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家屬!?

艾濃濃被這個詞給嚇到了,瞪著眼睛,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

孟星辰看著她那副彷彿被雷劈了的表情,不知道為什麼原本鬱悶的心情一下子就被治癒了。

他說道:「我不過是順路送你罷了。」

順路?

艾濃濃眨了眨眼睛,他們聚會的地方是在一個農家樂,很遠的。

先生為什麼會順路去那邊?

不過她很識趣的並沒有把這個疑問提出來,而是乖巧地跟著孟星辰上了車。

還是許清開車,許清問:「艾小姐,地址是什麼?」

「等一下。」艾濃濃拿出手機,點開班級群。

在群消息裡面找到了一會兒,把他們聚會的農家樂的地址給許清報了一遍。

她這才發現今天的班級群里特別熱鬧,同學們在刷屏討論說今天怎麼玩兒,給老師買了什麼禮物。

艾濃濃看到大家說要給老師買禮物,她頓時就發愁了。

糟糕!她竟然忘記買禮物的事情了!

這三年班主任很照顧艾濃濃,幫她申請到獎學金,還特別批准她不用像別的同學那樣每晚參加晚自習,讓她可以去打工。

在她想要輟學的時候,班主任甚至還親自找到家裡來,苦口婆心地勸她繼續讀書。

既然要去參加班主任的生日宴會,那禮物肯定是要買的。

可是貴的她買不起,太便宜了又拿不出手。

艾濃濃揪住自己的頭髮,糾結無比。

到底應該送什麼才好呢?

看著艾濃濃那副糾結的樣子,孟星辰問:「怎麼了?」

艾濃濃苦著小臉,「完蛋了,我忘記給老師買禮物了!」

「呵呵!」孟星辰冷笑了一聲,毫不留情地嘲笑她,「你這個小腦袋還能記得住什麼事情?」

艾濃濃苦惱地說道:「就算我記得住,我也不知道該給老師買什麼好啊!」

耳邊傳來了孟星辰低低的聲音…… 孟星辰說:「在路邊停車。」

許清從後視鏡里看了一眼,將車停靠在了路邊。

艾濃濃看著孟星辰,「先生?」

孟星辰說:「不是要給你老師買禮物嗎?下車。」

說完,他就率先下了車。

孟星辰走在前面,艾濃濃趕緊追了上去,連連擺手說道:「先生,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孟星辰已經給了她那麼多錢,今天還送了她這麼漂亮的一身衣服。

她怎麼還能要先生花錢給老師買禮物呢?

誰知道,孟星辰的大長腿卻停在了一家彩票站門口。

「要一張彩票。」孟星辰對著彩票站的老闆說道。

艾濃濃眨了眨眼睛,還是沒搞明白,孟星辰這是唱哪一出?

孟星辰拿著彩票,看向她,「給錢。」

艾濃濃:「啊?」

投注站老闆說:「兩塊錢。」

艾濃濃從小包里摸出了兩塊零錢給老闆。

「走。」孟星辰非常高冷的轉身,順手把彩票塞到艾濃濃的手裡,轉身就走。

艾濃濃看著手裡的彩票,風中凌亂了。

這是什麼意思啊?

看見孟星辰上了車,她趕緊跟了上去,「先生,你讓我買一張彩票,這是什麼意思?」

孟星辰微微揚了揚矜貴的下巴,「禮物。」

艾濃濃:……

這個禮物會不會太隨便了一點?

她又不是錦鯉,怎麼可能買得中彩票啊?

這麼想著,艾濃濃忍不住說了出來,小聲嘀咕道:「我又不是錦鯉!」

孟星辰斜眼看了她一眼,高深莫測地說:「你怎麼知道你不是?」

艾濃濃嘆氣,「我怎麼可能是錦鯉啊?我就是個倒霉體質,從小到大,連再來一瓶這種都從來沒有中過,又怎麼可能中彩票啊!」

一隻熟悉的大手伸過來,在她的腦袋上揉了揉。

艾濃濃抬起頭來,就對上了孟星辰那雙黑色的眼睛。

他說:「我的運氣很好,我把我的運氣借一點給你。」

天吶好撩!好蘇!

艾濃濃一顆小心臟怦怦直跳。

怎麼辦,怎麼辦?

她越來越覺得先生好溫柔,好帥呢!

艾濃濃忍不住偷偷地想,自己大概真的是一條錦鯉。

只是她這輩子所有的運氣,都用來遇見孟星辰。

艾濃濃被蘇了一臉,直到汽車在一家農家樂門口停下來,都沒回過神來。

「已經到了。」

「啊?」艾濃濃扭頭看了一眼窗外,這才不好意思地說道:「那我下車啦!」

「怎麼跟個小孩子似的。」孟星辰拉住了她,幫她理了一下頭髮,「不許喝酒,不許和男生多說話,八點我就讓許清來接你。「

「八點就要走啊?」艾濃濃撅嘴。

孟星辰挑眉,「怎麼覺得八點太早了?那我讓許清半個小時之後過來接你。」

艾濃濃趕緊搖頭,「八點夠了,我保證八點鐘準時出來!」

沒想到先生的思想這麼保守。

這也不許,那也不許。

不過這種被人關心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

「先生,那我去了!」說完艾濃濃就下了車,蹦蹦跳跳的像一隻快活的小兔子一樣走遠了。

許清從後視鏡里看著自家主子一臉寵溺的表情,忍不住在心裡嘆氣。

完了完了!

主子這一次是真的陷進去了!

孟星辰淡淡地對著許清說了幾個數字,吩咐道:「去跟博彩那邊說一聲,這幾個數字給個三等獎。」

孟星辰做的是地下拳擊場的聲音,跟幾個博彩公司有合作。

他讓艾濃濃買的那張彩票,就是他合作的一家博彩公司出的。

許清對於自家主子寵妻的程度,已經相當麻木了。

他卻還是忍不住問道:「先生,為什麼是三等獎?」

孟星辰微微挑眉,「不是說班主任很照顧濃濃嗎?畢竟是學生,如果一下子給個幾百萬,班主任肯定不會收的。給個三等獎,就當是感謝班主任這三年來對濃濃的照顧吧!」

絕斬之帝 許清忍不住在心裡吐槽:三等獎也是十萬塊錢呢!哪一個高中生給老師送禮,一送就送十萬塊錢啊!

不過許清也只敢在心裡默默吐槽罷了。

對於自家主子的決定,他是舉雙手雙腳贊成。

……

此刻在農家樂裡面,幾個女生滿臉羨慕討好的圍著艾小雪。

「小雪,你給班主任準備的是什麼禮物啊?一定是很貴的吧?」

艾小雪假裝不經意地說:「還好吧,也就是一個五百塊的保溫杯吧!」

同學們咂舌,「你們家好有錢呢!」

艾濃濃家裡的那套房子賣了兩百多萬,艾小雪家裡一下子就成了暴發戶。

雖然也不算特別有錢,但是在班裡,艾小雪可是最有錢的女生了。

有同學問:「對了,怎麼沒看到艾濃濃啊?不是說她要來嗎?」

艾小雪假裝不經意地說道:「她應該不會來吧?她的性格很孤僻的,從來都不參加集體活動。」

立刻有同學附和道:「說得也是,高中三年來班裡聚餐,艾濃濃可真是一次也沒有來過呢!就連運動會她都沒參加。」

「可能她比較自卑吧?」艾小雪優雅地理了理她身上的裙子。

她這條裙子可是剛買的新裙子呢!

這條裙子是某大牌剛剛出的,在發布會上推出就大火,就連一線的明星都穿過這條裙子參加活動。

這條裙子的正版要五萬多塊錢,艾小雪家雖然霸佔了艾濃濃父母留下來的房子,賣了兩百多萬。

可畢竟只有兩百多萬,不可能任由艾小雪揮霍無度,隨便就能買五萬塊錢的裙子。

艾小雪身上的這一條裙子是A貨,她仗著班裡的同學都是土包子,沒人認得出來真假,所以她才敢穿出來。

有眼尖的女生立刻認出了她身上的裙子,「小雪,你身上的這條裙子是剛出的五萬多塊錢的那一條嗎?」

大家都很驚訝,「小雪,真是看不出來啊?原來你們家這麼有錢,你為人還這麼低調!」

艾小雪微笑著,她非常享受別人這麼圍著她,讚美她。

艾濃濃剛走到門口,就聽到了女生們的對話。

她不屑地撇了撇嘴角,艾小雪家裡的錢是怎麼來的,難道心裡沒點逼數嗎? 「是艾濃濃來了!」有同學說道。

那幾個正圍著艾小雪說話的女生,紛紛都抬起頭來。

當看到艾濃濃身上穿著的裙子的時候,所有人都露出了一臉古怪的表情。

只見艾濃濃穿了一條深藍色的連衣裙。

這種顏色對她這個年紀來說略顯老氣,可是裙子的上面點綴了星星點點的水鑽。

走路的時候裙擺飛揚,水鑽燦爛奪目,增加了不少靈動和俏皮。

再加上艾濃濃踩了一雙細高跟鞋,頭髮上也是戴著同款式的髮夾。

整個人看上去仙氣飄飄的。

艾小雪身上穿的這條裙子,和艾濃濃的一模一樣。

撞衫不可怕,誰丑誰尷尬!

更何況是假貨遇上了真貨呢?

單看艾小雪身上的裙子,還看不出來是假貨。

但是在艾濃濃身上的真貨一出現,高下立判。

誰真誰假,一眼就看得出來。

有同學忍不住小聲地說道:「這也太尷尬了吧?她們兩個居然撞衫了!」

「剛剛艾小雪不是說這條裙子就到了一條,被她買到了嗎?可是我怎麼看著艾濃濃身上的這條才像是真的呀?」

「艾濃濃平時穿得很普通,沒想到這麼一打扮起來就跟公主一樣!」

「好漂亮啊,比艾小雪漂亮多了!」

艾小雪剛才吹牛,說這條裙子價值五萬多塊。

全市的專賣店就到了這麼一條,被她給買走了。

她以為班上的同學全都是土包子,一輩子也不可能穿得起這麼貴的裙子。

所以她就信口開河,把牛吹上了天。

其實她身上的這一條裙子,什麼五萬塊錢,不過是一條五百塊錢的A貨罷了!

然而她打死都沒有想到,艾濃濃居然穿了一模一樣的裙子來!

艾小雪在心裡惡毒地想著,艾濃濃穿的一定是假貨!

可是艾濃濃身上那條裙子的剪裁,那水鑽的光芒,怎麼看都比她身上的這一條真多了。

這讓艾小雪心裡忍不住地想著,艾濃濃身上的裙子該不會是五萬多塊錢的那條真貨吧?

不!

這絕對不可能!

艾濃濃這個窮鬼,怎麼可能買得起這麼貴的裙子?

一定是假的,要不就是偷來的!

艾濃濃真的是太過分了,平時穿得那麼普通,今天突然一下子穿得這麼漂亮,就是想在同學們面前一鳴驚人吧?

而且還故意穿得跟她一眼,簡直就是在跟她挑釁!

有同學招呼艾濃濃,「艾濃濃,你來了呀?到這邊來坐,這裡有空位。」

艾濃濃走了過去,「我沒有遲到吧?」

「沒有,我們也是剛來。」那同學忍不住問道:「對了,你身上的這條裙子是什麼牌子啊?」

艾濃濃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裙子,她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牌子。

孟星辰給她買的,所以她就穿了。

艾濃濃笑了笑,「我也不知道。」

聽到這裡,艾小雪心裡鬆了一口氣。

那同學說:「我就說嘛,剛才艾小雪說這條裙子五萬多塊呢!不過你穿著比艾小雪穿著好看。」

重生八零好媳婦 艾濃濃意味深長地看了艾小雪一眼。

艾小雪被她看得心裡發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