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眼神之中,閃爍著異樣的色彩。

……

路上,葉雄腦海之中,一直都閃爍著一種念頭。

歸隱,一輩子都不可能歸隱的。

但是,他也不能帶任何人在身邊。

路瑤給他上了很好的一課,在真仙界不能相信任何人,也不能靠別人,只能靠自己。

帶路瑤在身邊,他不敢保證會發生什麼事情。

所以,他只能自己修鍊,強大自己,只有強大自己,才能面對接下來不斷地困難。

葉問天,幽冥,路瑤,還有呂天照,還有別的神將轉世者,這些人都有著相同的宿命,命運遲早會在某個節點上,讓大家再次相遇,發生碰撞,那時候又是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只有強大自己,才是唯一的出路。

很快,他就來到萬界酒樓,找到了魔尊任逍遙。

任逍遙面前的桌面上,擺了滿滿一桌菜,全都是頂級菜。

他正慢洋洋地品嘗著,那享受的模樣,就像個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一樣。

誰會想到,這是真仙界屈指可數的強者。

「這麼快的就來了,沒帶人嗎?」任逍遙抬頭看了他一眼。

「沒帶,光棍一條,更方便行動。」葉雄一邊說,一邊坐下來,不客氣地端碗拿筷。

「這是對的,一個人修鍊才是正途,什麼女人,夥伴,都是拌腳石。」

任逍遙拿過一雞爪子吃了起來,那模樣,哪有半分的強者風範。

葉雄從葉問天的記憶之中,搜索到神將任逍遙的資料,跟面前的人對比。

他發現,兩人是兩種不同的性格,前世的任逍遙高冷清高,傲骨,跟面前接地氣的人,一點都不一樣。

「前輩,光明神殿可有找過你麻煩?」葉雄好奇怪地問。

「怎麼沒找過,我剛來真仙界的時候,被關了無數年,查了無數遍,說我是什麼神將轉世,我好不容易才活下來的,但是現在,你看他們還敢招惹我不。」說這話的時候,任逍遙臉上帶著傲慢。「所以說,人弱被人欺,馬弱被人騎,如果你強大了,誰也騎不到你的頭上,你讓他們裝孫子都行。」

「晚輩受教了。」葉雄點了點頭。

「真仙界生存法則殘酷,管他什麼面子,什麼情愛,什麼地位,沒有了命,啥都沒有了,只有活下來的人,才能笑到最後……算了,我也是太羅索了,這麼簡單的道理,你豈會不懂。」

兩人別說別聊,就像兩個老朋友一樣,葉雄沒有從他身上,感受到一點壓力。

終於吃飽了,逍遙拍了拍手,抹了抹嘴,這才問:「對了,你現準備去哪裡?」

「我想回仙魔界。」

「仙魔界在什麼地方?」

「一個邊遠星域,能回去嗎?」

「你知道傳送陣點在哪嗎?」

「我傳送來的地方是一個單向的黑洞,然後我被傳送到魔獸山脈,那裡根本就沒有回去的路。」

「理論上,以你現在的實力是不能回去了,會打破力量平衡,但是……只要不是上下界,不會有天罰神雷,憑你對魔宗的貢獻,這點後門,我還是能幫你開的,但是僅此一次,如果你下次再回來,我就不能幫你了。」

「多謝前輩。」葉雄連忙說道。

任逍遙從身上拿出一個小冊,仔細地翻看著,半晌之後,他將小冊收了起來。

葉雄猜測,這小冊之中,應該是記載著通往各邊遠星域的坐標。

任逍遙伸出右手食指,在面前輕輕劃了一個圈。

驚人的事情發生了,只見這個圈快速變大,最後變成一個黑洞,散發著幽深的氣息。

「前輩,你這是什麼神通?」葉雄大驚失色。

「等你到我這種境界,就會明白的,走吧!」

兩人走進黑洞,片刻之後,就出現在一片虛空之中。

「坐標是秘密,你先把黑布蒙上。」任逍遙道。

「前輩,明白。」葉雄從身上掏出一張黑布,將自己的眼睛蒙住。

飛行了差不多半小時,葉雄覺得身體一陣扭曲,等他的身體恢復正常的時候,撕開黑布,已經在另外一片虛空之中。

面前繁星點點,無數星球飄浮在宇宙之中。

這種熟悉的情景,分明就是仙魔界的星空。

我終於回來了,葉雄鬆了口氣。

(本章完) 「這裡應該是魔界的星域,我離開這裡去真仙界,也快三十年了,不知道這三十年,魔界的變成什麼樣子,軍師過得還好不好?」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朝魔神墓遁去。

剛起飛,他嚇了一跳!

由於速度太快,他就像整個人在原地消失了一樣。

半晌,他才想起,這裡的星域跟真仙界的星域是不一樣的,真仙界比起這裡強十倍的重力。

也就是說,自己在真仙界的實力,在這裡強大的十倍。

前面正好有一顆星域,光禿禿,沒有生命痕迹。

葉雄靈識掃過,瞬間就掃透了整顆星球,赫然是一顆沒有生命的星球。

佛魔出海。

雙掌拍出。

一道星河般的威壓,直接過去,化成一道宇宙風暴。

轟!

整顆星球,直接被一掌轟爆,化為宇宙塵埃。

神境修士,恐怖如斯,難怪任逍遙說,理論上在真仙界的修士是不能回去了,以他現在的實力,別說稱霸整個仙魔界,就算是毀滅整個星域,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啾!

他的身體瞬間在原地消失,幾乎一瞬間,就到了魔神墓上空。

「鳳姬姑娘,故人來訪,出來迎接一下唄。」葉雄喊道。

半晌之後,從下面的神墓之中,遁出一道人影,不是鳳姬是誰。

「你怎麼會在這裡?」鳳姬臉上依然帶著黑紗,看不清真容,但是從她的聲音之中,能聽出震驚之色。

仙魔界有不少人去真仙界,從來都沒有人能回來,她沒想到,還能有一天,會有人回來。

「怎麼,不歡迎我嗎?」葉雄笑道。

他回想起跟鳳姬在魔宗相助的一段時間,也是一段不錯的回憶啊!

「我不明白。」

「不明白我為什麼能回來是不是?」葉雄哈哈地笑了起來,說道:「這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情,比如……」

葉雄突然凌空一抓,掌心朝天。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只見他的掌心之中,突然產生一鼓恐怖的吞噬之力。

距離這裡最近的一顆星球,直接被這強大的吸引之力,吸引過來,朝這邊的星球快速衝來。

「停下,快停下。」鳳姬嚇得臉都變了。

如果這星球撞下來,兩顆星球都得爆炸,到時候得有多少人死掉。

重生后黑心蓮太子說要娶我 葉雄哈哈大笑,掌心一震,直接將星球反震回去。

鳳姬將臉上的黑紗拉掉,露出漂亮的臉蛋,雙目之中依然是不敢置信的表情。

「我的天,這幾十年,你在真仙界到底做了什麼,這也太恐怖了吧!」

舉手投足之間滅掉兩果星球,這種實力,還是人嗎?

見她臉上露出震驚的表情,葉雄不由得大笑起來。

巨星老公,輕點寵 在美女面前裝逼,好嗨喲!

「當初,我讓你跟我前去真仙界,你不肯,現在知道後悔了吧!」

「如果你肯跟我去,現在鍍金回來,整個仙魔界,第一高手就是你了。」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葉雄得意洋洋,裝逼的感覺,真是好嗨喲。

鳳姬臉上露出羨慕嫉妒恨的表情,但是現在後悔已經遲了。

校園狂兵 「你在真仙界,應該學到不好的好東西吧,留些傳承下來。」

鳳姬不由分說,就帶著他進入魔神幕,來到那些牌碑面前,其中有一個就是葉雄的。

這裡是歷代魔仙王的墓,只要有能力的,都會在此留下牌碑。

葉雄沒有拒絕,直接將一些神通製成魂簡留下來,放到自己的那個盒子裡面,算是給後人留下一傳承。

「現在五界之間的關係怎麼樣了?」葉雄問。

「自從簽訂和平條約之後,仙界跟魔界已經停止戰爭,屍界偶有來犯,但是不足為懼,鬼界實力弱,更不足為懼,蟲界自從蟲母死了之後,已經淪為最弱的一顆星球,成為修士歷煉的地方,修士以捕收靈蟲提升實力……整個五界星域,一片和平……這都是你的功勞。」鳳姬說道。

「我的存在,就是為和平而生的。」葉雄哈哈笑了起來。

「以前挺低調的,怎麼去了一趟真仙界,就這麼喜歡裝X了。」鳳姬瞄了他一眼。

葉雄哭笑不得,在真仙界,他裝得起嗎?

本來以為回來這邊,能好好裝一裝,把自己在真仙界受的氣,裝回來,沒想到還被鄙視了。

「我低調一些,行了吧!」葉雄無奈道。

「要不要我為你設宴洗塵,現在魔宗人心有些渙散,上進心不足,你來了正好,給他們打打雞血,不然越來越混回去了。」鳳姬說道。

「打雞血不是你這個魔族軍師要做的事情嗎,我已不是魔族的人了,你可別拉上我。」葉雄搖頭,道:「你剛才說了,做人要低調,高調的事情我不做。」

鳳姬沒想到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如果他站出來傳授一下,無論是對魔宗的士氣,還是名聲地,都有很大的幫助,沒想到他不肯。

「一路趕路,我也餓了,給我準備點吃的,吃完我要回家了。」

「你還沒回家?」鳳姬奇怪地問。

「我回來第一個找的人是你,你是不是覺得很有成就感?」葉雄笑道。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吧?」鳳姬冷哼,才不信。

呃!

貌似她這話,說得挺對。

鳳姬漂亮,葉雄以前就對她有想法,可惜人家不受啊!

男人都有這種通病,特別是風流的男人,對沒有得到的女人,總會念念不忘。

「你這樣說,挺傷人的,我是那樣的人嗎?」葉雄揮了揮手,吩咐:「去去,幫我準備點好酒好菜,咱們今晚好好聊聊,我給你講講真仙界的事情,讓你大開眼界。」

「如果只是喝酒講故事,沒問題;如果你想趁醉睡我,我勸你還是打消這種念頭。」鳳姬毫不留情地說道。

葉雄:「……」

直癌男讓女人很沒意思,直癌女又何曾不是?

「留點面子行不行,別拆穿嘛!」葉雄無語。

「你還要什麼面子,臉皮夠厚了。」

鳳姬白了他一眼,轉身離開,下去命人準備酒菜。

葉雄懸空躺著,翹起二郎腳,腦海里想著回去的情景。

在真仙界三十年,憋了三十年,這次回去,一定要好好補回來。

先睡誰,再睡誰,還是幾個一起睡呢?

葉雄無限聯想起來。

(本章完) 片刻之後,鳳姬就帶了兩名手下過來,每人手上都托著盤子,上面有美酒跟菜。

一見鍾情[快穿] 擺上桌子,坐到椅子上,葉雄搓了搓手,開始享受起來。

鳳姬在他旁邊坐下來,面前雖然也放著筷子,但是她卻沒有動手。

她冷漠的性格,葉雄早就習慣了,也不管她,自顧吃起來。

鳳姬看著他吃,準備等他吃完,問問真仙界的事情,畢竟那個地方,可是這裡無數人都嚮往的地方。

「你也吃啊,別只顧著看。」葉雄拿筷子指著面前的菜說道。

「我不餓。」鳳姬說完,忍不住好奇問:「真仙界,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真仙界跟我們這裡的五界星域差不多,都是佛道魔鬼妖之類的修士,只不過這裡分為五界,那裡分為六道。」葉雄將真仙界的實力劃分跟她說了一遍。

「以你的實力,在真仙界算什麼層次?」鳳姬繼續問。

「中層吧!」

「才中層。」鳳姬震驚了。

這種實力就能一招打爆一個星球,如果是最強的修士,那豈不是舉手之間,滅掉一個星域?

「真仙界有十倍重力,在那裡修為被壓抑,沒這裡恐怖。」葉雄解釋。

「你這次回來,準備呆多久?」

「看情況吧,應該不用多久就回去了。」

這次他回來,一來是見見自己的朋友跟女人,二來是回來散散心,釋放一下在真仙界的壓力,等到合適的時候,再殺回去。

躲避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躲避。

「你別再這裡呆著了,這裡呆著沒前途,我去真仙界才三十年,就連進三階,在這裡你這輩子都不一定能突破到化神後期。」葉雄說道。

「我是魔神墓的守墓人,必須要找到傳承者才能離開,這是我的使命。」鳳姬道。

聽到使命二字,葉雄不由得又想起了幽冥,他說幫葉問天奪回帝位,是她的使命。

「難道對於你們女人來說,使命就這麼重要嗎?」

「一個能堅守使命的人,才是一個真正值得尊敬的人,輕易就放棄使命的人,這樣的人不值得信任。」

「難道就沒有任何東西,讓你放棄這所謂的使命嗎,比如,一個很愛你,你也很愛的人。」葉雄笑道。

「如果他真的愛我,為什麼不等我,我只要找到繼承人,就可以跟他離開,如果他連這點都做不到的話,他口口聲聲說的愛我,未必是真的。」鳳姬回道。

葉雄若有所思,半晌笑道:「你們女人,就是喜歡鑽牛角尖。」

「總比你們男人風流好。」

別吃邊聊,很快就酒足飯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