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罷了。

「請賜教!」

洛素輕輕的向洛千然點了點頭,一把大刀便是在所有人驚艷的目光中閃亮登場,水屬性的真氣在她的

身上不斷攀升。

洛千然微微一愣,不得不說,一名少女使用大刀可以說是極具視覺衝擊力的,畢竟少女纖細的身材,

配上這粗狂的大刀的確有些格格不入。

在眾人的目光中,洛千然直接是從自己的儲物袋中拿出了自己奇葩的武器,是什麼呢?綠瑩竹啊!所

有人都有些瞠目結舌,不是吧,用竹子能和刀打?沒有搞錯。

可是洛千然卻直接用手的綠瑩竹劃出了一道火紅的刀刃,直接是對著洛素爆射而去。

洛素自是不甘落後,手中的大刀架在前方,水屬性包裹這那有些誇張的大刀,極其輕鬆的擋住了洛千

然的攻擊。

旋即一道水刃迎面斬出,對著洛千然席捲而去。

洛千然的身影一閃,輕鬆的閃開了水刃的正面攻擊,而洛素也乘著這個機會欺身而進,她本就是近戰

型的修行方式。

洛千然見洛素襲來,眼中閃過一絲狡黠,原本的火屬性當即切換,一道道細柔的藤蔓在洛素的必經之

路上快速的生長開來,對著洛素的身體纏繞而去。

洛素也是瞬間亂了陣腳,她並沒有輕敵,雖然知道洛千然有木屬性,但是她也沒有特別的注意這個問

題,因為過去的洛千然雖說有木屬性,但是她卻基本沒有使用,洛素完全沒有想到洛千然會突然使出木屬性

來和她比拼。

但是這愣神的一秒在洛千然的眼中就是天大的破綻,下一刻,一枚火球便是對著洛素迎面而去,直接

是落在了洛素的前方。

地上的藤蔓也在這一刻被點燃,木助火,火焰的力量瞬間是增長了一倍,但是卻並沒有傷到洛素。

洛素緩緩的放下手中的大刀,有些友善的笑道

「謝了,洛千然這次我是真的服了你了!我認輸!」

旋即便是轉身下台,所有人都看出來了,哪個火球根本就是洛千然故意打在洛素前面的,如果真的擊

中洛素,再加上腳上的藤蔓,洛素可能就要受重傷了。

洛素雖說厲害,但是實戰經驗尚且不足,隨機應變的能力還不夠,所以才會大意失荊州。

洛千然的的舉動不禁贏得了許多讚歎之聲,這比起以前絕對的實力更加耀眼,因為她贏的不只是人,

還想有心。

而洛葉青卻是咬牙切齒,但是洛千然展現的也不過是淬體五重的實力罷了,在他的眼中也不過是雕蟲

小技,但是台下眾人的叫好卻讓他感到憤怒。

高台上的洛成卻是眉頭緊鎖,難道是自己探測錯了?不會啊!可是洛千然現在展現出來的實力卻讓他不

得不重視,張弛有度,控制超群,比起以前的洛千然更加的成熟而精明,而且這丫頭居然已經學會了收買人

心了!

而洛千雪對陣洛葉盈卻是極其的輕鬆,她依舊是毫不客氣把對方一腳踹了下去。自此場上只留下了六

人,即將開始最後的比賽。 場上的比賽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晉級的除了洛千然,洛千雪,洛葉青,洛銘四人以外,其他兩人

的實力都實屬一般,甚至還比不上剛才的洛素,之所以走到現在也純屬好運,他們自己也知道,所以都自動

的放棄了接下來的比賽。

於是場中的四人開始抽籤。

洛成四人親自下台,一人手持一支竹籤,洛千然四人也是各抽出一支竹籤亮開,而這結果嘛,自然是

讓人哭笑不得。

因為第一次居然是洛千然對洛千雪,這不是姐妹內訌嗎?而洛千雪爽快的大手一揮,表示自己放棄比


賽,自願認輸。

因此大家滿心期待的半決賽第一場居然打都沒有打就結束了,不過大家也沒有異議,因為以往的比賽

只要是洛千然遇上洛千雪,幾乎都是這個結果。

但是下一場卻值得期待,那可是兩位冠軍候選人的比賽啊!雖說在半決賽就遇見了,但是這也差不多

了。

台下的歡呼聲此起彼伏,幾乎都分成了兩派,一派是有洛葉盈帶領的支持洛葉青的一部分人,為什麼

沒有洛川這隻鐵杆狗呢?因為被洛千然打殘抬回去養傷去了。

而另一邊便是由洛千雪帶領的洛銘支持派,不得不說的是,洛千雪其實蠻中意洛銘的,而洛銘也很喜

歡洛千雪,雖然洛千雪嘴上對洛千然說,洛銘只是她的朋友。

不得不說的是,要說洛家的女神是誰,那麼一定是非洛千雪莫屬了,洛千雪不僅長得漂亮,而且氣質

出塵,天賦又了得,洛千雪也已經突破淬體七重,是家族中第四個達到這個標準的人。可以說在家族中有著

不少明裡暗裡的追求者。

只不過正真敢上的還真每兩個,因為有著從前洛千然那座大山擋著,就是洛葉青也只敢把想法放在心

里,就更不要說其他人了。

所以明顯洛千雪帶領的這一派人數要更多一點。

台上的兩人正在激烈的交鋒,同為淬體七重的修為,洛銘的金屬性極其的凌厲,比起半吊子洛川,那

可是強了不止一星半點啊!手指化為凌厲的武器,一招招對洛葉青招呼過去。

而對面的洛葉青也不甘落後,他是偏防禦的土屬性,可以說是堅如磐石,步步為營,就像一個老烏龜

殼一般防禦這洛銘的攻擊。

而這樣的戰鬥已經持續了十多分鐘了,下面的眾人看的心驚膽戰,洛千然的也有些欣賞的看著洛銘,


這個少年的攻擊極其的凌厲,而且控制極好,只不過就是修為尚且不足。

而台上的洛葉青面對洛銘的攻擊不斷的後退,眼看就要到達戰台的邊緣了,洛葉青一咬牙,看來自己

已經不能在隱藏實力了!

「洛銘,你的確很強,只不過就是,我是八重,而你卻還在七重。」

說著洛葉青便是有些陰冷的一笑,隨後真氣升騰,一把將洛銘反震開來,旋即一拳轟出,厚重的攻擊

對洛銘鋪面而來。

畢竟實力上的差距不小,所以洛銘也只是堅持了幾分鐘便被洛葉青打下了台,這也證實了大家的猜

測,那就是洛葉青已經突破了八重。

「哥,你最厲害了!」台下的洛葉盈一臉的得意,一邊的洛嫣兒也同樣一臉的花痴,隨之而來的是洛

葉青一派此起彼伏的歡呼聲。

洛葉青得意的一笑,看了看一臉鐵青的洛千雪,又看了看旁邊皺了皺眉頭的洛千然,最後把頭偏向高

台,恭敬的對著洛成道。

「爺爺,我想接下來的比賽應該不用進行了吧!」 所有人一聽洛葉青這狂傲的話語,都是一陣唏噓,這分明是看不起洛千然啊!而且還是想要給眾人一

個下馬威。

洛葉盈那邊的人都是一臉的得意,但是洛千雪這邊的人可就不樂意了!他們本就不服洛葉青,而且他

還想給他們下馬威,但是實力擺在那兒,敢怒不敢言。

洛成十分滿意的看向洛葉青,他們洛家也是有了淬體八重的小輩了!這已經算是易川城小輩,乃至整

個西林國小輩的頂尖一層的水平了。

另一邊的謝海和方震卻是冷哼一聲,表情陰晴不定。

「好,好!葉青啊!以後要更加努力的修鍊,有你在我們洛家以後一定前途無量啊!哈哈哈哈哈哈

哈!爺爺重重有賞!」

「謝爺爺,葉青其他賞賜都不要,葉青有有事相求!」洛葉青道。

洛成輕輕的一挑眉,道。

「哦!說來聽聽!」

洛葉青剛要開口,台下卻傳來了洛千然冰冷的聲音。

「洛葉青!淬體八重的!不止你一個!!!」

強大的撥動也在這一刻從洛千然的身體中散發而出,讓周圍的人都是心中一驚,而洛葉青臉上的笑

容也戛然而止。

「不可能,這不可能!爺爺,洛千然一定是服用了什麼藥物!」

洛成也是皺了皺眉頭,看著台下目無表情的洛千然,剛才他已經感受過洛千然身上的氣息了,並沒

有由於使用藥物而造成的虛浮,反而十分的凝實,凝實的讓他感到驚異。

「好了,既然千然也是八重,那就在再比一場!」

洛成並沒有正面回答洛葉青的問題,而是下令再比一場,旁邊的謝海二人的臉色也變的更加的難

看,而一旁的紅月卻是饒有興趣的看著洛千然。

原來這就是紅綾那丫頭說的沒錯,這洛千然,的確很有趣,值得他們結交。

台下的氣氛也在這一刻劍拔弩張,兩派又一次對立了起來,而這一次洛葉盈那邊也沒有了剛才的得

意,因為這樣的對決他們已經見到過多次了。

但是每一次贏的都是洛千然,這就像一個魔咒一般困擾著他們,即便這一次勝券在握,可是這突生

的變故卻讓他們措手不及。

洛葉青一臉鐵青的看著對面的洛千然,眼中閃過一絲緊張,因為他從來沒有贏過眼前的少女,即便

她丑,但是卻很厲害。

「怕了嗎?烏龜!」

洛千然有些嘲諷的看先洛葉青,手中的綠瑩竹直接是猶如一把利劍一般對著洛葉青暴刺而去,凌厲

的劍意在這一刻爆發,那凌厲的程度甚至超過了洛銘的金屬性。

台下傳來一片驚呼,洛千然身上凌厲的劍意甚至讓他們的臉頰都感到微微的刺痛。

洛葉青立刻雙手結印,一道淡淡的光罩在他的面前凝聚,他本就攻擊不高,而此時此刻洛千然展

現出來的實力卻讓他極為的忌憚。

綠瑩竹直接是點在了洛葉青的防禦罩上,防禦罩劇烈的波動,彷彿隨時都可能碎裂,而洛葉青的額

頭上也出現了細密的汗珠。

洛千然微微一笑,手中的綠瑩竹向後一收,紅色的火光咋她的手上跳躍,旋即一掌拍在了防禦罩

之上。

啪。

意料之中的聲音在這一刻響起,防禦罩瞬間碎裂,洛葉青的嘴角也是出現了一絲血跡,但是他的

眼中卻寫滿了不甘。

「洛千然,我跟你拼了!」

想到自己要當眾給洛千雪下跪,賠禮道歉洛葉青的眼睛瞬間血紅,發了瘋似的向洛千然撲過去,

成王敗寇自古便是如此。


洛千然無奈的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一絲厭惡,手中的綠瑩竹一揮,直接是抽擊在了洛葉青的頸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