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就吩咐了幾隻小鳥兒去找秦遠,而這幾隻小鳥兒都是安寧從鎮國公府帶來的,隊長的靈兒,它們都認識秦遠。

「看看附近有什麼動物飛禽,你們要能說的上話的,都讓它們幫我去找人,你們也放心,凡是幫了我的,我不會虧待它們。」

安寧對靈兒細細一番叮囑。

還別說,靈兒帶著幾隻小鳥兒,就飛去了敵營,路過李家溝大山時,靈兒想了想,就飛進大山去找幫手。

哪兒知道,進了大山不久,靈兒就得到了消息。

所以,不到半個小時,安寧就得到了消息,秦遠和梁世子在李家溝大山裡,伏擊敵軍。

「驃騎大將軍好計謀啊,這樣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還讓敵人先亂了陣腳,耍的敵人團團轉,真的妙計。」秦遠手底下的副將吳常在連聲贊道。


梁世子手底下的沈躍忠也不落後,脫口得意道,「還是我們威武大將軍機敏,懂得把敵人引進深山老林里去,徐徐吞之。」

幾位副將都對自家的大將軍大聲贊了一番,然後就商量營救秦幕秦陽的事情來。

安寧道,「這樣吧,我身邊有幾個可用的上的暗衛,他們偵探的功夫一流,我先讓他們幾個潛進李家溝深山去探得兩位大將軍的準確位置,這樣你們去了,才好把他們救出來。」

至於怎麼救人,那就是他們的事,她能幫的,也只是找到秦幕和秦陽。

安寧派的人當然不是暗衛,而是小靈兒一群小鳥兒,有小靈兒一群鳥幫她,不出小半天時間,就得知了秦幕的方向。

而安寧寫了一封信,綁在了小靈兒的腿上,讓它送去給秦遠。

當在深山一處寬闊的大溝坎里,跟著一群兄弟們在一起吃野果果腹的秦遠,聽見了熟悉的鳥叫聲后,心裡那叫一個激動啊。

和小媳婦分開了一個多月,秦遠都快要想瘋了,算一算時間,他的三十萬兵馬也該到了。

他的阿寧也到了。

秦遠心悅,忙把手裡剩下的幾個果子扔給了趙雷吃,人就往上一躍,跳出了溝坎。

離溝坎遠了一些,秦遠才朝跟著他飛過來的小靈兒招了招手。

妖怪福利院 ,落到秦遠的手上。

秦遠拿下它小腿上的小紙卷,鬆開小靈兒,等他掃了一眼小紙卷上的字后,臉色頓時變了變。

當夜,秦遠帶著他的人,按照小紙卷上畫的圖上面的方向移動。

在襲擊了敵軍兩撥人馬,過了四個多時辰后,秦遠才找到了小紙卷上所指的那個山洞。

可當他帶著人進去時,卻見到了山洞裡面一片紅色,地上躺了幾十具砍斷了手和腳,或者攔腰斬,腦袋被砍的屍體。

而有一具屍體,正好倒在了一堆火堆旁,火勢順著那屍體的鞋子,正在往上蔓延。

看到火堆,秦遠的心就一緊。

該死的,竟然生了火,這不是明擺著在告訴敵人,他們在山洞么?

還敢烤肉吃,是以為人家的鼻子,都是長的只呼吸,不聞味呢。

秦遠手顫了顫,他也不嫌臟,不嫌恐怖,迅速的去翻開一具具屍體。

趙雷趙冰也一起幫忙。

「主子爺,大老爺和四老爺都不在。」趙雷在檢查完所有屍體后,鬆了一口氣。

不過,看這現場想也知道,大老爺和四老爺一定是被鳳國的人給抓了去。

「追,一定要把他們救回來。」秦遠冷冷道。

他雖然怨恨親爹,可那是他娘親用自己的命護著才留下一命的人,所以他就算恨親爹薄情寡義,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陷入敵人之手而不顧。

秦遠帶著人,就循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尋去。

其實,秦遠就是來晚了一步。

敵軍聞著味道,抓了秦幕等人時,也不過是前半個時辰的事情。

霸道總裁的逃妻 ,押著人就下了山。

抓他們的是鳳國一個小女將,她此刻心裡正得意著呢,心想著她這一次立了大功,回去后,一定能升為副將。

結果,還沒出山,就被一群突然衝出來的人馬攔住了去路。

小女將定睛一看,為首的是個不認識的年輕男人,長的不錯,皮嫩面白,很適合抓回去做一個小侍郎。

小女將看著對方的眼神,就變得無比炎熱,「喲,是個小美男啊,模樣不錯。」

神色猥鎖,語氣下琉,像極了市井裡的琉氓,在調戲農家婦女時的口氣。

秦幕和秦陽抬眸看去,兩人的眼睛齊齊一亮。

四老爺激動的喊道,「老二,快來救我。」

不錯,來的人正是秦家二少。

秦二少趕到軍營時,就聽說了他老爹和大伯被困在李家溝深山,這不,他二話不說,就帶人趕來。

也不知道他是運氣好,還是運氣好,還真被他哥碰上了。

秦二少手底下只有一千個人,而為了不打草驚蛇,樹大招風,秦二少這次來救人還減了大半人,只帶了二百人前來。 對方小女將的身邊,拖拖拉拉的可是有上萬人之多。只是因為是凌晨, 球權時代

不然,秦二少不會傻的光明正大的衝出來。

被對方一個小小的女將給調戲了,秦二少面紅耳赤,咬牙切齒,他一揮手,恨恨道,「兄弟們,殺啊,救下兩位將軍,我們就是大功勞一件。」

他的話才落,他身後一千人就如狼似虎一樣,凶神惡煞的撲了上去。

以少敵多,還是在這這密林里,如果秦二少的人馬厲害,懂得利用密林樹木遮掩打游擊戰,那秦二少也不一定會輸。

結果,他太輕敵,等人家反撲上來后,他才知道,他錯估了對方的人數。

輕敵必輸,驕兵必敗。

十多分鐘后,秦二少這邊慘敗,要不是秦遠帶著人來的快,秦二少指不定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不過,也多虧了他拖了對方這十多分鐘,秦遠才能這麼快追到對方。

「不許動。」

對方的小女將一見到秦遠,就跟見到了殺父仇人一樣,「你們敢再亂動一下,我就殺了他們倆。」

秦遠臉沉如黑鍋灰,他輕輕抬起手,「住手,退一邊去。」

他身後的將士們,都停了手,圍攏了上來。

「大哥。」身中了小女將一劍的秦二少,站在了秦遠的身邊,低聲道,「大哥,你一定要救出爹和大伯,他們要是被帶到鳳國去,我們就更被動了。」

不只是被動,還會騎虎難下。

秦幕秦陽是秦家的人。

到時候鳳國的人押著兩秦將軍來威脅秦遠退兵,讓出城池,那他答應不答應?

不答應吧,那他就是不孝,要眼睜睜的看著親爹死。

答應吧,那他就是不忠,竟然把龍國的疆土,作為他親爹的交換條件,拱手讓人。

這一點秦二少能想到,秦遠更是能想到。

但秦遠比秦二少冷靜,泰山崩以前,面不改色。

他冷冷射向對方,「你認為你能逃得掉?」

「呵呵,那就要看你忍不忍心看這兩個老傢伙死掉。」小女將陰陰的笑了幾聲,手上的劍毫不遲疑的朝秦幕的肩膀上刺去。

這一劍,生生刺進了他的肩胛骨中,劇痛難忍。

但秦幕只悶哼了一聲,咬著牙沒敢痛叫出聲,就是擔心秦遠會亂了方寸。

但看他臉色慘白,滿頭大汗,面色扭曲,秦遠也知道他痛的不輕。

「大伯。」

秦遠面不改色,秦二少卻擔心的喊了一聲。

對方哈哈大笑了起來,抽出劍,帶出了一道血劍,噴了一地。

小女將看向秦二少,「原來是秦家人,秦家倒是一個專門出美男的地方。」

她指向秦二少,「想不想我放了你爹?」

「你想要什麼?」秦二少也不是傻子,認為對方會毫無條件的放人。」

小女將看著他的眼神就變得熱烈了許多,哈伸出舌頭添了一下嘴唇,動作就跟一個女痞子一樣下琉,「用你來換你爹。」

她那眼神,紅果果的想要秦二少。

想當然,秦二少若是落到她手裡,會是怎樣的下場,可想而知。

鳳國的女將大部分都十分兇猛好銫,喜養侍郎,就是打仗,身邊也少不了要帶幾個侍郎在身邊。

就跟龍國好銫的將軍一樣,打仗也要帶侍妾在身邊侍候一樣。

而且在鳳國還有一條明文規矩,誰俘虜了的敵人,只要不是將軍之職,那就可以任其處置。

是疼是殺,全靠人一句話。

所以,小女將不敢去肖想官職更大更具魅力的秦遠,反而是秦二少,只因為秦二少身無將職,把他俘虜了去,那就妥妥的是她的禁臠。

但秦遠,數十萬將士的頭領,不可能來換一個無用窩囊廢,就是他答應,他的手下也不會答應。

小女將還是挺聰明的。

秦二少臉色一白,滿腔想要救父親的激奮,被噎在了喉嚨口。

他看向朝他喊,「老二,別管我,別聽她的話,爹寧願死,也不會讓你落入敵人之手。」的父親一時間竟然有些慌了。

年少貴公子,第一次當兵作戰,就身負傷勢,陷入了兩難之中。

突然間,秦二少很佩服秦遠。

這些年,原來秦遠都是這樣過來的,這麼的難么?

他還以為,做了大將軍會很威風,有權有勢有地位,他振臂一呼,數十萬人都得聽他一人的命令。

現在看來,好像不一樣啊。

他爹也是大將軍,手底下也有五萬兵馬,可是……卻落得了這樣一個下場。

不行,他不能在手底下的人和秦遠面前表現的軟弱,他要成功,他要趕上秦遠,那他就必須要有犧牲。

「好,我答應你。」秦二少向前走了一步,焦急彷徨的面色,變得冷靜下來。

那小女將就猖狂的笑了幾聲,吩咐身邊兩個士兵,「去,先把他給綁了。」


「不行,你得先把我爹給放了。」秦二少一連防備的後退了幾步。

對方哼了一聲,「先放了他,哼,你以為我是傻子呢,先放了他,你還會任由我把你綁了?」

「你爹在我手上,是死是活,全憑我一句話,你認為你有資格跟我談條件?」

秦二少被堵的啞口無言。

四老爺就在那邊囔囔起來了,「老二,爹知道你是個好樣的,你別管爹,爹活了這麼些年也夠保本了,你還年輕,你是二房的嫡長子,你身上還肩負支撐起二房的重擔,你不能有事。」

「爹要是過不了這一關,你要幫爹好好照顧你娘,這些年,我虧欠了她很多。」

說起四夫人,秦陽面色愧疚,語氣輕了許多。

「爹。」秦二少吶吶的喊道,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

突然間,幾支羽箭呼嘯而來,射進了押著秦幕秦陽幾個士兵的腦袋裡。

還有幾支羽箭射向小女將的面門上和心臟等幾大要害,小女將大驚失色,揮劍斬斷了兩支,但射向她的羽箭太多,胸口上還是中了一箭。

小女將一下子就噴出了一口老血。

而在那幾個士兵中箭,和小女將揮劍的千鈞一髮之際,暗處突然閃現出幾道黑影撲向秦幕秦陽。

在眾人回過神來之際,秦幕秦陽二人,已經被救了出去,到了秦遠身邊。

而秦遠一揮手,將士們如餓狼一樣反撲。

廝殺繼續著。

敵人被偷襲成功,又失去了人質,被秦遠的兵馬一面倒的跟砍大白菜一樣,一顆又一顆。

秦二少捂住傷口,眼目紅赤。

直到這時,他才發現,他跟秦遠之間的距離太大太大。


在秦陽秦幕被抓時,他除了著急擔心,什麼也做不到,而秦遠利用對方在跟他歪歪纏時,就不動神色的安排了一切。

果然呢,大哥就是天生做將軍的料,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都能在運籌帷幄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