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躍心中還是有一定底氣的,因為他手中也有底牌沒用。

「躍弟,他們走了嗎?」洛櫻從船倉中探出了半個頭來擔憂地問道。

姚躍輕點了點頭笑道「嗯,洛姐姐他們都走了,你別擔心了!」。

洛櫻神色才緩了一下來,然後從船倉中走了出來,對著姚躍感激道「躍弟,要不是你,我,我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了!」。

說完,她美眸中又流出了淚水來了!

看著她楚楚可人的模樣,姚躍心中一軟,他輕拍著洛櫻的肩膀安慰說道「洛姐姐別哭了,一切都過去了!」。

洛櫻哭了一會之後,才收起了淚水,目光婆娑地看著姚躍道「今晚本想請你來敘敘舊的,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這真是掃了躍弟的興!對不起了!」。

「洛姐姐別再說這些客氣的話了」姚躍應了一聲,接著又道「今晚得罪了他們,他們肯定不會善罷干休,我看洛姐姐你還是放棄這花船,尋一處地方隱性埋名過日子吧!」。

姚躍之所以要這麼勸說洛櫻,因為他不可能二十四時保護在她身邊,一旦三皇子等人對她進行報復,她不可能逃得了的。

洛櫻在皇城雖是名氣極大,但是那些權貴真要發起狠來,她自然是無法阻擋得了。

洛櫻露出了極為擔憂之色,同時又流露出了幾分不舍之意。

姚躍輕皺著眉頭道「洛姐姐,你捨不得這花船?」。

說實話, 名門第一寵妻

但是看到洛櫻這模樣,他內心居然泛起了一點不爽的感覺!

洛櫻看到姚躍不快,立即擺手說道「怎麼會呢,我只是捨不得我一幫姐妹,她們都是身世極為可憐的女子,我關照了她們這麼久,我怕我一旦離去,她們會像以前那樣潦倒了」。


「看不起洛姐姐心腸這麼好!」姚躍輕贊了一聲,接著他建議說「不如這樣吧,這花船留給她們,再給她們留一筆錢,如果她們想要繼續在這呆下去就由她們,要不然那些錢也夠她們去過日子了,讓她們找個好人家嫁了,你也不想她們一輩子都那樣下去吧?」。

洛櫻美眸一亮道「對啊,我怎麼沒想到這一點,真是多謝你了躍弟,我這就讓小美去通知她們!」。

洛櫻說做就做,她將事情告訴了鍾美,讓鍾美去逐一通知其她姐妹!

姚躍看到洛櫻這麼做,心中很是安慰,他輕嘆道「沒有女人會一直想著拋頭露臉的!」。

只是姚躍並不知道,洛櫻這麼做其實也是因為姚躍開口勸說,要是別人她也不會這麼利索!

雖說她不想流落紅塵,但是她已經幹這一行十幾年了,不是說放開就放開的。

一來是她今晚受了打擊,二來是姚躍不喜歡她幹這一行,她心中莫名就有些驚慌,所以立即做出了這樣的選擇!

「這些年賺的也足夠我後半輩子過日子了」洛櫻在心中輕嘆道。

姚躍似看穿了洛櫻的心思一般,當即笑道「洛姐姐不用擔心以後的生活,大不了弟弟我養你!」。

洛櫻聽了姚躍這話,臉上泛起了醉紅之色道「姐姐這還有些存錢,足夠過下半輩子了!」。

姚躍摸了一下鼻子道「那姐姐有住的地方沒有?我看還是先離開這裡再說吧!」。

「有是有,只是我這船上還有不少東西要收拾一下!」洛櫻露出為難之色說道。

她大部份時間也都在花船之上,有不少需要用到的東西可都在這裡,收拾起來要時間呢!

「洛姐姐不必擔心,你就算要收這花船,我都幫你,這是小事!」姚躍說道。

「胡說,這花船這麼大哪能收啊!」洛櫻嗔了一聲姚躍道。

姚躍看著洛櫻這嫵媚的樣子,心中一熱,讓他都不得不移開了目光,不敢繼續看下去。


洛櫻沒有胡媚娘的天生媚惑之力,但是她渾然天成的美,那成熟風韻的女人味卻不是一般女子可以擁有的!

而這樣的味道,卻是對姚躍這樣的初哥來說,有著莫大的誘惑力!

「洛姐姐要是不信,我就變給你看看!」姚躍說了一聲,指了指船甲的一樣東西道「你看那東西!」。

當洛櫻的目光看過去之後,那東西突然在她眼前消失了!

「咦,它去哪了?」洛櫻露出了詫異之色道。

姚躍笑了笑道「當然是我收起來了,你看它在這!」。

姚躍說了一聲,又將那東西變到了手中。

洛櫻看到這一幕,櫻嘴瞬間張得老大,露出了難以置信之色輕呼道「這,這個怎麼做到的?躍弟你太厲害了!」。

「哈哈,這是秘密,你只管相信我就好了!」姚躍賣了一個關子說道。

「討厭,居然吊人家胃口!」洛櫻露出了一個小女子的姿態嗔聲道。

姚躍一下子看得眼直了,洛櫻這一瞥一娜都帶著無限的風情,實在是撩動人心!

洛櫻見姚躍直盯著自己,臉色更紅了,她心中暗想「看來我在他面前還是有點吸引力的!」。

這時,鍾美的聲音響了起來道「小姐,姐妹們都過來了!」。

鍾美帶著十幾名風塵女子到了花船之上,她們平時都居住在附近,所以要找來很容易的。

「小姐,為什麼要解散花船啊!」其中一名姿色不錯的女子率先開口問道。

其她人也七嘴八舌地跟著問了起來。

這花船無疑是她們收入的來源,她們絕對不想失去它!

洛櫻只好慢慢給她們解釋了一番,說著說著她都流出了淚水。

其她女子也都是哭了起來!


她們都得到過洛櫻的幫助,要是沒有洛櫻她們就沒有今天,突然就這樣散了,她們真的很難過。

一個時辰后,不少女子陸陸續續地收拾好了行李,一個個都想留下來與洛櫻在一起,但洛櫻仍然執意與她們揮淚告別!


姚躍在不遠聽著都為之感動,他心中暗忖道「洛姐姐真是一個好女人!」。

一個能讓這麼多女人忠心跟著,她確實是做了不少對她們好的事情,她們才會如此的!

「小姐,我會一直跟著你的!」一名長相不是很出眾,但是身材卻很是高挑的女子很是認真地對洛櫻道。

「嵐姐,我知道你的心意,但是我招惹的麻煩實在是太大了,你留在我身邊會有危險!」洛櫻拉著那女子的手說道。

「不,小姐去哪我就去哪,反正我沒有家!我也不會嫁人」落嵐堅定道。

這女子比洛櫻年齡要稍大一些,是諸多藝妓最普通的一個,但是她居然要執意留在洛櫻身邊,可見她對洛櫻的情意有多深!

【作者題外話】:感謝tadutadutata、挺你到死、明洪寶、同一片藍天下、td41819791、寒殤這幾位道友打賞!特別感謝明洪寶盟主豪賞1888塔豆! 夜已深。

窗外電閃雷鳴。

客廳裏沒有亮燈,一道道忽明忽暗的兇光從52英寸的飛利浦液晶電視屏上投射出來。

沙發上是漸漸緊靠在一起的兩對情人,其中的兩位女孩面色已經慘白,抖擻的腦袋埋在男友胸懷裏的同時,驚惶的目光又忍不住朝恐怖的液晶屏幕上偷偷瞄去。

忽然,安裝在他們頭頂上的兩個副音箱爆發出一陣轟隆隆的雷鳴,同一時間,窗簾外面快速閃過幾道悽慘的閃電。

“啊!”兩聲尖叫聲幾乎同時響起。

一聲來自許芬慧,另一聲來自花小朶。

努力保持鎮定的我和一臉輕鬆的馬可則繼續盯着液晶屏幕——反正我不能輸給馬可。正在播放的是美國恐怖片《鬼鏡》,高清畫面,高品質音色,加上特意營造的黑暗室內空間,讓人宛如身臨其境,嚇壞我們的寶寶了。

爲了報答馬可幫我從刑警隊那免費淘到一輛二手本田雅閣,我花兩萬人民幣爲馬可的客廳添置了一套飛利浦家庭影院。安裝好的當天晚上,我們就選擇了這部一直想看的《鬼鏡》。

當負責看管商場的失業警察本卡森結束一晚上驚險的工作後,電影裏面的恐怖畫面也暫時告一段落。我也悄悄地舒了一口氣,忽然放在茶几上的一部手機響了起來,一下沒把持住的我和懷中的許芬慧同時尖叫了起來。

“接電話。”馬可沒好氣地瞪了我一眼,同時安撫着也同樣受驚了的花小朶。

Wωω⊙т tκa n⊙℃O

我這才發現是自己的手機在響,誰這麼缺德,大晚上的突然來電。我氣惱地拿起手機一看,是個從長沙撥打過來的陌生號碼。

因爲在長沙待了近十年,這個陌生號碼也許是某個熟人打來的,於是我起身準備走向房間接電話。許芬慧還特意用哀求的眼神挽留我,我親了一下她的額頭,告訴她馬上就回來,許芬慧才大膽地繼續坐在了沙發上。

關上房門後,我接通了電話,“你好,哪位?”

“是朱儁嗎?”一聲喚醒我記憶深處的女聲,不過一下子又想不起具體是誰。

“是我,你是?”我沒有多想直接問道,還好許芬慧不在我身邊,這都快十一點了。

“我是蘇蘇,還記得我嗎?”

“是你!”我驚歎一聲,當然記得,是我剛來深圳時在火車上認識的蘇蘇,腦海裏一下子浮現出蘇蘇清晰的印象。我們不僅一見鍾情,而且還二見傾心,甚至曾讓我刻骨銘心。一想到蘇蘇,我的內心就充滿了愧疚,若不是我當初的猶豫,也許現在和我睡在一起的就是蘇蘇了。

“沒打擾你吧?”蘇蘇的聲音中有幾分怯意。

“沒,”我不由得看了一下房門,剛纔可答應許芬慧很快就回到她身邊去的,可現在看來這個電話要打一會了,“你到長沙了?”

“來了有一個多月了。”

“還待得慣吧?”我忍不住噓寒問暖道。

“還行,你現在方便接電話嗎?”蘇蘇的聲音變得急促起來。

我又望了一下房門,還真不好回答蘇蘇。在房間待久了許芬慧隨時有可能衝進來,可是聽蘇蘇的語氣顯然是有比較重要的事情要找我,否則蘇蘇不會在當初就決定和我中斷聯繫後,忽然在這麼晚了給我打電話。看來蘇蘇心裏面還一直記着我的手機號碼,說明也一直惦記着我這個人,所以在有困難的時候纔會想到找我,我當然不能草率拒絕。

“那你改天有空再告訴我好嗎?”蘇蘇顯然意識到了我有些爲難,因此改口說道。這讓我更加意識到蘇蘇的確遇到了困難,好在似乎並不是迫在眉睫,可是想想這個時間點,困難肯定也不小。

我正猶豫着,突然房門被推開了,我的身體明顯地往後退了一步。

“好了沒?我一個人看不下去了。”許芬慧探進腦袋向我求助。

我不能再猶豫了,於是對着手機說了一句:“那我明天再打給你吧。”

蘇蘇停了一下才低低地迴應,“那好吧!拜拜!”聲音中帶着明顯的失落。

“拜拜!”我有些麻木地回了一句,蘇蘇卻已經掛掉了電話。我來不及流露歉意,在許芬慧的再次催促下,匆忙走出了房間。

電視屏幕裏又開始上演恐怖畫面了,沙發上的花小朶幾乎把頭完全埋進了馬可懷裏,虧她還是個警探。

重新坐到沙發上後,雖然電影越來越恐怖,我懷中的許芬慧也越來越驚慌,可同時我也越來越心猿意馬,電影帶來的恐懼已經被我心中對蘇蘇的牽掛給取締了。

好不容易看完電影,回到房間後,許芬慧由於受到了不少驚嚇,顯得比較亢奮,摟着我已經開始主動攻擊。這個時候我可不能再心猿意馬,否則會引起許芬慧的懷疑,於是索性全力配合,將許芬慧壓在了牀下。可到底是心中有所牽掛,我居然草草就繳槍了。

“不要意思,要不要重來一次。”我吻了吻許芬慧。

“明天再彌補吧。”許芬慧貼心地回吻了我,然後從我身體下溜到一旁,帶着一絲遺憾睡了下去。

而我卻毫無睡意,忍不住看了看牀頭的手機,感覺蘇蘇的眼睛正隱藏在手機屏幕上,帶着期待的眼神在望着我一樣,我不禁聯想到剛纔的電影,電影裏恐怖的幽靈就是隱藏在鏡子裏面。

我又偏過頭看了看身邊的許芬慧,她均勻的呼吸聲似乎已經進入了夢鄉。確定許芬慧睡着後,我悄悄溜下了牀,拿起手機走向了客廳。

客廳裏只有我一個人,爲避免被發現,我沒有開燈——其實是我心虛而已,即便開燈也不可能照進房門緊閉的兩間房裏去——客廳幾乎漆黑一片,只有窗簾處有着微弱的光芒。窗簾的一角由微微打開的窗戶溜進來的涼風吹得瑟瑟作響,就像一個幽靈在翩翩起舞一樣。

我不禁又想到了剛纔的電影,電視屏幕現在已經漆黑一片,可是電影裏面潛伏在鏡子裏的厲鬼彷彿就躲藏在液晶顯示屏裏面一樣,正在黑暗中虎視眈眈着沙發上唯一的我。

我彷彿成了厲鬼唯一的獵物,隨時都面臨着被撕碎的危險。一想到電影裏的一個女孩躺在浴缸裏,嘴巴自動依着鏡子裏的厲鬼的動作上下被掰開,直到整個腦袋從嘴巴處一分爲二的慘烈畫面,我就毛骨悚然。

我用力晃了晃腦袋,將精力集中到手機上,抖擻着找到蘇蘇的號碼回撥了過去,然後放在耳畔焦急地等待着蘇蘇的接聽。可是耳畔裏只有單調而漫長的嘟嘟聲,在黑暗中聽着真是一種煎熬。

蘇蘇怎麼不接電話?她人去哪了?從她剛纔來電到現在的半個小時之內,她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

PS:新的一集會有些恐怖色彩,希望不會把大家嚇跑! 洛櫻心比較軟,在落嵐的堅持之下,她還是收留了落嵐在身邊。

只是她有些奇怪,落嵐是諸多姐妹當中與她最疏遠,最淡漠的一個,為什麼到了最緊要關頭卻肯留下來呢?

「難道這才是患難見真情嗎?」洛櫻在心中暗忖道。

最後,鍾美也要留在洛櫻身邊,這小妮子還是挺有義氣的,信誓旦旦地說「要與小姐共同進退!禍福相依!」。

洛櫻沒有理由拒絕,畢竟她與鍾美感情最深,她的起居一向也是鍾美來服侍的。

「躍弟,我的事弄好了,我準備離開花船了,今晚不給你彈琴了,還連累你得罪人,真是不好意思!」洛櫻來到姚躍身邊非常愧疚道。

姚躍擺了擺手道「這沒有什麼,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洛姐姐被人污辱!」,頓了一下他問道「你現在有住的地方了嗎?」。

這大夜晚的,要是沒一個住的地方可不妥!

「有是有,不過離這不遠,很多人都知道,只怕不是安全之地!」洛櫻露出了為難之色道。

在皇城內,想要逃過三皇子等人的眼線,只怕不容易,除非她們能夠連夜出城去!

姚躍猶豫了一下道「這樣吧,我有一處院子,暫時是空出來的,你們先搬到那邊對付一下,相信三皇子想要立即找到你們也不容易,回頭我把事情都解決了,你們就不用東躲西藏了!」。

今晚,他已經得罪了蒼玄殿那些人還有三皇子,想來對方也不會就此善罷干休,所以他必須得將事情徹底解決才行。

「這,這真的行嗎?那三皇子可是皇室中人!」洛櫻帶著很是忐忑的神色道。

「放心吧,這還難不倒我!再說了,為了洛姐姐,就算與天下人為敵,我也是心甘情願!」姚躍很有信心地說道。

洛櫻聽了姚躍最後一句,整顆心都醉了!

「難道,難道他真不介意我比他大嗎?」洛櫻臉蛋有些發燒道,接著她又想「我亂想些什麼,他已經和公主訂親了,他或許只把我當姐姐看待吧!」。

洛櫻雖身在花船,但是能上她花船的都是達官貴人,她收到的消息自然比普通平民百姓多了!

也正是因為她偶然聽說姚躍的事情,才知道姚躍已經從軍回朝了,所以她才發請柬到龍府請姚躍!

不想,這給姚躍惹了大麻煩,心中過意不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