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得虎大喜,退出戰團,向那把弓奔去。黑衣人忙道:「不要走,先殺了這肥豬再說。」

孫得龍大驚,忙道:「二弟,回來。」

但孫得虎哪裡肯聽,仍然向那把弓跑去。

孫得龍和孫得虎二人本來是一股迎擊胖子的力量,現在孫得虎去拿弓,他二人構成的防禦瞬間解體,胖子獰笑一聲,一錘衝破孫得龍的抗體元氣防禦,擊在孫得龍的身上,孫得龍慘叫一聲,在空中噴出幾口鮮血,身子登時飛了出去。

胖子一招得手,一邊抵抗眾的攻擊,一邊向孫氏兄弟那裡露出的缺口處衝去。孫得虎聽得慘叫聲,回頭見孫得龍受了重傷,不禁怒火中燒,再也不顧那強弓,閃電般地殺了回來,堵住了胖子殺出來的缺口,他深恨胖子打傷了他兄長,用的竟是與胖子同歸於盡的招式,胖子大吃一驚,他本來就受了傷,不敢硬拼,只得又退回了原處。

胖子被堵回去后,在眾人的圍攻下又是受了幾處重傷,他漸漸力不從心,叫道:「我把弓已經給你們了,你們為什麼還不放過我?」

黑衣人冷笑道:「你是最危險的人物,如果不殺你,我們誰也活不了。」

話音剛落,一槍射出的一道巨大的槍影又攻破了胖子的護體元氣,將胖子震得狂噴鮮血。胖子自知今天已經毫無生還的希望,他大喝一聲,咬碎舌頭,體內一道道可怕的氣息向四周射去,一種彷彿來自靈魂深處的力量充滿了全身。

砰地一聲,孫得虎被震飛了出去,顧長軍和舒無眉也被震退了好幾步,只有黑衣人咬著牙堅持住。

沒過幾招,胖子一錘揮動錘影怒砸向黑衣人胸口,黑衣人急忙用長槍擋著,只聽一聲巨響,黑衣人向後退了好幾步,哇地一聲噴出一口鮮血。

就在這時,顧長軍、舒無眉以及孫得虎已經又補了上去。胖子剛才強提一口氣,現在已經用得差不多了,他漸漸只有招架之功,而沒有還手之力。

噗哧一聲,孫得虎一劍居然刺入了胖子的身體,他哈哈大笑起來,胖子冷笑,用盡最後一絲力量一錘砸在了他的腦袋上,二人同時死亡。

「二弟。」

孫得龍狂叫道,他本來就深受重傷,這時受了這麼大的刺激,再也堅持不住,他狂噴出一股鮮血,也跟著孫得虎去了。

眾人僥倖逃得一命,想起要不是羅龍及時提醒他們,恐怕眾人的命早已經丟在這裡,不由得都感激地望著羅龍。那黑衣人一個閃身拾起那金弓,顧長衛道:「算了,這弓就歸你了。」

他是擔心眾人再為了弓起爭端而殺個你死我活。黑衣人點點頭,笑道:「我現在實力最強,這弓自然是我的。」

最強的胖子是三星武將,已經身死,現在黑衣人是二星武將,在眾人中是最強的。

黑衣人看了看顧長軍、舒無眉和羅龍,突然道:「念在大家一起作戰的份上,我就給你們一條活路,這樣吧,只要你們把在這古戰場里得到的東西拿出來,我就放你們一馬。」 羅龍等人不可思議地望著黑衣人,萬萬想不到黑衣人這時候會突然發難。

舒無眉向後退了幾步,指著黑衣人道:「你……你瘋了。」

顧長軍也怒向黑衣人道:「你不要得寸進尺,我三人實力雖然比你弱了點,但如果合力,恐怕你也未必能招架得下。」

他和舒無眉也算是一星武將,羅龍雖然只是七星武衛,但實力也不弱。

舒無眉冷笑:「就算小羅大師不出手,咱們也未必輸了他。」

黑衣人不置可否,道:「哦,你們既然那麼有自信,不妨一試。」

他冷笑著負手而立,面向顧長軍和舒無眉,挑釁似地望著二人。顧長軍魂武雙修,雖然痴迷於煉器,實力卻也不低,這時見黑衣人不把他和舒無眉放在眼裡,不由得大怒,對舒無眉道:「咱們一起上,給他點顏色看看。」

說完縱身躍起,斬出無數道劍影,率先向黑衣人擊去,舒無眉緊跟在他身後,也是一劍刺下,那黑衣人微笑著望著他們,似乎根本沒要還手的樣子。

羅龍見那黑衣人如此託大,覺得奇怪,以他的觀察,似乎黑衣人的能力還沒有高到那個程度,他突然想到了一種最不可能的可能,急忙朝顧長軍喊道:「顧長軍,小心。」

幾乎是同時,顧長軍身後的舒無眉臉色突然變得猙獰起來,她的劍突然轉了個彎,劍芒閃爍中,一劍正刺入顧長軍的後背,從前心穿了出來,鮮血長濺。

顧長軍遭此一擊,攻向黑衣人的劍登時無力地掉了下來,舒無眉狠狠一腳,把他的人從空中踢到了地上。顧長軍倒在地上,卻是沒死,他強撐著身體轉過身,指著舒無眉,抖抖索索地道:「你我也算是相識多年,我自問對你也不薄,為什麼這麼對我?」

羅龍吃了一驚,從顧長軍的表情來看他和舒無眉二人很可能有不正當的男女關係。

舒無眉哼道:「不為什麼,就你這樣的老傢伙,我早玩膩了。」

那黑衣人冷笑地走了過來,槍尖一掃,將顧長軍挑飛出去,笑道:「現在我才是他的男人。」

顧長軍圓睜著眼睛,不甘心地倒地而亡。黑衣人用力過猛,胸口一陣氣悶,不由得咳嗽了幾聲,這是他剛才和胖子打鬥時受的傷。舒無眉見狀,從懷裡取出幾粒丹藥,關心地道:「死鬼,把丹藥吃了。」

那黑衣人極為欣喜,看也不看,連忙把丹藥吞了進去,他只覺得一股強大的藥力從丹田直湧上來,不禁喜道:「多謝無眉。」

羅龍不禁鼓起了掌,對二人道:「二位演得一手好戲,不去演戲太可惜了。」

從開始到現在,舒無眉和黑衣人二人產生的矛盾最多,絕對沒人想得到他二人是一夥的,羅龍也是最後關頭才發現,卻是已經太遲了。

「你們別殺我,舒無眉,我可是救了你的命的,你忘了嗎?」羅龍裝出一副害怕的樣子。

舒無眉笑了:「小羅大師,謝謝你救了我的命,為了表達我的謝意,我決定不親自殺你,就讓我這位朋友給你個全屍吧。」

羅龍獰笑道:「別忘了,我懷裡還有個四階高級妖獸,你們兩個人還不夠我這妖獸兩下。」

舒無眉笑得花枝亂顫:「你就不要嚇唬人了,我心臟不好,你那妖獸和妖鱷打的時候我可是在一旁觀看,它早死了,就算不死,也早就沒了戰鬥力。」

羅龍默然,舒無眉說的沒錯,雖然地火毒蛛具有自我修復的功能,但他背差點被咬下來,現在雖然沒死,卻是沒法出來幫他抵擋強敵。

黑衣人沉聲道:「小子,說夠了沒有,說夠了就來送死吧。」

他向前走兩步,笑道:「可惜,在重力世界你是唯一有機會殺掉我們的人,只可惜你的心太軟,下不了手。」

羅龍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黑衣人哈哈笑道:「死到臨頭,你還問什麼名字,也罷,讓你死得瞑目一些,我叫汪睿。」

羅龍搖搖頭道:「我看你不應該叫汪睿,應該改名叫汪豬好了,你覺得舒無眉會喜歡你嗎?你比顧長軍怎樣?人家長得還算是像樣,又會煉丹煉器討人喜歡,實力也不比你低到哪裡去。你呢?是比他年輕呢還是比他帥,或者你覺得你某方面的功夫比他好?」

汪睿想了想,自己似乎自己什麼也比不上顧長軍,不過他並沒有相信羅龍的話,冷笑道:「小子,想破壞我和無眉之間的關係?好從中得利,沒門。」

不過,話雖如此,他還是從丹田內運氣,覺得確實沒什麼問題這才放下心來。

羅龍見他沒事,心裡也自嘀咕:「這怎麼回事,難道我錯估了舒無眉?」

汪睿不再猶豫,喝一聲,長槍化作幾道槍影,閃電般地向羅龍刺來。羅龍不敢硬抗,連忙用他的成名步法凌煙步向後猛然移位出去,只聽喀嚓喀嚓幾聲,羅龍原來站位的地方被槍影綻開幾個寬達一兩尺的地洞。

汪睿一連施出幾招,都被羅龍以凌煙步法閃開,他轉身對舒無眉道:「無眉,你封住這小子的路,讓他不能亂跑。」

舒無眉喊了一聲廢物,卻是有意無意地封住了羅龍的退路。羅龍嘆了口氣,他知道接下來要和對方正面交鋒了,再隱藏實力已經失去了意義。想到這裡,他身子一伸展,一陣陣元氣從丹田處湧出,直通向全身各地,羅龍嗯了一聲,氣息由七星武衛升到八星武衛,再由八星武衛又升到九星武衛。

舒無眉和汪睿二人都吃了一驚,不過很快舒無眉就笑道:「九星虎衛,小羅兄弟你居然隱藏實力,太不厚道了。」

江睿哼道:「不過是九星武衛,在我眼裡,它連渣都不是。」

這也難怪他看不上眼,武衛和武將實力之間還足足有一個武師之間的差距。江睿說完,長槍再次向羅龍刺來,這一回,他的長槍飛出百道金光,將羅龍附近的範圍全籠罩了,羅龍身後又有舒無眉虎視眈眈,不敢冒險後退,只得硬抗。

羅龍長嘆一聲:「萬花歸塵流刃下,落櫻千點掩殘陽。」

嘆聲中,落櫻刀法已經揮出。

殘陽如血,千萬朵櫻花在夕陽中隨風狂舞,那萬千綻放狂舞的櫻花向著百道金光直撲過去。

砰砰砰,無數聲巨響響起,兩道巨大的能量狠狠地撞擊在一起,羅龍只覺得一股強大的力量反彈回來,他踉踉蹌蹌退出了十來步遠,這才勉強停下身來,一縷鮮血沁出嘴角。那汪睿也被這股強大的震力震退出了七八步。

舒無眉笑道:「小羅大師果然是深藏不露,居然能和二星武將高手打成平手,佩服佩服。」

他表面上是誇羅龍,實際上是在諷刺汪睿沒用,汪睿哪裡會聽不出來,登時臉色通紅。不過他也是聰明人,見羅龍臉色蒼白的樣子,笑道:「無眉你不用擔心,這小子剛才那一招已經用了全力,現在他已經是強弩之末,等我再一招就可以結果了他的性命。」

說完大喝一聲,體內一陣陣金光湧出,射入長槍之中,那長槍金光閃爍,籠罩了幾乎周圍整個空間,羅龍吃了一驚,知道對方這一招比剛才那一招威力還要大。 羅龍無奈,剛才一下子已經耗光了他的元氣,他只得用魂力來作戰,他正要祭出飛刀來抵擋這一招。

汪睿突然覺得體內除了金光元氣之外,一股強大的破壞力向他身體的各個地方擴散而去,他的臉色突然變得青黑起來,他轉身看了看舒無眉,天旋地轉,整個天色都變得黑暗起來,一口黑血從體內直噴出來,他全身的力量突然被抽空,啪地一聲跪在羅龍身前不遠處。

羅龍嘆了口氣:「醉紅塵,原來你是蘇家的人,人家都說最毒婦人心,果然是不錯。」

蘇家在西洲雖然名氣不響,但門中之人個個善於使毒,倒也讓人畏懼三分。

舒無眉給汪睿的丹藥里,含有一種隱毒,名叫醉紅塵,只有中毒的人運用元力作戰到了一定程度才會發作出來,汪睿和羅龍打了一會兒,這毒這時才發作。

汪睿想起羅龍剛才說的話,自己果然是上了這女人的當,這個惡女人在自己臨死前還要榨一把自己的血汗來對付羅龍,心計之深,自己望塵莫及,他搖搖墜墜要倒下去,卻強行支撐住。

舒無眉看都沒看汪睿一眼,含笑對羅龍道:「小羅兄弟,只要你肯答應做我的奴僕,我可以饒你一命。」

羅龍嘿嘿笑道:「對你這麼惡毒又有心計的女人,我還是避而遠之的好,省得哪天死也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他往嘴裡塞了一些丹藥來恢復實力,但他所耗的元氣實在是太多,並沒有太大的效果。

舒無眉大怒,她忽然又大笑起來:「你以為你還有選擇嗎?沒錯,你的實力確實不錯,要是你沒跟汪睿打一場,或許可以跟我一戰,但現在,你覺得你還有力量跟我斗嗎?」

羅龍笑道:「我現在是沒有力量跟你斗,不過我或許可以休息一下。」

他蹲下身子對汪睿道:「要是我有解藥讓你支撐半刻鐘,你肯不肯替我殺了這賤婦?」

汪睿那雙仇恨、絕望和憤怒的眼神突然有了活力,他拚命地點點頭,舒無眉冷笑道:「笑話,我這醉紅塵乃是我舒家的獨門毒藥,你怎麼可能會有解藥?」

羅龍嘿嘿一聲,笑道:「我雖然沒有專門的解藥,不過讓汪睿保持半刻鐘的戰鬥力還是做得到的。」

說完手指一彈,一粒丹藥射入汪睿的口中,還沒完全吞下去,一股強大的藥力瞬間向身體各處散去。

舒無眉的臉色劇變,要是讓汪睿保持一刻鐘的戰鬥力,雖然對方不可能保持原有的巔峰戰力,但對自己來說也是一種威脅。想到這裡,她嗔喝一聲,長劍揮出一道劍影,撕裂空氣,直斬向汪睿。



羅龍雖然元氣傷得厲害,但魂力還在,當下使出斬妖刀,化作十六把飛刀在空中布出地煞式刀陣,擋在那道劍影前。只聽砰地一聲巨響,劍影一閃而沒,刀陣偏了一偏,差點掉到地上,然後飛回到羅龍手中。

舒無眉冷笑:「看來你是等不到他幫你擋一刻鐘了。」

說完劍上一陣陣電光漾起,一股強大的力量從寶劍中直透出來,向四周散去。羅龍吃了一驚,剛才對方一劍自己已經很勉強才擋住,這回對方強大一擊恐怕自己很難抵擋,想到這裡,他刀鋒一轉,化守為攻,飛刀刀陣從不同的方向突然向舒無眉當頭斬去。

舒無眉大吃一驚,顧不得攻擊地上的汪睿,急忙揮劍在身前舞出無數道劍影,迎向頭頂上的刀陣。只聽一陣陣兵鐵交擊的聲音,眾飛刀被磕開。她每擋一次飛刀,羅龍的魂力受損,但羅龍仍然指揮飛刀纏著舒無眉,不讓她出手。

羅龍的飛刀畢竟是五階玄器,過了一會,只聽喀嚓一聲,舒無眉的劍突然斷裂開來,羅龍此時魂力也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哇地一聲,噴出一口鮮血來,不得不收回飛刀。

舒無眉冷笑一聲,又從戒指中取出一把寶劍來,再次向地上的汪睿刺去,一道劍影脫劍而出,射向汪睿。她要先殺了汪睿這個潛在的威脅,然後再殺了羅龍。羅龍吃了一驚,正要拼盡魂力使出三十二把飛刀,他突然感受到汪睿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力量,心裡一喜,收回了飛刀。

呼地一聲,原本掉在地上的長槍突然出現在汪睿手裡,金光大盛,朝向他刺來的寶劍劍影挑去,只聽鏘地一聲,槍光劍影交擊,舒無眉被震得飛了出去,而汪睿卻幾乎動都沒動。

羅龍見他二人交上了手,心裡登時放鬆下來,盤坐在地,從戒指里取出一些丹藥放到嘴裡,慢慢地恢復體力和元氣,同時用魂力將一塊塊中品元石調到外界,用魂力碾碎,瘋狂吸收著元氣。

汪睿佔優不饒人,身子一縱,向舒無眉撲去,槍光已經化作數十道槍影,把舒無眉團團圍在中間,舒無眉舉劍去擋,只聽砰地一聲,她的手臂一陣酥麻,寶劍彈飛了出去。

「你好狠的心。」

汪睿槍頭直指舒無眉,卻是心潮澎湃,手指輕抖,一時竟是下不了手。

舒無眉嬌笑道:「睿哥,你怎麼可能捨得殺我呢?」

她這一笑百媚生,汪睿竟是看得呆了,更是下不了手。

羅龍嘆道:「汪睿,你生命只有幾分鐘了,該幹什麼心裡清楚。」

汪睿大吼一聲,一槍從自己胸口插了下去,噗嗤一聲,那一槍直透過胸膛,從後背突了出來,倒地身亡。羅龍不由得呆了,這汪睿居然放棄了大好報仇的機會,選擇了自殺,這出乎他的意料。

羅龍停下了吞食丹藥和吸收元石里的元氣,道:「佩服,精彩,想不到閣下魂力也不弱,這媚術居然將對方的神智引向自殺。」

其實舒無眉的魂力和媚術也不見得有多高,只不過汪睿重傷之餘,加上一時下不了手,給舒無眉鑽了空子,竟然用媚術成功迷住了他。

舒無眉見被他看破,也不掩飾自己的得意之情:「雕蟲小技,不入小羅大師的法眼,自然比不得你的破陣術。」

她的神色突然變得凌厲起來,一股殺氣衝天而起,道:「小羅大師,你放心,等你死後,我會給你留個全屍的。」

羅龍的臉色漸漸恢復正常,嘆道:「你就這麼有信心可以殺了我嗎?」

舒無眉笑道:「汪睿已經死了,你難道還有什麼擋箭牌嗎?」

羅龍搖頭道:「我不用擋箭牌,自己就足夠對付你了。」

舒無眉心裡一跳,隨即哼道:「你唬誰呢?你不可能那麼快恢復實力的。」 羅龍嘆了口氣道:「無知,你認為你跟汪睿的打鬥的時候我不能逃跑嗎?」

他站起身來,身上的元氣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道:「該結束了。」

舒無眉手一伸,掉在地上的劍飛入她手中,冷笑:「是嗎?我怎麼覺得才剛開始呢?」

她身子一縱,向羅龍撲來,長劍一抖,劍身上電光閃爍,閃電般地向羅龍斬出十數道電光來,空氣中傳來塵粒被電焦的味道,電光瞬間斬到羅龍面前。

羅龍吃了一驚,沒想到對方受傷之餘還能發出這麼強的攻擊,他長刀一封,在身前舞出一圈圈的火焰護罩,護在了身前。

噼啪幾聲,那電光強大無比,羅龍只覺得手臂一陣酥麻,電光居然突破了他的火焰護罩,擊在他的身上,羅龍全身一麻,倒飛了出去。

羅龍雖然有無極真身護體,但對這電光似乎並不免疫,幸虧他身上穿著五階的銀鎖甲,卸去了一大半的電力,要不然現在他恐怕成了一具焦炭屍體。

「你……」羅龍大駭,對方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這一劍的力量足足比剛才大了一倍以上。

舒無眉大笑起來:「沒想到吧,剛才我並沒有使出全力,目的就是讓你小看我,然後給你一個大大的驚喜。」

說完長劍如虹,在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光線,一路斬破空氣,發出可怕的氣爆之聲,向羅龍狠狠斬下。羅龍在地上一個翻身,往旁邊一閃,閃過了這一擊。

只聽喀嚓地一聲巨響,羅龍原先倒在的地上出現了一道長長的裂縫,深入地下。羅龍躲過一劫,心裡也是嚇出一向冷汗,要不是自己閃得快,這一劍也夠自己喝一壺的。

舒無眉大吃一驚,她認為羅龍中了她一劍,已經被他電得失去了行動能力,沒想到羅龍居然還能從容地閃過這一擊,看來對方受傷的程度並沒有自己想像的深。

羅龍站起身來,哼道:「輪到我了。」

話音剛落,他手中的斬妖刀突然飛上天空,化作十六把飛刀向她當空斬下。舒無眉冷笑:「雕蟲小技。」

她輕描淡寫地一劍斬出,斬出幾道劍氣,迎向空中斬落的飛刀。


就在這時,十六把飛刀突然一分為二,化作三十二把飛刀,緊接著火焰紛起,每一把飛刀上都有地火精華在燃燒,組成了地煞刀陣,向舒無眉直斬而下。

這是羅龍把魂力運用到最大的強大一擊,比十六把飛刀結成的陣法不知道強了多少倍。羅龍這回是真拼了,要是這一擊不奏效,他的魂力大損,戰鬥力最少要縮水一半以上。

舒無眉吃了一驚,萬萬沒想到羅龍還有后招,想要換招已經來不及,只得再次加強寶劍上的元氣,一陣陣電光,迅速凝聚在劍光之上,向刀陣斬去,同時在身前凝聚出一道道電光罩來護住全身。

喀嚓喀嚓……,舒無眉手中的寶劍再次被旋轉的刀陣攪成了碎片,電光罩也在一瞬間被轟破,舒無眉身上突然飛出一塊巨大的護甲,擋在了身前,不過這護甲也只是延緩了飛刀大陣的攻擊時間一瞬間而已,幾乎有一半以上的飛刀刺破護甲,射入舒無眉體中。

舒無眉的身子有如著火的風箏一般直倒飛出去,鮮血狂噴,一直飛出二三十米遠,這才掉到地上,羅龍長吁一口氣,知道對方這下完了。自己這一招要是沒有成功,後果不堪設想,他雖然還有更強的攻擊,但已經沒有力量再使出來。

火焰在舒無眉身上燃燒,舒無眉已經感覺到死神在向她招手,她一轉身,突然看見了在她身旁不遠處的金色強弓,她手一伸,把強弓攥在手裡,另一隻手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一把長矛,她突然間瘋狂地大笑起來,對羅龍道:「這是七階強弓,要是我把這把長矛射在你身上你覺得會有什麼後果?」

羅龍大吃一驚,冷汗從全身沁了出來,七階玄兵射出的一擊,雖然沒有箭,但也絕對是可怕的一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