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哥哥,明天就是大婚,我們這樣是不是……”金瑩瑩被王宇的動作弄得滿臉潮紅。

“不論是今天晚上還是明天,你都是我王宇的女人。”王宇低沉沙啞的聲音在金瑩瑩的耳畔邊響起。

“討厭。”金瑩瑩故作嬌羞的一推。

其實她早就把王宇當成自己未來可以依靠的丈夫了。

夜深了,一陣陣誘人心神的聲音在房間裏面響起,春光旖旎,層紗落下遮住一片春光。

翌日,皇宮裏面已經佈置好了登基大典,場面甚是壯觀。

而金瑩瑩一早也是被人簇擁進自己的宮殿裏面叫人細心打扮,王宇身爲金虎國的皇后,裝束也自然不能少。

“吉時已到,新人入場!”一道尖細的聲音響起。

金瑩瑩今天身穿大紅鳳凰金絲衣,頭帶金虎國的鳳冠,腳踩紅色金絲鴛鴦繡鞋,一步步頂着皇冠踏上登基大典之上的臺階。

臺階盡頭,是金木研端坐在紅木雕刻的龍椅上面,王宇其實對這般妝容十分別扭,最吐槽的就是自己也像天下男婚女嫁的時候新娘蓋頭的紅帕子。

王宇眉宇軒昂,不用過多裝扮就已經是絕世帝君一般,沒蓋紅帕之前,就連接親的紅娘都爲王宇的英俊帥氣所沉醉。

“瑩瑩,抓住我的手。”王宇伸出了自己骨指分明的手。

“嗯。”金瑩瑩點了點頭伸出自己纖細的小手被王宇的手穩穩抓住。

這臺階要他和她一起走過,寓意風雨同舟,長長久久。

“女兒拜見爹爹。”到了臺階盡頭,金瑩瑩低頭道。

“小婿拜見丈人。”王宇也是穩穩地行了一個禮。

“好好好,快快請起。”金木研摸着自己的鬍鬚哈哈大笑。

這時小李子也出現在祭祀臺上,臺階兩邊都是金虎國的文武百官。

小李子開始讀聖旨:“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今朕年老色衰,思之朕的愛女金瑩瑩品德高尚,足智多謀,可擔任金虎國未來國君,今朕以天子名義傳位與朕之愛女金瑩瑩封號爲鳳凰帝,欽此。”

金木研將金瑩瑩的鳳冠摘下,爲其帶上了金虎國曆代國君的皇冠,金瑩瑩站在中央,一時間百官朝拜,天下煙花爆竹響徹天地,昭告天下,今天金虎國迎來新的國君,都城之內所以黎民百姓都放下手中的活俯首行禮。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百官朝拜。

“衆愛卿平身,從即日起朕便是金虎國的天子,金虎國的王,而王宇是金虎國的皇后!”金瑩瑩說道。

“皇后千歲千歲千千歲!”百官接着朝拜。

金虎國裏面神獸金虎聖獸也出來乖乖地臥在了金木研的手邊。

“阿虎,從今天開始,金瑩瑩便是你新的主人。”金木研對着金虎聖獸說道。

“吼吼吼。”祭祀臺上一頭金黃色髮色雄壯的金虎聖獸仰天長嘯。

一時間,金虎國所以野獸百獸朝拜,以鳴聲示意。

王宇抓住金瑩瑩的手立於這天地間,千秋萬世我陪你一同度過。

金瑩瑩足尖輕點一躍到金虎聖獸的身上,伸出自己的手,巧笑嫣然道:“上來。”

王宇也是催動靈力騰空上了金虎聖獸的身上,一把摟住金瑩瑩細細的腰身。

金虎聖獸張開自己的一對潔白的翅膀,朝着皇宮的方向飛去,金童玉女,享受着這世間最美好的愛情。

“這種東西就不必戴了。”金瑩瑩笑着將王宇頭上的紅帕給拿了下來。

“叮,恭喜宿主大大完成大婚,獎勵王者值10萬。”

金虎聖獸載着他們這一對新人遊覽這金虎國的大好河山,王宇也是第一次看到金虎國的全貌,被金虎國的一切都深深震撼了一番。

他日,他也一定創造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

金虎聖獸遊覽了一圈之後,晚霞映射在天邊,它緩緩停留在皇宮之中。

長明殿燈火通明,碩大的紅燈籠高高掛起,王宇抱着金瑩瑩下來。

“來人,把金虎聖獸安置好。”金瑩瑩下達命令。

“是,皇上。”小李子連忙將金虎聖獸牽了下去。



這一下子只剩下王宇和金瑩瑩兩人,不愧是金虎國的宮殿,裏面裝潢華麗,不知道要比自己的怡紅院還要強不知道多少倍那種。

“都退下吧。”金瑩瑩對着宮殿裏面的下人說道。

“是。”下人都乖乖退了下去,帶上了門。

“宇哥哥。”下人都退下之後,金瑩瑩又變回來了小鳥依人靠着王宇的懷裏。

“還叫宇哥哥?”王宇挑了挑眉毛道。

金瑩瑩貝齒輕咬,嬌羞地說:“相……相公。”

王宇一下子將金瑩瑩抱了起來。

“討厭。”金瑩瑩的小拳拳捶着王宇的胸口,臉上也愈發紅潤。

王宇低下頭輕輕吻了一下金瑩瑩吹皮可破的臉頰。

“經歷了昨天那晚,還跟我害羞呢?”王宇邪笑道。

“不是,昨天你不是把人家都看了個遍嘛……”金瑩瑩到最後說話聲越來越小。

“相公這個稱呼太老土了,以後你就叫我老公,乖,寶貝,叫我老公一聲。”王宇在身下嬌小的人兒耳邊說道。

“老……老公……唔……”金瑩瑩感覺到自己身上一片**。

“老公,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我是……唔……你的女人……”金瑩瑩被王宇弄得有些眼神迷離起來。

與昨天不同,今天金瑩瑩完全將自己媚到骨子裏面的妖嬈展露在王宇的面前,王宇體內的雄性荷爾蒙也是如噴泉般勃發。 清晨,晨光熹微,一點點稀碎的陽光散落在這一對佳人身上。

王宇最先睜開雙眼看着旁邊熟睡在自己身邊的人兒,又輕輕吻了吻身邊人兒的額頭。

空氣裏面都四處逸散着一股淡淡的麝香味,忽然身邊的人兒睫毛微微顫動了幾下,睜開了自己水靈靈的大眼睛看向正看着自己的男人。

柔軟的頭髮便又向王宇結實的胸膛上面靠了靠。

“寶貝,看來昨天夜裏沒有滿足你啊。”王宇的手掌附上面前人兒潔白無瑕的背上。

“唔。”金瑩瑩被王宇的動作弄得眼眶裏面有晶瑩的淚光閃爍其中。

“老公,人家還想要~”金瑩瑩在王宇的懷裏撒着嬌。

王宇二話不說再次覆身而上,宮殿之中又傳出了令人害羞的喘氣聲。

待整理好衣物之後,出了宮殿大門,便見到小李子殷切地在外面等候着。

“老公,你真的要離開嗎?”金瑩瑩滿眼都是不捨之意。

“我還有些事,瑩瑩,希望你能理解我。”王宇溫柔地撫摸着金瑩瑩的頭髮說道。

“放心,我一定還會回來的,對了,臨走之前我還有禮物要送給你。”王宇拉起金瑩瑩的手。

小李子摸摸在後面跟着兩位對自己喂狗糧。

王宇拉着金瑩瑩的小手走到皇宮裏面的御花園當中。

金瑩瑩有些疑惑地開口問道:“老公,你帶人家來這裏幹什麼?”

“乖,閉上雙眼。”王宇說道。

“嗯。”金瑩瑩乖乖閉上了雙眼。

王宇從系統裏面購買了999朵玫瑰花和一枚鑽石戒指。

“寶貝,睜開雙眼吧。”王宇在金瑩瑩的耳邊說道。

金瑩瑩慢慢睜開了雙眼被眼前的一幕都震撼到了,馥郁的花香四溢,深情而美麗的玫瑰花在空氣中輕輕搖曳。

王宇趁機蹲下身子爲金瑩瑩戴上了一枚耀眼閃爍的鑽石戒指。

“唔。”金瑩瑩這一時半會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形容纔好。

當然,王宇留給金瑩瑩不止是這些。

“瑩瑩,你要永遠記住你是我王宇的妻子,這本《金耀萬叢法》你收好,這枚戒指是我們愛情的見證,我也期望你變得比現在更強。”王宇溫柔地說道。

“嗯。”金瑩瑩重重點了一下頭,可是點頭的那一刻眼淚還是忍不住奪眶而出。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沒有告訴你,你那幾個哥哥不小心犯了錯被終身監禁了,我還需要去別的地方辦些事情。”王宇說道。

“好。”所有的不捨和千言萬語都化成一個字。

要是換作以前的王宇可能會選擇留在金虎國,可是經歷了那麼多事情,王宇也早就不是之前的王宇,他要不斷變強,才能保護他身邊的妹子們,他要成爲一個有實力有顏值的男人,他所追求的早已不是當初那般,那種無力感他不想再經歷一次了。

告別了金瑩瑩,王宇準備離開金虎國,臨行之前還是過來跟自己的老丈人喝了一壺酒。

“你要離開金虎國了啊。”金木研聽到王宇要離開的事情並不感到驚訝。

“是的,對了,岳父大人,你是不是一直卡在了元嬰巔峯期?”王宇開口問道。

這個問題可是把金木研給問住了,他一直卡在元嬰巔峯期,如今壽元將盡,如果能夠突破的話,自己可以再向天要幾百年。

“把手伸過來。”王宇說道。

王宇幫自己的老丈人把了一把脈之後,毫不猶豫地向系統購買了一些有助於突破元嬰期的丹藥。

王宇一甩手就是十幾瓶丹藥,金木研也是被王宇這大手筆給驚訝了一番。

“岳父大人,這些都是有助於您突破元嬰期的丹藥,這其中還有兩瓶高級洗髓丹,利於去除您體內雜質,當然要想領悟到出竅期,還得靠您自己。”王宇解釋道。

“哦,很好,很好。”金木研也是一把年紀了激動了一把。

“那行,我就離開金虎國要去別的地方了。”王宇說道。

“走吧,對了,那金行信物你可得好好領悟一番,對你自身能力的提升大有裨益。”金木研在王宇臨行之前提醒了一句。

“小婿記住了。”王宇回答道。

離開了金虎國的王宇,先是找了一個小鎮子的客棧裏面落腳,此次他在客棧裏面要了一間上等客房,在裏面佈下聚靈陣,進入修煉狀態。

在自己的精神靈海里面,王宇細細端詳這金行信物,而體內的凱爾,莫甘娜,銳雯,艾瑞莉婭,凱特琳娜也出現了。

“主人,這是什麼啊?”莫甘娜率先開口問道。


“金行信物。”王宇也看着面前這個閃爍着耀眼光芒的光團。

王宇觀察了半天也觀察不出來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主人,是不是需要觸碰它融合一下?”凱爾提出自己的觀點。

“融合?”凱爾的一句話似乎有些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