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光頭頓時大喜,彷彿是受到老師表揚的學生:「哈哈,那就好,那就好。」

「林先生,那一個億我不要了,就當我的賀禮。」

「祝賀尊夫人喜提韓氏集團。」

林壞卻是皺眉:「那怎麼行。」

「我請你辦事,還要你的錢,這不合理。」

「那一個億,我會一分不少地還給你,一會兒注意查收。」

說完,林壞便離開了。

宋光頭一臉獃滯,內心充滿敬佩。

其實他真的不差那一個億,就算送給林壞,他也不會心疼,還能順便討好林壞。

可他沒想到,這個林先生居然這麼有原則。

這種人,要麼是富到根本看不上那一個億。

要麼,就是已經脫離低級趣味的高人。

「想不到,小小一個天海市,居然會出現這樣的人物。」

「怕是要變天嘍!」

宋光頭深吸一口氣,大手一揮,帶著車隊離開了。

……

唐玉婷和唐燕回到唐家。

一臉心灰意冷。

而家中,唐鼎言和唐風,還沉浸在『飛黃騰達』的喜悅之中。

他們也知道唐玉婷要去參加競拍的事,還聽說有趙衛東幫忙,那是肯定馬到成功的事啊。

見唐玉婷回來,父子倆連忙迎了上去:「玉婷,咱家的集團什麼時候正式開業?我們好去買身像樣的衣服,不能給你丟臉啊,哈哈!」

唐玉婷一臉沮喪:「外公,我……我沒有拿下韓氏集團,還倒賠了一個億出去。」

什麼!

父子倆當場傻眼。

心臟病都差點嚇出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唐鼎言激動道:「不是說有趙參長幫忙么,怎麼會倒賠呢!」

唐玉婷咬著牙,把所有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聽完,唐鼎言臉都綠了。

「這個該死的唐萱,她到底是不是我唐家的啊!」

「不幫自己的堂姐也就算了,居然還趁火打劫!」

「真是畜生都不如啊!」

這個打擊,對整個唐家來說都是十分巨大。

本以為可以成功收購韓氏集團,從此飛黃騰達,可沒想到,還是便宜了唐萱兒一家。

「這唐萱兒一家真是邪了門了!」

唐風臉色難看道:「自從那個林壞去了她們家,她們家就一直風生水起。」

「媽的!這林壞是神仙變的不成?」

一家人想破了腦袋都想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那個廢物,不是已經被逐出林家了么?

就在此時,門外走進來一個人,氣場十足,不怒自威。

赫然是前來討債的趙衛東。

看到趙衛東那氣勢洶洶的樣子,唐玉婷的臉頓時就白了,忽然意識到了什麼。

完蛋!

那韓氏集團趙衛東也投了一個億。

她剛才為了保命,自作主張就把韓氏集團賣了,那她現在豈不是還欠趙衛東一個億?

想明白后,唐玉婷頓時想撞牆。

果然,就聽趙衛東怒吼:「唐玉婷!你他媽狗膽包天啊!」

「誰讓你賣了韓氏集團的!」

紫筆文學 鯤鵬盤坐在西方神山半山腰處的一塊巨石上給自己的妖族朋友挨個傳訊,傳訊的內容大同小異,宗旨都是邀請對方移居西方。

然而收效甚微,畢竟大家都不是傻瓜,誰也不想放棄山清水秀的老家,跑到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重新開始。

只有不到真仙境界的小妖願意來西方,但前提是鯤鵬肯來接他們,不然以他們的微末道行,恐怕走不到西方就在路上因為各種各樣的意外嗝屁了。

鯤鵬放下玉簡,臉上寫滿了愁字。倒不是愁自己搖不來妖,而是愁紅雲回來了。

他知道紅雲一定不會放過自己,因為他當年可是把所有能想到的陰毒手段都對紅雲用上了。

即便紅雲戳瞎他的眼睛,斬斷他的四肢,把他活着開膛破肚,挖出內臟,再一把火活活燒死,跟當年他對紅雲做的事情相比也才勉強五五開。

如果紅雲在無生道主處學得了更殘忍的報復手段,他簡直無法想像自己的下場會是何等凄慘。

「無生道主真是多管閑事!」鯤鵬怨恨地自言自語道,「我殺紅雲與他何干,他為什麼要復活紅雲來找我麻煩?」

鯤鵬沒有絲毫悔意,因為在他看來,紅雲害他丟失聖位,那麼無論他用多麼狠辣的手段報復紅雲都是應該的。

要怪就怪紅雲沒有死透!

要怪就怪無生道主多管閑事!

本座無錯!

鯤鵬感受到紅雲的氣息愈發迫近,他眼底的恨意也隨之愈發濃郁。他確信紅雲有更快的遁速,只是為了折磨他才故意走得這麼慢。

鯤鵬咬牙切齒道:「想叫我惶恐?想叫我後悔?想叫我屈服?你做夢!」

他是鯤鵬,北海之主!

說罷,他竟騰空一躍,身體在半空中化作巨大的飛鳥,徑直飛出了西方神山!

准提瞥了一眼,沒有阻攔。

與此同時,天庭中帝俊和東皇太一也有所感應,他們驚喜地異口同聲道:「鯤鵬離開西方神山了!」

東皇太一喚出混沌鍾:「他怎麼有膽離開西方神山?」

他跟帝俊之所以暫時放過鯤鵬就是因為鯤鵬蜷縮在西方神山裏,有聖人照看,他們沒法動手。可鯤鵬一旦離開西方神山,是生是死就全由他們決定了。

帝俊也感到疑惑:「或許是想回北海?」

東皇太一興奮地說道:「兄長,機不可失,我們趕快出發吧!」

「不,讓他先飛……」

帝俊停頓了,他想起上次讓鯤鵬先飛的結果,立即改口道:「不,我們現在就出發!」

他們化身金烏,一前一後地飛出天庭,徑直朝鯤鵬的方向趕去。

天上憑空多出兩顆太陽,整個洪荒的溫度都輕微上升。鯤鵬感受到溫度變化,扭頭朝天庭方向望了一眼。

鯤鵬眼底泛起一絲瘋狂:「都來吧!」

「他們也來了。」

「帝俊和東皇太一?」

「沒錯。」

紅雲仰起玉頸望向天庭:「他們跟我們可能有相同的目標。」

鎮元子點頭道:「事情變得容易了!」

紅雲卻搖了搖頭:「不,事情變得複雜了,因為只有一個鯤鵬。」

鎮元子怔了一下。

紅雲眼神堅定地說道:「鯤鵬是我的,只有我能殺他,就算是妖皇也別想跟我搶。」

話音未落,鎮元子吃驚地發現一股無法抗衡的力量將他環繞,隨後他的遁速便呈幾何倍數增加。

四周景物移動之快甚至超出了他神識所能捕捉的極限,他只能瞧見一片片模糊的光影。而當他們停下的時候,鯤鵬已經近在眼前了。

紅雲面若寒霜地問道:「鯤鵬,有遺言嗎?」

這麼多年過去,她朝思夜想的仇人終於出現在她眼前,她恨不得立刻將其碎屍萬段。不過在此之前,她還想折磨一番鯤鵬的精神。

鯤鵬化作人形,皺眉問道:「你是?」

紅雲沒有回答,她直勾勾地盯着鯤鵬的眼睛,身上散發出奇異的律動。

樣貌可以變化,但氣息是不會變的。鯤鵬先是一愣,隨後面露恨意。

他咬牙切齒道:「是你!」

見到被他親手殺死的敵人完好無損地出現在眼前,倒也別有一番滋味。

紅雲語氣寒冷地說道,「今日便是你償還因果之時!」

每一個字都蘊含着森冷的殺機。

鎮元子發出一聲厲喝:「受死吧!」

只待紅雲一聲令下,他就傾盡渾身法力為紅雲報仇。

鯤鵬昂起下巴:「你以為我怕死嗎?」

腦袋掉了不過碗大的疤,要是怕死,他就不出西方神山!

「你平時就這麼勇敢嗎?」紅雲平靜地問道,「你不覺得你多了一些不屬於自己的勇氣嗎?」

鯤鵬愣住了。

紅雲平靜地說道:「朝身上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