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處太多!

而最大的益處,無疑是可以直接使用『jing力』攻擊,這種神奇的力量幾次幫自己度過危難。若不然,別說進入那神秘火海中修鍊,自己恐怕早已死在黑衣男子手裡。

「差不多到辰時了。」林風眉宇間顯的神采飛揚。

今天,是父親第一次『教』自己,那種感覺,緊張中帶著興奮,期盼不已。

略微收拾一下,林風旋即便是往父親房間走去。

……

「叩,叩。」輕輕敲門。

「進來。」父親的聲音響起。

推門而入,林風的心情顯的有點忐忑,望著父親,林風輕喚道:「爹。」
「一轉眼,十九年過去了。」林嘯天輕輕自喃。

林風微微一怔,遂而反應過來,自己現在剛好是十九歲,心中不由暗忖,「爹是在說我么?」

「還有一年……」林嘯天閉上雙眸,彷彿回想著什麼。

卻是弄的林風一臉莫名愕然,眉頭微微一簇,不知父親這『還有一年』指的是什麼。正是思索間,父親的聲音悠然響起,「風兒,那《魂秘》看到哪裡了?」

「《魂秘》?」林風一怔。

霎時恍然,林風點頭道:「第一頁快看完了。」

在那神秘火海,自己翻看頻率雖然不高,但畢竟也有近三個月,加上之前家中所看的,第一頁確實快看完。

「可知何為靈魂?」林嘯天問道。

「靈魂,心者,元神。謂之靈為元,魂乃神。」林風不假思索的答道。

林嘯天淡漠一笑,又道:「那你對元神理解多少?」

林風輕輕搖頭。


雖然那本《魂秘》自己看了快一頁,但卻都是些之乎者也,真正能理解的地方並不多。


太玄乎!

林嘯天淡然開口道:「人類,按力量不同分為靈魂和體魄。以修鍊側重不同,分為天武者和天神者,以天而命名,意yu著這種力量是『上天』所賜予。當然,在天武大陸,天武者被稱之為武神,天神者則被稱之為天靈師。」

林風雙目睜大,心中巨震。

最後這短短一句話,極有問題!

什麼叫『在天武大陸』?難道……

「天武者分兩個派系,天神者同樣如是。」林嘯天繼續道:「天神者的其中一個派系便是天靈師,例如風兒你所修鍊的火靈師;而另一個派系,我們稱之為『天魂師』。」

天魂師?

林風雙眸一亮,聽父親的語氣,顯然這『天魂師』才是重點。

「靈魂,分為靈和魂,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林嘯天冉冉說道:「靈,又為『元』,便如風兒你的元火,可以通過空氣中的靈氣吸收而慢慢提高;而魂,又為『神』,存在於腦海最深處。」

「原來如此。」林風恍然大悟。

「在無盡蠻荒之所以修鍊如此快速,便是因為空氣中『靈氣』高。」

「而在那神秘火海,同樣如是!」

舉一反三,林風很快便是明白其中淺顯道理。

「『靈』和『魂』之間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簡單來說,『靈』就是士兵,而『魂』就是元帥。」林嘯天雙眸閃爍,說道:「天魂師以側重不同可分為『幻術師』、『念力師』等等,但有一點卻是共通的,那便是『魂力』!」

林風點點頭,就和火靈師中的火武者、火戰者和火靈者一樣,根本的基礎——

是元火。

「魂力的應用很廣泛,譬如念力師,直接以魂力而攻擊。」

「威力確實很強,但同樣的危險xing極大,就如一把雙刃劍,一個不小心,死的就是自己。」

看著父親望著自己的眼神,林風額頭上不禁滲出幾滴冷汗,面se略白。

這時,他若還不明白,那就太過愚蠢!

很顯然,自己一直以來所認為的『jing力』,根本——

就是『魂力』!

「不用擔心,風兒。」林嘯天搖頭道:「你離『念力師』還差的很遠,魂力頂多透支。雖然可能會有後遺症,但……」林嘯天淡然一笑,目光瞥向熒光羅盤,「完全可以吸收火靈丹而補充。」

林風表情巨變,大駭。

「爹你……」林風不敢置信的望著父親。

林嘯天目光粼粼,「其實我很好奇,風兒,這百餘顆的火靈丹你是從何得來?」

「是這樣的,爹……」



隨著林風一五一十的托盤而出,林嘯天眉頭輕皺,「照這麼看來,風兒你應該是誤打誤撞進入了一個封號武神的『住所』,這些火靈獸很可能便是他所飼養,記著將火靈丹藏好,別隨意暴露。」

「不會?」林風驚訝無比。

自己還以為那是片神秘火海,卻想不到竟是一個『大人物』的住處。

「也對。」林風霎時恍然,這火海就在那麼明顯的厄洱廢墟正zhongyang,怎麼可能不被人發現?還有三番四次追殺自己的黑衣男子,明明有『飛行圓盤』,卻不敢進入那火海!

這其中,顯然事有蹊蹺。

只是自己當局者迷,並未注意到而已。

「還好那封號武神沒回來。」林風只覺背脊骨一陣冰涼。

若是被逮個正著,自己恐怕有再多命都不夠死的……

「可惜了。」林風輕嘆一口氣,眉頭輕輕簇起,原以為這次總算能湊夠錢,卻不想——

身懷巨財用不了。

鬱悶!

望著自己兒子的表情變化,林嘯天淡然開口道:「看樣子,風兒你原本對這批『火靈丹』另有打算?」

林風點了點頭,「不瞞爹,我原本打算購買『龍眼藥劑』。」

「龍眼藥劑?」林嘯天雙眸閃過一道訝se,旋即洒然笑道:「雲兒根本沒失明,就算服食了『龍眼藥劑』也沒用處。」

什麼?!

林風一下子懵住了。

自己沒聽錯?

「爹,你說弟弟他……沒失明?」林風睜大眼睛。

(伏筆一個個慢慢揭曉,大家不用擔心本書的格局,天武大陸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阿雲並非失明。」 瞳生之詭 :「一年後風兒你便知。」

又是一年後?

林風微微一怔,頓感詫異。

爹所說的『一年後』,到底有什麼秘密?

「好了,言歸正傳。」林嘯天表情一正,淡然的威嚴散發開來,林風亦是集中jing神,不敢有半點分神。


眼中帶著一分好奇,林風直望向父親。

霎時間——

只見得林嘯天的雙眸閃爍著一抹jing亮黑芒,彷如寂滅深處的地獄,充滿著無盡黑暗。林風只覺心猛的狂震,身體彷彿變的輕浮,周遭的感應無比的敏銳,好似身軀脫去了外殼……

「咻!」林風感覺自己被吸入了一片奇妙的空間之中。

只求今生只求你 ,沒有半分光彩。

無比的寧靜。

突然間,一股龐大的壓力襲來,直衝腦海,瘋狂擠壓著全身!同時,無數醜陋的厲鬼如煙霧般瞬息出現,面目猙獰,醜陋的臉龐不斷在面前放大,劇烈咆哮著,嘶吼著,彷彿要將他生吞活剝。

驚悚無比!

林風身體輕顫,腦海中雜念紛生,只覺心彷彿都快跳出了喉嚨口,血液流動越來越快!

正在這時——

「風兒,念《魂秘》。」腦海中陡然傳來熟悉的聲音。

「是爹!」林風霎時一震。

巨大的壓力仍是不斷襲來,仿如一座座小山不斷震壓,轟然作響。那驚悚駭然的惡鬼更是不停的怒吼著,林風盤膝而坐,咬著牙沉然呼吸,強迫自己集中jing神。慢慢的,緩緩的……

忘記了周圍一切。

「生之來,謂之jing,兩jing相搏謂之神。」

「內念不萌,外想不入,獨我自主,謂之元神。」

……

一遍一遍輕念著《魂秘》,林風覺得自己的心彷彿變的寧靜,周圍的壓力雖是沉重,但似乎減輕了許多。

國術高手混花都 ,不受動搖。


身處無盡的黑暗,眼前那灰黑se的書冊彷彿自己翻開了第一頁,一個一個字跡浮現在面前,閃爍著金se的光芒。林風熟讀著,感悟著,漸漸融入修鍊之中。



「風兒好堅定的心xing。」林嘯天輕輕點頭。

望著盤腿而坐的兒子,看著那張熟悉的臉龐,林嘯天不禁露出一絲緬懷神se,「這孩子,太像他娘了。」

……

時間,不斷的流逝。

在林風感覺彷彿過了很久很久,因為每一剎那,他都能感覺到——

壓力在不斷提升。

就好似一個氣球,不斷的往裡面沖著氣,讓的氣球膨脹,一點,一點,再一點!而林風除了堅持,只有堅持!心念著《魂秘》中每一字每一句,堅定心神,承受著這強大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