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大將軍的實力比對手要強一些,早早就佔據了上風,現在已經是壓著虎大將軍在打了,就算無法立即取勝,可騰出身來救三皇子還是沒問題的。

不過還沒等寒大將軍趕來,李天的臉色突然冷了下來。< 這股吸力越來越強,周昂開始感覺無法呼吸,就在他馬上快要支持不住的時候,就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稻草,就像是在沙漠里沒事蛋疼閑逛突然沒水了,而又發現了一個小水池,就像是溺水的人突然呼吸到新鮮的空氣一樣,周昂明顯感覺到周圍的吸力正在慢慢變弱,自己又開始能夠呼吸了,「真爽,剛剛差點把我悶死了,這吸力也真他媽不懂事了吧,就不能慢點嗎,慢點又不會死人,不知道高速開車會死的很慘嗎?很煩,艹……」周昂忍不住吐槽道,和自己身體上的變化一樣,他也沒有注意到自己性格和說話方式的變化,如果說以前的周昂說話的時候還能算是一個翩翩有禮的公子哥,那麼現在就只能說是一個浪蕩不羈,桀驁不馴的浪子了。

吸力一直在減弱,等到周昂答應過來向身後看去的時候就發現了自己自己到了黑影所在的那個廣場不到五百米的位置了。「天啊,這個玩意兒還真是陰魂不散啊,我到底是怎麼了嘛,是不是我上輩子跟他家的母豬那個了,還是我上輩子欠了他五毛錢沒還啊,能跟我有這麼大的仇嗎?至於嗎?都這樣折磨我了,還不放過我,我乾脆去死好了……啊啊啊!」周昂突然感覺到這吸力變強了,「怎麼他奶奶的都喜歡來突然加速這一套啊,我真的是受不了……」

「砰。」周昂感覺臉上傳來了一陣疼痛,抬起頭一看,原來自己撞到石頭上了,「艹!」隨便吐了一口口水,雙手撐地,剛準備站起來的周昂,突然發現面前有一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面孔正面無表情地盯著自己,周昂能夠明顯感受到這傢伙的憤怒,於是笑了笑:「早啊,最近怎麼樣啊,身體有沒有什麼問題啊,血糖是不是又高了一點啊,視力有沒有因為玩手機變差了啊,哦,不對,你這兒沒有手機,我差點忘了,那你有沒有因為沒睡好長痘痘啊?咳咳,你不要這樣看著我啊,你看的我好慌啊,你能不能……」

「你煩不煩?」黑影開口打斷了周昂的話。

「咳咳,是有點哈,沒事我只是有點害怕,你要是不露出這樣的表情說不定我就不會害怕了,也就不會有這麼多的話了……」周昂說著說著,突然抬頭看著黑影,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就給周昂嚇了個肝膽盡裂,差點魂飛魄散,那黑影居然露出了一張笑容,這到底是一張什麼樣的笑臉?

要真要周昂形容出來,可真的就是難為他了,可能就連這個世界上文筆最好的作家,恐怕也無法用他最拿手的文字形容出來這張臉,因為這張臉真的是太難看了,就像是你剛剛吃了一坨狗屎,沒漱口,又像是你剛下班回家卻看見你的老婆和其他的男人在床上翻滾,嗯……嗯……把你給綠了,或者是你跟你三歲大的妹妹在做一些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事情的時候,你爸媽突然打開了房間的門,露出震驚憤怒的表情,甚至比這一切都還要嚴重一些。

周昂被嚇了個半死,臉色更加的蒼白無力,這表情當然被黑影看的一清二楚,於是乎那張臉變得更加難看了。

周昂終於忍不住了,開始嘔吐,可惜這是夢境,周昂吐不出一點食物被消化的水溶液,只能在那裡不停地乾嘔,這無疑讓得黑影生氣了,周昂意識到事情開始變得嚴重起來,但是讓周昂感到慶幸的事情是,那黑影終於沒有笑了露出了一張怒目金剛,猙獰的表情,這讓周昂停住了乾嘔。

「你是什麼意思?螻蟻?」黑影憤怒的說道,「是你讓我不要剛剛那種表情,結果你更加變本加厲了。」

「不是啊,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有點震驚你還會笑,不過說真的你剛剛笑起來的樣子真的挺帥的。」周昂摸了摸嘴邊壓根不存在的嘔吐物,有些違背良心的說道,這種違背良心的話周昂還是能夠面不改色地說出口,因為以前那些委託他調查自己老公出軌證據的中年婦女,哦不,看上去就像是老太婆的女人讓得周昂不得不說些讓她們高興的話比如說「這位姐姐你長得這麼好看,這麼美麗,你老公出軌真的是……真的是不是一個正常男人該做的事啊」「你老公居然出軌,真他媽不是個東西,明明自己老婆這麼年輕美貌」「要是我是你老公,一定會花自己除了上班之外所有的時間在你身上,多多疼愛你,而不是去外面找一些長的不如你好看,性格不如你高,還沒有你會床上技巧的年輕小姑娘」等等諸如此類的話來讓她們留在自己的偵探所里把委託交給自己,周昂對此早已習以為常,儘管那些女人長得非常特別,不能用人類正常的眼光去發現她們的美。

可惜周昂這次的表演遇到的是黑影,這個十分聰明的東西,黑影更加生氣了:「你是不是想死了,你以為你說的這些謊話我看不穿嗎?真是個白痴。」

「啊?咳咳……」周昂十分尷尬。

「你剛剛不是還在罵我嗎?罵我是個垃圾,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奇葩?」黑影淡淡地說道。

周昂的笑容凝固了,「他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這沒道理啊,他不可能知道的啊,這只是個夢,這只是個夢,再過一會,再堅持一會我就可以醒過來了,沒事的沒事的。」周昂在心裡默默地安慰自己。

「哼,我怎麼會知道?螻蟻,你想破腦子也不可能想象到的,我們這個種族的神奇怎麼可能被你所理解,所以螻蟻就是螻蟻,再給你們兩千年的時間你們都不可能理解,更別說你們的壽命是我見過到現在為止最短的一種生物,還有這並不是夢境,只是我想見你,你就來到了這裡,所以別再做夢想要離開,除非是我想讓你離開……」 大皇子在追上朱雀和玄武戰隊落後的成員時,直接大開殺戒,僅僅一個眨眼的功夫,朱雀戰隊的兩人和玄武戰隊的一人,便被大皇子擊殺。

雖然只是兩大傭兵戰隊中的最弱者,而且玄武戰隊死亡之人和李天並不熟,可他仍然無法再看下去了。

如此肆無忌憚,李天完全可以想像如果玄武戰隊整個被追上的後果,現在的大皇子果然如三皇子所說,已經是瘋了。

「可惡,不能再讓他這樣了,如果等寒大將軍趕來,恐怕整個玄武戰隊都沒了。」李天看到大皇子已經又要追上玄武戰隊的人了,他發現落後之人竟然是王涵倩,王涵倩本身實力就弱一些,而且還是個女孩子,體力也不是很好,速度慢是正常的。

如果她被追上,肯定也會被殺死!

「可惡,輪迴!幫我殺了他!」李天從來沒如此憤怒過,王涵倩是他來落日帝國遇到的第一個人,也是一直待他最好之人,就算被輪迴附身的後果再嚴重,他也顧不得了。

「嘿嘿,你可以放心,這種英雄救美的好事,我會完成得好好的。」輪迴的聲音從死神鐮刀中傳了出來。

很快,李天就感應到死神鐮刀有了變化,強大的黑暗之力源源不斷從死神鐮刀中湧出,進入他的身體之中。

對此李天沒有任何反抗,他知道這是輪迴的力量。僅僅片刻,李天體內的暗屬性元素力量就超越了巔峰元素師,達到了元素統帥級別,而且還在不斷變得更強。

他身邊的寒江雪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目瞪口呆地看著氣息大變的李天。

「李天,你怎麼了?怎麼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寒江雪小聲問道,她現在感覺李天不單單變得非常強大,而且他彷彿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和她認識的李天並不一樣。

其實現在的李天,已經是輪迴了,他沒有回答她,只是突然提速,瞬間就把寒江雪遠遠甩在了後面。

寒江雪更加吃驚了,李天這個速度已經超出了她的理解,這比一般的元素統帥還快得多,要不是事情發生在她眼前,她肯定不會相信。

突然感應到一股極強的氣息出現,大皇子也下意識回過頭來,發現李天正以恐怖的速度向他衝來,這速度之快就是動用了第一元素技的他,也遠遠不能比。

「你到底是什麼人?你不是剛才那小子!」大皇子已經是看出來了,現在的李天和剛才的李天不一樣,雖然長得一樣,但氣息上完全是兩個人。

「你,沒資格問我,去死!」輪迴的回答簡單直接,死神鐮刀在空中劃過一道美麗的死亡弧線,大皇子都還沒看清發生了什麼,就徹底失去了知覺。

「哼,太弱了!」輪迴收回死神鐮刀,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大皇子,他伸出了一隻手。

只見他向虛空一抓,大皇子即將散去的靈魂竟然就這麼被他生生拘禁在手中,這一縷微弱的靈魂之光不停閃爍著,隨時都可能熄滅。

朱雀和玄武兩大傭兵戰隊都看傻了,擁有元素統帥戰力的大皇子,竟然被李天一招秒殺,所有人都彷彿是在做夢一般。

就是李天自己都看呆了,他知道輪迴的力量肯定變強了,可沒想到變態到了這個地步,現在的輪迴恐怕擁有能媲美元素帝皇的戰力,而他的境界已經是高級元素統帥。

也難怪,曾經中級元素統帥的輪迴,實力就不在巔峰元素統帥的林風之下,李天甚至會幻想,如果真的出來一個元素帝皇,不知道輪迴能不能抗衡。

讓他有些疑惑的是,輪迴把大皇子的靈魂拘禁起來做什麼?

不過很快,他就明白了。輪迴雙手做著一個規律的動作,雖然李天看不懂,卻也能猜出來。這應該是輪迴想獲取這個靈魂的記憶,這樣的能力一般人很難擁有,但擁有暗屬性元素力量的輪迴,就可以做到。

暗屬性是一種極為特殊的屬性,很多詭異的能力都是暗屬性修鍊者的專利,這提取靈魂記憶就是其中之一。

「輪迴,你要他的記憶做什麼?難道是想知道那所謂的第一元素技?」李天猜測,這大皇子最值錢的元素技,也就是號稱無敵的落日帝國第一元素技了。

「廢話,要不是好奇他們這個元素技,我犯得著費這麼大力氣來施法嗎?不過最後便宜的也是你小子,我只是看一眼就行了。」輪迴這話說的,讓李天是一陣驚喜。

輪迴竟然是要把這個元素技讓他修鍊,想想也是,輪迴這人太過神秘,實力之強李天完全無法想像,就是說他有超越王級的更強元素技,李天也是相信的。

所以這個王級元素技,輪迴應該看不上,這就便宜李天了。他已經有了王級元素技輪迴銘文,現在竟然又要得到一種,想想都有點小激動。

雖然他現在還沒看過所謂的第一元素技,但從剛才大皇子的變化來看,這個元素技肯定很變態。一小段記憶被輪迴提取了出來,李天一臉的期待,輪迴銘文嚴格來說只是輔助性王級元素技,這落日帝國的第一元素技應該是以攻擊為主,如果他能得到肯定攻擊力會大大提升。

「嗯?《落日秘典》?」輪迴順利得到了大皇子相關記憶,他發現這所謂的第一元素技,竟然是已經失傳了無數年的《落日秘典》中的一部分。

「這《落日秘典》還是不錯的東西,不過並不全,你看看有沒興趣吧。」輪迴說著,突然將手中的微弱靈魂直接捏碎,那一點記憶殘片則是被他以特殊方法印入了李天的腦海中。

李天只覺得他多了一小段記憶,那是一個等級很高的元素技,還有著很詳細的修鍊之法。

這個元素技名為「落日秘法」,是《落日秘典》中的一種神奇秘法,可以付出一定的代價換取瞬間超強戰力,比如剛才的大皇子。

< 周昂有些絕望,原來這個黑影真的能夠知道自己心裡想的什麼,索性周昂就乾脆認命了,什麼也不想,隨口問道:「所以,你到底想幹什麼?」

「我想幹什麼?」黑影開口道,這時候,周昂看見他周圍的能量藤蔓開始劇烈的搖晃起來,雖然過了一會藤蔓又變得正常起來,但是周昂能夠明顯感覺得到這次藤蔓變正常的時間比上次看見黑影的時候更長了這讓周昂有點擔心,「看來這個藤蔓堅持不了太久了啊,到時候我該怎麼辦,這個黑影出來了的話真的就是太恐怖了,不僅是我可能會被殺死,而且從這個黑影所說的話來看,他對人類一直有些蔑視,如果到時候這個黑影出來了的話,那對整個世界都是一個巨大的災難,並且這個黑影還有著讓人無法理解的神奇的能力……到時候又該怎麼辦呢?」周昂雖然不是救世主,也沒有半點想要拯救世界的覺悟和想法,但此時也不由得如此想到,漸漸的,周昂有些出神,等他回過神來,只覺得「遭了……」

果然,等周昂看向黑影的時候,發現黑影臉上帶著一絲輕蔑的笑,「真不知道你這個螻蟻在擔心什麼,就算是我能出去也不會對你們這個垃圾一樣的文明有什麼想法,最多就是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看著你們這個文明的發展,而不是破壞它,我可沒有這個閑心,也沒有這麼無聊,而且,我想要出去的話就必須得把你殺了,把你殺了我也會死,所以我是不可能出去的。不過想到這兒,我就覺得有點鬱悶,現在蘇醒的就只有我一個,其他的我的同族都還在沉睡之中,你們人類的壽命實在是太短了,短到無法讓我們蘇醒過來……」黑影第一次說了這麼多話,臉上還帶著一絲惆悵,一絲滄桑,一絲落寞,一絲孤獨。

「壽命太短?你們是不是需要一百五十多年才能蘇醒過來?」周昂突然想到了什麼,開口問道。


黑影詫異的看了看周昂,想了一會,似乎是在想是不是要告訴周昂,過了一會就開口說道:「嗯,是的,沒想到你這個螻蟻知道得倒還是不少。」

周昂強忍住心中的驚訝,原來這黑影就是研究中的那個寄生在人類體內的那種生物,也就是……吸血鬼!

「那麼,我就很好奇了,我可好像還沒有活到一百五十多歲吧,我還有幾個月才到二十八歲呢,難道我是丟了記憶的人嗎?還是說我永葆青春嗎?不然你怎麼會蘇醒呢?」周昂不斷說一些傻逼一般的話來打探自己想要知道的東西,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黑影說出更多的有用的消息來。

「永葆青春?像你們這種卑微的次血種怎麼可能做到?」黑影輕蔑的說道。

「你一直在說什麼次血種次血種的,那麼什麼才是次血種呢?莫非還有什麼主血種嗎?」周昂一臉疑惑的問道。

「螻蟻,沒錯你們都是一些次血種,而且本來就有主血種,而我們就是崇高的主血種,而且還是主血種之中最厲害的一種,在歷史的長河中其他主血種都沒有存活下來,只有我們,只有我們才能憑藉自身的強大找到特別的方式然後一直存活到現在,如果不是你們人類的壽命實在是太短了,這個時代仍然會是我們的時代……」黑影高傲的說道。

「哦,你們這麼厲害的嗎?」周昂語氣中帶著十足的不相信。

「卑微的螻蟻,你所謂的不相信只是你的見識淺短,放眼整個時代,只有你們的這個時代最落後,你們的能力也最垃圾,不過你們搞得這些高科技到時很新奇,只是這些垃圾機器能夠擋的住我們嗎?那是不可能的,我們所擁有的力量是你們永遠無法想象到的。先不說我們的能力,就是次血種中的泰坦一族,都比你們所謂的高科技強太多了,它們的身體比你們現在最硬的金剛石還要硬,它們的身體大了你們不止一百倍,現在你可以想象到你們人類到底是有多麼弱了吧?」黑影激動說道。

「說了這麼久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要不你就告訴我好不好?」周昂問道。

「卑微的人類,你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是高貴的,放眼我們整個種族,我都算是其中最高貴的那一小群人中的一員,你只需要叫我勞斯萊頓就行了,至於我的真名,你沒有資格知道。」勞斯萊頓淡淡的說道。

「哦,好吧,說了半天無關緊要的話了,你找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周昂好奇的問道,他的耐心快要用完了,他現在只想離開這裡。

「其實就是因為差不多就在這段時間,我就要衝破封印了,到時候會有源源不斷的新的力量傳入你的體內,到時候不要太驚訝,因為那些力量只是為了讓你的身體更加強壯,能夠更好的容納我的新生,不然我到時候衝破了封印第一件事就是把你撐爆,因為你的身體實在是太弱了,有時候我都會想為什麼你們人類會有理由存在在這個世界上,因為你們實在是太弱了……」勞斯萊頓解釋說道。

「哦,原來最近發生的一切都是你乾的!卧槽,我是說我的身體素質怎麼突然之間就增加了一倍,原來都是你搞的鬼,我差點就去醫院檢查我是不是有問題了。」周昂大叫道。


「哼,才一倍你就成這樣了,還不用說過段時間的十倍,一百倍,到時候你不是要嚇死?真沒出息。」勞斯萊頓輕蔑的說道。

「那你們本來是要寄生在宿主身體內,為什麼又要用這個藤蔓來纏住自己呢,不纏住那不是能更好的蘇醒嗎?現在還要為掙脫這個藤蔓而勞神,我不相信像你說的那麼一個聰明的文明,也就是你所說的主血種不會想到這一點,」周昂好奇的問道。 李天略微有些失望,這「落日秘法」並不是專門的攻擊性元素技,要使用還要付出足夠的代價,想要達到大皇子那效果甚至會以減少壽命為代價。

「我就說有什麼元素技這麼變態,竟然能提升一個大境界,如果這《落日秘典》是完美的就好了。」

《落日秘典》僅僅只殘存了一個臨時提升戰力的秘法,其餘部分都失傳了,他這時想到落日帝國曾經有失傳的王級元素技,難道就是《落日秘典》中的元素技?

不管是與不是,都已經失傳了,他也看不到了。

「失望?你想得到完整的《落日秘典》嗎?」輪迴突然道,李天聽得一愣一愣的,難道輪迴可以依靠一小段落日秘法,還原整本《落日秘典》?

如果真的可以,那簡直逆天了,這根本就不是人類可以擁有的能力。

「你能幫我弄到完整的?」李天雖然不信,還是忍不住問道。

「沒錯,不過不是你想的依靠那一小段去還原,我可以通過這一小段秘法感應到,這《落日秘典》其他部分還存在於這個世界,如果沒猜錯的話,完整的《落日秘典》應該是王級高階等級。」

王級高階,聽到這個等級,李天當時就震住了。他的輪迴銘文如此強大,也只是王級初階而已,可已經很強大了,如果他能得到完整的《落日秘典》,擁有一整套王級高階的完美修鍊之法,他的實力肯定能提升很多。

「那其他部分在哪?這是怎麼感應出來的,我怎麼完全不懂?」李天很想知道,他知道輪迴很神秘也很厲害,可每次輪迴的表現都讓他很驚訝。

「不知,我只是從這一小段秘法中可以感知,其他部分確實存在於這個大陸,至於具體在哪,除非你靠得足夠近,我才能感應到。」輪迴竟然也不知道具體情況,這讓李天有些小失望。

還以為他要發達了,看來是想多了。大陸這麼大,他怎麼可能正好來到有殘存《落日秘典》的地方呢?

「那……大概地方你都不知道嗎?」李天有些不甘心,既然讓他知道了如此高級的功法,他可不想就這麼放棄了。

「落日帝都,光明神殿!」輪迴給了兩個地方,李天頓時眼睛一亮。

雖然這兩個地方都不一般,可有了具體位置那就有了希望,再危險他都會想辦法一探。即使現在他還沒有得到其他部分,單單「落日秘法」也是很不錯的東西,至少在他遇到生死危機時,「落日秘法」可以幫到他。

當然他不會像大皇子那樣以壽命為代價來換取強大的力量,他只需要以自身的暗元素力量作代價就可以提升一個小境界。

李天在心中暗暗記下了這兩個地方,落日帝都難度應該不大,只要三皇子能順利登基的話,就希望很大,就是光明神殿有些麻煩。

他是暗屬性修鍊者,而暗屬性是光明教廷最為討厭的,李天如果到光明教廷的勢力範圍,多半會像過街的老鼠——人人喊打,更別說進入最核心的光明神殿了。

光明神殿在光明教廷的地位,就相當於落日皇宮在落日帝國的地位,是整個光明教廷擁有強者最多,守衛最為森嚴的地方。

這個時候,寒虎兩位大將軍都趕了過來,發現大皇子已死,虎大將軍當時就懵了。寒大將軍則是大喜,不過他看李天的眼神卻是怪怪的,他竟然發現完全看不透李天,甚至隱隱感覺李天的實力比他還強。

他很快搖了搖頭,以為只是錯覺,李天一個年輕人,怎麼可能比他這個巔峰元素統帥還強呢?

虎大將軍無法接受李天殺死大皇子的事實,展開巔峰元素統帥的實力全力對李天出手。一股恐怖的元素力量如同泰山壓頂一般,直接壓向李天。

就是寒大將軍都嚇了一跳,虎大將軍這一招非常突然,而且速度極快力量極強,就是他也只能想辦法避開而不願意硬接。

可是李天完全沒有反應,他只是看著虎大將軍沖他而來,臉上不但無一絲畏懼,反而拿出了死神鐮刀,似乎是要正面接下這一招。

「李天不可,快躲開!」寒江雪在後方看到這一幕,連忙提醒他。

可是她並不知道李天已經不是李天,現在是輪迴在掌控李天的身體。

「哼,雕蟲小技!」輪迴完全沒把虎大將軍放在眼裡,這虎大將軍雖然是巔峰元素統帥,可是比林風還是要略差一點,當初才中級元素統帥的輪迴,林風都奈何不了,現在高級元素統帥的輪迴想要擊敗林風肯定輕而易舉,更不用說這更弱一些的虎大將軍了。

死神鐮刀上聚集了難以想像的暗屬性元素力量,就是寒大將軍都震驚到了極點,他發現他最強的一擊,也不及現在死神鐮刀上的能量。

沒有任何懸念,憤怒的虎大將軍被輪迴一擊轟飛了出去,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


朱雀玄武兩大戰隊的成員再次驚呆了,其中三皇子看著李天完全說不出話來,他一直以為李天只是玄武戰隊中的普通一員,沒想到李天的實力之強連巔峰元素統帥都不是對手。

寒大將軍不一樣,他本身就是個超級強者,發現了李天的特別之處。就如同當初林風發現李天體內擁有輪迴的殘魂一樣,寒大將軍同樣也看出了李天體內有一個強大的靈魂體。

虎大將軍徹底怒了,他堂堂帝國大將軍,即使號稱帝國最強者的寒大將軍,也不可能一招就擊敗他,現在一個毛頭小子竟然一招就把他打飛了出去,還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感覺自己的臉都丟光了。

加上大皇子已死,他再也無所顧忌,今天他發誓非要找回這個場子。

「小子,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突然這麼強了,可你肯定維持不了多久,本大將軍早晚會取你性命。」虎大將軍說完,突然再次出手。

這一次他並沒有攻擊李天,他的目標竟然是正在發獃的王涵倩。< 勞斯萊頓看了看周昂,說道:「你懂個屁,我們之所以能夠存活下來,完全是靠我們掌握了製造能量藤蔓這一技術,之所以我們要用這個能量藤蔓是因為在我們沒有蘇醒之前,這個藤蔓能夠幫我們吸收寄主的能量,而且關鍵時候還能保護我們脆弱的未蘇醒的身體,等到我們蘇醒過後,這個藤蔓就會是我們的一個新生前的挑戰,只有過了這個挑戰,我們才有了新生的意思,不然要是連這麼一個小小的挑戰都過不了,我們這種高貴的種族是不會接受這樣的失敗者的等到我們衝過挑戰過後我們就可以將這個能量藤蔓吸收了,成為我們新生前的能量,能夠迅速幫我們回復到巔峰實力的一半,如果寄主夠強的話說不定還能回復到一半多所以你還是見識太短了。」

周昂點了點頭,一副豁然開朗的樣子,然後疑惑道:「那麼你寄生在我體內,除了吸收我的能量還有什麼用嗎?」

勞斯萊頓有些鬱悶的說道:「本來就沒有其他的了,如果非要說還有的話,那就是殺死寄主,然後以寄主的身份生活下去,知道等到我的下屬也就是我的同族蘇醒過來,然後就可以統治這個時代了,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當我蘇醒的時候,一種神秘的力量籠罩著我,然後我就和你生命連在了一起,也就是說我們不管那個一個死了,其他的另一個都會死,雖然我知道怎麼脫離,也掌握了脫離的方法,但是必須得等到你自然死亡過後才能脫離,這就是我很煩的事情了。」

周昂想了想說道:「你這麼說,那我們就是性命相關的一體了?那你以後可要好好保護我幫助我哦,不然我死了你也活不成的。哈哈哈哈哈哈……那不就是相當於我多了一個保鏢嗎?想想就覺得很爽。」

勞斯萊頓低下頭,像是在抑制自己的憤怒,然後抬起頭面無表情地對周昂說道:「你可以這麼理解,但是我現在不能衝破這個能量藤蔓,所以我現在可不能保護你,所以你個螻蟻千萬不要被人給整死了,到時候我就悲催了,莫名其妙的就會死掉,作為一個高貴的統治者,我可不想這樣的事情發生,我畢竟是活了那麼久的歲月了,你們人類不是有句話嗎,人越老越不想死,我也一樣的……」

周昂問道:「你不是能給我灌一些能量用來強化我的身體嗎,如果你多灌一點,那麼我的身體也會變得更加強壯,到時候就沒有人能幹掉我了,你也就不用擔心會莫名其妙的死掉啊,你說是不是?」

「你想的倒是挺美的,可惜了,我不可能給你灌輸太多的能量,畢竟我還要衝破能量藤蔓,如果給你太多的能量,那我怎麼辦?」勞斯萊頓不屑道。

「額……你可以晚點出來嘛,不是你說的必須把我的身體強化到能夠容納你的存在嗎?現在又說不給我灌輸能量,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嘛?」周昂氣的牙痒痒,憤憤不平地說道。

「螻蟻,你不僅身體孱弱,就連大腦也發育不完全,我現在開始懷疑人類是怎麼發明出這些有趣的但是並沒有什麼用處的高科技來的,同時我也有點擔憂自己的性命了……」勞斯萊頓想看著白痴一樣看著周昂。

「嗯?為什麼呢?我一般還是不會惹是生非的,也不會亂去拉仇恨,為什麼你會擔憂你的性命呢?」周昂一臉的問號,不知道勞斯萊頓到底在擔憂什麼,這些東西完全不需要擔憂的好嗎,自己又不是那些外面的街哥,成天沒事只會蹲在街頭,嘴上叼一支煙,雖然自己也吸煙,但是也不會像那些人一樣成天沒事只會惹是生非,然後因為一些小事就大動干戈,然後跑去跟別人約架,不是自己被揍的鼻青臉腫就是把別人揍的鼻青臉腫,在周昂看來這就像是小孩子玩過家家的遊戲,身為一個智商挺高的男人,周昂絕不允許自己和那些人同流合污,變成一個傻逼一樣的人。

「難道你自己沒發現嗎?作為一個螻蟻並不可怕,但是身為一個螻蟻而不知道是非,沒有一點自知之明,那就是你的錯了。」勞斯萊頓漫不經心的說道。

「你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你就不能說清楚一點嗎?你說我蠢,那你就說明白一點啊。」周昂也開始有點生氣了。

「誒,不錯,總算說到點子上來了看來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沒錯,我是怕你蠢死了,我有說過不給你灌輸能量嗎?傻逼,我只是說我不可能給你灌輸太多的能量,偶爾灌輸一點點能量就行了,而且先且不說我想不想給你多灌輸能量,就算是我想給你多灌輸一點能量,就你這弱雞一般的身體能夠承受得了嗎?真的是自己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難道你們人類歷史上沒有這種因為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然後自以為是而喪失生命的的人嗎?說白了,我對你的評價只有一個,那就是蠢到無可救藥。」勞斯萊頓淡淡說道,「而且針對你們人類這孱弱到不行的身體我也不想再多說些什麼了,簡直是顛覆我的世界觀,放眼整個時代,只有你們最弱,是不是後無來者我倒是不知道,但是前無古人那是真的,要是以前我的那些寄主哪裡需要我分身輸送能量,人家的身體本來就已經夠強壯了,能夠容納我的存在,而且人家的壽命簡直可以說是你們人類的五十倍還要多,甚至我們這個種族幾乎上是不是自然老死的,所以你們還是太垃圾了。真的是很煩啊,還需要給你輸送能量,浪費我出來的時間,我可是很想親眼看看這個世界到底變成什麼樣子了……,唉……」

周昂點了點頭,不見絲毫生氣,「原來是這樣啊,你早說嘛,只要還會給我傳輸能量就好。」 勞斯萊頓看著周昂一時不知道說些什麼才好,兩人就這麼一直對視著,場面十分尷尬,就像是丈母娘見了女婿,一直不說話,顯得有點無聊和尷尬。

過了一會,勞斯萊頓開口說道:「如果你想要早點讓我衝破這個藤蔓的封印的話,你可以去找一些珍惜的草藥來吃,這樣的話你自己的身體會得到強化,而我也能得到一大部分能量用來衝破封印。」

「嗯?這麼好的事你怎麼不早點說呢,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就太好了,你要是能夠早點衝破封印對你我都有好處啊,所以這個事情包在我身上了,我一定會去找到的,說吧,有哪些東西,我家門口不遠處就有一家新開張的中藥店,上次我去看了看,那裡的中藥質量都挺不錯的,成色都挺好的,而且價格也不是特別貴,我能買得起。」周昂一臉興奮的說道。

勞斯萊頓不屑地哼了一聲,「我知道那家中藥店,裡面的那些雜草能算是中藥?真的是膚淺,難道你們人類都是吃那種東西嗎?怪不得你們的身體這麼孱弱。」

「嗯?你怎麼知道我說的是哪家中藥店,莫不是你還去看了的嗎?」周昂表示很不解。

「需不需要我把方向和位置說給你聽呢?」勞斯萊頓面無表情地說道。

「好啊,我倒是真的不相信你知道哪個地方。」周昂蔑視地看著勞斯萊頓,一字一句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