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見!”鄔阜楊青也跟着紛紛抱拳道。

“白鏡三?”長恨如鷹一般的雙眼打量着白鏡三。

“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白鏡錦繡吧!”長恨又把目光投向白鏡錦繡。

“大名鼎鼎不敢當!不過小人物一個!”白鏡錦繡說道。

“也不必謙虛!”長恨擺手道:“能在冬季穿越過蔓藤,沒有一點本事是不可能的!”

“而你們此次前來的目的,老頭子我也都知道!”長恨笑道:“什麼都別說,先喝一杯,暖一下身子!”

在這個飄雪的冬季,或許只有烈酒纔是最佳的選擇。

夜,渾然不知覺,幾人在飛雪中飲到了黑夜。

“說實話,你們這個忙,不是老朽我不幫!而是爲時已晚!”長恨嘆息道。

“爲時已晚?”白鏡三眉頭一皺,“怎麼說?”

“其實蠱神這件事情,老朽我早就知道了!”長恨凝視着潔白的月光,惆悵道:“而如今,武家的蠱神已經成形!想必不久之後便會讓整個極寒之地陷入恐慌之中!”

“已經成形!”白鏡三疑問道:“不是下個月初嗎?”

“下個月月初?”長恨笑道:“下個月的極寒之地,或許已經血流成河!”

“前輩是如何確信這件事情的?”白鏡錦繡問道。

“始終是小一輩人啊!”長恨嘆息道:“看來,如今的天下,真正的是屬於你們這代人了,我等恐怕早已經被歷史所遺忘!”

“確實啊!還記得長恨前輩可是當年的神算子呢!”鄔阜笑道:“足不出戶,掐指一算便知道天下事!”

“神算子?”長恨笑道:“這次算術,恐怕也就是這輩子最後一次了!”

“如果按長恨前輩所說,那我們現在做什麼都爲時已晚了?”白鏡三問道。

“對!”長恨點點頭,:“還兩天!兩天之後,極寒之地便會變成血海一片!”

“難道我們就真的只能坐以待斃嗎?”白鏡錦繡冷笑道:“我絕不會讓他們威脅到我的家人!”

“走一步是一步,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守衛者們吧!”長恨笑道:“以守衛者的實力,不可能輕易讓蠱神闖出極寒之地的!”

“今天是最後一天!”白鏡三皺眉道:“約定的時間到了,我們要趕緊下去!”

“師兄,跟我們一起下去吧!”長仇看着長恨嘆息道:“你我不見數十年,如今我們都老了,應該放下當年的任性!”

“孤獨數十載,如今的我早已經習慣了孤獨!”長恨笑道:“你們去吧!斷脊山也不是武家想來就能來的!”

“既然如此,那我陪你!”長仇凝視着長恨,“不再追求當年的對錯,是時候該找個歸宿!”

“居然如此,那晚輩也該走了!”白鏡三鞠躬道。

“我送你們!”長恨嘆息道:“祝你們好運!”


次日日暮,啊比山峯,此時蒂融、蒂焱和狩獵者們早已經等待了許久。

“你說白老弟他們準備的怎麼樣了?”蒂融皺着眉頭嘆息道:“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成功!”

“吉人自有天相,相信白老弟不會讓我們失望的!”蒂焱笑道。

“對不起,讓大家久等了!”話語落下,只見白鏡三一行人悄然出現。

“楊,楊前輩!”蒂融驚訝的看着楊青。

“好久不見啊,蒂融老弟!”楊青上前打量着蒂融,“還是老樣子,還記得上一次見你的時候,我不過黑髮尤在,如今卻白髮蒼蒼!”

“好了,廢話不多說!”楊青從傷感中迴旋過來,“談正事!”

隨後,白鏡三給蒂融等人講述了斷脊山的事情,已經可能不準確的情報。

“如果按長恨老前輩所說的話,那明天不就可以證實一切了嗎?”蒂融嘆息道:“如果蠱神真的重出,那麼,無比的災難即將重現!我不相信守衛者有擊殺蠱神的能力,在武家眼中,或許他們只是想逃出極寒之地罷了!”

“我覺得事情可能遠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白鏡錦繡皺眉道。

“白神的意思是?”蒂焱撓頭道:“武家不只是想要逃出極寒之地那麼簡單?”

“嗯!”白鏡錦繡點點頭,“雖然武天死了,但是武士道想要出極寒之地的話,也是有可能的,只要人數超過十個,我相信守衛者會放行的!畢竟武家是極寒之地的地頭蛇!”

“那我們接下來?”狩獵者女王問道。

“如過明天,武家依舊沒有動靜,那我們就先下手爲強!”白鏡三點點頭說。

“報!”這時,一名狩獵者男子火急火燎的趕到。

“怎麼了?如此慌張!”狩獵者女王呵斥道。

“不好了!”狩獵者男子顫抖着身子,一字一字說:“蠱,蠱神出世了!”

“什麼!!”衆人大吃一驚。

“現在蠱神正在武家範圍外肆意屠殺,同時武家的元老也都加入了屠殺的戰鬥!”狩獵者說:“而如今,各方人士也都蠢蠢欲動,害怕下一個被屠殺的人就是自己!”

“守衛者們沒有動靜嗎?”白鏡錦繡問道。

“守衛者們現在不可能出手的!”蒂融皺眉道:“守衛者的做事風格,難道白神還不知道嗎?只要不越雷池,極寒之地就算是翻了天也和他們無關!”

“多說無益!我們即刻趕往極寒之巔!”說完,白鏡錦繡頭也不回的就向着極寒之巔方向而去。 距離鴻蒙刻痕還有不到三里的距離。

此刻眾人所處之地,已經是一片叢林。

紫樹影重重,清風勤舞動!

沙沙!

龍飛宇靜坐在叢林中,運轉著大鴻蒙決,感受著魂師一轉的奧妙,當他突破到魂師一轉這個等級時,他感覺到了天地的靈氣更加清晰了,而他的大鴻蒙決吸收靈氣的速度也比以往快了三倍,不過,他卻並沒有感覺到不適,一切皆如同吃飯,喝水,甚至是呼吸一般自如。

距離天劫過去,這已經是第三天了。龍飛宇因為天劫所受的傷,也已經完全恢復!

清風吹過。龍飛宇漸漸的回想著自己當時打敗石頭巨人過程,當時情況緊急,全身的混沌之力猛然迸發開來,而他的魂力運轉也是瞬間加快,竭力的開放著身體的各個穴位,毛孔,讓天地靈氣加快速度的滲入,這是一個多麼艱難的過程!

龍飛宇一想起當時的情況,隱隱還有些后怕。

怕的,不是自己的身體被撐爆,怕的是自己吸收靈氣的速度不夠快!若是自己當時自己吸收靈氣的速度再慢一些,羅天成和鄭然很可能將會被石頭巨人恐怖的石質大手狠狠拍死!

而自己乃是十種屬性全具,這才能將自身周圍的天地間的靈氣瞬間吸成真空,而且還要有爆體的危險。

而且,那真空的時間,太短,不過只是那麼短短的一瞬間!

而自己卻要冒著被靈氣爆體的風險!

龍飛宇卻是嘴角一挑,雖然現在是幾乎要被靈氣爆體,但是不要忘記了,自己當時才是魂者九轉的修為!

那麼,當自己修鍊到魂靈、魂王的時候,是否就可以輕易的將天地的靈氣抽成真空呢?

而且,龍飛宇相信,隨著自己修為的不斷進步,將周圍靈氣抽成真空的時間將會越來越長!

「老大,羅天成又捧著靈草回來了。」正在龍飛宇想著這些的時候,鄭然忽然笑道。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羅天成那「放蕩不羈」的聲音就傳了過來:「哈哈哈!運氣爆棚了!王級靈草,五株!」

隨著進入到三里以外,羅天成以及知道了當初自己挖師級靈草是多麼的傻帽,多麼的浪費時間,丫的,一千株師級的靈草也比不上一株王級靈草啊,差兩個等級,價格可是成倍的增加!

不夜幽靈隊的眾人亦是感覺十分興奮,若說師級靈草,他們還能做到淡定,但是,王級靈草就不一樣了!

也是幸虧有了羅天成,樂此不疲,否則的話,不夜幽靈隊的一半人都要去挖靈草了,這裡的靈草簡直就是叢林里的蘑菇,仔細找找就能找到!

龍飛宇亦是咧嘴一笑,對著興奮的羅天成道:「羅天成,王級靈草就王級靈草唄,要淡定點,知道嗎?」

羅天成嘿嘿笑道:「老大,淡定不下來啊,嘿嘿,這回賺大發了。」

龍飛宇笑道:「哈哈,那以後你便繼續採集靈草,王級還不夠啊,你要是能夠採集到皇級的靈草,那才是真正的大發了!好了,不夜幽靈隊,出發!」

接著,不夜幽靈隊又朝著鴻蒙刻痕的方位走去了。

問晴跟在龍飛宇的身後,時不時看著龍飛宇的背影,嘴上帶著一抹微笑,就這樣,也不錯吧。

眾人的速度不快,而且路上還有羅天成在不斷的尋找靈草,而眾人遇到的妖獸也是越來越強大了!


不夜幽靈隊眾人已經隱隱的的感覺到了吃力!


吼!

不夜幽靈隊的眼前,忽然出現了三隻赤紅眼瞳的巨大白虎,白虎身長几乎兩丈,每一隻都擁有巨大的身形,而三隻白虎一齊向著眾人走來,瞬間將眾人的視線全部擋住了。

龍飛宇劍眉一挑。

他已經看出來了,越是接近鴻蒙刻痕的位置,受到的阻擋也就越大,而石頭巨人是第一道阻擋,幾乎是不可解決的,而這三隻赤瞳白虎,雖然有些麻煩,但是卻不是不可解決的!

那麼,當將要進入兩里範圍內的時候,是不是還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阻擋呢?

就好比是一道道關卡一樣!

龍飛宇雖然腦里想著,手上卻是沒有閑著,手腕一動,取出了皇級掃把,魂師一轉,龍飛宇也想試一試這威力!

轟!

龍飛宇率先將掃把狠狠的轟向了中間那隻赤瞳白虎!

在他的身後,葉赫那拉天祿身如幽藍之水,陳州劍若鳴叫之金靈,朝著另外兩隻赤瞳白虎刺去!

而楚高俊的身形則是忽然消失!

嘭!

中間那隻赤瞳白虎頭顱被掃把狠狠的打中。

與此同時,它的身上亦是多了一道深深的血痕,血痕之上,黑色的光芒在跳動著。

是楚高俊出手了!

龍飛宇突破到魂師之前,已然擁有魂師的力量,而當他現今突破到魂師之時,他甚至感覺到自己能與陳州這個魂靈一戰!

可想而知,赤瞳白虎一陣疼痛的巨吼。

緊接著,還沒等赤瞳白虎反應過來,蘇和的木中劍亦是狠狠的刺向了它。

龍飛宇手中的掃把又趁機轟了下去!

……

一刻鐘之後,三隻赤瞳白虎渾身血流,血肉翻滾,模糊得不成樣子,嘭咚一聲倒在了地上。

沒辦法,誰叫它們生命力強盛呢,只好慢慢將它們打死了……

咳咳……

龍飛宇咧嘴笑道:「快走吧,若是不受阻擋的話,我們再有一刻鐘的時間就能夠走到二里以內了,如果我沒有推測錯誤的話,那裡應該還有一道驚喜等著我們!」

前方。

茂密的從林忽然多了一道斷層——距離鴻蒙刻痕的兩里地,一條光禿禿的地帶隔斷了叢林。

不夜幽靈隊的身形漸漸出現。

龍飛宇看著這道斷層,頓時劍眉一挑,難道這裡什麼都沒有嗎?

正當龍飛宇這樣想的時候,斷層帶忽然毫無徵兆的升騰起了紫色的火焰!

火光通天!

不夜幽靈隊的諸人皆是感覺到了一股熱浪,如同兇猛的浪潮向自己扑打而來!

龍飛宇的黑色勁裝被熱浪扑打得烈烈作響。

身為火屬性魂師的鄭然卻是沒有受到多大的影響。鄭然皺著眉頭,對龍飛宇說道:「老大,這道熱浪之牆,溫度很高,但兄弟們若是速度很快,亦是能夠勉強通過!」

鄭然的話音剛落,滔天的火光中,忽然湧入了大量的藍色水流,而那些水流,在紫色太陽的照耀之下,居然反射齣劇烈的光芒。

漸漸的,那藍色水流因為反射,在眾人的眼中,已經化作了紫色!

不,那不是水流,那是碎冰!

鄭然忽然感覺到一股寒流將自己淹沒!

而不夜幽靈隊的眾人,亦是感覺到,熱氣騰騰,但是卻異常寒冷!如此矛盾的感覺!

身體內的感官已經一片混亂……越來越亂了……這……這是熱……還是寒冷……

正在此時,那冰與火交織中,一道道紫色的藤蔓忽然瘋狂的生長起來,布滿了那條原本空曠的地帶!

那紫色的藤蔓還正在瘋狂的生長之中,但是,十二條藤蔓卻是以極快的速度,向眾人刺去!

龍飛宇連忙大聲喝道:「不夜幽靈隊,快退!」

冰火交織,寒熱相隨,藤蔓飛速而來!不夜幽靈隊眾人將自身的速度開啟到最大,瘋狂的向身後退去!

龍飛宇更是顧不了那麼多,直接將問晴抱在了懷裡,朝著身後極速退去!

一瞬間,那十二道藤蔓就來到了眾人的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