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雷音獸,也就是波比瞪著葉問天嘟囔道:「快把棒槌收起來,你這樣對不起主人!」

葉問天直翻白眼:「你懂什麼?你以為我願意嗎?」

「哼,我怎麼就沒反應?」波比表情滿是不屑。

「因為你不是人……」葉問天還沒說完,只聽波比一聲怒吼,雷音狂震,將他轟的飛了出去。

……

沒有解除永恆之塔的結界,葉問天火速趕回天空城,眾人正等得焦急, 尖碑漂流記

特蕾莎給了葉問天一個大大的擁抱,心總算是放了下去。

「我爭取到了一個月,一個月之內,奼女仙蘿不會強奪永恆之塔,她很聰明,如果強行打破封印結界,可能會導致巨塔損毀,所以他同意了我的提議。」葉問天道。

「一個月?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特蕾莎瞪大了眼睛,滿眼都是不可思議。 快穿女配︰魔王鐘愛軟萌少女 ,面對神級強者,還能搶出一個月,簡直堪稱奇迹。

葉問天將約定內容和盤托出,眾人聽了之後都默然不語,十宗強者都是聰明人,明白奼女仙蘿絕對不會遵守約定內容。

特蕾莎道:「五局三勝,我們贏了她絕對會用強,有什麼區別呢?」

葉問天道:「當然有區別,一個月的時間,足夠改變很多,我當然知道她不會遵守約定,但她不遵守又如何?」

「我們沒有神級強者,屆時誰來擋住她?」卡娜道。

「誰說我們沒有神級強者?」葉問天露出笑容,眾人卻都愣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找不出誰是神級強者。

還是特蕾莎反應快,驚呼一聲道:「你指的是紅蓮對嗎?」

卡娜也反應過來:「對啊,我們怎麼把紅蓮忘了?她也是主神級強者,當年還和羲和、阿爾忒彌斯打過架呢!」

十宗強者滿頭霧水,紅蓮是誰?葉問天並沒有將紅蓮的事情告訴他們。

葉問天道:「諸位有所不知,我的私有位面混亂之治,就有一位神級強者坐鎮,實力比羲和女神絲毫不弱,比奼女仙蘿自然也不會弱。」

「什麼?」

「你的位面有個神級強者?能和羲和女神媲美?」十宗強者如被焦雷劈中,徹底冒煙石化。

師父是神級強者飛月,老婆是龍泰坦,岳父是泰坦神,現在私有位面還養了個神,天哪,到底是誰瘋了?


「議長大人太偉大了!」這是所有十宗強者此刻的心聲。

特蕾莎道:「你有把握將紅蓮身上剩下的規則鎖鏈全部解開嗎?」

「拼了!」葉問天狠狠握拳,日月之巔是他的家,既然飛月離開了,就將由他來守護。

… 混亂之治,地宮最下層。

「你的意思是,要一次性將禁錮我的規則鎖鏈全都解開?」聽了和奼女仙蘿的賭約,紅蓮不禁露出吃驚之色,在原本的計劃中,斷斷續續還要八到十年解開所有規則鎖鏈。

葉問天鄭重頷首:「沒錯,計劃趕不上變化,時間不等人。」

「可你有把握嗎?時間夠嗎?你不是還要去做其他事情嗎?」紅蓮怎麼想都覺得不可能完成,即便混亂之治有七個月,也太趕了。

葉問天取出許多圖紙道:「現在最麻煩的事情是煉製神品五靈獸元丹,我沒有足夠的時間去設計,所以任務就只能交給你們了。」

「們?」紅蓮詫異。

「嗯,由於五靈獸元丹是煉器和煉金的結合,所以你和龔炎負責煉器部分的推導解析,月嬋姐則負責煉金的部分,我都給你們開了個頭,還有《神農百草經》的相關資料。在我解析鎖鏈的過程中,你們將幫我儘可能加快設計進度。」葉問天道。

紅蓮頷首道:「我明白了,你全力以赴吧,我會專心解析煉器部分的,好歹我現在也算是半個聖煉器師。」

「具現鎖鏈,我要開始了。」

紅蓮後背微微一震,只聽噹啷啷脆享連聲,密密麻麻的規則憑空出現,從她身後延伸向黑暗的虛空。

葉問天不再耽擱時間,立刻開啟真實之眼,精確計算、能量感知、靈魂感知、微觀視覺同時啟動,四種視野相互重疊,規則鎖鏈登時變化,不再是鎖鏈的模樣,而是有密密麻麻的絲線組成,那是規則的絲線,代表著混亂之治位面以紅蓮為核心的規則體系,比半位面複雜千百倍。

靈魂之海中,狼神之眼光芒照耀,最大程度補充飛速消耗的靈魂之力,鎮魂牌則鎮守本源,降低靈魂之力的消耗程度,讓葉問天能夠堅持更久。

感受著身後強烈的靈魂波動,紅蓮默默看了葉問天片刻,轉身開始整理研究葉問天給她的圖紙。

她的表情格外認真專註,既然葉問天都全力以赴了,她怎麼能落後呢?

「我會完成的!」紅蓮用堅毅的語氣暗暗對自己說。

與此同時,特蕾莎正在制定去泰坦世界狩獵靈環的計劃,獨眼族和百臂族,雖然實力相對較弱,但六位主神級強者都是自由的,即便處於沉睡狀態,也有可能被驚醒。

怎麼在不驚動獨眼巨神和百臂巨神的情況下,順利將他們的族人引出來幹掉,是計劃的重中之重,如果處理不好,很可能會導致三族大戰,屆時神隕之地塌下來,三族全都要被毀滅。

由於葉問天和特蕾莎都忙,所以龍嘯天成為代理議長,處理仙武同盟的所有政務,仙武同盟畢竟剛剛成立,還有很多很多問題需要解決,原先四大帝國的地域問題、文化差異問題、全力分配問題等等,足夠把人忙的焦頭爛額。

經過仙武殿脅迫和極樂天宮降臨兩件事,十宗都看到了自己的弱小,再也不敢自大自傲,趁著短暫的平穩期瘋狂修鍊,尤其無雙劍宗,深知自己太弱小了,在獨孤劍的督促下,所有弟子都更瘋了似的,沒日沒夜不眠不休,就連吃飯蹲坑都在修鍊。

卡娜和顏如玉回了銀月城,錢多多獨自管理龐大的帝國,實在是有些辛苦,反正兩人沒事,正好給錢多多幫忙。

就這樣,大家各自分工,都讓自己忙了起來,對於武靈世界的而言,只有一個月而已!

……

極樂天宮,白玉重樓。

「師父,您為什麼要答應他呢?直接動手搶過來不就行了嗎?」

「是啊師父,以您神級的實力,什麼東西搶不到?日月之巔反掌就能拿下。」

「日月之巔算什麼,只要師父您願意,整個武靈世界都能輕易拿下,試問誰敢反抗神級強者?」

白玉池中,池水溫熱,水面漂浮著大量花瓣,十位半神美女正在沐浴嬉戲,不著寸縷春光無限,冰肌玉骨媚色橫呈,聖光白霧中,峰巒起伏波濤涌動,令人浮想聯翩心癢難搔。

奼女仙蘿側躺在池畔,享受幾位小徒弟捏肩捶背,張口含住遞過來的紫玉珍果,銀牙用力汁液橫流。

嘴角掠過一抹奇怪的笑容,奼女仙蘿用勾死人不償命的舌頭劃過唇瓣,將那甘甜的汁液舔凈,微笑道:「你們不是神,自然不懂神的心思,其實沒有對手也挺無聊的,即便反掌將天下握在手中,又有什麼成就感呢?根本毫無成就感。」

聽了奼女仙蘿的話,十位半神徒兒相互對視,都覺得師父有些不對勁。

「師父的意思是……」修為最高的美女試探性問道。

奼女仙蘿道:「碾壓是沒有成就感的,征服才是我需要的,我要讓他主動臣服於我,成為我的附屬品,成為我的所有物!」

「那還不簡單?師父您的奼女功已達化境,一顰一笑舉手投足都能讓天下男人傾倒沉迷,讓他臣服還不是手到擒來?」

奼女仙蘿搖了搖頭,眼中掠過欣賞之色:「本來我也是這麼認為的,但他和普通男人不同,面對我的魅力,非但不為所動,反而能談笑自若發出挑戰,實在是舉世罕見。既然是罕見的極品,當然要去征服,何況他還是飛月最看重的親傳弟子。」

或許她自己沒有注意到,說道葉問天的時候,她舌尖又忍不住劃過唇瓣,雙腿輕輕扭動,指尖劃過自己腰側完美的弧線,表情充滿了期待,眼中赤果果全是興奮。

熟悉她的十個徒兒面面相覷,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震驚,這些小動作,表明奼女仙蘿進入了興奮狀態,無論是身體還是靈魂,都渴望著征服和索取。

可是,奼女仙蘿采天地玄陽修鍊,萬載以來從未改變過,怎麼突然對男人感興趣了?是時間太久了嗎?

「師父高明,如果讓他主動臣服,那個泰坦族血脈的賤人必定會被氣的吐血三升。」

奼女仙蘿點了點頭:「那是自然,敢威脅我,自然是要狠狠報復回去的,哼!」

… 混亂之治,地宮中的靈魂波動越來越強烈,幾乎形成了靈魂潮汐,以葉問天為核心,不停朝外擴散。

如此強悍的靈魂波動,單論強度已經遠遠超越了至尊,單論總量,連超級至尊都要汗顏。

正所謂厚積薄發,將來一旦凝結魂珠,瞬間就能超越超級至尊,形成幾乎媲美半神的超級魂珠。

葉問天全神貫註解析規則鎖鏈,一根又一根鎖鏈在他的注視下斷裂崩解,每斷裂一根,紅蓮的氣息就會稍微增強,混亂之治能通過鎖鏈吸收她的本源能量,只要重獲自由,用不了多久,她就能重新恢復主神級強者的神威。

半個月,一個月,一個半月……

隨著時間的推移,葉問天的銀色雙眼開始產生變化,瞳孔核心的位置,再次開始綻放出淡金色的光芒,就好像銀色海洋中浮現出了閃耀的黃金。除此以外,銀眸之中,還多了無數跳動的絲線,那是規則的投影,是規則的具現,解析規則的同時,也促進了真實之眼的進化。

銀色光點越來越亮,規則絲線越來越密集,進化在繼續,終點會在哪裡呢?葉問天不知道,也沒有人知道。

其實連羲和都不知道,當年她將真實之眼賜給葉問天,也只是抱著嘗試的態度而已,從未有人將真實之眼進化到現在的地步。

兩個月,兩個半月,三個月……

當第三個月即將過去的時候,地宮中的靈魂波動驟然增強,接著以爆發之勢擴散,連紅蓮都被沖的腳下踉蹌差點跌倒。

紅蓮霍然驚醒,轉身朝葉問天望去,眼中滿是震驚,剛才那可怕的靈魂之力,真的是葉問天發出的嗎?為什麼連她的神魂都感覺到了威脅?

葉問天雙眼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起初的金色光點,此時已經擴散到了整個眼睛,讓兩隻眼睛都蒙上了淡金色的光芒。

更可怕的是,淡金色的雙眼中間,原本呈現銀月狀的瞳孔,再次扭曲改變形狀。

「啊!」葉問天突然發出痛吼,捂著眼睛撲倒在地,眼角有淡金色的血線流下,疼的不停抽搐,好像整個靈魂之海都要炸開似的。


紅蓮嚇了一跳,連忙檢查葉問天的身體,結果神力探入靈魂之海的瞬間,居然被硬生生震了出來。

紅蓮傻了,連神力都能震出來,葉問天的靈魂之海究竟發生了什麼?

連葉問天自己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此時他的靈魂之海中,的確在發生驚天動地的變化,高懸的狼神之眼緩緩下降,居然融入了那枚黑白對半的透明神格之中,在神格核心部位,點亮了金色的豎眼。

所有靈魂之力都被吸入神格雛形之中,經過金色豎眼過濾凝練,顏色從銀色變成了淡金色,雖然量減少了數十倍,但質也強了數十倍,而且散發出一絲絲神的氣息,這是朝神魂邁進的標誌!

按理說,只有修成半神巔峰,將魂珠凝練到極致,變成神格雛形點燃神火之後,才能將靈魂通過神火煅燒,進化成初級神魂。

可葉問天現在才八十五級,連魂珠都沒有凝練,就提前開始了煅燒神魂的步驟,恐怕連驚世駭俗都無法形容。

「你到底怎麼了?不會靈魂崩潰吧?」紅蓮焦急不已,難道是靈魂之力不足,強行解析收到了規則反噬嗎?可那強悍的靈魂波動又是怎麼回事?

葉問天根本聽不到紅蓮的呼喊,只是捂著眼睛拚命掙扎,那種靈魂被煅燒凝練的痛苦,比肉身下油鍋還要可怕千百倍。

事實上,任何半神巔峰強者登上神位,都要經歷這個煅燒的過程,只不過由於半神凝練了超級魂珠,痛苦會弱很多罷了。

葉問天沒有凝練魂珠,疼痛會被大幅度放大,而且煅燒凝練的過程是不可逆的,他只能自己扛過去,沒人能夠幫他。

這個過程就好像破繭重疊,從凡人的靈魂,進化為神靈的神魂,永生不死,不入輪迴,想要獲得永生,就要付出代價。

「別管我,你,你,啊!」葉問天縮成團,死死咬著牙,牙齒都不斷崩碎出血,全身肌肉瘋狂抽搐,指尖都刺入了掌心裡。

紅蓮閉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氣,沉默了片刻,才豁然轉身返回煉器台繼續工作,她知道幫不了他,那就去相信他。

痛苦的過程足足持續了半個月,後來葉問天回憶曾言,這個過程讓他畢生難忘,即便永生也刻骨銘心。

半個月後,經過無數次虛脫,葉問天終於緩緩放鬆下來,陷入最深沉的昏睡之中,胸口十心神王生命屬性神格自動發光,將靈力轉化為生命力開始修補體內的損傷。


又睡了半個月,葉問天才從迷濛中醒來,睜開雙眼的剎那,整個地宮都被照耀成了淡金色。

紅蓮有所感應,連忙轉身,以她的定力也忍不住掩口驚呼。


只見葉問天的雙瞳變成了純金色正八面體,和神格的形狀完全一致,就好像兩枚金色的神格漂浮在瞳孔中央,沒有絲毫感情,美麗而威嚴,彷彿真神服飾眾生的眼睛。

「怎麼了?」葉問天朝紅蓮望去,看到的卻不是肉身,而是一副奇異的畫面,完全由絲線組成的人形,連神魂和神力,都變成了絲線,規則衍生的絲線。

被葉問天注視著,紅蓮有種赤果果剝光了的感覺,以前穿著薄薄紅紗也沒有這種感覺,那不是身體被看透,而是神魂被看透,從根本規則上被看透。

「你的眼睛!」紅蓮指著葉問天的雙眼訥訥道。

「我的眼睛?」葉問天隨手凝結出冰鏡擺在面前,只一眼就嚇得跳了起來,眨了眨眼睛再看,果然不是幻覺,銀月雙瞳居然變成了金色正八面體雙瞳,天哪,誰來解釋解釋,這到底是什麼雙瞳,看起來也太怪異了吧?

紅蓮沉聲道:「從你的眼睛里,我感覺到了無比強悍的規則之力,你現在解析試試。」

說完,紅蓮抓起一根背上的鎖鏈遞到葉問天面前,她相信立刻就會見分曉。

(這眼睛吊不弔~)

… 葉問天朝規則鎖鏈望去,登時再吃一驚,規則鎖鏈的樣子居然又變了。

以前所有規則絲線都是纏在一起的,必須要一步步抽絲剝繭,將每根絲線縷清楚,還要找到所有分支,才能將鎖鏈解析切斷。


可現在規則絲線居然全都清清楚楚,而且會自動截取放大,展現出立體結構,所有分支都會自動展開,以最清晰的方式呈現出來,之前很久才能完成的步驟,居然瞬間就完成了!

咔嚓,毫無預兆,鎖鏈居然斷了,緊緊看了一眼而已,有兩秒嗎?

葉問天和紅蓮相顧愕然。

「我的天,別嚇我,我心臟不好。」葉問天捂著心臟嘴角抽搐。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的真實之眼又進化了,而且是終極進化,將之前所有的能力全都融合了。」紅蓮沉聲道,她是神,能看到的比凡人多得多。

葉問天仔細感知,發現果然如此,精確計算、能量感知、靈魂感知和微觀視覺,居然全都融合了,再也沒有那麼多分類,只有現在的唯一視覺,稱為「規則之眼」!

真實之眼,完成了終極進化,晉陞成為了規則之眼,直視規則的眼睛,駕馭規則的眼睛,破解規則的眼睛,那是眾神都沒有的雙眼。

「你再仔細看看靈魂之海有沒有什麼變化。」紅蓮道。

葉問天進入靈魂之海,驚聲道:「狼神之眼沒了?神格雛形裡面怎麼多了個金色豎眼?不對,我的靈魂之力怎麼變得這麼少了?而且顏色從銀色變成了淡金色。」

「什麼?」紅蓮猛地抓住葉問天道,「你說什麼?靈魂變成了金色?」

說著,她直接以神魂強行闖入了葉問天的靈魂之海,登時看到了那飄蕩在神格雛形周圍的淡金色靈魂之力。

「到底怎麼回事?」葉問天道。

紅蓮離開葉問天的靈魂之海,表情相當嚴肅:「凡人的靈魂是銀色,神靈的神魂是金色,你的靈魂現在是淡金色,這意味著你的靈魂正在朝神魂蛻變,至少已經完全脫離了凡人的層次。」

「神魂?」葉問天大吃一驚。

紅蓮頷首道:「我不明白到底是為什麼,但結果的確如此,那淡金色的靈魂不可能騙人。現在的你,除了血肉之軀外,你已經不是人了,只要你的神格能完全凝結,你的靈魂就能徹底轉化為神魂。」

「不需要點燃神火嗎?」葉問天知道神火的作用,那是煅燒進化的關鍵步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