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謙笑道,「自然,只要不嫌棄這裡的粗茶淡飯。」

那必須不嫌棄啊!暗衛感慨不已,我們有生之年居然能吃到右護法煮飯,簡直值得寫進自傳。


誰都沒有問他二人是否願意再回追影宮,眾人默契忽略掉這個話題,一起圍在廚房燒火煮飯,聊一些先前的事情。甚至連沈千凌也挽起袖子,親自炒了個番茄雞蛋。

暗衛落下滾滾淚水,公子居然連這種菜色都會做,難度堪比佛跳牆啊!果真是聰明又機智,比只會雕胡蘿蔔花的宮主不曉得要高級多少倍!

屋外雨越下越大,屋內爐火旺盛,一盆臘肉煮出溫暖香氣,配上清淡米酒,是最好的滋味。

雖說眾人都很捨不得,不過吃完飯後眼看天色將晚,還是不得不回了王宮。范嚴與姚謙並肩而立,一直目送所有人的背影消失,方才關上院門。

「今天也累了。」范嚴道,「我去燒些熱水,你沐浴完早些睡。」

「想回去嗎?」姚謙問。

范嚴一愣。

「跟我說老實話。」姚謙單手撫上他的臉頰,「想回去嗎?」

范嚴遲疑了一下,搖頭。

姚謙嘆氣,「我還以為你我之間,已經足夠坦誠以待。」

「你別亂想。」范嚴道,「宮主來了,我自然是高興的,卻不代表我要回去。」

「你分明就想回去。」姚謙道,「也應該回去。」畢竟也曾是在江湖中叫出名號的人,著實不應該與自己待在這他鄉異國,寂寂無聞度過此生。

「我們都成親了。」范嚴輕聲道。

「所以又如何?」姚謙反問。


范嚴語塞。

姚謙道,「宮主是想要你回去的。」

「那你呢?」范嚴問。


「成親那日便說過,你在哪裡,我就在哪裡。」姚謙道。

范嚴小心翼翼道,「你會不會……」畢竟曾經背叛過,只怕出去難免會遭人閑話。

「遲早總要面對。」姚謙道,「你陪我過了四年多安生日子,現在也該換做我陪你重回江湖。」

范嚴心裡發熱,伸手將他緊緊摟進懷中。

姚謙笑笑,安心閉上眼睛。

此生最大的不幸,是生在魔教;而最大的幸運,則是遇到他。

雖說未來不可預測,但只要能在一起,便似乎也沒什麼好值得計較了。

「你說范堂主他們會回來嗎?」回到王宮之後,沈千凌還在問。

「自然會。」秦少宇幫他脫鞋。

「為什麼?」沈千凌納悶,少俠你會不會太自信了些,起碼想一想再回答啊。

「我清楚范嚴的脾氣和能力。」秦少宇道,「若一輩子待在這裡挑水劈柴,未免太過委屈他。」

「其實也挺好的。」沈千凌道,「安安靜靜,不用擔心有人會打擾,更沒有莫名其妙的江湖仇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多少人盼也盼不來的安穩日子。」

「待回到追影宮,我們便在後山開一塊地。」秦少宇道,「每天你挑水你耕地。」

沈小受一愣,「為什麼都是我?」那你要做什麼!

秦宮主厚顏無恥道,「我在家娶八個媳婦享清福。」

沈千凌被自己的口水嗆到,這點出息!

秦少宇嚴肅無比,「戲文里都這麼唱,童養媳在地里幹活,老爺在家荒|淫無度。」

沈小受道,「那我就在田裡勾引長工!」簡直有骨氣。

秦少宇表情一僵。

沈小受伸出兩隻手,「要勾引十個!」比你還要多兩個!

然後他就被兇殘撓了痒痒。

「不要鬧了!」沈千凌笑著躲開,「我有正事要跟你說。」

「先過來給我親一下。」秦宮主地主老財一樣靠在床頭。

「是真的正事。」沈千凌靠在他身邊,「今天黃大仙來找我了。」

「找你做什麼?」秦少宇問。

沈千凌將事情大致說了一遍。

秦少宇微微皺眉,「如此嚴重?」

「真的連師父也治不好嗎?」沈千凌道,「他是這世上最厲害的神醫。」

「我對毒藥並不了解,不過葉瑾說什麼,那就應該是什麼。」秦少宇道,「況且若真的有辦法治,按照慕寒夜的性子,怎麼可能還待在這七絕宮內。」

沈千凌嘴唇動了一下,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吉人自有天相。」秦少宇道,「他會沒事的。」

沈千凌點點頭,「嗯。」

「此次事情解決之後,原本就要去南海找師父。」秦少宇道,「到時候再問問他,說不定會有辦法。」

「但願如此。」沈千凌閉上眼睛,在心裡嘆了口氣。

「啾!」毛球原本正趴在小窩裡睡覺,突然間便睜開了眼睛,表情嚴肅豎起耳朵。

「它怎麼了?」正打算泡腳的沈千凌一愣。

秦少宇冷靜道,「大概是吃多了。」

沈千凌:……

還是不是親兒子了。

「啾。」毛球裹著小棉被,一扭一扭跳出小窩,看上去略疑惑。

沈千凌心裡不解,剛想穿上鞋過去看看,窗外卻隱約傳來一聲隱隱約約的清亮鳴叫。

「啾!!!」毛球頓時鳥容失色,全身的毛都炸開。呆毛凌亂抖掉被子,小炮彈一般直直衝向它娘。

「怎麼了?」沈千凌被嚇了一跳,趕忙伸手接住。

「啾啾啾啾啾!」毛球看上去快要昏過去——快給藏起來!

但是沈千凌顯然沒有領會到他兒子的意思,不僅沒有用棉被捂住,反而打算帶出門去找御醫——千萬別是又像上次那樣,吃了幾口西洋來的咖啡豆,然後便整整亢奮了三四天啊!

「啾啾啾啾!」毛球爪爪胡亂蹬,小翅膀掄得虎虎生風。

怕它亂踢會抓傷,秦少宇從沈千凌手中接過兒子,捏著推開門。

毛球乾脆閉上眼睛,直直昏了過去。

沈千凌倒吸一口冷氣,整個人都瞠目結舌。

這到底是怎麼了啊……

作者有話要說:【最後一句】

沈千凌倒吸一口冷氣,整個人都瞠目結舌。

這到底是怎麼了啊…… 第131章-我能不能拔一根毛!

鳳凰!」屋頂上的暗衛最先看到,指著遠處驚呼出聲。

春雨不知何時已然停止,皎潔彎月掛在深藍天幕,周圍閃爍點點繁星,連成一片璀璨銀河。而在天的盡頭,一隻巨大的金色鳳凰正揮動雙翼,朝眾人緩緩飛來。七彩尾羽在星月輝映之下,比最珍惜的寶石還要閃耀。

沈千凌驚喜萬分,「師父來了?」

暗衛聞言虎軀一震,立刻開掏出銅鏡整理髮型,準備英姿颯爽迎接師尊!

在先前與魔教對抗之時,沈千凌曾因一次意外,不慎與秦少宇雙雙掉下萬丈懸崖。原以為難逃一死,誰知途中竟機緣巧合被鳳凰所救,後來又帶去寒□遇見星斗真人,甚至還因此拜了師。江湖中人對此事也是津津樂道,只因在當今武林前輩當中,鬼手是神醫,星斗是神算,此二人早已被傳成半仙之體,尋常人想要見一面也難,秦少宇與沈千凌卻能一人一個拜了師,果真是羨慕不來的好運氣。

「啾……」毛球躺在它爹懷裡,慢慢睜開小黑豆眼,真是非常非常嬌弱。很值得被放在鎏金嵌玉的柔軟盒子里,然後再捂到被子底下藏起來。

但沈小受卻沒怎麼注意到它兒子。因為只是一瞬間的工夫,大鳳凰便已經落在了院子里。金色羽毛如同錦緞,紅色鳳目微微上挑,周身皆是不可一世的王者之氣。

毛球拚命閉住小黑豆眼,期盼不要被哥哥看到。


但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大鳳凰慢悠悠走到秦少宇面前,將弟弟叼在了嘴裡。

「啾!!!」小鳳凰炸毛瞪眼,拚命抗議。

大鳳凰將它放在地上,然後倒退兩步一腳踢飛,表達了對弟弟的思念之情。

暗衛:……

毛球凄慘趴在屋頂,虛弱張開小翅膀。

略暈。

鳥生簡直黯淡。

欺負完弟弟后,大鳳凰心滿意足,上前親昵蹭了蹭沈千凌。

「師父怎麼沒有來。」沈千凌往遠處看,心裡有些納悶。

「大概師父還在蓬萊仙山,只是派它前來送信?」秦少宇猜測。

暗衛眼中閃爍腦殘粉的光芒。果然不愧是我家公子的師父啊,送信居然用鳳凰!

「信也沒有。」找過一遍后,沈千凌失望嘆氣。

「啾!」毛球趴在屋頂上,還在生氣甩呆毛。

大鳳凰抬起眼睛,冷艷瞟了一下。

「……」毛球乖乖閉嘴,一扭一扭撲進暗衛懷裡。

哥哥簡直不能更壞。

「難道是和另一隻大鳳凰鬧彆扭,所以自己飛出來的?」沈千凌猜測,否則若換做往常,難道不應該一起出現才對。

「大概吧。」秦少宇揉揉它的鳳翎,「多少也是上古靈禽,看它不焦不躁的樣子,師父那頭應當沒出什麼事,不必擔心。」

毛球在屋頂小聲啾啾,以此來向它爹抗議——只能揉我!

非常委屈。

「來了也好。」雖說沒見到師父,不過沈千凌還是很高興,「日子久了沒見,它似乎比之前更漂亮了些。」

大鳳凰懶洋洋抖了抖身子,剛打算進屋找點東西吃,院外卻傳來護衛的聲音,「王上!」

沈千凌一愣,怎麼三更半夜過來。

院門被一把推開,大鳳凰護在沈千凌身前,眼中充滿敵意。

「……啾。」毛球充分表達鄙視,那是自己人。

哥哥簡直蠢。

大鳳凰冷艷抬頭,驟然展開雙翼。

「啾!」毛球魂飛魄散,拚命鑽進暗衛懷裡。

簡直嚇死鳥!

大鳳凰傲嬌收起雙翼,施施然引頸而立,一襲華麗尾羽鋪滿地面,宛若琉璃碎金。

慕寒夜足足欣賞了小半柱香,才開口稱讚道,「果然,這才是真正的鳳凰模樣。」

沈千凌:……

這位大哥你把話說清楚,為什麼搞得好像第一次見真鳳凰,我兒子也是好嗎,只不過還沒長大而已。

「先前聽侍衛稟報,還以為是看花眼。」慕寒夜走近幾步,「可否需要搭建一個梧桐木架,也好供它休息。」

「這倒不必。」沈千凌道,「住在我房內便好。」

暗衛聞言又忍不住落下熱淚,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總感覺公子好像很霸氣的樣子。


「星斗前輩沒有來?」慕寒夜四處看。

「我也在奇怪。」沈千凌道,「不過這一隻向來脾氣暴躁,若是在鳳凰山上不高興了,會出來散心也不奇怪。」

「不管出於什麼原因,這七絕宮裡飛來鳳凰,還是開天闢地頭一遭。」慕寒夜笑道,「還要多謝沈公子,為我子民帶來福兆。」

「七絕王客氣了。」沈小受略囧,這好像和我沒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