邊的人,喉頭髮緊,“你也知道了……”

夏老爺子跺着柺杖,額頭的皺紋多了幾條,“這麼大的事我能不知道嗎?”

兩個風燭殘年的老人一瞬間蒼老許多,四目相對時又忍不住別開眼睛,誰也不想看到誰紅眼的模樣。

“現在不是我們這把老骨頭倒下的時候,”賀老爺子說道:“行雲不在,家裏其他小輩也壓不住勢,我們要提前想想辦法。”

夏老爺子同樣抱着深深的擔憂,“白道上不必操太大的心,只要行雲能回來,一切問題都會迎刃而解,但是另一面……”

“外面的人觀風而動,內裏的怕要先開打了,”賀老爺子道:“行雲的事一直都是東林那幾個孩子在大理,只能讓他們想辦法。”

“你說什麼?!”霍逸忍不住咆哮道:“沒有辦法?!”

鬱成舒不由攔了他一把道:“霍逸,你彆着急,先聽東林怎麼說!”

許東林眉頭深鎖,“憑我根本鎮不住場,黑道上的人早就在蠢蠢欲動,你們別忘了,殷嚴一開始是怎麼滲透進來的!”

到處都不缺野心家,喬寧非和刑軾算是勢力比較大的兩個,但是這兩個誰又不想借機坐大?

“那現在怎麼辦?”霍逸泄氣地坐在椅子上,“現在聯絡不上行雲,K市遲早會有一場黑幫聚頭,到時候肯定要亂翻了天!”

鬱成舒按住他的肩膀道:“別泄氣,一定有辦法的,只要我們能拖住,行雲就一定會回來!”

PS:一更。 總裁禁獵區 寵妻十八 320 絕地反擊 十

“看到今天的報紙了嗎?!”霍逸一把拍開許東林的書房,高喊道。

“什麼報紙?”鬱成舒揉揉耳朵問道。

醉臥君懷:嫡女神醫 霍逸舉着手裏的東西道:“是兮兮啊,兮兮沒死!”悌

鬱成舒白了他一眼,“這還需要看報紙嗎,你跟行雲這麼久,這點默契都沒有?”悌

“既然我們都知道兮兮沒死,那行雲這麼做又有什麼理由?”霍逸放下報紙道。

“這話當然是用來騙外人的。”鬱成舒道。

“我看賀老爺子就相信了。”霍逸撇撇嘴道。

鬱成舒嘴角抽了抽,“那是人老心衰。”

“等等!”一直沉默的許東林看着報紙突然道。諛

“怎麼了?”兩人轉頭問道。

“如果是賀兮的話,說不定能頂過這陣!”許東林眼裏閃耀着光芒。

夜色瀰瀰,賀兮動了一下僵硬的脖子,才發覺眼睛也酸澀無比。送牛奶進來的羅蒂看她滿臉疲倦,不由道:“大小姐,睡一會兒吧,這幾天你每天都只睡了三個小時,這麼下去身體也熬不住……”

賀兮接過牛奶喝了一口,笑道:“沒關係,前段時間睡的太久了,正好調節一下。”

羅蒂無奈地搖搖頭,“那我去給您煮點夜宵。”

“羅蒂,你年紀大了,去休息吧,夜宵讓其他人做就行了。”賀兮叫住她道。諛

“大小姐的食物不能假以人手。”羅蒂說完這句話就拉開門出去了。

賀兮愣了一下,隨即感激一笑,她來到這裏,也是威爾士與羅蒂百般照顧,這些情誼早已不是簡單的主僕之情。

“咚咚咚!”書房門的再次被敲響。

“進來。”賀兮回過頭去。

是殷翡,他走進來道:“我聽羅蒂說你又準備熬夜?”

賀兮搖頭笑笑,“我只是睡得晚些。”

殷翡看着她,嘆了口氣道:“兮兮,別騙人了,別跟自己的身體過不去。”

“你以爲我用工作來麻痹自己?”賀兮靜靜地看着他。

殷翡微微側頭避開她的目光,沒有說話,但態度中顯然是這樣認爲的。

賀兮起身,踱至窗邊,望着外面的夜色道:“我沒想過他會死,也許他會受傷,但他一定會回來。”

她回眸朝殷翡一笑,“你忘了嗎?上一次他中槍,心臟停了也能活過來,所以我相信他不會忍心拋下我們的。”

殷翡見她神色無礙,心底不由鬆了口氣,他這幾天也疲累到了極點,脫下外套做到沙發上,他揉了揉太陽穴道:“這次的事好像和冬夫人並沒有關係,她的人也在積極找行雲。”

賀兮點點頭,“如果我是她也不會做落井下石的事。”

“是誰都沒關係,關鍵是K市,”殷翡擡頭看她,“K市現在亂成一團了,許東林他們收拾不了局面,行雲再不出面,亞洲的勢力就要崩盤了。”

賀兮沉了沉眼色,道:“行雲沒有回來,就由我去代替!”

殷翡皺眉,“賀兮,這可不是開玩笑的,現在回到K市?不知道多少人盯着亞洲,如果真是有人要挑撥賀家與意大利的關係,那現在他一定在背地裏煽風點火,還有那些希望賀行雲死的人,你這樣回去,只會成爲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

“我決定了!”賀兮堅持道。

“不行,我不同意!”殷翡擲地有聲,“前段時間就是賀行雲的自作主張才弄得老爺子真以爲你死了,這次回去要真出了點兒什麼事,老爺子就徹底垮了,他現在還擔心着賀行雲,你別回去添亂!”

賀兮向他走去,擡手握住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道:“你會幫我的對嗎?”

殷翡無法躲開她的目光,半晌,終於妥協道:“上輩子真是欠了你們姓賀的人,你要回去就回去吧,不過必須帶上我的人。”

“正好萊麗也回來了,有她照顧你也比較方便。”

“萊麗回來了?”賀兮詫異道:“她不是幫你去北部處理事情去了嗎?”

“現在任何事都沒有賀行雲的事重要,先前是賀行雲不讓她回來,現在既然你活着的消息公開了,她也沒有什麼顧忌了。”殷翡按住她的肩膀道:“我不能陪你回去了。”

“K市還有喬寧非,我不會有事的。”賀兮笑了笑道。

“是啊,”殷翡伸了個長長的懶腰,道:“我相信他。”

賀兮無聲地笑,心裏漲滿了感激。

殷翡掃到辦公桌上高高的一摞文件,不由道:“這些文件今天一定要看完?”

賀兮點點頭,“公司的要緊事,競爭也很激烈,我不想別人說米薇倒了賀家這個靠山就一無是處了。”

“沒想到這點你還要強。”殷翡道:“那你看吧,我坐一會兒。”

“你不去休息嗎?”賀兮詫異地看着他。

殷翡擺了擺手,道:“太累了反而睡不着,陪你一會兒。”

賀兮給他衝了杯熱茶纔回到辦公桌前,一低頭就全身心撲進了工作裏,等到脖子再次痠痛時她才擡起頭來,不經意間瞥到殷翡,才發現他已經睡着了。

拿了張毯子輕手輕腳地走了過去,輕動作地給他蓋上,正好羅蒂擰開門走進來,賀兮連忙對她比了個噤聲的動作,然後跟她一塊兒離開了房間。

“殷先生睡着了?”羅蒂道,“這樣睡着不好吧!”

賀兮攔了她一下,順手接過她手裏的托盤道:“讓他睡吧。”

低頭一看盤子裏兩人份的夜宵,她笑道:“他可能要睡到天亮,這個我們倆吃了吧!”

賀兮把食物端到了小茶廳,兩人分別坐在小桌的兩面,慰勞自己飢餓的腸胃。

“大小姐……”羅蒂的聲音有些哽咽。

賀兮一愣,連忙抽了張紙巾給她,“羅蒂,你怎麼了?”

羅蒂慌忙抹了抹眼角,擺擺手笑道:“我這是高興。”

她吸了吸鼻子道:“看着這樣的大小姐就像是看到了年輕的老爺。”

賀兮上一秒還在爲自己狼吞虎嚥的吃相不好意思,下一秒又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商如晦身上。

“爸爸他……年輕的時候是什麼樣的?”

羅蒂抹乾淨眼淚道:“老爺年輕的時候也很拼命,每次我給他做夜宵,他都吃成你這樣子,那個時候看着他都覺得自己年輕了,我還沒有見到過那麼有幹勁的年輕人,每天到了夜裏我總給他做夜宵,後來他發達了,就請了我回來給他做飯。我一直看着他,看着他生兒育女,自己也慢慢變得老了……”

“羅蒂是怎麼認識爸爸的?”賀兮撐着下巴問道。

“我原來也是個廚師,被一家大公司的老闆聘用爲私人廚師,每天送餐到公司,那個老闆是個工作狂,每天到深夜都要吃夜宵,我每次送去的時候都發現老爺也在公司裏,當時只覺得難得有這麼勤勞的小夥子,所以每次做飯也給他帶一份。”羅蒂滿臉笑意道:“連你媽媽也是老爺在公司裏認識的。”

“媽媽?”賀兮一頓,下巴微微擡離手掌,好奇地問道:“媽媽是個什麼樣的人?”

也許是時間隔得太久,羅蒂想了一會兒才道:“我只記得她是個很漂亮的人。”

“只有這些嗎?”賀兮略顯失望。

羅蒂點頭,“她是那家公司老闆的女兒,老爺和她戀愛的時候還在公司做事,後來他們結婚了,生下你和小姐的時候,米薇在法國一夜成名,但是那間公司因爲沒有搶到那個招標被債務拖累垮了,老爺抱着小姐找到我的時候,夫人已經不在了。老爺後來也沒提過。”

賀兮記得商如旎說過,母親是因生產而病死,父親傷心過度疏於照顧她們,才導致自己的丟失……難道父親告訴她的,不是真正的事實?

“從那以後老爺就再也沒有親近過其他女人,小姐都是我來照顧……”羅蒂說到傷心事,神色哀傷,“可惜我卻讓小姐生了病……”

“這不是你的責任。”賀兮安慰道,商如旎生病,應該是商如月造成的吧,那個時候父親已經出名了。

“後來的唐夫人……不提也罷,”羅蒂打起精神來,看着賀兮道:“大小姐,您和小姐比起來更像老爺,我知道攔不住您,只是希望您平安回來,老爺和米薇都離不開您。”

賀兮抿緊脣,鄭重地點點頭。

PS:二更完畢。 總裁禁獵區 寵妻十八321 絕地反擊 十一

賀兮依舊在爲了米薇的事奔波忙碌,白天泡在辦公室,晚上待在書房裏,萊麗這幾天對她也是形影不離。

“商總,卓先生來了。”艾達端着賀兮要的咖啡走進辦公室道。

賀兮頓了一下,接過咖啡道:“請卓先生進來,泡杯紅茶。”

艾達走了出去,賀兮又對萊麗說道:“萊麗,你先回避一下。”

萊麗點點頭,轉身去了辦公室專置的休息室裏。

“卓先生,請進。”艾達再次推開了辦公室的門,對卓凡華比了個請的手勢。

wωω• ttκá n• c o

賀兮也從辦公桌後面走出來,笑道:“卓叔叔,請坐。”

卓凡華依言坐下,略帶擔憂地看着她,“我聽封淮說你這幾天都是深夜才下班,很多事你不必親力親爲,交給底下的人做就行了。”

賀兮從艾達那裏接過紅茶雙手遞給他,道:“非常時期,我想做到未雨綢繆。”

卓凡華頷首,又道:“行雲還沒有消息?”

賀兮眉間散出兩分失望,搖頭道:“暫時還沒有。”

“現在的局勢,我也瞭解了七七八八,”卓凡華放下茶杯道:“法國和意大利關係緊張,讓殷翡放下這些事,全力尋找行雲纔對。”

“殷翡他有分寸。”賀兮道。

卓凡華躊躇了一下,道:“如旖,法國和意大利那邊真的就這麼水火不容嗎?”

賀兮微微一愣,隨即道:“也不盡然,意大利這個時候是中立態度。”

“這樣啊……”卓凡華似乎是鬆了口氣,頓了頓又道:“意大利黑手黨勢力龐大,殷翡和他們對上對米薇也沒有好處,等行雲回來了,你勸勸他們,心平氣和把事解決了。”

“人老了就是經不得波折,我再也不想看到米薇出些什麼亂子了。”他補充道。

賀兮瞭然地笑笑,“我不會讓米薇再出什麼亂子的,卓叔叔放心吧。”

“那就好,”卓凡華臉色頓時輕鬆不少,彎腰起身,看了看賀兮辦公桌上的文件道:“要注意身體。”

“我會的,謝謝卓叔叔。”賀兮禮貌送他出門,又吩咐艾達將他送下樓。

回到辦公室裏,她才發現卓凡華的紅茶沒有動過,笑了笑,她走回辦公桌前,提高音量道:“萊麗,你可以出來了。”

萊麗擰開門走出來,一身勁裝再配上嚴肅地表情,有點不苟言笑的意思,她看看腕上的手錶道:“快到午飯時間了,夫人要吃些什麼?”

賀兮嘆了口氣,放下手中的筆轉過頭來看着她道:“萊麗,別這麼繃着臉問我要吃什麼好嗎?這樣會讓我消化不良的。”

萊麗並無悔改之心,面無表情地說道:“對不起夫人,但這是上班時間。”

她知道自己中槍的事,尤其是最近準備回k市,賀兮發現她連頭髮都繃緊了,生怕給任何人一個可趁之機。

“我在自己的辦公室很安全,”賀兮無奈道:“午餐什麼簡單買什麼吧,你先吃了再回來。”

賀兮怕她跟着自己,連吃飯恐怕都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了。

萊麗依言離開後,賀兮做了一會兒眼保健操,剛打算繼續工作,手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震動起來。桌上翻了個遍才發現它不知道什麼時候掉在地上了。

“你好,我是商如旖。”賀兮邊翻着文件邊道。

“兮兮,是我!”霍逸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賀兮手上的動作頓住,“霍逸?”她這個手機是單用公司的事的,霍逸怎麼會打到這個手機上來。

“你的手機扔在家裏了吧,我打通後是羅蒂奶奶接的。”霍逸道:“你的傷好了嗎?這麼快就回公司上班?我聽羅蒂奶奶說差點就打到心臟上了,真是好險,鬱成舒那小子回來半句話也不肯透露,等我着急上火到現在……!還有,你也是,受了傷不待在家休息……”

嘮嘮叨叨個沒完的話聽在賀兮耳裏別樣溫暖,突然霍逸的聲音變遠,許東林似乎在對他埋怨,“東拉西扯地說了半天就是沒說到正事上!”

“我關心兮兮有錯嗎……”霍逸還在那邊嚷,但隨後就被人捂住了嘴一樣。

“兮兮,”許東林接起電話,道:“傷怎麼樣?”

“好多了,”賀兮頓了一秒道:“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們希望你回k市來,”許東林也不拐彎抹角,“我知道你很爲難,但是目前k市情勢不容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