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一來,事情的嚴重性可是不一般,說不定宋家一個憤怒,那他們可就別想走出飛雲鎮了。

當下,宣子明一臉驚恐的看著葉天,焦急的話道:「葉先生,這下可闖大禍了,你不該招惹宋家啊!這下全完了!」

說話間,宣子明大為後悔,不該聽欒天龍的話,請葉天過來幫助極意門參加南武林盟會的。

這下葉天口無遮攔,直接招惹了宋家這個龐然大物,肯定會引起宋家大怒,必然會派人來對付葉天。

而就在剛才,自己的師弟才確定了葉天是他們極意門弟子,那麼他們極意門也免不了要受到牽連,甚至是面臨滅門之災。

「完了,全完了,極意門這下是在了我的手裡了啊!

我死之後,到時候怎麼有臉去見師門的列祖列宗啊!」

宣子明滿心絕望,心中深深的後悔不該請葉天過來幫忙的!

這下忙沒幫成,反而幫倒忙了啊!

在這之前,他也知道葉天實力強大,更知道他的性子一向張狂,可完全沒想到會張狂成這樣。

之前面對都是一些地下勢力的大佬,他們都是一些世家大族的代言人,所以能夠請來的人實力有限,葉天在他們面前張狂便是沒什麼,因為他的實力給予了他這樣的資格。

可現在不同,所要面對的都是一些武林世家門派,很是不少仍是那些地下勢力大佬背後的靠山,可想而知這些武林世家門派的強大。

宣子明心道自己之前早該想到的,像葉天這種少年得意,年紀輕輕的高居一省龍頭的人,本身就是一把雙刃劍,能夠傷人,也可能傷已。

現如今,這人未傷到,自己等人可是要被害死了。

宣子明滿心絕望,他也知道現在後悔沒用,葉天都已經招惹了上宋家,事情顯然是無法挽回的。

此時此刻,宣子的臉上只剩下絕望,一旁的其他極意門弟子,也是跟宣子明一樣的想法,都是一臉的絕望。

也就只有欒天龍好一些,並沒有絕望,反到若有所思。

【作者題外話】:今天的第三更奉上 此時,宋世傑臉色已經是難看至極,怒火衝天道:「好,小子,你夠膽也夠狂妄,居然敢對我宋家說出這種話!

這一下,就算是路過的神佛也救不了你了!我便上報家族,讓人來收拾你,還有你們極意門。」

宋世傑的實力並不高,不過是練體境中期的實力,三十歲了才到這個境界,在以武為傳承的武林世家中,自然是沒有前途的,被安排到這個酒店來當經理。

因此,以他的實力自然不足以對付葉天,所以宋世傑自然不會自取其辱,而是準備讓家族派人過來。

此話一出,本就惶惶不安的極意門眾人全部面如死灰。

唯有葉天,依舊一臉愜意,牽著姜嫣然的小手,雲淡風輕的說道:「哦?那我便在這裡等著!

真要好好看看你們宋家究竟是有多大能耐,還什麼就算過路的神佛也救不了我?嘖嘖,真是比我還忙啊!

也罷,就憑你這句話,如果等下你們宋家不派人過來,那到時候我便殺上你們宋家,將你們滿門踩於腳下!」

一瞬間,葉天身上好大的氣勢陡然爆發,猶如衝天利劍,橫掃全場,驚駭得邊上的聞業襄忍不住往後退去。

其他人也是臉色蒼白,一臉驚恐,深深的感受到了可怕,似乎如同面對死神一般。

令眾人不由得讓人相信,葉天剛才那狂妄之極的話並不是胡說,而是真有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來。

「叮!裝逼成功,恭喜宿主震懾全場,逼格+120。」

聽到系統提示音,葉天不禁一笑,非常滿意。

實際上他這次會來,自然就是為搞事情的,只有把事情搞大,那他就有機會裝逼,才能得到多多益善的逼格。

為了這個目的,葉天當然不怕把事情搞大,反正以他現在的實力,事情搞得再大,也有能力收場。

倒不是葉天想著沒事找事,因為也只有這樣,他才能更快的賺取逼格,好去救出夜星雨。

這時,宋世傑聽了這話,已經是氣得快要腦溢血了,渾身顫抖著伸手指向葉天,大叫道:「你……你夠狂妄!

等著,你現在就給我等著,我現在就去上報家族,讓人來誅殺你,要不然我宋家日後還怎麼在飛雲鎮立足!」

說罷,宋世傑便轉身離去。

這時候,宣子明只感覺雙腿發軟,差點站不住,只覺得眼前一陣陣發黑。

望著神情雲淡風輕的葉天,他哆嗦著嘴唇,想要說些什麼,終究還是說不出話來。

完了,這下徹底完了,就算這時候再想說什麼,也沒有任何用了!

「喲!當真是一場好戲。」

這時,一道飽含嘲諷的聲音響起,卻是聞業襄正拍著手,一臉看傻子般的神情的看向葉天。

「不得不說,你是我活到現在所見過最狂妄之人了!可惜你今天是狂妄到頭了,居然不知好歹招惹了宋家,好自為之吧!哈哈,我們走!」

說著,聞業襄就要帶人離開。

他可不想呆在這裡,要不然等下宋家的人過來,將他們誤認作葉天同夥,將他們一起也收拾了,那到時候真是有理也說不清了。

更何況本來這事情就是他們先挑起,真說起來也脫不了干係,免不了可能被宋家錯怪一番了,所以還是溜之大吉,讓極意門一行人在這等死吧!

心想著,聞業襄心生快意,畢竟能碰到一個比自己天才,還和自己不對付的人倒霉,他自然是很高興了。

「走?我說了你可以走了嗎?」

葉天突然出聲,雙手環胸。

聞業襄一怔,驚訝的看著葉天:「你已經招惹上了宋家,跑都來不及,還想跟我過不去?

雖然你實力強大,但我也不弱,真交手的話,誰勝誰負可不一定!」

「交手?你太看得起自己,我只是想打亂吠的狗而已!」

葉天話音剛落,便鬆開了姜嫣然的手,整個人突厄的消失不見。

軟眼,葉天便出現在聞業襄身前,一巴掌直接甩在聞業襄臉上。

重生九零小俏媳 只聽一聲脆響,聞業襄整個人直接被抽飛了,在空中轉了好幾圈,這才摔趴在地上,幾顆牙齒伴隨著鮮血吐了出來。

這一擊,在場眾人震撼,因為他們剛才居然沒有看清葉天是怎麼動作的,彷彿如瞬間移動般直接出現在了聞業襄面前。

「叮!裝逼成功,逼格+50。」

此時,宣子明看到這一幕後,原本絕望的神情多少好些了,因為葉天剛才的動作就算是達到內氣境界初期的他,居然也沒能夠看清楚。

顯然速度快到極致的表現,而這樣的表現遠比之前海西擂台賽上,葉天裝逼的凌空而行所帶來的信息更多。

之前的擂台賽上,葉天雖然打敗了吳烈虎,前後又有凌空而行以及踏波遠去的震撼之事。

可在知道葉天是修真者后,這種種事所帶來的震撼,自然大為的消減了。

畢竟修真者的手段神奇而繁多,之前的凌空而行和踏波遠去的能力,並不需要達到太高的實力,就有可能做得到了。

至於葉天能多擊敗吳烈虎,在宣子明後來想來,更多的是因為那飛劍太過於突如其來,吳烈虎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原因。

之後真要打起來,在宣子明看來,也許葉天能夠憑藉著飛劍的神奇獲勝,可也不能太輕鬆了。

至於葉天的真實實力,在宣子明看來最多也就和吳烈虎相當,甚至還要有所不如。

可眼下,葉天這般快得連自己都看不清楚的速度,那真真是真實實力的表現,這種速度至少得相當於內氣後期才能做到。

而有了這樣的實力,到時候面對宋家也不用恐懼了,除非宋家打算來個兩敗俱傷,否則也不會太過咄咄逼人了。

「你……你敢打我!」

另一邊,摔趴在地上的聞業襄瞪大了眼睛,模樣狼狽,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抬頭看著葉天。

此時,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葉天,聞業襄竟覺得如此的高大,猶如降世神明。

「叮!裝逼成功,無形裝逼更致命,逼格+60。」

心中一喜,葉天低頭,居高臨下的俯視聞業襄,「一條亂吠的狗而已,打了便打了,有什麼敢不敢的?甚至足殺了你又何妨?」

「你……你敢!」

聞業襄心神巨顫,只覺無比的恐懼,渾身發冷。

他絲毫不懷疑葉天這話的真實性,因為這人太狂,狂到真的會說到做到。

這讓他感覺下一秒鐘,就要與這個世界分別,極度的驚恐催動著他再顧不得所謂的面子,直接手腳並用的想要爬走。

可還等他爬出幾步,就被葉天一腳,直接踩在了臉上。

「你不是說我打你的狗,就是在打你的臉嗎?那我現在不止打你臉,更踩上去了,你又能怎麼樣?」

「叮!裝逼成功,恭喜宿主裝出霸道十足的逼,逼格+50。」

阿威這時已經醒轉,看著自家少爺被葉天踩臉,當即大怒,喝道:「小子,居然敢如此對待我家少爺,我要殺了你!」

可不等他帶著人衝上去,葉天轉頭,用上了許久不用了心魔幻夢曲,冷喝道:「滾!」

一瞬間,那心魔幻夢曲直擊心靈的超強特效,直接讓阿威幾人如遭雷擊,只覺自己面對的不再是一個普通人,而是遠古洪荒的無上魔神。

自心底,頓時泛起無邊的恐懼,幾人站在原地,瑟瑟發抖,不敢再往前沖一步。

「叮!裝逼成功,恭喜宿主霸氣逼人,逼格+120點。」

雖然之前葉天並得到心魔幻夢曲,因為修為不足,一直沒怎麼用過,只在學校的迎新晚會上現了現。

如今葉天達到練氣六層,雖然還仍舊無法施展出真正的心魔幻夢曲,但卻能夠發揮出部分威力。

而之前葉天狂放霸道吊炸天的姿態,以及前後輕鬆將阿威和聞業襄放倒的強大,都深深刺激了在場的聞家人,特別是之前感受過葉天強大的阿威,在他們心中留下了恐懼的種子。

如此一來,葉天雖然只能發揮出心魔幻夢曲部分威力,但已經足以百倍放大這些人心中的恐懼,讓他們頓時呆在了原地,不敢上前。

這時,葉天一聲喝住了一眾聞家人後,這才低頭看向聞業襄,冷聲道:「聞業襄,你說你有這種癖好也就算了,為什麼還這麼不識抬舉?

我都提醒你了,你這種靠藥物提起來的廢物,是怎麼有自信跟我斗的?既然如此,我也只能給你個深刻教訓!讓你知道,跟我斗得下場會是如何。」

說話間,葉天抬起另一隻腳,整個人就這麼直接踩在聞業襄頭上,隨後另一隻腳使往腰間踩去。

這一腳下去,這聞業襄絕對得半身癱瘓,徹底淪為廢人了。

就在這時,一群人匆匆走來,為首的正是宋世傑。

在宋世傑身後,則跟著一個氣勢彪悍的中年男子,顯然包是宋世傑喊來的宋家高手。

見到男人,聞業襄頓時大喜,驚恐的叫了起來:「快!快點救我,這小子瘋了,他要殺了我啊!」

【作者題外話】:作者君感冒了,頭疼外加犯困的,欲仙欲死的,所以今天只能兩更了 聽到這話,宋世傑和身後的彪悍中年男子頓時色變,這裡可是宋家的酒店,如果聞家大少死在這裡。

就算聞家的勢力比不上宋家,宋家也得給聞家一個交代,否則日後宋家在南武林的名聲將一敗塗地。

所以這時,那氣勢彪悍的中年男子疾速的前沖,嘴裡同時喊道:「賊子住手!你要敢傷到聞家大少一絲一毫,我定將你誅殺當場,挫骨揚灰!」

聽到這話,葉天嘴角揚起一抹冷笑,腳上的動作毫無停頓,之後便是聞業襄的一聲慘叫。

聞業襄一聲慘叫,傳遍了整個大廳,吸引了諸多普通的遊客目光。

眾人紛紛駐足圍觀,眼見著這裡有發生兇案的趨勢,更有人拿出手機欲要拍攝下來,傳到網上。

「都不許拍,快點走開!」

宋家的人過來,立刻驅逐圍觀眾人,更不許他們拍攝,以免引起更大的負面影響。

可就算是這樣,仍舊有少數人留在了當場,這些都是前來參加南武林盟會的武者,根本就沒有辦法趕走。

這時候,眼見著這出聲喝令的中年男子過來,那便有人認出了他來,頓時便有懈聲響起。

「天吶!這不是宋家家主的弟弟,人稱摧峰手的宋立峰嗎?那可是內氣中期境界的強者啊!」

「沒錯!我可聽說他進入內氣中期境界已經多年,在同境界之中幾無敵手!」

「這下那狂妄的小子完了,就算他天賦擺在厲害,可年紀擺在那裡,實力絕對比不上宋立峰的!」

……

在那嗡嗡的驚呼聲中,剛剛出聲喝令葉天的中年男子已經怒不可揭,只因葉天居然無視自己,仍舊悍然出手傷人,全部不將他們宋家放在眼裡。

特別是這時,聞業襄還大叫著自己的下半身失去知覺了,更讓中年男子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剛才這少年的一腳居然廢了聞業襄,這下宋家是沒辦法和聞家交代。

當下,中年男子近乎狂怒,吼道:「賊子,好狠的手段!

既然敢無視我宋立峰的命令,當著我的面傷人,今天若不殺你,我宋家顏面何存!」

邊上,宋世傑也憤怒說道:「二叔,剛才這個小子還狂妄的說要殺上我宋家,叫我宋家所有人踩在腳下。」

「什麼?就是這小子?呵……難怪剛才會那麼狂妄,敢於無視我的命令了!」

悍婦之盛世田園 宋立峰望向葉天的目光,宛如看著一個死人。

這少年剛才不僅無視自己的命令,廢了聞家大少,而且還敢說出那種話,已然是不殺不足以維護宋家威名了。

「沒想到來的居然是宋立峰!」欒天龍看著宋立峰,有些詫異的說道。

宣子明也是張著嘴,「沒錯,宋立峰可是個狠角色,出手狠辣!」

這時,葉天仍舊淡然,將腳收回,望著宋立峰,笑道:「不錯,來得挺快,我正無聊呢!」

這宋立峰能來這麼快,其實是因為他本就待在酒店中,為的是在南武林盟會舉行的這段日子,負責酒店的安保。

畢竟這時間段的武者又多,各種事端就少不了,防止那些精力旺盛的武者在酒店中打架鬥毆、挑釁滋事,為酒店帶來負面影響,是非常有必要的,所以宋立峰來的速度才會這麼快。

論實力,宋立峰乃是一名憑著自己的實力達到內氣境中期的武者,完全足以鎮壓絕大部分武者。

宋世傑覺得將宋立峰請來,已經就夠對付葉天,自然有恃無恐起來,惡狠狠的盯著葉天道:「小子,剛才不是很狂嗎?現在還狂得起來嗎?

看你現在還是直接自我了斷比較好,不然等一下想死可就沒那麼容易了,敢對我們宋家出言不遜的人,絕對沒有一個能痛痛快快的死掉!」

聽了這話,葉天面露不屑,嗤笑道:「區區一個內氣境中期的武者,也敢帶到我的面前丟人現眼,還想讓我自行了斷,真是好笑得可以!」 我早就告訴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