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提早簽完合同在路上買了甜點帶回來跟許司覃分享竟然在家裡看到了女人?

如果她沒看錯,兩人是其樂融融相談甚歡啊。

許司覃把愣在門口的阮阮拉進來,拿拖鞋給她換。

夏然抿嘴。

「怎麼回來了?」

還說中午不陪他。

阮阮不想說話,是,她是不該回來。

「司覃,這是你女朋友吧?」

「嗯,阮阮,這是我以前的同事夏然。」

老同事,長得還真漂亮。

「夏然,阮阮,你們聊會,我去做飯。」

可不得做嗎,為了人家菜都買回來了。

「哦。」

她選擇給劉念發消息。

「我現在都感覺呼倫貝爾大草原在我頭頂著火了」

「你是阮阮吧,我叫夏然,以前跟司覃共事了五年,很高興認識你。」

五年啊。

「哦。」

夏然喝了口水,「司覃竟然還會做菜,真是看不出來。」

「嗯。」

一口一個司覃,他女朋友還沒這麼叫他呢。

「阮阮,有什麼想吃的菜,我再出去買。」

「對,剛才我們買的菜是少了。你還說你這小初戀不回來,男朋友當的不稱職了啊!」

阮阮看看桌子上擺著的菜,嘖,兩人一起去買菜了還?

許司覃揉揉阮阮的頭髮。

「想一想,要吃什麼?」

阮阮保持微笑,「不用了,我吃甜點。」

「不行,好好吃飯。」

她還能好好吃個鬼,拆開薯片,吧唧吧唧吃著。

「一會就吃飯了,就這一包啊。」

我理你?大豬蹄?

「要不給你做個糖醋魚?」

醋?什麼醋?

「要不酸菜魚?」

酸?誰酸了?

不是,什麼意思啊,不就一同事趁著她男朋友一個人在家的時候正好登門拜訪,又是看她書又是動她手辦的。

「不用了,那什麼,我公司還有事,就回去了。」

她在說什麼!這是讓這個夏然跟許司覃獨處啊?

她撤回行不行?

夏然抿嘴笑,「司覃,阮小姐,我先走吧,本來是想嘗嘗司覃手藝的,我朋友剛來信息,說帶我去逛逛。」

「好,我送送你。」

阮阮還在沙發上沉默地吃著薯片。

「咳……」

不說話。

「合同簽完了?」

「嗯。」

「我去做菜。」

「我和一一吃過了,那我去上班了。」

「我送你去,正好三點我去接你。」許司覃拿上她外套。

「我要加班。」

「哦,那幾點下班?」

「不清楚,十點之後吧,你先睡。」

許司覃蹙眉。


回來后的阮阮依舊保持沉默。

許司覃問了伍柏問題出在哪,吃醋,對,伍總有經驗。

那他是該高興。

只是,不至於鬧得收拾行李吧?

「那個,夏然只是出國前過來看看我,你別誤會。」

哦,出國啊。還特地登門看看。誰沒個出國的朋友啊,林之椋出國前看看她了嗎!

……林之椋都是回國先回她這的。

「我沒誤會。你別誤會了。」

可這怎麼都不像沒誤會的樣子啊。

「那你收拾東西,怎麼了?」

要去客房睡?

「我要出差。」

「哪裡?」

「法國。」

兩個人都不說話了。


「幾天?」

「兩個星期。」 第325章破碎的蒼穹

大陸東北角落,北冥焱的身形緩緩從天邊出現。腳下一條渾身散發著恐怖灼熱氣息的火龍飛舞咆哮,速度飛快,轉眼之間就已經到達了岸邊。

「那裡,就是瘋魑所說的聖神山了吧。」

北冥焱站在海岸邊緣,望向那無邊無涯的大海。在大海的深處,一道如同星光一般黯淡的光芒微微閃爍著,似乎頃刻之間就會被那狂風海嘯所淹沒,但是事實卻並非如此,而是仍舊屹立在那裡,不折不撓,不緊不慢的散發出一絲絲微弱的光明。

天空之上,烏雲滾滾,卻遮擋不住那巨大的天之痕。天之痕之間,一道道金色的大道鎖鏈不斷的綳斷,而且綳斷速度越來越快。雷電狂舞,從那黑暗的深淵之中迸射出現,一陣陣轟鳴之聲響徹天地。元氣滾滾,從那黑暗之中散發出來,降臨在整個大陸之上,彷彿一層厚重的威壓一般,令人感到舒暢,卻又異常的難受。

大道靡靡,雷鳴電響,整個天空都在顫動,彷彿下一秒就會徹底崩壞。

北冥焱臉色漠然,如果事實當真如楚凌霄所說的一般,那麼即使這方大陸被奴役在萬獸帝國之下,也不會讓自己的朋友愛人受到傷害。

雖然在心裡上有些難以承受,但是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如果換做是另外一個帝國,恐怕結局就不是這麼「美好」了。不過說起萬獸帝國,北冥焱又想起了一件事情。上一次在化生門那裡,為了爭奪隕精而發生了一場大戰。不過後來那顆隕精卻被一個神秘的女人搶走,並且讓屠戮轉告自己,要想找她,就去萬獸帝國。

北冥焱不知道這個女人的身份,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女人會知道自己。北冥焱只是依稀記得,那個女人自稱名叫周菲兒。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沒有留下詳細的聯繫方式,但是想必那個女人在萬獸帝國也是具有相當大的名氣,所以才會如此。

對於隕精的渴望,主要還是火龍王。隕精能夠提升秘寶的品質,如果赤陽焚天槍真的能夠達到那傳說中的神級,火龍王本身的實力也會得到巨大的提升。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北冥焱有自信能夠通過那條蘊含龐大威壓的通道,但是卻不知道未來將會如何。也許面臨著巨大的危險,也許會是機遇,但是未來充滿了不確定,北冥焱也無法猜測。

「算了,不去想了,事在人為。」

北冥焱搖了搖頭,將腦中的雜念拋開,腳下一踏,恐怖的力量爆發出來,北冥焱的身形頓時飛射而出。


不多時,北冥焱就已經靠近了那看上去不過一點星芒的聖神山。但是,真正的聖神山又豈是那麼的渺小,唯有靠近了才知道這聖神山的巨大。

聖神山,比起藏雲閣的藏雲峰還要巨大,整體上下都散發出淡淡的金色光芒。雲霧繚繞之間,充滿了大道的氣息,雲霧飄渺,如若神山。

「山巔之上,有一道巨大的陣法,陣法通天,可以直接傳送到上屆。但是每次消耗的元晶也不是一個小數目,哪怕是一般的大勢力傾盡家產也拿不出。不過,對於北冥焱來說,這根本算不上問題。神念一動,頓時從黑書空間之中閃爍出一道道炫目的光華,無數的上品元晶從中飛射而出,落在山巔之上。

頓時,環繞在聖神山周圍的雲霧頓時飄渺起來,化作一道道雲龍,昂首長嘯,衝天而起。

一道道炫目的紋路從地面上爆射而出,直通天際。

一絲絲恐怖的氣息從那巨大的陣法之中流轉而出,恐怖無比,浩蕩無涯。北冥焱面對著這一道恐怖的氣息,彷彿感覺到自己不過是大海中的一葉帆船,頃刻之間就會被覆滅。

不多時,那巨大的雲龍陡然咆哮一聲,一道金色的光柱從地面上的陣法之中爆射而出,通天而起。

天地震動,彷彿這一刻直接打破了天地的束縛。一絲絲厚重的威壓從那光柱之中散發而出,落在北冥焱身上,頓時感覺到彷彿有一座大山壓迫在身上,十分的沉重。

北冥焱的眼中一團團精光爆射而出,沒有絲毫的遲疑,身形一動,直接進入那通天光柱之中。

剛剛進入光柱,北冥焱頓時渾身一顫。那恐怖的壓力彷彿無盡的潮水一般,從四面八方壓迫而來,蘊含無盡的大道威壓。那恐怖的威壓降臨在北冥焱的身上,頓時北冥焱只感覺到一陣陣劇烈的痛楚,骨骼咔嚓作響,身體頃刻之間便溢出一絲絲白色的源炎。

蒼涼而古老的氣息從其中流轉而出,頓時化作一道道恐怖的氣息抵抗著周圍傳來的強大壓迫。北冥焱眼中金光陡然爆射而出,渾身煞氣洶湧而出,如同猛烈的潮水一般,滾滾無盡。整個金色的通道都在轟隆作響,北冥焱的力量之恐怖,令人驚懼。

天地震顫,天空彷彿是一面即將破碎的鏡子一般,以那金色的光柱為中心,裂開一道道縫隙。一絲絲恐怖的氣息流轉出現,瞬間蔓延整個大地。

藏雲閣,楚凌霄幾人齊聚在藏雲峰之上,仰望著那即將完全破碎的天空,眼中滿是震驚。

「這就是,大陸封印破碎的情景么?」

楚清雅駭然出聲,不敢置信的望著這一幕的發生。那恐怖的氣息彷彿蘊含無盡天道神威,所有人都為之臣服。

楚凌霄目光閃爍,久久嘆了一口氣,道:「怕是因為焱兒打開了那聖神山的通道,直接捅破了蒼穹封印,這才導致了封印的提前破碎。不過這也無妨,畢竟封印破碎在即,哪怕是提前了一些,也無礙。終究是敵不過上屆,如焱兒所說的那般,我們準備好面對上屆之人吧。」

聞言,所有人都是目光一凝。這一刻,終究還是到來了,既然無法避免,那就只能面對。

整個大陸,在此刻都陷入了恐慌之中。對於那些平民百姓來說,蒼穹破碎根本不敢想象。雖然之前那巨大的天之痕一直存在著,但是卻並沒有真正的讓天空破碎。可是如今那蔚藍的天空卻猶如破鏡一般,彷彿頃刻之間就會破碎。這對於平民來說,根本就是一場無法面對的災難。

他們只是平民,不是武修,根本不會理解他們所生活的這片大陸一直處於封印之中。

如今封印破碎,帶來的將是巨大的威脅,但同時,也是巨大的機遇。

有些人,也許會因此而成長起來,但是也有一些人,也許會徹底的消失在天地之間,成為那些成功之人的踏腳石。

而最終,那蔚藍的蒼穹在整個大陸震顫的目光之下,轟然破碎,化作一片片破碎的碎片,漸漸消散在半空之中。

本書首發於看書罓 這算是冷戰嗎。

她在生氣唉,許司覃竟然還不理她了!

去法國出差,必須走!

阮阮背對著許司覃跟小姐妹發著消息。吐槽她家許先生是多麼多麼不好。

一一:沒事,小別勝新婚。等分開一段時間就自然而然和好了。

小別勝新婚?

阮阮:不是這麼個問題,別的女人來家裡了哎。

怎麼可以的啊,孤男寡女,許司覃不是從來不和異性有什麼交往嗎,這個叫夏然的同事都能熟的到家裡做客,還要留她吃飯……簡直是,大逆不道!

惡貫滿盈?斯文敗類……

怎麼形容啊。

「阮阮,我們談談。」

許先生還是先發了聲。

「困了,睡覺。」

她才不要和他說什麼。自己好好反省反省吧。

然後那人就真的沒有再說些什麼了……

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