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真的很希望豐城爵能夠好起來,這樣他就能儘早擺脫怪病的困擾,可以開開心心、健健康康地生活了。

「你做的很好!」

這是艾小咪第一次幫人處理傷口,當她聽到對方的讚賞和肯定時,難免會感到一絲靦腆的喜悅。

「其實我也不知道這麼做對不對?不過你放心,為了你我會努力去學的。」

既然已經簽下了協議,那麼艾小咪就不能厚著臉皮什麼也不做每個月還白拿豐城爵十萬元的看護工資。

「為了我?」

艾小咪的嘴是蜂蜜做的嗎?

為什麼從她嘴裡說出的每一個字都會讓人感到甜入心扉?

豐城爵忍不住伸手觸摸上女孩可愛粉嫩的臉蛋,心底里按耐不住的悸動正在一點一點攻破男人頑強的意志…… 艾小咪是個好女孩,她善良可愛、正直無邪,既沒有上等人圈子裡的臭脾氣,也沒有下等人圈子裡的壞毛病。

她心思細膩卻單純,她相貌可人卻不張揚,她處事原則卻不貪婪。

綜上所述,艾小咪在豐城爵心目中的認可程度幾乎可以達到滿分,除了她的年齡太小,只是剛滿十八歲這一條之外……

不過年輕並沒有錯,不是嗎?

正因為艾小咪年輕,所以她渾身都能散發出那些庸脂俗粉沒有的青春氣息。

正因為艾小咪年輕,所以她才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在努力學習的同時還能分身照顧他。

也正是因為艾小咪足夠年輕,所以她才能夠有幸成為豐城爵身邊唯一的女人,確切地說是……唯一的抱枕。

「我的病,是不是又加重了?」

反覆無常的狂躁已經將豐城爵逼到了絕境,多少次他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深夜迷失了方向。

有些時候他竟發現自己的身心已經不再屬於自己,彷彿是有一個惡魔在操控著他的軀體。

「爵爺,您每次發病都是因為太過在意某件事物引起的,或許您可以嘗試一下放鬆心情,盡量去想一些開心的事情……」

豐城爵得的怪病,是整個醫學界都無法解決的難題。

不過秦昊始終都認為怪病的存在還是源於當事人的心理,是一種心理疾病。

人的心理是很複雜的,有些問題不是旁觀者可以理解和解釋的,當然大多數的病人本身也很難找到發病的原因。

「開心的事?」

什麼是開心,什麼又是難過?

對於一個縱觀商場,長年累月都在和利益數據打交道的商人,豐城爵的喜怒哀樂早已在虛偽的面具下幻化成了麻木。

有時候他快樂,但心裡並非感到真正的快樂。

有時候他悲傷,但心裡並非感到真正的悲傷。

有時候他暴躁,但內心一直在排斥著暴躁。

或許,在商場上呼風喚雨,在事業上叱吒風雲的確可以給他帶來一時的快感。

可是這些快感來得快,去得就更快。

或許擁有數之不盡的財富可以給他帶來些許的快樂與滿足感。

不過,豐城爵又不是那些喜歡購物血拚的女人,所以揮霍金錢也起不到讓他快樂的作用。

那究竟還有什麼是能讓他感到開心和快樂的?

一個幾乎可以擁有一切的王者,卻唯獨買不到自己想到的快樂,想想都覺得可悲啊!

「這樣吧,讓艾小姐明天陪您去商場逛逛,或者去公園走走,多去戶外散散心應該有助於您的身體恢復。」

秦昊見豐城爵一聲不吭,好似遇上了什麼大不了的難題,索性一盡醫生的職責,給他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建議。

讓艾小咪陪同去逛商場,還有公園?

這個主意聽上去似乎不賴啊!

「這是醫囑嗎?」

秦昊這個庸醫,讓他研究怪病的藥方顯然是能力不足、智商有限。

但要說到看人臉色方面,他也算是關人入微、經驗老道了。

豐城爵的確是對艾小咪有好感,雖然他沒有坦白承認,但也不會刻意迴避。

「是,這是醫囑。所以希望爵爺一定要遵照醫生的囑咐去做,我想艾小姐也會無條件配合的!」

像豐城爵這樣有錢有勢的男人最好面子,分明一聽到要和艾小咪出去約會就難掩語氣中的小興奮,可表面上仍然裝出一副鎮定自若的樣子。

秦昊在心裡無奈地搖頭,哎,那他就幫人幫到底吧! 神奇寶貝之穿越成小遙 當天晚上,豐城爵將秦昊寫的病例報告遞到艾小咪面前。

「秦醫生讓你配合醫囑。」

豐城爵剛從浴室出來,渾身散發著古龍香味的氣息,他知道艾小咪並不討厭自己身上的氣味,所以言行舉止也就更加隨意了。

「啊,你能不能穿件衣服呀?」

艾小咪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豐城爵已然親密地靠在了自己身邊,連忙轉過腦袋迅速遮住眼睛。

「晚安!」

艾小咪紅著臉蛋的模樣實在有趣,豐城爵總是忍不住故意去逗她。

房間里的燈突然間滅了,艾小咪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身邊的男人一把拉入了溫暖的被窩中。

「啊,你先穿件衣服再睡行嗎?」

黑暗中,艾小咪被迫接觸到豐城爵略帶些許冰冷的肌膚,紅著臉羞愧到了不知所措。

砰砰,砰砰砰……

一連串猛烈的心跳,艾小咪靠在豐城爵跟前不敢動彈,她緊張的要命,腦中浮現出一幕幕會讓人想歪的畫面。

不會的,艾小咪,豐城爵不是那樣的人!

放輕鬆,艾小咪,豐城爵是正人君子,而且他也不可能對一個小女孩產生什麼興趣!

要鎮定,艾小咪,豐城爵很快就會睡著了,畢竟大男人不穿衣服睡覺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熱!」

少了一層衣服的阻隔,豐城爵可以和艾小咪貼得更近了。

「你很熱嗎?」

卧室里開著恆溫空調,而且艾小咪也沒發現豐城爵身上有流汗,她下意識出手碰了碰男人的肌膚,誰知竟讓她觸摸到……這是什麼?

艾小咪一時大意,竟不怕死地觸碰到了男人最為敏感的底線。

「艾小咪,這可是你自找的!」

誰知下一秒,豐城爵縱身一躍壓在了艾小咪的肚子上。

「啊,你想幹嘛?」

艾小咪在毫無防備之下被豐城爵死死按住了雙手,瞬間變成了砧板上的魚肉,無處可逃。

「艾小咪,管好你的手,管好你的心!如果還有下一次,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無論艾小咪剛才的行為是故意還是無意,這些對於豐城爵來說都不重要。

現在最最重要的是,他是一刻也不能待在這個房間了,他必須離開這裡,遠離艾小咪的身邊。

否則,他真的害怕自己會對一個青春年少的女孩子做出一些讓彼此都感到悔恨終生的事。

真是一頭霧水,豐城爵又不知道是受了什麼刺激對著艾小咪凶神惡煞地撂下一句狠話后就氣急敗壞地衝出了房。

「喂,豐城爵,你要去哪兒?」

大晚上的不睡覺,這個莫名其妙的男人不會是瘋病又發作了吧?

艾小咪有些擔心,掀開被子匆忙追了出去,幸好豐城爵只是跑去了只有一牆之隔的客房,隔著門板可以清晰聽到從裡面傳出的水流聲。

原來是在洗澡啊!

怪不得剛才豐城爵說熱了,所以不穿衣服睡覺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夜已深,整個西山別墅都沉浸在了一種寧靜的氛圍中,每當這個時候,艾小咪就會覺得很安心也很舒服。

住在這裡真的很好,有錢人的生活狀態果然是高人一等啊!

小咪看護在客房門外等了很久,遲遲都不見豐城爵出來,可憐她上下眼皮都開始不聽使喚地打起架來。

「豐城爵,我困了,我先回房睡覺了哦!」

最終,艾小咪無奈地返回卧室,一倒頭便進入了甜甜的夢鄉。 一夜難眠!

艾小咪獨自躺在柔軟舒適的大床上沒心沒肺地一覺睡到自然醒。

而可憐的豐城爵卻因自身定力不足慘遭有苦說不出的實體懲罰——一整夜懷裡都是空蕩蕩的,繼而感覺心裡也空落落的。

次日早上八點,艾小咪一臉滿足地伸了個懶腰,當她睜開迷人水汪的大眼時,發現身邊的男人竟還未醒。

嗯?豐城爵昨晚是幾點進來睡的?

艾小咪揉了揉惺忪的雙眼,這時聽到外面傳來急促的敲門聲,她顧不上穿鞋就迷迷糊糊地跑了過去。

「哈哈,看我把誰帶來了?」

門一打開,竟是那天在豐城爵辦公室挨了打的銀髮少年,他的邊上站著一位知性打扮的美女。

餓,「怎麼是你?」

豐城冽垂眸,冷眼掃視著面前的女孩,頭髮亂糟糟的未經打理,身上穿著一件寬大隨意的體恤,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她自己的。

兩隻光光的腳丫杵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雪白雪白的肌膚映襯著黑色的地面,乍一看上去尤為亮眼。

「那個,豐城爵他……還沒醒。」好尷尬!

真的好尷尬,此時此刻的艾小咪真想立刻找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

雖然她和豐城爵之間是簽了合同的賓主關係,但被不知情的人撞見了如今的場面難免也會引沒必要的誤會。

豐家的傭人是怎麼了?

他們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就讓陌生人跑來主人的房間呢?

「大哥昨晚睡得不好嗎?」

「大哥?」

下一秒,艾小咪驚訝地瞪大了雙眼,原來這個穿著打扮怪裡怪氣的銀髮少年竟是豐城爵的弟弟嗎?

影帝倒貼指南重生 這就難怪了!

「怎麼?大哥沒有在你面前提過我?」

豐城冽徑直繞過艾小咪,筆直踏入了豐城爵的卧室,而他帶來的那位大家閨秀始終都沒有開過口,也沒有踏進裡面一步。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艾小咪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這才意識到剛才急著跑去開門竟連鞋也忘穿了。

餓,這下丟臉丟大了!

「冽,爵少需要休息,我們還是先去樓下等他吧!」

沒想到大家閨秀的聲音真好聽,像銀鈴般清脆悅耳。

艾小咪忍不住抬頭,清澈明亮的眼睛卻被一道陰暗犀利的目光死死盯住了。

這個女孩看上去知書達禮、文靜優雅,可為什麼艾小咪卻從她的眼神里讀到了明顯的輕視和敵意?

女人的第六感通常很准,這個大家閨秀一定喜歡豐城爵,所以當她見到艾小咪和豐城爵同居一室的時候……哎,鐵定是誤會了啦!

艾小咪自知有苦難言,索性她也沒有這個義務和責任去向所有認識豐城爵的人解釋和說明什麼,那麼這些人即便是誤會了又能對她怎麼樣呢?

「霍思伊,你才去國外讀了幾年書怎麼就學外面那些人一樣叫我哥爵少了?你可是我大哥未來要娶的女人,這麼稱呼自己的未來老公,真的好嗎?」

未來的老公?

天吶,這可是艾小咪聽到過所有關於豐城爵的八卦事件中最最勁爆的一條了!

原來豐城爵一早就有了心上人,而他的未婚妻之所以遲遲沒有遭到娛記狗仔揭露曝光也是因為一直都待在國外念書的緣故。

哈哈,距離艾小咪重獲自由的好日子就快來臨啦!

這麼看來,豐城爵也是因為不想耽誤自己心愛女孩的學業才在被逼無奈之下找來了艾小咪幫忙。

現在好了,豐城爵的未婚妻已經學業有成地回到了他的身邊,那麼艾小咪這個替代品也就可以堂堂正正地功成身退啦! 原來豐城爵一早就名花有主了,哈哈!

沒想到啊沒想到,像豐城爵這樣有錢有勢、脾氣暴躁、花心濫情的大男人也會栽在某個女人的手裡。

艾小咪突然間開始有些同情他的未婚妻了,那位大小姐一直待在國外生活,她鐵定是被蒙在鼓裡,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夫「三天就換一個女朋友」的荒唐作風。

哎,真是為她感到不值啊!

好好的一個女孩,等她嫁給豐城爵之後就會發現原來自己這一朵美麗的鮮花是插在牛糞上了。

富麗堂皇的客廳餐桌上擺放著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佳肴,頭頂的奧地利水晶燈散發出晶瑩剔透的光芒。

艾小咪與豐城冽並肩而坐,正對面是舉止優雅的霍氏集團千金霍思伊。

豐城爵一覺醒來也沒有閑著,他本想質問艾小咪為什麼在他睡覺的時候偷偷溜出了房,無奈一早公司等著要開攝像會議,這次算那小丫頭走運了!

「大哥,我們都在等你吃飯呢!」

豐城冽起身為豐城爵拉出椅子扶他坐下,緊跟著又是端茶倒水,又是噓寒問暖。

看得出,豐城冽這個弟弟真的很在乎自己大哥,同時也很關心他的身體。

終於等到豐城爵就位,艾小咪空著肚子等了很久,腸胃都開始鬧起了空城計。

現在好了,總算可以開吃啦!

「思伊,這次回來打算住多久?」

豐城爵舉起酒杯,算是為遠道而來的客人接風洗塵。

「我說過,讀完這個博士學位我就不走了!」

霍思伊紅唇誘人,輕抿杯緣留下淡淡的唇印,她舉手投足間都散發著高貴與典雅。

「那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豐城爵的情緒看上去很平靜,讓人很難理解這是一對正在戀愛中男女應有的對話。

或許上等人談戀愛的方式和普通老百姓是不一樣的吧?

艾小咪吃著盤中的美食,兩隻八卦的耳朵高高豎起,圓溜溜的大眼骨碌骨碌打著轉,不知不覺嘴裡的食物越塞越多,像極了一隻貪吃的小豬妹。

「我說你的吃相也太……」

四人同桌吃飯,原本豐城冽極為識趣地閉上嘴巴想給對面的兩人多製造一些交流的空間。

可是當他餘光瞥見身邊的艾小咪時,還是沒忍住「噗」得笑出了聲。

這個女孩實在有趣,她吃飯的樣子認真極了,吃得滿嘴醬汁也不自知,一張八卦的小臉格外可愛。

「嗯?我的吃相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