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批參加天驕選拔賽的武者,有足夠多的時間。那麼完全可以都修鍊到元武境再參加,可惜這是不可能的。

而葉浩卻變不可能為可能,不但在第二關中用半個時辰的時間。完成了從量到質的變化,只用了一天半時間就完成了鞏固境界,度過虛弱期。

對於這一切,葉浩很滿意。不單單是滿意,可以稱得上是滿足。

據葉浩所致,還存活的幾十人中。元武境的只有三人,其中排名大景武院第一的皇甫雲是一重巔峰境界,第二的司徒磊處於一重的中等境界,第三名的慕容天處於一重的下等境界。


而如今的葉浩,也處於一重下等境界。卻有自信,可以與處於中等境界的司徒磊一拼。至於皇甫雲,葉浩並沒有多少把握。 葉浩雖然有底牌,可是身為四皇子的皇甫雲。怎麼可能沒有底牌,大景帝國創建至今已有近五千年。漫長的歲月中,能夠一直壓下八大世家一頭,怎麼可能沒有一些威懾的手段與底牌。

不過從認識皇甫雲到現在,葉浩感覺這人還不錯。至少沒有皇子的那種盛氣凌人,反而謙遜有禮。葉浩與他交談了那次,感覺還挺對胃口。

是以葉浩本著,如果皇甫雲不主動交惡的情況下。葉浩就與之和平相處,如果皇甫雲是一個兩面三刀的人,那麼葉浩也不是吃素的。

現在的首要的防範人物是聶鋒與司徒磊,這兩個人都與葉浩發生過矛盾。重要的是兩人都是大家族的第一順位繼承人,他們不缺資源,不缺權勢,不缺女人。卻愛面子,爭強好勝之心太重。

容不得當初看不起的人,爬到自己的頭上。不能說他們的氣量太小,只能說眼光太窄。不管是流雲城,還是大景帝國。在葉浩的眼中,只是一個小池子。就算是狂圖界,在葉浩的眼裡也不過如此!

這不是葉浩好高騖遠,而是眼界已經被鍾離打開。靈界有三千,有五星劃分,狂圖界頂多算是個半星。比狂圖界強大的靈界,不說有二千五,至少也有二千。

這樣一個綜合實力落後,各方面凋零的靈界。根本就不是葉浩想要停留的地方,因為這裡太小,因為這裡的資源太少。按照鍾離的說法,就是小池子根本養不起大龍。

要不是狂圖大陸有一門上古流傳下來,可以穿梭於時空。可以短時間跨越靈界與靈界之間距離的星門,葉浩對這天驕選拔賽也不會如此的上心,使用星門需要大量的元石。而且這星門掌控在六大勢力的手中,並不是誰都可以使用的。

只有修鍊至靈武境以上的武者,才有權利使用。可是這個費用卻會讓一個靈武境強者傾家蕩產,耗費數百年的家底。

還有一個方法,那就是加入到狂圖武院。只要能奪得總決賽的百強,就會被狂圖武院重點培養。到時候,葉浩就算是自己人。那時候再想使用星門,就會簡單容易許多。

想著這些事,葉浩跨步走進了傳送門中。熟悉的天旋地轉,等葉浩的腳下微微一震。頓時感覺到身體竟然不由自覺的懸浮起來,裸露在外面的皮膚竟然有一種觸碰到水的柔和感。

隨後頭戴一沉一輕,感官恢復過來。葉浩睜開了眼睛,頓時看到了一個奇幻般的世界。映入眼中的是色彩斑斕的珊瑚礁,還有一條條不知名的魚兒。遠處有一頭大魚,搖頭擺尾間速度飛快的衝進了小魚群中,張開血盆大口。

一股強大的吸力,將附近所有的小魚全部吞掉。浪花朵朵間,大魚就吞掉了四個小魚群。隨後向著遠處游去。

葉浩與它的距離只有不到十丈遠,可是它卻沒有發現葉浩。正奇怪間,葉浩留意到了自己體外的一層薄薄的光膜。

大魚剛剛遊走,葉浩就感覺到身體一沉。隨後看到光膜竟然在緩緩的上升,將自己的雙腳暴露在外面。沒有了光膜的幫助,葉浩的身體終究沒有脫離地心引起。被海水中的重力,給壓迫到海底。

很快光膜就上升到腰間,卻依舊沒有停止。而是繼續再上升,直至上升到頭頂。啵的一聲,破裂消散。

而葉浩的身體全部暴露在海中,強大的壓力讓葉浩有些難受。剛想呼吸,猛然想起這裡是水中。雖然成為武者后,生命躍遷。不會出現被嗆死的事情,人畢竟是陸地生物,在水中活動多有不習慣之處。

在水中如果過多的吸收海水,雖然可以利用真元將其排出體外。卻是很麻煩,而且這些海水中什麼物質都有,很可能會玷污體內的精純度。

玉簡中有介紹這第三關水下世界的情況,葉浩在來之前也做好了準備。那就是《斂息技》,可以鎖住全身的毛孔與七竅。根本就不用擔心自身氣息泄露,而只要成為氣武境武者。就可以做到內息,能夠在水下堅持一個月的時間。

如果如葉浩這般,修鍊至元武境。那麼可以在水下堅持一年,是以葉浩在施展了《斂息技》后,再將呼吸轉為內息。

站在海底,葉浩沒有立即行動。而是在原地伸伸腿,抬抬腳,揮揮拳。再做出幾個攻擊的招式,拿出金弧靈刀在水下簡單的劈砍了幾下。

試驗證明,水中的壓力對戰鬥力的發揮多少有些影響。雖然不大,卻能去別高手與庸手之間的差距。還有生死!

不過也有一點好處,當然這是對葉浩來說。因為剛剛突破元武境,而修鍊的木之真元。以五行相生的順序,水生木。如今葉浩站在水中,雖然承受著一部分的水壓。卻能感覺到,體內的真元極為的活躍,就好像得到了滋養一般。

竟然在葉浩沒有控制的情況下,緩緩的運轉起來。並將葉浩身邊海水中的一些水之元氣,給吸收了一部分。

葉浩有些驚奇,很配合的運轉起功法試了試。頓時發現圍繞著自己的海水,頓時變得輕若無物。身上的壓力一掃而空,有了這個發現,頓時讓葉浩大喜過望。

沒想到,選擇先修鍊木之真元。還有這種效果,如今葉浩在水中可謂是全無壓力。能夠百分百的發揮出全部的實力,如果對上同境界的人。葉浩無疑是掌握了先機,就等於掌握了勝利的鑰匙。

此時的水下世界,已經有六十六人在奮戰廝殺。面對的卻是一頭頭翻江倒海的魚妖,其中大魚站了七成,小魚佔了三成。說它們是魚,是因為它們有著魚的軀體,卻有著妖的強大力量。

尤其是一些小型的魚妖,看似渺小卻速度飛快。衝擊力與穿透力,都極為的強大。最為重要的是還有一口鋒利異常的牙口,可以輕鬆將一品靈器咬下一個缺口。又因為目標小,總會讓一些大意的人失去警惕心。

進入第三關的人,加上葉浩一共有六十七人。可是現在如今,已經有八人死於大意之下。還有三十多人,傷與大意之下。

第三關的面積很廣,六十七人分佈在不同的地方。想要碰到一起的幾率很難,如果從天空上看。能看到一小部分人,正在向某一個位置趕去。

而那裡正有一個人影在遊走,拉近視角會看到一個俊朗的青年。正是與葉浩有一面之緣的皇甫雲,此時的他正與一頭房子大小的大魚在戰鬥,強大的攻擊波動席捲著四周。盪起層層波瀾,大魚張口無聲,卻散發著一種波浪。搖頭擺尾間,力量無窮大。

排山倒海的力量,一層疊著一層的向那個皇甫雲拍去。而皇甫雲卻巍然不懼,雙腳紮根大地。雙手的真元為深褐色。或掌或拳的與大魚周旋在一起,只不過卻攻少守多。

海底的石沙中蘊含的土之元氣,源源不斷的進入到皇甫雲的體內。充當戰鬥動力源頭,與大魚不斷的硬碰硬。

隨著時間的推移,皇甫雲體內的真元在快速的減少。元武境一重巔峰,擁有的百縷真元。很快就消耗了七成,可是卻沒能奈何得了魚妖。

這卻是因為,皇甫雲修鍊的土之真元。在水中沒有優勢,以五行相剋的原理,水克土。導致皇甫雲在水下戰鬥,只能發揮出八成的威力。

而這大魚,卻是一頭深海魚妖。相當於元武境一重上等左右的實力,加上水中戰鬥的優勢。與皇甫雲剛好處於伯仲之間,不過卻因為體積大,皇甫雲的攻擊根本就傷害不到他的要害。

導致一個多時辰的戰鬥下來,魚妖除了被打碎了幾塊魚鱗外,基本沒有什麼損傷。反觀皇甫雲卻有些不妙,不但體內的真元消耗的厲害。身體內部,也受了不同程度的震傷。

皇甫雲心裡有些著急,因為體內的真元量。只能再堅持半個時辰,如果援兵再不到。皇甫雲有可能飲恨當場,這不是皇甫雲想要的結果。

其實皇甫雲也想過逃跑,可是修鍊土之真元的武者。有一個優點,那就是防禦強。也有一個缺點,那就是速度慢。

皇甫雲跑過,卻在魚妖的眼中好似龜速。魚妖擺尾間,就將皇甫雲攔截。是以皇甫雲,只能發出求救信號。

大景帝國開國近五千年,建國之初就是從狂圖武院借的兵才穩定了國本。是以建國不到三年,就修建了大景武院,五年後修鍊了另外的十大鎮級武院。又用了百年的時間,將數百鎮級武院開設好。

而三十年一屆的天驕選拔賽,大景帝國域內也舉辦了不下一百五十次。對於天驕選拔賽的初賽與複賽行程,可謂是了如指掌。

並針對初賽與複賽的兩個試練之地,都研究出了相應的道具。其中有一種叫做信號彈的一次性陣器,使用后可以釋放出一道強光。能照亮方圓百里的空間,是一種求救信號。 想要獲得這種陣器,必須是皇親國戚才有資格使用。作為四皇子的皇甫雲,很小時就被鑒定出超絕的修鍊天賦。而且本人又聰明伶俐,善於帝王之術。是以大景帝國早有呼聲,宣稱皇帝有立皇甫云為太子的傳聞。

這次參加天驕選拔賽,就是一次皇室對皇甫雲的試練。如果能在總決賽中奪得百強前十,那麼皇甫雲只要在狂圖武院畢業。就可以回來接替皇位,如果達不到。那麼就失去了其資格,只能做個閑散王爺。

對於這次試練,皇甫雲很上心。而且臨行前,父皇還給了他三枚信號彈。是一種可以在五絕秘境中使用的強大一次性陣器,一旦釋放陣器就會自毀。從而釋放出一股強大的光柱,通天徹地。可以讓方圓百里的人,都能夠感應到。

這次皇室排了十人隨隊保護皇甫雲,而皇甫雲又先後招攬了十人。雖然進入五絕秘境的位置,會被傳送陣隨機大亂。

可惜這五絕秘境的範圍,卻在二百里方圓左右。以一次性陣器的範圍,絕對可以引起自己人的注意。

早在第一次逃跑被攔下時,皇甫雲就釋放了信號彈。如今盞茶功夫過去了,援兵還沒有到。看著自己丹田中的真元,越來越稀少。

皇甫雲不免有些著急,就在此時。遠處緩緩的行來一位少年,皇甫雲抬頭一看。映入眼中的是一位眉清目秀,雙眼炯炯有神的少年。再仔細一看,卻發現竟然是葉浩,那個敢與司徒磊公然叫板的少年。


「殿下,需要幫忙嗎?」

葉浩原本在遠處三十裡外行走,突然感覺到一道強光釋放出來。原本還以為出現了什麼寶物,打算悄悄的過來看看。沒想來到近前,卻看到皇甫雲正與一頭巨大無比的魚妖苦戰。

而那釋放出強光的地方,赫然有一兩塊已經分裂的金屬。打眼一看,葉浩就知道這應該是一種陣器。看那破裂的程度,應該是已經損毀。

那麼這道強光,應該就是用來求救的。因為從遠到近看了一眼,葉浩留意到皇甫雲一直處於下風中。而且看其面色蒼白,雙手無力還有些微微的顫抖。就知道,這皇甫雲應該是體內真元耗損過多,還受了嚴重的內傷。

看到來人時葉浩,雖然有些害怕葉浩暴起傷人。可是卻知道,自己與葉浩並沒有任何的仇怨。皇甫雲不相信葉浩會害自己,而且在調查中顯示,這葉浩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

對於這種人,皇甫雲從知道並了解后。就已經做了與之交往的準備,何況皇甫雲與司徒磊並不對付,相互更是看對方不順眼。

而葉浩與司徒磊,更加的不對付。司徒磊奈何不了自己,卻可以欺辱葉浩。而葉浩並沒有如小地方人的那種卑躬屈膝或是忍辱負重,而是好不給面子的折損對方。

以皇甫雲對司徒磊的了解,司徒磊絕對不會放過葉浩。而對葉浩的調查了解,卻發現葉浩是一個重情重義,又心狠手辣的人。

一個天驕選拔賽的初賽,就先後有六人死在了葉浩的手中。其中有散修,也有一些小家族的人。

面對葉浩的問話,皇甫雲原本不想答應。不過如果答應,就等於欠葉浩一個人情。可是如果不答應,以現在的局面。再加上空空如也的下丹田,很可能自己會死在這頭大魚的口中。

權衡了下得失,卻沒想到觀察到又來一人的大魚。此時雙眼不再悠閑,而是開始用出全力的壓制皇甫雲。打算速戰速決,先吃掉一個再吃掉另一個。

攻擊的赫然增加,讓皇甫雲更加的痛苦。體內的真元沒了,內臟卻有一定的內傷。皇甫雲知道,不能再等援兵了。

「還請葉兄幫忙,小王感激不盡!」皇甫雲誠懇的道。

其實看到是皇甫雲后,葉浩本來並不想去搭救。可是卻想到了聶鋒與司徒磊,雖然自己志不在此。可是養父葉天南與二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哥哥,卻依舊會留在這裡生活。

葉浩害怕等自己離開后,司徒磊會拿自己的家人泄憤。而如果今天救下皇甫雲,不管怎樣都結下個善緣。

到時候,只要順便的提一提。說不定不但可以保障家人的平安,還能藉助皇甫雲化解葉天南與藍家的仇恨。


「殿下客氣了!」葉浩右手一伸,金弧靈刀出現在手中。

雙腳一點地面,身體頓時化開了周圍的水流。體內的木之真元全面爆發,一股旺盛的生機從葉浩的體內併發,隨後一道翠綠色的光芒,延伸到刀身上。

二十丈的距離,幾步間就跨越而來。右手靈刀一打斜,切開水下的壓力。重重的斬在了魚妖的左鰓,一陣火花兒迸射。一塊腦袋大小的魚鱗,帶著絲絲的鮮血脫落下來。

魚妖嘶吼一聲,身體一扭。尾巴高高的彈起,向著葉浩狠狠的抽來。卻抽到了葉浩的殘影上,原本葉浩站的位置。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兩側的海水迸射。

道道波浪向四周擴散,魚妖沒想到葉浩的速度這麼快。而且還傷到了自己,而皇甫雲更加的吃驚。因為認識葉浩的時候,葉浩才不過氣武境九重中等的境界,可是如今才過去不到十天。葉浩就突破元武境,而且看剛才的攻擊明顯是鞏固好境界,並度過了虛弱期后才能發揮出的威力。

當初皇甫雲自己突破元武境時,足足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才看看突破並鞏固好境界,可是又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度過虛弱期。這才徹底的掌控了元武境的力量,自己用了六十天,而葉浩卻只用了十天。

這是什麼速度,以皇甫雲的認知與見識。大景帝國中,最快突破並鞏固元武境境界的是上官家的一位少年天驕,可是還是花了一個月的時間。

就已經被譽為,大景帝國第一修鍊天驕的稱號。並被狂圖武院選中,得到了珍貴的武道資源。如今三百年過去,聽說那位已經修鍊至靈武境八重。 如果葉浩的修鍊速度,被傳出去。又會引起怎樣的風暴。雖然全狂圖界的天之驕子,每年都會湧現出一些。可是真正能成長起來的卻少之越少,很多都是在半路就夭折。

卻還是有那麼一小撮人,會在各種搏殺與征途中。越過一座座山川,踏過一座座低谷。一路扶搖直上,傲視九天!

如上官家的那位,從天驕選拔賽上搏殺出位。一路稱雄到狂圖武院,經過三百年的不斷成長。成為了一位靈武境八重的強者,原因九大世家排名最低的上官世家。

憑藉著他的實力與潛力,硬生生的將上官世家從第九名,提升到了第六名。不要小看這三個名次,大景建國四千六百多年。九大世家,一直存在。

世家的排名,看的是綜合實力。並不是一個人就可以決定的,可是上官家那位卻做到了。這是因為狂圖武院的栽培與看重,還有這三百年他在外界交遊廣闊。

三百年裡,關於那位的光輝事迹。一直在大景上層社會流傳,三百年過去。依然沒有人能打破這個記錄,十屆天驕選拔賽。每屆百人,真正成長起來的只有三四位,可是所能達到的成就。基本都卡在嬰武境九重,或是魂武境二三重。

如今,葉浩出現了。以差二個月不到十六歲的弱冠之齡,就修鍊至元武境一重。打破了一系列的記錄,至於能否真正的成長起來這個誰也說不好。不過葉浩所表現出來的潛力,卻如一道豐碑。照耀今古!

可是卻不敢有人懷疑葉浩的潛力,皇甫雲不是井底之蛙。他曾經在東江大陸五大帝國試練過,見識過很多。

是以在這一刻,皇甫雲下定了決心。對於葉浩不能交惡,只能交好。不過眼前這關也好過去,要不然人死了,想法再多也是惘然。

面對這頭巨大的魚妖,葉浩並沒有去試圖攻擊龐大的魚身。而是專門攻擊傷口,因為它的體積過大,按說並沒有什麼致命的弱點。

唯一想要斬殺它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以蠻力做到一擊必殺。可是不論是葉浩,還是皇甫雲。都沒有這個能力,是以只能選擇相對比較好攻擊的地方。

比如魚妖是用嘴巴發出音波攻擊,比如搖頭擺尾。利用尾巴抽擊敵人,或者搖頭身壓。利用身軀砸向敵人。三種攻擊方式,都要用到頭部。

是以葉浩選擇了攻擊它的鰓部,這裡是葉浩金弧靈刀可以伸到的最大距離。雖然有了真元,可以外放攻擊。卻因為沒有載體,而導致真元攻擊只有全力一擊的六成力道。

如果是面對實力境界比自己低的人,六成真元外放說不定能起到一定的效果。可是面對如此巨大的魚妖,葉浩知道這種攻擊沒用。

就拿剛才的那閃電一刀來說,葉浩使出了八分里。卻只能斬掉一塊鱗片,除了一點點魚血。對於龐大體積的魚妖來說,雖然疼了一點卻沒有傷筋動骨。

其實也有一點好處,那就是將魚妖的仇恨拉了過來。讓其不再圍繞著強弓之末的皇甫雲打轉,而是不再理會對自己沒有威脅的皇甫雲,開始全力的攻擊葉浩。

仇恨的轉移,帶來的是強大的壓力。這讓葉浩不但沒有退縮,反而充滿了戰意。這是葉浩突破元武境的第一戰,也可以說是檢驗葉浩實力的一次考核。

為了不讓皇甫雲遭到誤傷,葉浩邊打邊退。很快就來到遠處百丈外,眼神與手勢制止了皇甫雲前來幫忙的意願,而是讓其放心療傷與恢復真元。

皇甫雲讀懂了葉浩的眼神與手勢,也知道現在就算過去幫忙也於事無補。還不如抓緊療傷與恢復真元,至少可以在葉浩陷入危機的時候出一份力。

盤膝而坐,拿出療傷靈丹與一些中品元石。開始緩緩的恢復起來,只是眼神時不時要看向葉浩一眼。

葉浩不讓皇甫雲過來有三層意思,第一層就是皇甫雲真元耗盡,還受了嚴重的的內傷。就算過來也幫不上忙,反而會越幫越亂。

第二層意思就是葉浩想檢查下自己的實力,看看是否真正做到了徹底掌控元武境的萬斤力量。

第三層的意思,卻是葉浩對皇甫雲還不算了解。對於他的幫忙也不放心,兩人接觸一共才二次,葉浩還沒有天真的將自己的背後交給他的信心。

魚妖的智慧雖然有,卻不高。遵循著本能的感知,發現葉浩的威脅力明顯大過於剛才那個小蟲子。是以打算先將這個威脅大的吃掉,再去吃那個威脅小的。

魚妖的體積過大,每次攻擊在葉浩這個渺小的人類面前。都可以稱得上是翻江倒海,初一接觸。葉浩就感覺到了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從魚妖的體內傳來。

海水雖然可以化解一部分力量,再加上葉浩體內的功法每時每刻都在運轉,破壞著周邊海水的壓力與阻力。這才讓葉浩卸掉了三分力,可是剩餘的七分力,還是震的葉浩五臟翻騰。

華錦里 ,還險些受傷。那麼皇甫雲表現出的那麼吃力,也就說得通了。

刀光中,葉浩沉著冷靜。每次攻擊都利用靈魂探查,做到一擊必中。雖然對魚妖的傷害不大,卻能積少成多。最重要的是,開戰到如今十幾刀。葉浩都集中在一個傷口上,看眼著魚妖左鰓的傷口,從原本的一寸長,變成了如今的一尺長。

傷口的不斷被斬,加上血液流淌。雖然這點小傷,對於魚妖的傷害並不大。卻徹底的觸怒了魚妖,聲聲嘶吼傳出。龐大的身軀開始四處晃動,一力降十會的向葉浩攻來。

海底除了岩石,還有淤泥。被魚妖這麼一翻騰,頓時大量的淤泥擴散。導致周圍的海水,變得渾濁起來。使得遠處的皇甫雲,再也看不清戰團中的情況。

雖然擔心,卻沒有立即的衝過去。也沒有逃走,而是繼續恢復傷勢。加快真元的恢復速度,因為渾濁的海水中,時不時的會傳來一陣嘶吼,或是金屬碰撞聲。

百十招過去,葉浩感覺到了吃力。看著對面依舊生龍活虎的魚妖,葉浩明白了皇甫雲的苦衷與無奈。因為這魚妖的鱗片防禦太強,再加上水下作戰還是葉浩的第一次。每次攻擊,真正傷害到魚妖的力量很少。

連續百刀劈斬,魚妖的左鰓連續中了上百刀。此時的左鰓一片狼藉,傷口從一尺,變成了一米。周圍的六塊人頭大小的鱗片,或是也砍碎或是被劈下。

失蹤五萬年的老婆失憶了 ,參雜著一些魚妖的鮮血。聞到血腥味,讓魚妖變得更加的瘋狂。攻擊也不是一下一下的,而是變得連貫起來。魚尾、魚身、魚頭、魚嘴,全部成了攻擊利器。

反觀葉浩,雖然深處渾濁的海水中。卻憑藉著靈魂探查,而始終保持著主動權。面積魚妖的瘋狂撲擊,葉浩能躲就躲。躲不開就以最小的傷害抵擋,或者乾脆以傷換傷。


如今葉浩受了輕微的內傷,而魚妖看起來狼狽。卻只是受了一些皮肉傷,根本就不關痛癢。

一時間,葉浩有種想要逃跑的感覺。可是強大的自信與自尊心,卻讓葉浩堅持了下來。原因有二,一是魚妖雖然看起來強大,可是境界與葉浩持平。只是佔了體積大的便宜。葉浩雖然看起來吃虧,可是也佔了體積小的便宜。

二是葉浩不允許自己在遇到同境界戰鬥時,做出逃跑的舉動。按照鍾離的說法,既然是同境界。為什麼你會比別人差!

要做就做同境界中的至強者,這是鍾離對葉浩的期盼。也是葉浩心中的追求,與三界天驕爭鋒。將他們一一的踩在腳下,才是葉浩的目標。

今天碰到了魚妖,如果葉浩跑了。那麼葉浩今後再遇到這種對手,下場只有一個。要麼苟且偷生,要麼落荒而逃。

想要戰而勝之,基本不可能。因為這次的逃跑,就會給葉浩留下未戰先怯的禍根。

想到這裡,葉浩不再去想著勝負與生死。而是開始發力,接下來的攻擊雖然依舊使用靈刀,卻變成了左右開弓。施展《分魂術》,讓靈魂體一心多用。

其一控制右手,握著金弧靈刀。施展各種刀法,以攻代守。其二控制左手,施展各種掌法與拳法。其三控制雙腿,施展身法遊走躲避。其四控制靈魂,施展靈魂探查觀察戰局,分析魚妖的弱點。其五控制下丹田,高速運轉《五彩神光》的修鍊功法。全力吸收微皺的源源不斷湧來的水之元氣,加快恢復速度與真元的支持。

葉浩爆發了,這是葉浩第一次這樣戰鬥。效果卻出奇的好,雖然短時間內斬殺不了魚妖。卻從開始的落入下風,逐漸的扳平。一點點的壓制魚妖,刀刀見血。拳掌到肉,身法如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