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雲卿之前就在想著要用什麼辦法混進言家去查探一番,如果沒得罪了言婉玉,她或許還能故意與其相交,以客人的身份進入言家。

可如今他們已經和言婉玉交惡,而且也頂著個宗門之人的名頭,言家恐怕沒那麼容易讓他們入內,而且也容易引起朱家這邊的懷疑。

可要是能夠和朱卓他們一起去言家走一趟的話,既能名正言順,又能掩人耳目,不被人察覺到他們有別的心思。

姜雲卿心中有了想法,可是面上卻沒說話,只是佯裝聽著他們閑聊。

反倒是酆思煜睜大眼:「你真要退婚?」

他之前就聽繁樓說過一嘴,可還以為是朱卓開玩笑的,沒想到居然是真的,而且都請了家中長輩過來,這朱卓當真要跟言婉玉退了婚事?

朱卓說道:「當然是真的,你以為我是你嗎,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拿來兒戲。」

酆思煜看了姜雲卿一眼,隱晦道:「她真當著你面紅杏出牆?」

朱卓抬手就想朝著他臉上打去,酆思煜連忙後退說道:「好好好,我不說,我就是好奇,當初這婚事好像是你二叔替你訂的,你這麼退婚,他怕是不會答應吧?」

朱家和言家本就毗鄰,兩家更是早有通婚定親的習慣。

朱家的二長老,也就是朱卓的二叔當年便是娶了言家的女子,他們那一脈也是最為親近言家的人,而當初朱卓這婚事也是他二叔親自出面替他定下的。

豪門禁妻 朱卓聞言想起他那個向來霸道的二叔,神色冷淡了三分:「二叔雖好意,可是我父親健在,我的婚事自然是我父親說了算。」

換句話說。

他爹都沒死,他和誰成親關二長老屁事。

言婉玉天賦極低,且為人囂張,性情跋扈,這些事情稍一打聽便能知曉。 第五百九十二章昊元丹

羅無生進入裡面,很快被裡面的侍女,帶到了三樓第八號包廂處。

整個拍賣會很大,除了包廂,下面可以坐下五萬人。

至於現在,已經坐了四分之三。

剩下的四分之一,也在陸陸續續快速的進入拍賣會之中。

從包廂的窗口看下去,一切彷彿回到了千年之前,出現在這裡的場景。

中央是一個五丈大小的高台,高的話,有丈許。

在高台上面,刻畫著一道道陣紋,是一個防禦靈陣,可以抵擋半步帝王境的全部一擊。

雖然五大勢力一般不會出手,但天龍商會還是做出一些手段以防萬一。

至於拍賣會的茶,是他這段時間,喝到最好的茶。

這茶叫紫心羅,具有寧靜心神,加快修鍊的功效,雖然對他們神火境來說,沒有太大的幫助,但這種茶非常的稀少,有一種回味無窮。

時間快速的過去,下面的座位,終於在一盞茶后,全部坐滿。

二三樓的包廂,也幾乎全部坐滿。

不過拍賣會,還沒有開始。

再次等了一盞茶的時間,一個長須彎眉老者,一個模糊,出現在拍賣會的中央高台之上。

出現的時候,那高台上的陣紋一個閃耀,瞬間在高台的四周出現一個半透明的光罩。

「讓各位久等了,老夫是天龍商會的雲墨,本次的拍賣會有我來主持。其他的話,我也不多說了。這一次我們天龍商會準備不少好東西,希望各位把握好機會。」長須彎眉老者雙眼一眯,向著四周黑壓壓的人影掃視了一下,然後嘹亮的聲音,在整個拍賣會響了起來。

聽到這話,四周一個個人影的臉上,都浮現出激動之色,不知道這一次天龍商會會準備什麼好東西。

不管是下面的身影,還是包廂里的五大勢力,或者其他一些有實力的,也是有如此,雙眼直直的盯著雲墨。

羅無生看了一眼,發現這個雲墨的境界,雖然同樣是神火境中期,但比他還要稍微高一點。

另外這個雲墨,不是千年之前舉行拍賣會的那個人。這麼多年過去了,那個人如果不突破到更高的境界,恐怕已經壽元結束。

「既然這樣,本次拍賣會現在正式開始!」

而在羅無生想的時候,雲墨再次看了四周一眼,笑著說道。

隨著雲墨聲音落下,身前的拍賣天一道青色光芒閃耀,現出一個青色小瓷瓶。

雲墨看著青色小瓷瓶,將瓶塞打開。

瞬間一股極寒的力量,從中散發而出,在瓶口上方形成白色冰霧,然後一粒粒細小的冰晶,快速凝結而出。

「這瓷瓶裡面裝著的是幽寒瓊脂,可以加快真魂境的修鍊速度,同時對真魂境裡面的小境界突破,有很大的幫助。這種好東西可不多,在真魂境層次的各位,又或者晚輩所需要的,可不要吝嗇手中的靈石。靈石可以再有,但這種東西,或許你這一生只看到一次。」隨後一臉笑笑的介紹道。

後面的話,一個個真魂境雙眼泛著光芒。

幽寒瓊脂雖然是冰寒屬性,但其實跟岩漿之源有些相似,只是對冰屬性的武者,效果好一些,但其他屬性的,同樣也有很大的幫助。

羅無生稍稍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雖然他可以為葉青璇文葉萱準備,但他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反正以後會尋找一些更好的資源。

強婚蜜愛:霸道總裁嬌寵妻 「底價一百萬,每次加價不少於十萬!」

聲音剛落,四周座位就響起一連串的競拍聲。

「一百萬!」

「一百五十萬!」

「兩百萬!」

……

沒有幾秒鐘,價格直接上升到了兩千萬,並且還在不斷的上升。

這幽寒瓊脂確實稀少,三樓的包廂,都是神火境,沒有人出手,二樓包廂一連串的競拍聲而出。

最後加個直接上升到了七千萬,被二樓包廂的一個滄桑老者給成功競得。

第一件東西,就拍到了七千萬。

其實也是黑獄地界實力太重要了,有了這幽寒瓊脂,可以提升不少。

第一件物品拍賣順利,很快雲墨一件又一件的物品出手拍賣。

這些東西有功法,武技,靈器,丹藥,但都是神火境以下所需的,羅無生沒有絲毫的興趣,後面直接閉目養神了起來,等待後面神火境丹藥的出現。

這次看來,他想要購買神火境的丹藥,要將剩下的一件半帝器給兌換給拍賣會了。

至於這時,他讓拍賣會所拍的琉璃烈火拐,出現在那雲墨的手中。

「這件琉璃烈火拐雖然只是半帝器,但確實頂尖的存在,發揮出的威力,已經可以說無限接近一般下品帝器。各位如果沒有趁手的靈器,可不要錯過了。」雲墨向著四周看了一眼,再次笑著說道。

「底價一千萬,每次加價不少於五十萬!」

對於這琉璃烈火拐感興趣的,不只是四周座位上和二樓包廂的武者,連三樓的一些武者同樣感興趣。

畢竟帝器很少,黑獄地界的所有神火境,不可能都擁有帝器,所以這樣一件強大的半帝器,還是很吸引人的。

畢竟當時使用這琉璃烈火拐的,是一個神火境中期的武者。

同樣很快,整個拍賣會響起一連串的競拍聲。

「一千萬!」

「一千一百萬!」

……

「五千萬!」

「五千五百萬!」

……

隨後幾個呼吸,直接將價格上升到了一個億,並且價格還在不斷的上升。

羅無生笑笑,對於他來說,自然是價格越高越好。

最後價格上升到了一億三千萬,才停止了下來,被三樓包廂一個聲音,有些尖銳的老嫗給買走了。

百分之五給天龍商會,他還有一億兩千多萬。

加上他身上的靈石,總共有一億四千多萬,不知道夠不夠。

至於這時,那雲墨手掌一翻,現出一個白色小瓷瓶。

「這小瓷瓶裡面裝著的是昊元丹,總共三顆,對神火境初中期的修鍊,都有很大的幫助。」

這話一出,羅無生的雙眼第一次爆發出一道精芒。

他等這個,已經等了很長的時間了。

不知道羅無生感興趣,四周很多神火境都很感興趣。

畢竟神火境的修鍊資源比較少,何況昊元丹可不是什麼普通的修鍊丹藥。

「底價三千萬,每次加價不少於一百萬!」 當初定親之時,他才剛過繼給七長老,身份遠遠比不上其他那些朱家嫡系子弟。

而言家最開始看上的也是二長老的兒子朱成,只是二長老知道言婉玉不夠好,覺得她配不上他的兒子,也委屈了朱成,卻又不願意得罪了言家和他夫人,這才將這婚事推到了朱卓的身上。

人人都覺得朱卓一個過繼的兒子能得了這門婚事,實在是他的福氣。

可朱卓卻是知道,他爹當初知曉這事兒的時候,可是背地裡將二長老罵的狗血淋頭,恨不得能掐死了他。

要不是他爹的修為比二長老弱那麼一些,且他們這一支也不怎麼得看重,他爹也不會叫他忍氣吞聲接了這個別人不要的「未婚妻」。

可如今他剛立了大功,不僅替族內弄到了那麼多高階海獸,又得了六道石睛象這般珍貴之物,還與君璟墨二人交好。

只要拿到玄元丹,滄瀾境天池泉的名額便有他爹一份,而且這事情本就是言婉玉不地道,任誰都挑不出他的錯來,所以他們何需再懼二長老?

酆思煜見朱卓當真了,想了想說道:「也對,這事是言家不地道,你要是不退親,豈不是當了綠頭烏龜……」

「我呸!」

朱卓瞬間黑了臉,一道掌風就朝著他砸了過來。

「會不會說話?」

你特么才是綠頭烏龜!

酆思煜見繁樓和姜雲卿都看著他,連忙吐吐舌頭低聲道:「我就是想說,你這人雖然不咋滴,可是配言婉玉那女的是真可惜了,我雙手贊同你退親。」

見朱卓依舊黑著臉瞪他,酆思煜說道:

「你別瞪我了,要不然等你退親那日,我和繁哥也去看看,正好給你做個證,免得言家那些老烏龜回頭反咬你一口,說你們朱家得勢就不想要這門姻親了。」

朱卓聞言臉色這才好了些,想了想倒是覺得這辦法可行。

言家人向來護短,言婉玉她爹又是個不講道理的,再加上言婉玉那性子,搞不好他們真有可能反咬一口,說他冤枉了言婉玉。

朱卓看向繁樓。

繁樓說道:「去一趟可以,只是這事情和君公子他們有關,你也要問問他們。」

言婉玉勾引的是君璟墨,要是跟言家撕破臉皮,必定會牽扯到君璟墨二人。

朱卓不由扭頭看著姜雲卿,姜雲卿見狀隨口說道:「不用在意我們,如若言家真要攀咬,那我和璟墨也與你走一趟就是,總不好讓人平白冤枉了你。」

朱卓聞言頓時有些驚喜:「會不會太過麻煩?」

姜雲卿淡笑道:「這有什麼麻煩的,朋友間互相幫忙不是很正常的嗎,等你們去言家那一日叫上我和璟墨就是。」

朱卓見姜雲卿將他劃歸到了「朋友」裡面,而且這般仗義,心中高興下臉上都笑開了花,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嫂夫人說的是,倒是我太過矯情了。」

「那等我父親來了后,我們就一起去言家。」

第三種絕色 姜雲卿點點頭后道:「你父親幾時能到?」

朱卓道:「最遲大後天。」 第五百九十三章攝魂鈴,金紋血蓮

「三千萬!」

「四千萬!」

……

「八千萬!」

「九千萬!」

羅無生壓低聲音,有些嘶啞出價道。

不過他聲音剛落,旁邊很快一個滄桑的聲音響起。

「一億!」

之後的,都是神火境的東西,價格上升的非常快。

而在羅無生出聲的時候,天龍商會的紫衣女子臉上笑笑,沒想到還真的敢回來。

至於現在出現在拍賣會,肯定是改變了換裝,讓黑妖殿的人,無法辨識出來。

雖然聽出來,但她可沒有興趣去告訴黑妖殿的妖族。

畢竟她是人類,不會去幫一個妖族勢力,對付自己的人族武者。

羅無生壓低聲音,很多人都聽出來了,但除了紫衣女子之外,沒有其他人發現說話的,就是羅無生。

「一億五百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