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雞跟天水民間聯繫還是很緊密的,天水的美食在寶雞名頭也一樣響亮。那正宗的天水雜燴是把雞蛋清和蛋黃攪勻,攤成薄餅。取鮮五花肉剁碎,放入鹽、粉面、花椒後拌勻,加在兩層薄蛋餅中間壓平,上籠蒸熟,切成條形,便做成夾板肉。以夾板肉爲主,配以響皮條、丸子,澆上雞湯,撒上蔥花、香菜、木耳等,盛入湯盆,量足湯多,葷素搭配,邊喝邊吃,不油不膩,味道鮮美。

曾氏沒那個途徑天天要新鮮的五花肉,那是腸子肚子下水,什麼都用上。配料能有的就有,沒有的就換別的,還特別弄了輛車子,天天把這炊事車拉到工地上。服務熱情,顧客至上,生意立刻做大了。

當曾氏把自家的炊事車再次升級換代,靠着西仁堡的官道辦了一家酒店的時候,並且不再只是李春紅一家人,李家的親戚朋友也紛紛攙和進其中之後,歡呼李春紅回家的呼聲就越來越高。更湊巧的是,正好政府也有了政策,要進一步加大個別重點鄉鎮的單位機構

可是讓縣城的公員主動地迴歸鄉鎮地方,這談何容易啊。未完待續。19歲女子直播平臺直播自慰曝光!關注微信公衆號:meinvpai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皇帝到了,還在寶雞走訪了駐軍,接見了犧牲民工和傷殘民工的家屬,但這些都是面子活。天籟『小說ww『w.』⒉縣政府一大攤子事,政府公員該怎麼上班還要怎麼上班。

李春紅這天不用去上班了,因爲他的調令已經下達了。縣政府在這件事上的效率還是很高的。

而陳鳴眼看着就要回西安了,他也不願意光做一些面子活,他真正要了解的是當地老百姓真實的生活。如果是演義,陳鳴這個時候就該去微服私訪了。

但是這不是演義,陳鳴只要腦子沒有瘸,在寶雞這種他‘初來乍到’的地方,他就不會做什麼白龍魚服的蠢事。

誰敢說現在這寶雞城內就沒有滿清的餘孽跟隨,躲藏在最陰暗的角落,窺視着陳鳴的身影?

現在的中國要搞一隻滑膛槍很難嗎?

豪門擄婚 把一隻滑膛槍拉上膛線很難嗎?

陳鳴很寶貴自己的小命的。

“葛二,寶雞老百姓的日子比起東北百姓的日子怎麼樣?”

丟下手中寶雞縣的財政統計報表,陳鳴問道,這是做工的和務農的在他心中的一次比較。

整個寶雞纔多少人啊?

一個渭水狹道國道工程就吸納了上萬男女,加上寶銀線和寶中線,寶雞縣家家戶戶幾乎都有人幹工。

葛二的大號叫葛明,這是他投當時殺到吉州的復漢軍後,軍管長官給他起的一個名。但陳鳴都叫他葛二,他自己也習慣稱呼自己是葛二。

“陛下,這寶雞的人掙錢是不少,但要說日子的舒服,那絕對比不上東北。”

“東北那天冷的冬天人都不敢出去,九月裏就貓冬,第二年兩三月裏才露頭。一歇足足有半年。”

“雖然掙得沒有寶雞的人多,可也不愁吃喝,幹半年歇半年,多舒服?寶雞這兒的人也太累了。”天天都上工,歇息一天都捨不得。葛二看的都咧嘴巴。

葛二的文化不高,除了幾個制式的賀語敬詞,陳鳴是不要想着從他嘴裏聽到一句文縐縐的話了。但這人真的有股二桿子勁,敢實話實說,敢什麼好都說。見到陳鳴的第一面就狠狠地告了吉州知縣一狀,沒有任何的證據表明他是被打擊報復了,但當着皇帝的面,葛二就敢叫嗥着他被打擊報復了。可能這也是一種小老百姓的聰明,只要他能保障自己的這個性格,陳鳴還是挺樂意身邊跟着一個這樣的人的。

“那你自己是想當寶雞人,還是想做東北人呢?”陳鳴繼續問道,還加了一句補充。“放到在你做鄉官之前的時候。”據陳鳴的瞭解,葛二在當鄉官之前的日子過的可是很差勁的,要不是真的過不下去了,有幾個鄉下漢會在復漢軍進吉州後立刻就跑過去投靠?

行在的一處書房陷入了沉寂。陳鳴坐在書案後目光炯炯的盯着葛二,劉武、汪輝祖等人的眼睛也在注視着他。葛二陷入了沉思之中,臉上全是爲難猶豫、搖擺不定的神色。

只以他做了幾年官後的經歷看說,葛二是絕對會選東北的;寶雞這種勞累的日子,他覺得自己做不了。可這要是放在他做鄉官之前,過了上頓沒下頓的時候,他是會選東北,還是選寶雞呢?

“微臣雖生性有些懶痞,但人窮志短,吃了上頓沒下頓的時候掙錢纔是第一位。改在微臣沒做官前,那必是選寶雞這邊的。”

“那這上工抓錢的日子過上幾年,你還願意回去種地嗎?”

陳鳴再接着問。

劉武、汪輝祖盯着葛二是更緊了。他們很清楚陳鳴的‘心願’,所以他們知道葛二接下來的回答對於皇帝的重要。

葛二這會回答的就很快了,不假思索的道:“那不願意。家裏能有幾畝地啊?種地才能掙幾個錢?還是要上工。真找不到合適的活兒了,那再老老實實的在地頭上刨食。”

就以葛二的眼睛來看,那些在東北窩了一年的移民,再讓他們遷回原籍,那就至少有一半人不願意;在東北窩上了兩年的移民,你再讓他們遷回原籍,十個裏頭至少九個是不願意的。

落葉歸根這樣的思想至少也要等到落葉了纔是,人離鄉賤這種傳統在全部都是移民的地方也能消減很多。更重要的是,人手裏沒錢,吃的都沒有吃的時候,那一切都會不在乎的。

利益,實實在在的利益,能夠改變太多太多的東西了。

“哈哈哈……”陳鳴笑了起來。“天下上工之人如果都如你葛二這般,朕就高枕無憂了。”

伴隨着勞改營第一批勞改犯釋放的時機臨近,很多建國前就已經開始的大工程都逐漸臨近尾聲。這必然會給社會釋放出一大批空閒勞動力,前者中的一些人會成爲邊疆乃至北美、南洋的移民,後者當中又會有多少人成爲這個時代的工人呢?

這幾年中國的經濟展的挺不錯的,至少陳鳴對於資產階級的進度是比較滿意的。

工人的數量在不斷地增多,但是中國的工人對比同期歐洲工人的生存生活條件來,還是要高出不少的。雖然從工資上來講,兩邊的收入相差不多,可在生活物資的價格上來看,中國這邊的實際收入明顯是要高出不少的。

只不過這個時代兩邊的社會狀況都有很大的不同,何況東西方的文化理念和生活規律也有很大的不同,兩邊沒有太大的可比性。

因爲雙方人口基數上懸殊的差距,連比較彼此的‘工業化’都不存在可比性。

陳鳴要了解民間的實情,自己視察地方是一方面,另一個法子就是派出身邊的人手了。他都會說一口有別於南京官話的地方方言,沒有拿人索命的權利,而只有一雙眼睛一對耳朵和一支筆。

“葛二,你現在就回你老家去。你的編制還在平陽府,趁着機會再回家過一個年,明年就搬到南京吧。朕要你到了吉州細心探看當地百姓民生和官場變化。”

被陳鳴親自走了一圈,晉省全省會不會變化陳鳴心裏沒譜,可是作爲惹了陳鳴嗔怒過的吉州,整個平陽府在內,不會不‘反省’。這也是他所關心的變化。

陳鳴從晉省回中原,再入關中的時候,晉省的淤地壩相關事宜的工作會議也在展開,倒是已經將記要傳到了陳鳴手中,但是確切到實際當中呢?

這也需要葛二去看個究竟。

從行在裏興沖沖的回到住處的葛二臉色漲的紅,他有種欽察大臣微服私訪的感覺。雖然他手裏沒有尚方寶劍,但皇帝賜給他了一塊牌子,乃是七品的刺使。專門就是檢核問事,巡行郡縣。

他這算是真正皇帝的人了。

十指撫摸着冰涼的銅牌,葛二眼睛裏透着的全是赤膽忠心。他之前只是一個正九品的小官,現在一躍成爲了從七品,那絕對是一步登天了。

陳漢的官制與明清大相迥異,但是幾百年的傳統影響下,普天之下還是把七品當成官場的入門臺階,那之下的八品、九品,說是官,又哪裏算是真的官啊。

臘月二十二日,陳鳴一行在寶雞官民的送行下依仗緩緩地開出了寶雞。

葛二是同依仗一塊出的寶雞城,但是在大年三十的那一天,葛二已經回到了吉州。奔波八百里,也虧得他在東北受了兩年的苦,要是換成一半人,那裏受得了啊。

陳鳴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一次提拔給葛二帶來了多麼巨大的鼓舞,他在二十八日來到西安,在此之前汪輝祖也已經被派出去祭拜黃帝陵了。

後者的行程也就比葛二要緩和上一點。

承天四年的最後一日。

陳鳴在西安城渡過了非常非常熱鬧的一天。整個陝覀,四品以上官員全部到齊。西安城中,官員如雨。

大年初一,平明剛過,行在外頭就已經是熱鬧非凡了。

大大小小的官員濟濟一堂,依照地位尊卑次序,排好隊形,等待着大門開啓。

而同時呢,無數的百姓也向行在涌來,他們不像那些官員,進不到行在太近的地方,就在護衛禁軍的警衛線之外,一個個衝着行在方向磕頭。

對於中國絕大部分的百姓來說,皇帝還是充滿神祕又至高無上的存在,好不容易今年趕到皇帝來西安,不衝着皇帝磕一個頭,哪裏能表現出自己對皇帝的尊重啊?

整個西安,多少人守夜到天亮,就爲了早早的趕來磕頭。

“陛下爲何嘆氣?”

行在內的一幢高樓上,陳鳴放下手中的望遠鏡,憑欄而立,半響,嘆了一口氣,轉身下樓。

他的身後,兩個小太監彼此用眼睛說着話,四目中全是不解。

重生空間之最強妖路 可走在他們身前的劉武、張大永知道皇帝爲什麼嘆氣。老百姓的確是很好地,爲了那啥而搞事,雖然事出有因,卻真的是糟蹋了百姓們的這顆心。

大年初一,這是傳統的朔望朝,是從唐朝開始的規矩。雖然陳漢的官制制度與唐朝已經有很大的不同。

整個西安城的百姓和官員的心神都寄託在行在,不知道多少沒有資格上朝的官員在遺憾不已。

“皇帝長命百歲……”

“皇帝萬壽無疆……”

一波又一波的老百姓自的卻很有秩序的來向皇帝磕頭,他們行禮很不標準,但是卻帶着一股誠意;他們口中的敬詞遠沒有朝臣們統一,但透着一股子真摯。

陳鳴坐在行宮內是聽不到外面的聲音的,但是他的耳朵卻彷彿能隔着一層層院牆真的聽到那外面的祈禱聲一樣。

“陛下何必擔憂。只是一場虛驚而已。”皇帝心裏要磋磨人,就用這種無賴手法誣陷,劉武也覺得外頭的老百姓很不值得。但是沒辦法,奧斯曼帝國的使團明年就要到中國了。

這種事情對於皇朝並沒有任何損害,一應經手之人都是絕對的心腹,但就是比較折磨內心。

劉武覺得面前坐着的這位又黑化了一些,這個詞還是陳鳴交給他的。要是放到剛建國的時候,皇帝他絕對想不出這樣齷齪的點子來,可是現在皇帝不但想出來了,還立刻就用出來了。

此刻,不單單是西安。整個陝覀的官民都在仰望着西安城的。

大堂裏靜悄悄的,陳鳴豎着耳朵在等待着冥冥之中的那幾聲爆炸響。同時他也在感慨自己的心還不夠硬,他覺得要是朱洪武坐在自己現在的位子上,絕對不會有半點的黯然之心的。因爲這一點小事,對於整個中國來說,就是一點點的小事,能把跟隨自己打天下的功臣舊老斬殺一空的朱洪武要是因爲這點小事就黯然就不舒服了,他也就不是朱洪武了。

陳鳴不是朱洪武,他不想成爲跟朱洪武一樣的人,另外一面他也沒有吃過朱洪武那麼多的苦。

看看中國歷史上開創一代王朝的開國皇帝,就算最最順利的李世民這個閥二代都被自己老爹和大哥李建成兩座大山,壓在身上磋磨了八、九年,那個皇帝開創基業的過程有陳鳴這麼順暢?

這個結果反映到陳鳴的身上,那就是顯得他人情味道太濃。

心太軟對一個人的成長是不利的,特別是上位者,因爲每一個上位者的身後都跟隨着大量的追隨之人,每一個決定已經不再是他自己一個人的利益,這裏面已經涉及到了太多人的利益,不能讓跟隨你的人希望,只有讓跟隨你的人不斷看到希望,你才能在周圍聚集起一大批堅定跟隨之人!

陳鳴的心還不夠硬,但萬幸他自己手中握着更多地牌。用紅果果的利益勾引了一切人的精氣神。

他早早的拋出封國,到現在整個陳漢高層誰還不知道這回事兒?這兩年多少人家投入進了海船的建造和水手的培養中去,爲的不就是給日後打好基礎嗎?

一個個底蘊不俗的公侯將相自家都將注意力集中到了海外,一家家勳貴重臣都將實力擺到了明處,因爲只有如此他們才能匯聚起更多地財富和利益,這自然也就將自己的身家小命都擺到了陳鳴的眼皮底下。

一個海外封國建藩,讓陳鳴化解了皇朝建立初期太多的不和諧之可能了。而奇葩的是,陳鳴還是在這一兩年時間裏,看到越來越多的勳貴將自己的實力和財富亮白在他的眼前的時,才猛然明悟。

“轟轟轟……”

外面突然傳來了三聲爆炸聲響,陳鳴渾身一震。

“按計劃行事。”

皇帝的聲音中不自覺的滲透了一絲陰冷,劉武重重行了一軍禮。(未完待續。)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衆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阿勒帕姆斯一臉天塌下來的慌張向旅店跑去,頭上的皮帽子都給跑掉了,他也沒有意識到,只在右手中緊緊的抓着兩張白紙。..

如意賓館,這是近兩年中國崛起的一家連鎖酒店品牌,屬於九州商會控股。主打中檔品味。短短几年時間是開遍了大江南北,比西安更西的蘭州和新疆一些地方也都有。

阿勒帕姆斯並不是一箇中國人,他是哈薩克人,哈薩克三帳中的大玉茲完全臣服於中國,兩者間的貿易自然就迅的開始升溫。大玉茲人不僅開始把中國的大量商品輸入中亞,比如各類鐵器,藥品茶磚鹽等等,一部分哈薩克商人還開始深入中國內6,但一般地說蘭州就是他們的終點了,西安實在是太過於遙遠了一些。

阿曼別克是這支哈薩克商隊的領隊,他還有另一個身份是哈薩克大玉茲的某部貴族。

清早起來,阿曼別克正在做晨禮拜,結果“轟轟轟……”連着三聲爆響傳過來,阿曼別克險些給嚇尿。

他可不是啥都不懂的人,阿曼別克是上過戰場的漢子,他當然聽得出這三聲響是什麼了。

他更知道眼下的西安是怎麼回事,這裏是中國大皇帝的行在,城裏頭**外外都是兵,都是警察。 逑婚 之前他們在蘭州的時候,上街吃飯玩耍談生意等等,腰上掛着一把小刀,中國人根本不理會。可是現在,不僅刀子不能外掛,連商隊的火槍都被警察局給全部沒收了。給了阿曼別克一張紙條,等到阿曼別克他們要離開西安城的時候,阿曼別克纔可以拿着這張紙條到警局去領回火槍彈藥。

所以驟然的三聲爆炸響,阿曼別克纔會給嚇的人都站不起來了。他想到了兵變,想到了刺殺,可不管是那麼一回事,那都是大事件。

“嘭……”阿勒帕姆斯撞擊一樣把阿曼別克的房門撞開了,現裏頭不僅有阿曼別克,努爾蘇魯多南拜和肯巴克霍加幾個商隊主要的人全部都在這裏了。

“阿勒帕姆斯,外面生了什麼事?那三聲爆炸是怎麼回事?”

阿曼別克約束了所有的哈薩克人不得外出,也別去漢人那裏胡亂打聽消息,所以到現在爲止,整個商隊出去的人就只有阿勒帕姆斯一個人。

所有的眼睛都熱切的注視着阿勒帕姆斯,阿勒帕姆斯臉上卻露出了一個苦澀到極點的笑容。他走到阿曼別克跟前,將右手緊緊抓着的兩張白紙遞給了阿曼別克,腿一軟,整個人就癱坐在了地上。

“真的出大事了。邪惡的撒旦誘惑了真神信徒,他們在行在外叩拜大皇帝的人羣中引爆了炸彈,還留下了這些東西,生怕人不知道他們的身份。他們一個個都該下火獄,被烈火焚燒上一萬年……”

這支哈薩克商隊的絕大部分人都會說漢語,只是說話流利與不流利,吐字清晰與不清晰的區別。至少一半的人認得漢字,就比如阿勒帕姆斯和阿曼別克。

阿曼別克一目十行的掃過兩張白紙上用紅色的墨跡印刷下的字跡,就覺得自己腦門上被無形的大錘重重的悶了一下,整個人都要不好了。他胸口被沉甸甸的一座山給壓着,都要喘不過氣來。

“該死的東西,這些比骯髒的豬都要骯髒一百倍的蠢貨,他們就是這個世間最最愚蠢和低賤的人。”

如果那虛無的主謀者此刻就出現在阿曼別克的面前,阿曼別克絕對會用自己的刀子將他千刀萬剮。一切的一切都被他們搞砸了。

隨着三聲巨響,整個西安城都戒嚴了起來。本來歡快的氣氛瞬間凝固,大街小巷佈滿了荷槍實彈的禁衛軍士兵。警察也迅的開始在大街小巷走訪了起來!

僅僅是距離阿勒帕姆斯回到如意酒店不過一刻鐘,一羣警察就包圍了如意酒店。

所有人都下到天井集合,阿曼別克讓所有人把自己的刀子都擺到他的房間的桌案上,然後所有人都乖乖的下到天井。

“你們中誰今天早上外出了?”

爲的警察三十來歲,眼睛裏泛着一股暴躁到極點的兇光。阿曼別克很熟悉這股兇光,當初大玉茲被壓得喘不過氣來的時候,他部落的蘇丹,一提起俄羅斯人和中玉茲的阿布賁,那就是這種表情,兇悍的能夠活吃人。

阿勒帕姆斯哭喪着一張臉站了出來,立刻就有兩名警察兇惡的將他帶到一邊。

“這位警官,阿勒帕姆斯雖然外出,但他絕不是那些該死的異端。”說中國的軍隊在南洋褻瀆天方的尊嚴,號召所有真神的信徒動中國聖戰,這樣的白癡要真出現在阿曼別克的眼前,不需要報告給警察動手,阿曼別克自己都能把白癡們斬盡殺絕。

“那他爲什麼大早上的來到行在外?我們得到信報,你們中的那個人是真真切切出現在了爆炸現場。”

“每天的早晨你們不是要做禮拜嗎?如果不是事出有因,爲什麼他會去爆炸現場?”

阿勒帕姆斯一路從爆炸現場狂奔回如意酒店,可是有不少的目睹者。

“警官大人,阿拉帕姆斯之所以到爆炸現場,那正是因爲他對於大皇帝陛下的尊敬。所有的大玉茲人……”阿曼別克用手撫着自己的心臟,真摯的道:“都從內心最深處,無限的崇敬將哈薩克人從沙俄的魔掌中解救出來的大皇帝陛下。”

“阿卡勒帕姆斯不僅崇拜大皇帝陛下,還很喜歡中國的文化,他會說一口流利的中國話,還人的很多的漢字。就是在那些異端灑落的紙張後他受到了太大的驚嚇,也是爲了讓我們更快的知道消息,所以纔不顧一切的跑回來。這絕不是您懷疑他的理由。”

警官的臉色有了一些合歡,他人直接笑了,“是不是理由不是你說了算的。我已經給你們哈薩克面子了。不然的話全部把你們抓起來,誰也不會給你們喊一生冤枉。”這些該死的王八蛋,竟然要行刺皇帝,聖戰中國,把天方全部剷平了都不虧。

不知道西安城內的h人街現在都給查封了麼,一家家一戶戶挨個搜查,幾座天方寺也給封閉了。

浩浩蕩蕩的大勢面前誰也不敢有半點遲疑和阻攔。一些h人官員公員都親自跟阿嗡們說講道理,而西安城的h人本身就是漢化的很徹底的h人,有沒有經過新天方教思想的影響沒人知道,所有人卻都很清楚行刺皇帝叫囂着造反的影響力危害性有多麼的巨大。

中國朝廷甚至可以將他們所有人從西安城裏驅除租來,把他們遷移到荒涼的甘肅去。

所有人也更明白,真神雖大,可在這中國,皇帝纔是最大的。

就算是天上的神佛,除了昊天上帝能名義上壓過天子一頭,其他的神佛但凡沒有皇帝【朝廷】的允許,那也都是不合法的淫祀。

每一個在中國傳播的教派都要明白這個道理,不然那就是邪教,就是要給朝廷剷除的對象。

西安城大街鼓樓西北隅的化覺巷內,東大寺被貼上了代表着朝廷權威的封條。這座始建於明洪武二十五年的天方寺,經明嘉靖萬曆和清乾隆年間三次重修擴建,形成了殿樓廳堂一百八十餘間,佔地二十畝的宏大規模。是中國最大最出名的四座天方寺之一,也是一座中國古典建築與天方建築風格完美結合的中國殿式古建築羣。

但是現在這座東大寺被封了。

周邊簇擁着大量的h人,西安城內的h人大概有兩萬來人,其中很有一部分是近幾年涌入西安的。 極品神印少主 可是這些人誰也不敢衝着貼封條的警察們高聲叫喊一聲,羣衆事件在這個時代可沒有21世紀的威風,那是屬於被嚴厲鎮壓的對象。

而且這些h人又怎麼會不知道西安城今天生了什麼事兒?很多人都急的臉色通紅,卻只能無奈的大寺被警察搜了一遍又一遍,所有的阿嗡都被帶到了東大寺大門外,而不敢有絲毫過激的行爲。不然等待他們絕對是軍警的血手鎮壓。

直到那領頭的警察跑去跟帶兵的軍官小聲嘀咕了一會兒,然後人回到東大寺臺階上,把手一揮:“把這些人全部帶走。”

這才彷彿給一鍋熱油裏澆潑了一碗冷水,周邊的h人都再也不能保持‘平靜’了。

不要說h民了,就是一樣是的漢民都覺得警察做的有些過分了。

有人當即就仗義執言道:“你們這些警察好沒道理。既然東大寺找不到半點的不對,你們把人家天方寺給封了也就算了,怎麼還抓人啊?”天方寺是h人集結的地方,現在是緊張時期,封了也就封了。但把人家阿嗡都抓走也太過分了。

老百姓是秉着很樸實的對錯觀來題的。他們卻根本不知道在警察們的眼中,一問題又是有着什麼樣的角度和結果。

那警官冷冷一笑,“那聽你們幾個人的意思,這西安城的hh,跟這件事兒就一點關係都沒有嘍?”

“你們以爲西安城這段日子的戒嚴嚴打是做樣子的啊?要沒有這些家在西安的hh當內應,哪裏會這麼容易就出事?這些反義昭彰的傳單都是剛剛印的。”

警官說着從自己口袋裏掏出了一張紙,一張印滿了要殺腦袋的紙張,上面的自己被手印拉滑,脫出一道道長長的擦痕出來。很顯然,這張現在印記已經乾透的紙張在最初被人拿在手中的時候,還是溼潤的。

這當然就能證明這張紙是剛剛被印刷的了。

這種事兒警局肯定不會空口白牙的說瞎話,而現這一點的百姓也絕不會少。

所以這警局懷疑西安城的阿嗡跟這事兒有關係,那還真不是毫無理由的誣陷誣賴。

幾個出頭的漢族老百姓連忙搖頭解釋:“我們可沒有這個意思,只是跟這些hh都是幾十年的老街坊,知道他們通曉家國大義,具是安分守己的良民,是萬萬不可能做這種抄家滅族的罪事來的。”

“哼哼,知人知面不知心,畫龍畫虎難畫骨。這世道里,當面一套背面一套的人多了。你們以爲就真的是事實啦?這事兒查不出一個水落石出來,西安城的hh就沒一個能洗白的。”

警官惡狠狠地目光從所有人的臉上掃過,不管是h人還是漢人,對着精光犀利的目光全都縮了脖子。

只有那些臉色苦白的阿嗡們,臉上的愁苦都要凝固了。

“把他們都給我帶走!”

哀苦的聲音漸漸遠去,只剩下兩個配着火槍的警察立在東大寺門口,人羣也漸漸散去了,但不管是漢人還是h人,面色多有愁苦。

警官是走了,可他那囂張霸道蠻橫的聲音怕是會在相當一段時間裏迴盪在所有人的耳邊。

跟那兩個警察一塊留下的還有一些穿着軍便裝的政府官吏,這些人相當一部分人乃是h人,雖然他們在整個西安政治體系中只佔據着極少數的一點點,但現在他們擔負的重任卻是一等一的。

一家一戶的走訪h人,細緻的瞭解民情,不放過任何的蛛絲馬跡,h人公員當然比漢人要方便的多了。

“唉,這警察是真抖了起來,比螃蟹都橫。”一個漢族低級官僚察離去的方向。再回頭在要有四百年的東大寺,不僅搖起了頭。

另一個漢族官員苦笑着:“他們肯定也不想像現在這麼抖,可過兩日要是找不出一丁點的線索來,倒黴的就是他們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