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莉薇婭聽到這個聲音臉頰不由一紅,心想自己這大人今天是怎麼了?怎麼大白天的就在車廂裏….開始做那事!而且梅洛伊德和小麗莎也在!會不會….三鳳一龍?

半人馬女騎士腦袋裏剛冒出這麼一個詞兒,隨後就趕快搖了幾下頭,心中默唸騎士守則。她覺得自己的思想似乎都被玷污了!

而坐在豬腦袋上的獸耳娘傑森,卻耳朵豎起來擺動了一下:“嘿!你們在車廂裏玩什麼啊?也帶上我一個!”

緊跟着她一腦袋就扎進了車廂裏。可在這位姑奶奶進去之後,傳出來的就是克洛澤的痛呼和求饒聲,場面再一次失控…..

克洛澤的隊伍在臨近進入迷霧之城境內之後,便豎起了魔鷹堡的特有旗幟,就是那隻黑色的老鷹。

打出旗幟是爲了告訴銀獅子們,讓他們知道自己已經來了。

可克洛澤自認爲黑色的老鷹….卻被其他人認做了黑色的烏鴉。克洛澤甚至還不知道,包括西格在內,用過他貨物的人都將他稱爲“黑鴉領主”,並且廣爲流傳…..

由於他魔鷹堡出品的物品上都印有自己那旗幟徽章,一隻黑烏鴉….因此“黑鴉領主”這個名字在萊恩大陸的貴族圈還是頗有聲望的。甚至於那些貴族們流傳着,“黑鴉出品,必是精品”的極高評價。

當然這些克洛澤都不得而知,他仍單方面覺得自己是魔鷹領主呢。

走進迷霧之地不久,便有一小隊豎着旗幟的銀騎迎到了克洛澤隊伍身前。

領頭的銀騎克洛澤認識,是跟在西格身邊的一名親衛。

這名銀騎翻身下馬對克洛澤行禮,高興的說道:“克洛澤殿下,吾王專程命令我來接您進城。你一行人的臨時住所已安排好,就在我們皇宮的客房內。您也是所有來訪客人中唯一能夠住進城堡的貴客。”

“哦?”克洛澤意外的撇了撇嘴:“哼~還算西格那小子有點兒良心….那我就原諒他沒提前告訴我悄悄加冕爲王這件事。好吧,那就麻煩你頭前帶路了。”

那銀騎笑了笑,知道自家陛下和眼前這個小領主關係匪淺,便不再多說什麼,翻身上馬帶領着這支隊伍向銀獅城進發。

而與此同時,其他各方勢力也都從四面八方向銀獅城聚集而來。

就在克洛澤的隊伍行進至銀獅城“獅王大道”前不足十里的時候,卻忽聽身後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震得地面都有些微微發顫。

他好奇的鑽出車廂,向不遠處看去。就發現那是幾十匹身高體健的紅色戰馬!這些戰馬沒有披甲,甚至沒有馬鞍。這樣騎在上面的人屁股難道不會痛嗎?

但他卻看到,騎着這些馬背上的人根本不能算是騎!他們就是站在馬背上,任由那烈馬全速疾馳!而馬背上的人卻猶如站在平地上一般,身形微微起伏,卻是平穩無比!

跑在最前頭的一人一頭黑色略卷的長髮被風吹到向後倒去。滿臉的大鬍子顯得不修邊幅,渾身肌肉鼓脹,即使在這大冷的冬天也只穿着一件粗布背心,看起來就像是碼頭上搬運貨物的水手。

就在克洛澤不明所以的時候,那位替他引路的銀騎驅馬走在他身旁,低聲道:“克洛澤殿下,那邊幾人就是來自北地沙漠的傭兵團。跑在最前面的那個大鬍子,就是傭兵之王沙爾庫薩克!是北地傭兵的傳說,也是大沙漠中的無冕之王。”

克洛澤心頭一跳,不自覺說出來:“這就是傭兵之王沙爾庫薩克?他不就是法克幾人的偶像嗎?如此說來….我也算是半個傭兵,應該也是他手下的一員嘍?呵呵~~不知道這位傭兵王好不好相處,看起來倒是個豪爽之人。”

然而克洛澤還沒有多觀賞幾分鐘傭兵王的風采,便聽到頭頂傳來了一陣不知什麼飛禽的鳴叫聲。緊跟着數道黑影自雲層中俯衝向下!在就要接近地面時才拉平了身體向前滑行。只不過他們飛行的方向卻正是那傭兵王的頭頂。

“哪兒來的鳥人?竟敢擋住老子頭頂的陽光?!你那些破鳥要是敢向下拉屎,老子就拽出它的腸子勒死它!”

沙爾庫薩克指着天空中突然出現的飛禽大罵。

克洛澤掏出望遠鏡,驚異道:“那些….是飛龍嗎?”

這一次不用銀騎解釋,戴安娜的聲音就已經傳了過來。

“切~~什麼飛龍~~只不過是長着翅膀的蜥蜴罷了~~還有一些角鷹獸,看樣子應該是飛流之國的飛兵軍團到了。”

“哦?”克洛澤納悶的看向戴安娜,緊跟着他又轉向銀騎問:“飛流之國是什麼東西?他們擁有如此多的飛行猛禽,豈不是天下無敵了?”

是的,雖然之前傑西卡在給他上課的時候介紹了大陸上的衆多勢力。但這飛流之國與霍爾格相差甚遠,根本沒有什麼交際。此刻的克洛澤卻已將這個國家忘到了九霄雲外。

直到他看見對方所騎的飛行坐騎心中才升起了一絲警惕。沒錯了,就在自己打算大規模生產熱氣球的時候,是誰給自己提了一嘴來着?說在飛行猛禽的眼前,熱氣球就是些笑話。

克洛澤想不起是誰告訴他的這些話,但卻想起來有這麼個國家和這麼個人。

那名銀騎立刻解釋到:“殿下,您有所不知,這飛流之國雖然國力強盛,飛兵更是其最主要的戰力之一。但由於他們被隔離在梅爾薩那漫長的山脈之中,向西,是實力更爲強大的雪狼家。向南,便是灰鴿公爵的領地。向東,則是大沙漠傭兵之王的天下。除此之外他們沒有辦法越過這三地進行什麼攻略,因此雖然實力強悍,可仍然偏居一隅。可以供其發展的土地着實不多。但他們的飛行軍團放在哪裏都無法被忽視。”

克洛澤聽着對方的介紹,看向那些飛禽的眼中充滿了貪婪之色。

“好想要啊…..”

他喃喃自語道。 那飛流國的衆多飛兵中間,有一人的坐騎相角其他人都要大上一圈。那飛禽的外表也更像是克洛澤印象中的龍。

只不過這條龍頭上沒有犄角,身體上的鱗片也沒有戴安娜的看上去那麼堅硬。但即便如此,和周圍的那些飛禽比起來,它仍然顯得最爲突出。

這隻飛龍的背上騎着一名大概三十來歲,留着山羊鬍的男子。

此人控制着自己的坐騎,飛到了傭兵王的頭頂不遠處,探着腦袋對下面笑道:“哈哈哈哈~~沙爾庫薩克!真是好久不見了~~你這老流氓還沒死啊?”

大鬍子傭兵王看了一眼天空中的人,很明顯他們早就熟識。

“呸!我就知道是你這鳥人!西爾維斯特,你給老子滾遠一點!不要擋着我裝逼。”

“哈哈哈~~~我就是要飛到你的頭頂,這樣大家都只能看到我,有誰會去注意你這個大鬍子莽夫?你就跟在我的飛龍身後吃屁吧,哈哈哈~~~”

“混蛋!有種你給我下來!我要和你單挑!”

“誰要跟你這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肌肉怪單挑?你還停留在原始社會嗎? ”

那騎在飛龍身上的西爾維斯特冷哼一聲,隨後稍稍拉高了坐騎的飛行距離,不再理會叫罵的傭兵王。

克洛澤聽到兩人的對話腦袋上黑線亂掉….這就是萊恩大陸上軍事力量最強的其中兩名大佬?怎麼就跟兩個潑婦罵街一樣?

他看着仍在跳腳痛罵的傭兵王,心想法克他們四人的偶像還真的是骨骼清奇呢…..

就在他看着那兩人鬥嘴的功夫,一行人已經越來越接近銀獅城的大門。

銀獅城之外,這條獅王大道既寬敞又平整,能夠同時並排行走十多輛馬車也不覺得擁擠。

此刻克洛澤又看到從其他方向過來兩支隊伍。他們的目標與自己一致,看來也是參加會議的。


銀騎靠近他,又對他介紹了一下。克洛澤留意了一下,原來那來的隊伍其中一個就是參與過瓜分班卡茲的毒蛇家那個什麼變態王子。

他已經從木精靈的口中得知了這位王子變態的惡行,心中稍稍留意了一下。

而另一支隊伍卻讓人有些意外,那似乎是遠在盧梭港的海恩公爵。

克洛澤挑了挑眉毛,心道這不是自己在西面的大代理商嗎?也是他的大金主。據說這海恩公爵富可敵國,僅僅控制着一處港口便連通了最少三座大陸!而且其人圓滑手腕靈活,跟周邊的許多大勢力都保持着良好的商業合作關係,這也是一直沒有人敢動他的原因。

只要一方敢動海恩公爵,那麼另外幾方便會聯合打壓前者。沒辦法,他們都要指着這位財神爺賺錢呢。只不過克洛澤想不通,他一個金錢至上的富家翁….爲什麼要來淌這趟渾水?

就在這時,克洛澤突然感覺自己所乘坐的豬車車廂劇烈震動了一下,緊跟着便是頻繁的震動。


他抓住車框向四周看去,卻發現自道路的西北方銀獅城港口附近下來一隊人。這些人的坐騎體型龐大如象,碩大的頭顱上長着四根互相交叉分岔類似於象牙的的獠牙,四肢粗壯有力腳步沉重,雖然只有二十來頭,但那奔跑起來已經地動山搖氣勢駭人了。

“殿下,那就是雪狼家的人。”

“雪狼家?”

對於雪狼家克洛澤可是印象深刻,因爲他聽說雪狼家現任的家主是一個只有十歲的小蘿莉。不知道這一次來的會是誰?

但是看到雪狼家那猶如猛獁大象一般的坐騎,“咣咣咣”踩得地面直髮顫,克洛澤不由在心中想到,如果是自己的暗魔軍跟這樣的傢伙對上,自己需要怎麼對付他們呢?看來自己必須加緊研製威力強大的炮彈類武器或者TN.T炸.藥了。

他覺得面對這種皮糙肉厚的巨獸,弓箭和火槍能夠對其造成的傷害都極爲有限。大概火系魔法能起到一些作用把?可自己領地裏哪來那麼多魔法師?現在滿打滿算加上那些二把刀,魔法師也不過十來個而已。

那二十幾頭巨獸所過之地,其他的隊列紛紛向一旁避讓,顯得尤爲突出。


就連一邊還在對罵的傭兵王以及騎着飛龍的山羊鬍都向雪狼家這邊投去了羨慕的眼神。

“你這鳥人,看看人家這氣勢~~~就算不用飛的也蓋過你一頭!”

“哼!你這蠻子哪裏有資格說我?雪狼家那小丫頭不知道這一次來了沒有?”

大鬍子傭兵王伸手撓了撓自己的胸毛,開大嘴笑道:“那小丫頭可真是招人愛,我都想收她做我的乾女兒,可惜她不願意~~哈哈哈哈!”

“就你?還乾女兒?我呸!別噁心人了!人家雖然年紀小,但手握五萬雪狼家的精銳士兵,哪裏是你這些傭兵可比的?就連我看見那小姑娘也要繞着走,你就省省吧!”

那山羊鬍希爾維斯特說完,便一拉坐騎繮繩,瞬間擡高身體,向着銀獅城率先飛去。

底下的傭兵王看的哇哇亂叫:“別讓他們領了先!加速!加速衝~~~”

他催動着坐下的戰馬加快了速度,一行人猶如一道道火紅色的閃電,瞬間就把克洛澤等人甩在了身後。

“哇….大佬就是大佬,一個個深藏不露….看來我們的實力在這些人面前還是有些弱啊…絕不能驕傲自滿!這次回去我要大力發展熱武器!嗯,就這麼決定了。”

克洛澤一個人在那嘟嘟囔囔的,車廂裏的幾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一些暗歎這就是男人們的世界嗎?

克洛澤命令自己的人儘量離這些大佬遠一些,他可不想還沒進城就跟這些人發生什麼衝突。

放走了那幾波實力強勁的大佬,克洛澤這纔有功夫把注意力放到那西格的都城外冒上。

卻見遠遠望去,在獅王大道的盡頭有一扇巨大的石質獅子頭大門!那獅子張大着嘴巴,所有需要進入銀獅城的人都要從這獅子嘴進入。這是不是他故意造成這樣的?好給人一種下馬威?

但不得不說,這西格這傢伙真捨得下本錢!這麼大塊白玉獅子頭,不知道得耗費多少人力和財力?

可就在克洛澤的豬車駛過那道獅頭大門之後,眼前的一切卻讓他瞬間都看呆了!

“這….這纔是一座雄城啊!”

他內心深處冒出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雄偉繁榮”!

銀獅城中的建築物與他魔鷹堡的顏色搭配有些像。幾乎所有的建築都是用紅瓦鋪頂,青磚做牆面,只有少數體積較大的建築會全部運用白色大理石以及花崗岩堆砌。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這座銀獅城的城牆真是三步一崗哨,五步一關卡,防衛工作做到滴水不漏!

縱橫交錯的街道人來人往,但這條主幹道上卻沒有一個領民隨意行走。他們似乎都刻意避開了這條專門給來訪使者們行走的主路。

車隊在進入銀獅城後,那名親衛銀騎便驅馬走到了隊伍最前方,爲克洛澤引路。

克洛澤在走了十分鐘後這才發現,如果沒有西格派出的專人引路,他非要迷失在這座雄城內不可!

原本他以爲霍爾格的王都已經算很大很繁華了,可跟銀獅城一比那簡直就是弟弟!這座城市不但建築物林立錯落有致,道路寬敞平整。這裏的人民看起來臉上也洋溢着自信的笑容,非常積極而向上!

克洛澤擡頭向遠處一棟圓形的建築物望去,那裏時不時會發出激烈的喊殺聲以及歡呼聲,看來應該是一處類似於羅馬鬥獸場之類的地方吧?而另一邊,清澈寂靜的銀月河將銀獅城從中一分爲二。

三座造型各異的大橋將銀月河兩岸連接了起來。克洛澤看到,最中間的那座大橋並排走十輛馬車都絲毫沒有問題!這得是多有錢的人才能幹出的事兒啊?

看來自己沾沾自喜的收入還是有些不夠看的,想要建造出這樣雄偉的城市,他就必須積攢更多的金幣才行!

“克洛澤殿下,從這邊走就到皇宮的所在地了,您可以讓您的士兵們居住在右手邊的官邸裏。”

克洛澤愣了一下,連聲說好沒問題。 他看到銀騎手指所指的方向,的確有一個半圓形的白色建築物。那就是負責這一次接待外來客人的官邸,據說能夠容納一萬五千多人同時居住!

西格這傢伙還真是闊氣….克洛澤覺得自己無形中又被這臭小子壓過一頭。

“哎喲,我的小心臟….”

與克洛澤同樣不同,第一次來到銀獅城的幾女都顯得很興奮。傑森、小麗莎、梅洛伊德,包括夜風,她們全都趴在了車窗上擠着向外看。

“哇~~~這麼大的城市,老孃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見到!這裏的國王結婚了嗎?他還缺不缺王后?我可以屈尊娶了他!”

梅洛伊德斜眼看着這個不知廉恥的獸耳娘嘲諷道:“只要是一個正常的國王,都沒有人會選擇一個二百五女瘋子!即便是侍女都不會,還想當王后?”

“什麼?你這臭蜘蛛,不幫老孃說話也就罷了,還敢奚落老孃?只要是沒有發生的事,誰也不可能提前預知!誰知道呢說不定老孃就真成了這座城市的女主人?哈哈哈~!”

克洛澤抹了一把汗,不知道西哥聽見這話會作何感想。

“哇哦,你們快看那邊!”

小麗莎驚呼着指向一個位置。幾女將目光投射過去,便看到了一個大概能有二三十米高的圍牆。

那道圍牆雕樑畫棟,遍佈滿了各種複雜的精美雕刻。那裏的人全部穿着正裝,行走起來就像木偶,說話的神態也是拿腔拿調,有些像木偶人。還有些人在那咿咿呀呀不知道說些什麼大家聽不懂的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