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1”秦康大罵了一聲,接着就慢慢地拄着地又站了起來。

“你行不行啊?”麻雀看着秦康痛苦的樣子問道。

“沒事的,我們不能扔下兄弟們不管,咱們速度點。”說着秦康就往前走去,渾身還是非常的疼。

到了山上,秦康就和麻雀按照第一次來的時候的那條路,走了上去,秦康又把手槍拿了出來,拿在了手上。

不一會的時間,兩人就到了剛纔被堵住的那條路上,看到剛纔被人打死的那個地方人已經沒有了,只不過地上有很多血跡。

兩人看了看地上的血,又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

接着又過了沒多久,兩人就到了那個小平地周圍的森林裏邊。

但是這次那裏卻非常的安靜,從森林裏邊看去,小平地上一個人都沒有,接着兩個人就跑到了平地上面。

上面只有幾根扔在地上的棍子,還有一把大砍刀,還有很多血,但是人都沒有了。

“人呢??”

秦康看了看狼狽的地面問道。

麻雀搖了搖頭:“不知道,可能戰爭已經結束了,人都跑了吧。”接着麻雀看了看四周的森林:“此地不宜久留,咱們趕快走!!”

“那咱們的人咋辦啊?歐陽他們怎麼辦?”

麻雀想了想:“現在只有兩種可能,第一種就是歐陽他們幾個人落在了七匹狼的手裏,怕是凶多吉少,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歐陽他們衝出了七匹狼的包圍圈,但是這種可能性相當的小。”

“那怎麼辦啊?要是歐陽他們落到七匹狼的手裏那就完蛋了。”

“但願他們突圍出去了吧。”麻雀頓了頓:“我們就做最好的打算,要是他們沒有被七匹狼的人逮住的話,那麼他們肯定還沒有走出九峯山,我倆去找,肯定能找得到。”

秦康點頭:“嗯,只能這樣了,這裏手機信號又不好,電話也打不通,咱們要不分頭去找吧,這樣找到了的機率大一點。”

麻雀搖了搖頭:“你身上現在有傷,咱們不能分開,還是兩個人一起吧,相互有個照應。”

秦康想了想,也沒有再說話,點頭默認。


接着兩個人就沒有再原路返回,而是按照山的另一面走了下去。

整個九峯山除了山頂上的那塊平地之外就像是一個原始森林一樣,樹木非常的茂密,氣氛也非常的安靜,安靜的嚇人,從這裏邊看去只能看到叢林上邊藍色的天空,但是看不到遠處的人,要是這裏邊有個聲音的話,也很難聽到。


兩個人就這麼漫無目的的在森林裏邊找,也不知道歐陽他們在哪裏,甚至不不知道歐陽他們還是死是活呢。

兩人也不敢喊,害怕這裏邊還有七匹狼的人,要是一出聲,讓七匹狼的人逮住了那就不好了。

“這麼大的森林裏邊找個人就像是大海撈針一樣,怎麼找啊?”

麻雀搖頭:“沒事,慢慢找吧,要是歐陽他們沒有被七匹狼的人帶走的話,肯定會在這裏的,他們如果從七匹狼的手裏邊跑出來了,那麼現在也肯定在哪裏藏着呢,我們肯定能找到的。”

就在麻雀的話,剛說完 ,接着森林裏邊就傳來了一陣槍響。

“有人。”聽到槍聲,麻雀就下意思的蹲下了身子,秦康也跟着蹲了下來,兩個人的氣氛突然之間凝聚來了下來。

過了一會,接着就沒有了動靜。麻雀就慢慢站了起來。“會不會是歐陽他們幾個人啊?”

秦康想了想,就想到了,歐陽的身上還有把槍的。

點頭:“不會是真的吧?”

接着兩個人就興奮了,都順着槍響的聲音走去,加快了步伐。 第一百六十一章

跟着往前走了好一大陣,接着連個人影都沒有看到,倒是把秦康累的夠嗆,秦康的胳膊上邊纏着的衣服已經被血跡滲透了,秦康渾身很痠痛,沒有一點力氣。

麻雀也是一樣,滿臉的血跡,還沒有幹,上衣脫給了秦康,光着膀子,全身上下都是傷疤,看起來非常的猙獰。

兩個人都挺累的,要是現在遇到個七匹狼的人,那麼兩人連跑的力氣也沒有了。

“我操,別說人了,這麼大的林子裏邊連個鳥放屁的聲音都沒有。”

麻雀看了看前面難走的路,抱怨道。


“是啊,走了這麼久了,要是歐陽他們真的還在林子中的話,應該能看見啊。”秦康看了看四周連綿不絕的大山,就像是原始森林一般。

接着麻雀就做到了地上。

“先不走了,在這裏坐一會,休息一下。”

說着麻雀就從兜裏邊掏出煙遞給了秦康。

“操他媽的,就只剩下兩根了,剛好每人一根。”

秦康笑了笑:“有一個就好了!”

也跟着坐了下來。

麻雀狠狠地抽了一口煙,然後將煙霧吐到了天空中。

“阿康,你對以後還有什麼打算沒有啊?”

秦康聽了,愣了一下:“以後?還能有什麼打算啊,幹了七匹狼,幹了阿榀,把他們手裏的貨都弄了,就回部隊了唄。”

麻雀搖了搖頭:“要是有那麼簡單就好了,在這裏這麼長時間了,咱們的生活已經和部隊離得太遠了,你說你回到部隊裏邊還能適應嗎?你看看你,剛纔一槍打到那個人的胸膛上的時候眼睛都不眨一下,我們跟黑勢力交道打久了,現在都分不清自己的是什麼身份了,我們已經不是原先的那個特種兵了。”

聽了麻雀的話秦康就有點迷茫了,麻雀說得沒錯,要是現在把自己的放到祕特里邊,肯定會適應不下來的。

秦康想了想:“那還能怎麼辦啊?我們就是這個命,愛咋地咋地吧,船到橋頭自然直的。”

麻雀聽了,接着嘆了口氣。

“秦康,不能這樣了,必須要往以後想想了!”

秦康看了看麻雀,他好像有什麼想說的。

“那你是怎麼想的啊?”

麻雀看了看秦康,接着眼神就變得迷茫了起來。

“我也沒想過要什麼好的生活,但是我能肯定的是,幹完這次的任務,我就不會呆在祕特里邊了,我和嬌嬌也認識這麼長時間了,他對我很好,我想給他一個好的家庭,和她好好地生活在一起,至於以後吧,要嗎,我就找一個安靜點的地方,隱姓埋名過完一輩子,過平淡的生活,要嗎,我就混混烈烈,就在wh市打拼一片天地。”

麻雀的樣子很堅定,秦康聽了接着心裏比較空虛,說真的,自己真的沒有想過以後。

“但是你要是不會祕特的話,能行嗎?你可要知道我們的身份,要嗎就在祕特里邊呆一輩子,要嗎,就從地球上消失,你想全身而退的話,那是不可能的。”

祕特的人就是這樣的,要是你想在裏邊呆一輩子的話,那你就待着,要是你想走,那麼對不起,你知道的國家機密太多了,不可能讓你很輕鬆的就離開祕特的。

麻雀搖頭:“我知道你什麼意思,我已經想好了,到時候就算是少胳膊斷腿,我也要從祕特里邊出來,因爲我不想在那裏呆着了,再者……”麻雀頓了頓:“我肯定會全身而退的,你就放心吧。”

秦康也不知道麻雀到底是怎麼想的,也不知道她全身而退的辦法到底是什麼,但是秦康明白,既然麻雀這麼說了,那麼肯定有他自己的辦法,接着秦康就沒有再說話,有點迷茫,狠狠的抽了一口煙,就看向了天空。

“阿康,其實我知道你的心思的,其實你也不想回去了,不是嗎?”麻雀看着一臉迷茫仰望天空的秦康問道。

秦康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玲兒是個好女孩子,我能看的出來她非常愛你,在你們還能在一起的日子裏邊好好待她吧,要是什麼時候她離開你了,你想後悔就來不及了。”

秦康聽了,有點不解。

“什麼意思啊?好端端的他離開我幹什麼?”

麻雀搖了搖頭。“我說玲兒是一個好女孩子,但是你們不可能在一起的,你相信我就好了,作爲哥哥我不會騙你的。好了,咱們繼續走路吧。”

麻雀說完就站了起來,把手裏的菸頭扔到了地上。

秦康想問問,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麻雀已經走遠了,秦康也知道麻雀的性格,要是他不想說的東西,他肯定不會說的。秦康也沒有再問,只不過心裏很亂。

接着麻雀就和秦康往前走,繼續找歐陽他們幾個人,但是還是看不到人的影子。

“什麼人!!?”就在這個時候,就從遠處傳來了一個人的聲音,聲音裏邊帶着一些緊張感,並且有點耳熟。

聽到聲音,麻雀和秦康兩個人下意識的蹲了下來,秦康就把手中的槍舉了起來,往四周望了望,還是沒看到人。

“誰啊?”秦康朝着剛纔的那個方向喊了一聲。

“你們是不是康哥?”秦康剛喊完,接着那個人的聲音又傳了出來。

這一下,秦康和麻雀就笑了,是歐陽的聲音。

“歐陽,我是秦康!!”秦康朝着那邊大喊了一聲。

秦康剛喊完,接着一羣人就從兩人頭頂的山坡上衝了下來。

秦康看了看一羣人,都是金海灣的小弟,歐陽在最前面,秦康一眼就看了出來。

歐陽渾身是血跡,衣服已經全都破了,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胳膊處被開了一個大口子,血跡就從那個大口子裏邊流了出來。

歐陽的身後是大猛和關勇,兩人也非常的狼狽,渾身全是土和血的攙和物,看起來很落魄的樣子。三個人攙扶在一起,身後跟着六七十個小弟,大家的樣子都差不多,很多人的身上全是傷口。

大家到了秦康和麻雀的不遠的地方,很是警戒的樣子,等着確定是秦康和麻雀之後才向着這邊走了過來。

剛到了這邊上,歐陽就撲到了秦康的身邊,抓住了秦康的胳膊。

“康哥,你沒事吧?”

秦康搖頭笑了笑:“沒事!!”

看着兄弟們這般模樣,秦康的心裏真不是滋味,特別的心酸。

接着秦康就把歐陽攔到了自己的懷中。

“好弟弟,你沒事就好!!”

這一刻,秦康的心裏非常的難過,能看到歐陽,秦康心中的哪一個疙瘩就落了下里。


接着秦康放開歐陽就站了起來。

“兄弟們,都沒事吧?”秦康看了看周圍的所有的兄弟們,接着就發現了件事情。連忙大聲喊道:“關勇呢?”

因爲這麼多人裏邊就沒看到關勇的身影!! 第一百六十二章

身後的小弟們一聽,接着全都安靜了下來,靜靜的站在原地,都低下了頭,一個都不說話。

秦康一看情景,接着就傳來了一陣不好的預感。

再次大聲的吼道:“麻雀呢!!”

但是還是沒有一個人說話。

接着麻雀也着急了,往前走了一步,接抓住了歐陽的胳膊。

“歐陽,麻雀呢?”


歐陽一聽,接着就跪到了麻雀的身邊。

“麻雀哥,對不起,我沒有看好關勇。”說着歐陽就把腦袋低下了。

麻雀看了看歐陽的樣子,接着也明白了過來。

就把歐陽扶了起來。“到底怎麼回事,跟我說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