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周青的靈魂力很深厚,而且現在慕容夫人的正處於沉睡之中,無法自主控制靈界空間阻擋周青的入侵,耗費了一番力氣之後,他進入到慕容夫人的靈界空間之中。

頓時,周青只覺得眼前一黑,旋即一股無比陰冷的感覺,纏繞在自己的靈魂力之上,讓他整個人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這種感覺,根本不是進入別人靈界空間之後該有的感覺,彷彿是進入到地獄般,心中竟誕生了絲絲恐懼感。

「這是怎麼回事!?」

周青心中驚疑不定,旋即抬頭望去,只見得慕容夫人的靈界空間之內,竟然是漆黑一片,猶如夜幕籠罩般。

不過,若是仔細看去,這些黑色,根本不是慕容夫人靈界空間自帶的,而是無窮的黑氣,充斥了慕容夫人的靈界空間,將整座靈界空間籠罩,所以才會呈現出如此令人感覺到驚悚的一幕。

這些無窮黑氣,彷彿來自地獄的冥氣一樣,在靈界空間內劇烈翻滾著,其中不時的冒出幾張鬼臉,模樣猙獰,嘶聲力竭的發出無聲的咆哮,那一幕,讓人不由得脊背發寒,頭皮發麻。

繼續仔細看去,這方靈界空間之中,並不只是有黑色而起,在那無窮黑氣的中央,有著一道光團盤踞在地,光團內部,是一隻靈魄,名為玄月神鳥,乃是八階靈魄。

此時,玄月神鳥正匍匐在地,釋放著月芒,形成光罩,抵禦著那些無窮黑氣的侵蝕,只是從那光罩散發出的光芒十分微弱來看,這種抵禦,顯然無法持續太久了。< 如果玄月神鳥一旦無法抵禦那些無窮黑氣,被其轟碎的護體光罩侵蝕的話,那麼不用猜,玄月神鳥最終的結果,絕對是煙消雲散。

靈魄,對於御靈師來說,不僅是天賦,更是靈魂的體現,如果靈魄煙消雲散的話,那麼就意味著靈魂也煙消雲散了,到時候就算大羅金仙也難救。

所幸,眼下慕容夫人的情況雖然惡劣,但也並沒有達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吼!」

就在周青念頭閃動的時候,一道猙獰冰冷的吼聲,突然是在慕容夫人的靈界空間內響徹起來。

周青心中一驚,急忙抬頭望去,頓時便是看到那無窮黑氣,劇烈的翻滾起來,旋即不斷凝聚,化作了一隻猙獰的鬼臉,巨大的瞳孔中,跳動著墨綠色的火焰,血盆大口張開,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周青衝殺而來。

「不好!」

周青並不害怕這猙獰鬼臉,但卻不想跟其交手,因為他現在還沒準備好,這裡可是慕容夫人的靈界空間,在這裡戰鬥的話,若是不小心波及了慕容夫人的靈魄,那後果可是不堪設想。

見狀,周青臉色微變,旋即二話不說退出了慕容夫人的靈界空間。

……

「呼!」

靈魂力回歸,周青睜開微閉的雙眸,徐徐呼出一口濁氣,旋即站起身來。

靜靜等待的慕容傲萱,看到周青終於有了動靜,便是急忙走了過來,雪白柔軟的柔荑,一把握住周青的手臂,旋即迫不及待的問道:「周青,情況怎麼樣了?」

「別擔心。」

周青拍了拍慕容傲萱的玉手,輕聲安慰一句,旋即看向慕容峰,道:「伯父,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伯母所中的毒,應該是九陰噬靈毒吧?」

「是的!就是九陰噬靈毒!」

聽到周青的話,慕容峰眼前頓時忍不住一亮。


他的夫人中毒沉睡,慕容峰怎麼可能就乖乖等待周青過來救治。

在慕容夫人中毒的這段時間,慕容峰遍訪北靈大陸,找到了許多煉丹大師來幫忙,但是那些煉丹師中有七成,連慕容夫人中的什麼毒都不知道,只有三成才探測出慕容夫人中的什麼毒。

而那三成煉丹師,無一不是北靈大陸極為有名的煉丹大師,而周青如此年紀輕輕,竟然就可以和那三成煉丹大師相娉美,一時間,慕容峰的心頭燃燒起了些許希望。

「看來給慕容夫人下毒的那個傢伙,挺恨她的。」

周青沉聲道。

九陰噬靈毒,在靈魂之毒中威力不是最強的,但絕對是最歹毒的之一,中毒之後,中毒者會陷入沉睡之中,靈界空間內會產生之前看到的那些邪惡黑氣。

這些邪惡黑氣,會慢慢的蠶食中毒者的靈魄,讓中毒者無時不刻不處於痛苦折磨中,直到靈魄被徹底蠶食之後,方才會死去。

然而聽到周青這句話之後,慕容峰卻是苦笑一聲,道:「她不是恨萱兒,而是恨我,所以才會下毒折磨萱兒,來達到狠狠報復我的目的!」

「嗯?」

周青聞言,眉頭一挑,心中八卦之火熊熊燃燒,從慕容峰的話語中來看,這其中似乎很有故事啊。

慕容峰苦澀一笑,揭開了心中最不願想起的回憶……

故事很老套狗血,大約就是慕容峰小時候,和一個女孩青梅竹馬,幾乎都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然而有一次,慕容峰外出執行任務,碰巧認識了柳萱,也就是如今眼前的這位慕容夫人。

慕容峰和柳萱一起經歷生死,俗話說的話,同生共死之後的男女,是最容易產生感情的,於是毫無意外的,慕容峰和柳萱相愛了,並且在無媒妁之言的情況下,行了周公之禮。

接著當然就是柳萱懷上了慕容傲萱,然後慕容峰便帶著柳萱返回了玄月城慕容家,宣布要與柳萱成親,至於那位青梅竹馬,則被他無情的拋棄了。

本來,慕容峰是可以娶她為小妾的,柳萱也善解人意的同意這件事情,但是慕容峰這貨竟然是個痴情種,一心只裝得下柳萱,拒絕納妾。

這一下子,就徹底逼瘋了那個女孩。

眼看著自己青梅竹馬的男友,歡天喜地的成為新郎,新娘竟然不是自己,便是因愛成恨,然後做出瘋狂的舉動–在慕容峰和柳萱大婚當夜刺殺柳萱!

她自己得不到的東西,也絕對不允許別人得到!

那女孩不過是御法境三階修為,在玄月城內刺殺柳萱,當然只能是失敗。

不過,因為她和慕容峰以前的關係,雖然是失敗,但卻很接近成功,不僅差點害死柳萱,還差點害得柳萱流產。

暴怒的慕容峰,被怒火沖昏了頭腦,下令追殺那個女孩。

如果事情到這裡就結束的話,眼下慕容夫人也不會如此,誰曾想到,那個女孩在玄月城慕容家的追殺之下,不僅沒有死,反而是有了奇遇了,獲得了一個毒教的傳承,並開教立派。

在一個月圓之夜,女孩回來複仇,她建立毒教並沒有多少年,根基不夠深厚,怎麼可能是玄月城慕容家這種地級城鎮勢力的對手,如果再發展個十幾年的話,或許還有資格抗衡一番。

不過,她可不是要滅了玄月城慕容家,而是要報復慕容峰,她聲東擊西,只為轉移玄月城慕容家的大部分力量,然後潛入慕容家,再度對柳萱進行刺殺!

最終的結果是,女孩死了,被慕容峰親自一掌拍死,而柳萱,也因為保護慕容傲萱和一批慕容家的小輩,中了九陰噬靈毒,陷入沉睡。

事後,慕容峰一方面尋訪天下煉丹大師,想要尋找解除九陰噬靈毒的辦法,但可惜,一直沒有找到,無奈,他只能用各種寶物,來維持柳萱的生機,延緩九陰噬靈毒的發作。

不過,沒有找到徹底解決的辦法,這樣只能暫時的延續柳萱的生機,加重慕容峰心中的痛苦,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心愛女人,生機一點一滴的流逝,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故事雖然很老套狗血,但周青聽的卻是津津有味,不過,這個故事慕容傲萱顯然聽過很多遍了,並不感冒,拉著周青的胳膊,俏臉滿是急切的問道:「周青,你有辦法救我娘嗎?」

周青回過神來,收起八卦之心,臉色一正,道:「有辦法,但把握並不是很高,只有五成左右而已,這主要是因為伯母中毒時間太長了,如果早一點的話,應該會有八成到九成的把握!」

「五成把握!?」

聽到周青的話,饒是慕容峰也無法保持淡定了,聲音因為激動,幾乎吼出來的。

那麼多年過去,並不是所有人都無法解除慕容夫人所中的九陰噬靈毒,在那探查出慕容夫人所中為何毒的三成煉丹師中,有一小部分,可以解除九陰噬靈毒,但是把握,只有區區一兩成而已。

然而,現在周青竟然說,他有五成寶物解除慕容夫人所中的毒,這可是足足一半的把握而已!

慕容夫人沉睡多年,慕容峰基本都已經不抱希望了,可眼下,周青卻有一半把握解除九陰噬靈毒,這就是說明,慕容夫人有一半的希望,蘇醒過來!慕容峰如何能不激動!


「五成把握,太好了!」

聽到這話,慕容傲萱和莫玄也是激動起來。

慕容傲萱激動,是因為母親可以蘇醒,而莫玄激動,是因為這將會化解玄月城慕容家一個大問題,慕容夫人沉睡之後,慕容峰就有點頹靡了,幾年前開始不管玄月城慕容家的事務,一天到晚就陪在慕容夫人的身旁。

沒有了慕容峰這塊主心骨,慕容家的發展開始變得極度緩慢,近些年還有倒退的跡象。

本來玄月城慕容家,在四大地級城鎮勢力中,可是極為強勢的。

若非這些年因為慕容峰不理會事務,導致玄月城慕容家有些衰敗,否則的話,最為希望成為四大地級城鎮之首的,可不是大炎城林家,而是玄月城慕容家!

如果慕容夫人蘇醒,那麼慕容峰必然重掌玄月城慕容家,那麼到時候,玄月城慕容家就可以一掃頹勢,重新崛起振作,回到昔日的巔峰盛況。

「你們不要太樂觀了,五成把握雖然聽起來很高,足足有一半,但你們也別忘記……

失敗的幾率也是一半,然而一旦失敗的話,伯母可能立刻就要撒手西去了,依照眼下的情況,什麼都不做的話,伯母還有半年左右可以活。」

看到慕容峰他們激動的模樣,周青忍不住沉聲說一句,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他可不想現在這幾人滿懷希望,到時候自己失敗了,對他們造成無比重大的打擊。

聽到這話,慕容峰激動的神色頓時一凝,目光猛烈閃爍,顯然是在做著艱難的抉擇。

片刻之後,慕容峰深邃瞳孔中的目光驟然一凝,旋即深吸一口氣,沉聲道:「周青,你剛才說了,如果現在什麼都不做的話,萱兒只有半年的壽命了,而成功的幾率卻是一半。

既然如此……那就搏一把吧!」

「好!」

既然慕容峰同意了,周青也不多說廢話,點點頭,道:「我現在就出手為伯母解毒,不過,還請伯父、傲萱和莫玄長老你們,到門外守候。」< 其實,就算慕容峰他們不出去,周青也完全可以幫助慕容夫人解毒,不會有任何的影響,但是,這樣的話,就會暴露出生命樹的存在,生命樹乃是周青最大的依仗,他可不想隨意暴露在別人的面前。

「可以開始了!」

待到慕容峰等人都離開房間之後,周青眼中精光一閃,心中暗道:「枯木兄,接下來便要靠你了!」

「沒問題,都交給我來吧。」生命樹的沙啞聲音,在周青的心中驟然響起。


嘩啦啦!

話音落下,周青的眉心頓時鼓脹起來,宛如蘊藏著一枚金剛珠,旋即一股雄渾無比的靈魂之力,如同那開閘的洪水般,浩浩蕩蕩的從其中奔涌開來,衝進慕容夫人的靈界空間之中。

「嗚嗚嗚!」

「吼吼吼!」

靈界空間之內,黑色魔氣如狂濤駭浪般猛烈翻滾著,不時的發出猶如厲鬼般的咆哮聲,讓人有一種毛骨悚然的可怕感覺,而當那些黑色魔氣察覺到周青的靈魂之力時,便是再度朝著他洶湧而來。

「給我吞了!」

見狀,周青鼻間不由得發出一聲冷哼,靈魂之力一震,頓時猶如颶風般在這方靈界空間內席捲開來,每一道靈魂之力中,都閃爍著奇異的碧綠光輝。

本來,九陰噬靈毒乃是靈魂之力的剋星,任何靈魂之力沾染到九陰噬靈毒,都會受到腐蝕,縱然是周青的靈魂之力雄渾,也無法避免這種情況。

但眼下卻是極為不同,周青的靈魂之力,被生命樹加持了碧綠光輝,不僅沒有被九陰噬靈毒克制,反而是反克制九陰噬靈毒!

轟隆!

嗤嗤嗤!


周青爆發出的雄渾靈魂之力,與那洶湧而來的黑色魔氣狠狠的撞擊在一起,先是發出一道低沉的震耳轟鳴聲,旋即傳出一陣陣刺耳無比的怪異聲音,就彷彿是冷水澆在了燒紅的烙鐵之上。

只見得凡是與周青靈魂之力碰撞在一起的那些黑色魔氣,都是迅速的被消磨,化作一縷縷青煙,消散在慕容夫人的靈界空間之中。

不過,雖說有了生命樹加持的碧綠光輝,使得周青的靈魂之力不在懼怕九陰噬靈毒,但是,每消耗一些九陰噬靈毒,他本身的靈魂之力,也會造成損耗。

不知不覺之中,一柱香的時間過去,慕容夫人靈界空間之中的九陰噬靈毒,已經被周青凈化了三分之一,而周青的靈魂之力,也消耗了五分之一。

他的臉色變得蒼白,額頭上浮現出涔涔冷汗,但周青並沒有絲毫休息的念頭,此時此刻他若是休息的話,他便等於是前功盡棄,因為九陰噬靈毒有一種特性,除非是一次性消滅完畢。


否則的話,哪怕只殘留一絲絲,它也會重新壯大,而且會比上一次的威力更加兇猛!

「給我都吞了!」

周青在心中低吼,將自己的靈魂之力催動到極限,瘋狂的凈化著那些黑色魔氣,原本慕容夫人這漆黑一片的靈界空間,在周青竭盡全力的凈化之下,就好像是陽光撕裂了烏雲,開始浮現出一絲絲明亮光彩。

「好!再堅持十分鐘,應該就可以徹底凈化這些該死的九陰噬靈毒了!」

見狀,周青的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吼!」

然而就在這時候,慕容夫人的靈界空間之中,陡然傳出了一道低沉震耳的暴吼聲,旋即只見得這方靈界空間之中剩餘的黑色魔氣,就如同怒浪狂濤般,猛烈無比的翻滾起來。

最終,那些黑色魔氣,凝聚成一道漆黑無比的身影。

那漆黑身影約莫兩米高,身體呈現霧狀,有絲絲縷縷的黑色魔氣,不斷的在其身周沸騰翻滾,在其手中,則是握著一柄漆黑長矛,不過,這不是最驚人的,最為驚人的是這道漆黑身影的腦袋,竟然是一尊漆黑的骷髏頭。

在那空洞的雙眼之中,閃爍著充滿暴掠味道的猩紅光芒。

刀叩諸天 ,彷彿,他來是來自地獄的死神一樣,都不用跟其戰鬥,只是看它一眼,便覺得無比恐怖,若是膽子小一點的,怕是會直接被嚇的兩腿發軟。

「嗚嗚!」

當這尊黑色骷髏凝聚出來的瞬間,慕容夫人的靈魄玄月神鳥,陡然發出一聲悲鳴,保護身形的光芒,在那黑色骷髏散發出的氣息影響之下,迅速變得暗淡起來,好似風暴中的小舟,隨時都要覆滅一樣。

「不好!」

見狀,周青的臉色忍不住微變,如果慕容夫人的玄月神鳥破碎,那麼就算他解決了這尊黑色骷髏,那麼慕容夫人也死定了,因為靈魄代表的不僅是一名御靈師的天賦,更是一名御靈師的靈魂!

靈魂若是崩碎的話,別說周青了,就算是大羅金仙都救不回來!

「枯木兄,你幫我保護一下慕容夫人的靈魄,這鬼東西我來對付!」周青沉聲說道。

「好!」

生命樹沒有任何猶豫,直接答應,接著又沉聲囑咐道:「你自己小心一點,這玩意名字叫做九陰之靈,十分難以對付!」

「放心吧,我周青一路走來,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區區一個九陰之靈而已,還奈何不得我!」

周青笑了笑道,他如此自信,倒不是如此狂妄,而是有著這樣的資格,他從一個小小的青木村內走出來,一路走到如今這地步,這期間他什麼樣的危險沒有遇到過?

眼下這尊九陰之靈雖然厲害,但是跟以往的危險比起來,卻是根本不算什麼,周青當然有自信應付。

「恩!」

生命樹同樣是伴隨著周青一路走到,對於後者的實力那是知根知底,也並沒有什麼擔心,念頭一動之間,碧綠光輝如潮水般暴涌而出,凝聚出一尊瀰漫古老神聖氣息的大樹虛影,凌空飛出。

當然,在生命樹離開的時候,還給周青留下不少碧綠光芒,不然的話,周青沒有碧綠光芒的加持,他根本不可能是這尊九陰之靈的對手,與實力無關,誰讓這九陰之靈乃是靈魂之毒凝聚的,是任何靈魂的剋星!

生命樹飛到靈魄玄月神鳥的上空,根須舞動,紮根在那虛無的空間之中,緊接著枝條晃動,一層又一層碧綠光芒揮灑而出,凝聚成光罩,將靈魄玄月神鳥保護起來。

被碧綠光罩保護之後,玄月神鳥的安全得到保障,不再悲鳴。

「現在可以全心全意的斗一斗這個九陰之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