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洛離心底生出狐疑,盯著薑母看了又看。

「你這孩子一直盯著我幹什麼,不認識我了?」薑母被盯得有點心虛,眸光閃了閃。

「沒什麼。」姜洛離將目光收回,勾了勾唇,輕嗤道,「媽,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眼前的場景,讓黑袍四人組頓時提高了警惕。

領頭黑袍人的鞭子繼續前抽,抽向了可可的虛像,而另外的三人則是默契地防備向另外三個方向,以防風鈴兒的突然出現。

黑袍人的鞭子很直很快,但是能抽到可可的虛像么?

答案當然是,不!


可可召喚出來的那兩個冰巨人,又不是吃乾飯的。

一個冰巨人直接擋在了可可的虛像之前,雙掌猛地一合,就將黑袍人的鞭子拍在了巨大的藍色掌心之中。

另外一個冰巨人,則是踏著大步,衝進了四個黑袍人之間。

就在這時,天空突然下起了小雪,冰寒徹骨的風刮在了黑袍人的身上。

他們只覺得那風落到他們身上之後,他們的身體開始一陣陣發寒,然後手腳都開始有些僵硬起來。

這便是可可的冰天雪地,而且是可可和化身一起,同時釋放的冰天雪地。

就在這時,黑袍人猛地背心一涼,心中一悸,同時回身,卻發現背後空無一物。

他們卻沒有發現,就在這麼一個回身間,他們已經不小心將四張黃色的符紙踩在了腳下。

「嘻嘻。」

突然,一陣銀鈴般的清脆笑聲在他們身邊憑空響起,讓他們心頭大陣,難不成……是碰到惡鬼了?

作為邪修,自然是信邪的,他們的同僚里不乏鬼修和養鬼人,所以他們自然深知,一個惡鬼是多麼的可怕。

就在他們還來不及考慮惡鬼之事時,只見幾個綠色的圓球滾落到了他們腳邊,然後炸開。

再然後,綠色的詭異霧氣就從那奇怪的圓球中炸了開來,然後,他們便聞到了此生聞到過的最臭的味道。

「啊!什麼味道!」

「我靠,好臭!」

「啊!這東西鑽我眼睛里去了!」

「靠!」

……

當時,這四個黑袍人就陷入了極度的混亂之中,陣腳自亂。

可可手上最多的,就是用來膈應人的東西。

再厲害的人,也怕膈應,這是秦崢教給可可的。

就在四個黑袍人還被困在臭氣彈中手忙腳亂時,天上突然飄來了四朵烏雲,然後在他們的頭頂上就落下了淅淅瀝瀝的小雨。

眨眼間,雨水就越來越大,然後就變成了傾盆大雨。

嘩啦啦——嘩啦啦——

他們的耳邊,只剩下風聲和雨聲,可謂是狼狽不堪。

只見那呼呼的寒風,刮進了風鈴兒的水柱,然後就化作了數不清的冰刀,一把把射向黑袍人。

而那烏雲下的暴雨,也在冰天雪地的作用下,開始變成一塊又一塊的冰雹,又大又重,紛紛朝著四個黑袍人落下。

「啊!」

地上的水柱越來越多,那漫天的冰刀也越來越多。

時不時還有巨大的冰塊在他們的頭頂炸裂而開,這是可可的冰爆,數不清的碎冰,劃破了他們的外衣,扎入了他們的血肉。

他們想要突圍,而兩個巨大的冰人就像是兩座山一樣,始終將他們困在臭氣彈之中。

不嫌事大的可可,還在不停地往他們所在之處丟著臭氣彈。

臭氣彈這種生化武器,影響的不僅僅有視線,還有嗅覺,長時間吸入,還會導致中毒,輕微者頭暈,嚴重者則會嘔吐昏迷。

「啊!」

這時,終於有一個人不敵那臭氣、冰雪、冰巨人的三重攻擊,滿身冰片的倒在了地上。

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最後只剩下那個領頭的黑袍人還穩穩地站在臭氣彈中。

看來這四個人當中只有領頭的這一個是頂用的,剩下三個都是銀樣蠟槍頭,中看不中用。

這位領頭人無愧於風鈴兒心中給他的高評價,他站在臭氣彈中,屏氣凝神,不動如山。

一層厚厚的血罩護在了他的身邊,硬生生將所有的冰雹冰刀擋在了血盾之外,而他的長鞭也將冰人的巨掌猛的抽斷,轉之抽向了另一個冰人。

他能擋得住冰刀冰雹,但是擋不住細密的雨水,雨水自他的頭頂而下,將他淋了個通透,一滴滴水珠兒似連珠串一般自他的下巴滴落。

「呵啊!」

他大喝一聲,抬手掀開了自己的兜帽,眼中的血光頓時猶如兩道紅色的射線,穿透了臭氣彈的綠霧,落在了那自始至終站在那裡,笑意盈盈的小姑娘身上。


下一秒,他強行用身體撞開了冰人的阻擋,那股巨力頓時將冰人撞的四分五裂。

然後那散著紅光的長鞭,便抽在了可可的化身之上。


「嘿。」男人陰笑一聲,可是下一秒,笑容就僵在了他的臉上。

鞭子確實如他所想的那樣,抽在了小女孩的頭頂上,可是接下來發生的那一幕卻讓他驚恐萬分。

那個小女孩竟然從頭頂開始裂了開來,然後小小的身子就這樣變成了兩半……

而且,一點血都沒有,反而化成了一地的冰屑。

這個小女孩……竟然和剛才那兩個大個子一樣……是個假人?

是一直都是假的……還是剛才才變成假的……可是那個笑容……明明是那般的真實!

來不及思考,他的鞭子又抽向了更遠處的一根水柱,他可沒有忘記,場上應該還有一個女人。

眼前除了那個屋子以外,唯一一個可以藏人的地方,就只有那根水柱了!

這個男人的戰鬥經驗很豐富,而且他的判斷很正確,風鈴兒確實是藏身在那根水柱之中。

她倒是想進屋子,可是一想到裡面有兩個赤果果的男人……

話說這兩個男人怎麼還沒有出來?


風鈴兒的目光,透過水簾,看向了那猶如紅蛇一般撕咬過來的長鞭。

「鐺鐺鐺」

鈴鐺再次響起,地上的魂力圈層層疊疊,一根根水柱破地而起,試圖擋住敵人的強勢攻擊。

不過實力差距終究是太大了,男人的長鞭不斷地衝破風鈴兒的水柱,直指她的方向。

而他,也跟隨著自己的長鞭,衝進了一根根水柱,又從水柱中沖了出來,那叫一個勇猛,那叫一個狂野。

不過他忘了,準確的說,他從來沒注意過,這整場戰鬥,一直在起著主導作用的,不是水柱之後那個漂亮的姑娘……

而是那個似真似假的小姑娘……可可!

事實上,他剛才踩到的,不只有飲水思源符而已,還有一塊……很任性的泥巴。

雖然可可出於省著用考慮,只丟了一塊,但是卻很精準的,丟在了最關鍵的一個人腳下。

那塊泥巴……就是落山泥。

當初在擊殺蘇錦兒的任務中,可可獲得了飲水思源符包(大),裡面有飲水思源符五十張。

而盼盼,則是獲得了落山泥包(中),裡面有落山泥二十個。

以可可和盼盼的關係,那自然她的就是盼盼的,盼盼的就是她的……

所以她就用二十張飲水思源符,和盼盼換了十塊落山泥。

剛才,她就用了十塊當中的一塊。

此時滿身是水的男人,烏雲蓋頂,自然不知道此時一塊巨如山石的石塊已經看準了他,正在墜落。

不過他的鞭,顯然比石更快,但是可可又怎會允許他的鞭落在她鈴兒姐姐的身上呢?

身為化身被破了?冰人沒有了?沒事,她還有一次機會,打不贏你,膈應死你。

可可的手裡出現了一根冰藍色的長杖,正是冰魔之杖。

冰魔之杖附帶技能,強效冰脈,所有技能冷卻時間清零,冷卻時間,三十分鐘。

「強效冰脈。」可可輕聲一念,一道冰藍色的光瞬間從冰杖中傳遞至她全身,讓她整個人都泛出了冰藍色的光芒。

而她小小的身形也被強制性地從神隱中破了出來,而她所在的位置,正好,擋在了風鈴兒所在的那根水柱之前!

男人愕然地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這個小人,雙目驟然瞪大,鞭鋒急轉,直直地劈向了可可的腦袋!

「身外化身,冰人,冰球,冰爆,冰天雪地!」可可的語速極快,在男人的眼前,突然就蹦出了另一個可可。

然後,又是兩個冰人從天而降,風雪也變得更加猛烈!

冰球炸上了鞭身,冰爆在男人的眼前,炸成了一朵花。

不過這一次,男人認了死理,他終於意識到眼前這個小姑娘的可怕。

不顧冰人將巨掌拍上了他的雙肩,不顧冰天雪地將他的眼睫毛凍成了霜,更不顧那近距離的冰爆終於炸開他的血盾,一塊碎冰撕裂了他的眼角。

「呵啊!」

男人怒吼一聲,不顧一切的,再一次將鞭子抽向了可可。

他堅信,在這場戰鬥中,搞定了可可就搞定了一切,現在所受的傷都是值得的,只要把這神鬼莫測的小怪物搞定了,那個柔弱的漂亮魂修,根本不在話下。

假設沒有落山泥的存在,從男人的思路來看,他這麼認為確實是沒錯的,可是問題是,他根本搞不定可可。

可可的神隱,是在使用強效冰脈后被破除的,所以才剛剛落入冷卻時間之中。

這也導致,那根長鞭,也結結實實地落在了可可的真身之上。

不過可可要是沒準備,又怎麼會這麼有底氣來擋這麼一下?

先不談她身上還穿著秦崢給她的盾衣,她的身上還穿著一件……鬼影斗篷! 於是乎,在風鈴兒的驚呼中,在男人開始微微勾起的笑容中,這鞭子毫無意外的落在了可可的身上……

然後也理所應當的……落空了。

「怎、怎麼會……」男人未從鞭子上感受到應有的回饋,腦子瞬間被這種不可思議震懾成了當機狀態。

下一刻,冰人的巨掌就抓住了他的雙肩,然後,兩個冰人的左右手就十分默契的互相握在了一起,旋即狠狠地撞向了男人的腰部。

男人的身體,被相握的巨手帶的向後倒去,他的眼不由自主地朝上望去,只是這麼一望,便目眥欲裂。

一塊巨大的山石,至少是他的十倍大小,正從天而降,此時距離他已經不足十米!

男人當即就掙扎著要起身,為了脫離山石的範圍,他幾乎用了全身的力道,兩個冰人的雙臂也被他瞬間震碎。

他此時哪裡還顧得上可可和風鈴兒,踉踉蹌蹌的爬起身,轉身就跑。

他已經認栽了,今天算是中了邪了,他連滾帶爬的跑著,跑的方向,剛好是他自己那三位弟兄昏迷的地方。

而這時,他卻驚恐地發現,頭上的那片陰影,始終跟著他,然後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碰到了他的頭,他就貓著腰,碰到了他的背,他就往前爬……

最後,那巨大的山石還是落在了他的身上,和他那三個弟兄的身上……

「真是好感情,死也要在一起……」可可萬分無語地吐槽著,而風鈴兒也收起了鈴鐺,站在了她的身邊。

「可可,你現在也能獨當一面了啊。」風鈴兒的話是由衷而發,現在她才知道,秦崢不僅自己可怕,還把可可變成了和他一樣的小怪物。

「什麼獨當一面?」秦崢從模擬屋裡出來的時候,剛好聽到了風鈴兒的這句話,然後他就看到了滿地的狼藉。

滿地的水,滿地的冰,冰水的盡頭,還落了一座巨大的山石,他當然能認出,這是落山泥的效果。

他莫名其妙地撓了撓頭,他不就是……泡了個澡么……

怎麼就變了天了?

「你在裡面睡著了?」風鈴兒的目光有些難得的幽怨,秦崢這一泡,就泡過了一整場戰鬥。

「咳,我……」秦崢有些尷尬地摸了摸鼻子,仔細一想,他進去的似乎是有些久,不過這還得怪小強。

他轉身,在風鈴兒嘆為觀止的目光中,將一整座模擬屋再次收回了系統之中。

然後走到了山石之邊,看到了一雙露在了外面的雙腳,腳底下還沾了一張黃色的符紙,還有一塊黑乎乎的泥巴。

這塊泥巴特別黑,特別圓,正是落山泥。

就在這時,這雙腳抽搐了一下,這人,竟然還沒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