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的裝X值瞬間響起,姜衍也是得意的微笑着,而鯤天變得的無比憤怒,這明顯是在挑戰他。

而那羣愣住的守衛也是半晌才反應過來,這人族小子明顯是在找死,紛紛也亮出武器。

“來呀,繼續呀,小爺還沒怕過誰!”姜衍朝着天空說道。

“要你的命!”鯤天憤怒的衝向姜衍。

姜衍聽着憤怒值越來越多,也是一喜,沒想到啦羣嘲這麼簡單。

“仙法,枯木逢春,大地滋養!”姜衍雙手掐訣,按動地面,大量的樹木瞬間長出,祭壇下方就好像一片森林一樣。

那羣守衛也沒來得急躲閃,全都樹木直接貫穿身體。

叮~叮的系統聲此時就好像大海漲潮一樣,姜衍也連忙選擇靜音。

鯤天愣住,他的手臂也被樹木劃破,他死死的盯着姜衍。

“該死的人族,我要讓你靈魂用滅,鯤重如金!”鯤天大口吸氣,身體瞬間脹大數倍,重重的身體,直接朝着下面壓去。

姜衍也是一喜,連忙雙手打出三道火焱:“仙法,天火燒萬界,火燒大鯨魚!”

“呼呼”的火焱,瞬間燃起,就好像不費吹灰之力一樣,姜衍也是發現,到現在自己的靈氣用了還不到兩成。

鯤天剛壓下去的身子,瞬間消失不見,灰頭土臉的他,啪嗒着大腿上的火焱,憤怒的看向姜衍。

“來呀,一起吃烤魚呀。”姜衍得意的笑道。

“臭小子,這次我要讓你知道我靈鯤一族的強大!”鯤天說着,身體瞬間變大。


他用力的凝聚靈力和仙氣,原本灰色的身體,瞬間變成藍色,而他的氣勢也逐漸攀升起來。

一道道虹吸從他的嘴中出現,那羣守衛們就好像糖豆一樣,直接被他吸到嘴中。

姜衍發覺不對勁,連忙警惕起來,因爲他從鯤毅那裏知道,靈鯤一族不可能出現這樣的情況。

“族,族長,你竟然修煉禁術。”鯤傲風哆嗦的說多。


“哼,身族長我需要掌控族人,今天你也將成爲我的養料吧。”鯤天說着用力一吸,鯤傲風和那幾名值守瞬間被吸到鯤天嘴中。

姜衍剛要逃走,就被一道虹吸吸住,他連忙朝着後面扔一堆東西,什麼***,***,只要是能阻擋這種力量的東西他就是一頓扔。

四位仙王也發現不對勁,眯着眼睛看向姜衍那裏,四人齊齊點頭。

“我們這樣僵持也不是事,我們各退一步,如果那小子被那頭鯤吞噬我們什麼都得不到。”原木仙王說道。

“你說吧,那我們如何各退一步?”撒冷問道。

“既然我們都想要那小子身上的東西,我們抓住他,讓他自己選擇交給誰,你們看如何?”原木仙王說道。

“好,暫時就這麼辦法,那就各看各的本事了。”撒冷說着,直接衝向鯤天。

一隻大手直接蓋住鯤天,就好像小孩的手抓着一條小泥鰍一樣。

“轟~!”鯤天瞬間化成血霧,飄灑在空中,有的血霧已經沾染到祭壇的下方,有的已經飄灑在其他的地方。

姜衍虛弱的看向後面,他這才注意到,那仙降之人竟然一掌輕鬆的把鯤天打成血霧。 突然一個不好的念頭閃過,因爲他發現四位仙王和另一名仙降之人也來到他的身邊。

“人族小子你別怕,你的危險已經被我滅了,不過新的危機也同時出現咯。”撒冷邪笑的看向姜衍。

“唉~你們這一羣大能追着我不放,難道你們喜歡我?”姜衍裝着哆嗦打了一個冷顫。

“少給我耍貧嘴,你小子的能力我們都知道,快把你身上的東西交給我們,不然我們就給你來一個元神俱滅。”擎天仙王說道。

姜衍裝着很害怕的樣子,連忙躲在希爾薇身後,用着一種蔑笑看着擎天仙王。他知道兩方的協定,他也打算把這水攪渾,反正自己有修煉空間,不行就躲進去待上一陣子。

“嗯?我們不是說好的嗎,他願意給誰就給誰,怎麼到這兒,你們卻要獨享呢?”撒冷說道。

擎天仙王怒視的說道:“他身上的東西原本就是仙尊之物,你們憑什麼要分享一份。”

聽到擎天的話,撒冷和希爾薇對視,兩人也明白怎麼回事,但是原木發覺不對勁,連忙拉住擎天。

“你給我閉嘴,真是一頭蠢貨。”原木仙王說道。

“哈哈,既然是鵬飛仙尊的東西,那他現在應該躲在某個地方吧?”撒冷微笑說道。

“對呀,他肯定沒回仙界,因爲祭祀沒有成功,所以他無法回到仙界。”姜衍在一旁說道。

四位仙王連忙怒視姜衍,他們現在真想殺了這小子,希爾薇也連忙護住姜衍,因爲他們想知道更多的消息。

“還是這天使哥們夠意思,我告訴你們,鵬飛仙王有一個驚天陰謀……”姜衍剛要說,闢火仙王直接一拳攻向他。

“轟~!”希爾薇微笑的擋住闢火仙王的拳頭,翅膀輕輕一扇,聖光之力瞬間迸發,闢火仙王也連忙退後。

“人族小子,我勸你說話小心一些,如果說錯了話,我想你死的比任何人都要慘。”原木仙王威脅到。

“呵呵,我好怕呀,有本事你來呀,如果你們能打過這位天使大哥,你們早就出手了,也不用在這廢話了。”姜衍嘲笑道。

原木仙王也不發火,只是微笑的看着姜衍,而且旁邊的擎天仙王聽不過去,剛要爆發,就被原木仙王攔下。

姜衍立改神色,內心也在想起凌天仙王的話,這原木仙王果然厲害,這麼嘲諷都不上當,看來需要想想其他辦法了。

撒冷冷笑的說道:“好了,別在這裏玩遊戲了,人族小子,把你的東西交出來吧,你願意給誰都行。”

姜衍聳了聳肩,裝着一臉無奈的樣子,走到了衆人的中間,轉着圈看向周圍的強者。

“唉,這東西就在我身上,但是我要交出來,我也就死了,但是我這人很怕疼的,一旦沒拿出來反而毀了這東西,那就太可惜了,你們誰出手快呀?誰取出來就給誰。”姜衍微笑的說道。


“哈哈痛快,小子有種,我擎天出手最快,保證你不會有痛感。”擎天仙王走了出來說道。

“哼,憑什麼你們來取,我們兩位還在這裏呢。”撒冷攔在擎天仙王面前。

姜衍看着兩方繼續爭吵下來,也是心裏暗暗慶幸,還好有這個傻子仙王在,如果這樣下去,雙方肯定會大大出手。

而就在他這樣想的時候,原木仙王走到擎天仙王身邊,一把拉回擎天仙王。

“阿鼻使佛您是佛域大能,既然您已經仙降,那您來,我們不參與。”原木仙王微笑的說道。

其他三位也是一愣,然後也就釋然了,他們明白原木仙王的意思,也都回到原來的位置。

但是姜衍眯着眼睛看向原木仙王,這個老狐狸還真壞,我出什麼招,他就拆什麼臺,這下難辦了。

“哈哈,果然是原木仙王識大體,既然你們這樣謙讓,我也就不客氣了。”撒冷一臉邪笑的走向姜衍。

剛要動手,姜衍直接說道:“我說佛爺,您老難道就要上這樣的當嗎?”

撒冷連忙停手,他也覺得哪不對勁,按理說不應該這麼輕易得到手,又轉頭看向四位仙王,就在他猶豫之時,擎天仙王也拿出自己的武器。

“當~!”一聲精鐵撞擊聲瞬間響起,撒冷眯着眼睛看向擎天仙王。

“你要做什麼?”撒冷冰冷的問道。

“我看您老遲遲不出手,就想幫幫你。”擎天仙王微笑的說道。

“哼,我看是在我出手之時,你們想除掉我吧!”撒冷雙目冰寒問道。

“就是,我就說,他們沒安好心,您看佛爺,我是不是救了你一次。”姜衍說道。

雙方也是再度陷入僵局,因爲大家都不相信對方,如果說讓姜衍自己交出寶物,那根本不可能。

姜衍也注意到了原木仙王一直沉默無話,估計又在想什麼壞招算計自己。而原木仙王也注意到了姜衍的眼神和神態,他就好像在哪見過這種表情,但是又想不起來。

“我說各位,你們不就想要我身上的寶物嗎?行,我成全你們,你們都不想動手是吧,我自己動手,我站在你們千丈之外,我自己拿出寶物,這千丈之外對於你們輕鬆過去,也不用擔心我騙你們。但是我死後,你們一定要給我入土,我可不想曝屍荒野。”姜衍爽快的說道。

雙方六人一聽,也是互相點頭,如果說互相算計,那還不如來一個公平搶奪爲好,就連原木仙王也同意的點了點頭。

姜衍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朝着遠處走去,就好像自己馬上要離開這個世界一樣。

他站在六人千丈外喊道:“你們一定要給我入土呀,別說話不算話呀。”

“好了,小子你趕緊拿出身體中的寶物吧,就算他們不給你安葬,我這使佛也會給你安葬的。”撒冷說道。

“就是,你放心的去吧,我們四大仙王也會幫你厚葬的。”擎天仙王得意的說道。

因爲他們已經打算好怎麼去爭奪寶物,風輪仙王的速度在這裏應該是最快的,只要寶物一出現,他們三位直接攔住兩位仙降之人,而他們也不擔心對方拼命,只要寶物一到手,他們就立即撤離。

就在這時,原木仙王問道:“人類小子我問你,九靈去哪了?”

“誰是九靈呀?”姜衍裝着糊塗問道。

原木仙王看着那小子的表情好像很真,也沒懷疑,他以爲九靈還在祭壇之中,便不再問下去。

“好了,你自己動手吧。”撒冷說道。

姜衍苦笑的看着六人,也是搖了搖頭,拿出一個黑色匕首,閉上了眼睛。

“小全,搞定沒?”姜衍問道。

“宿主請稍等,正在製造中。”系統回覆。

六人也是好奇,這人類小子閉上眼睛怎麼遲遲不動手呢? 他們哪能猜到, 元魔傳惡魔重生

“人族小子,你怎麼還不動手?你要在不動手,我替你動手。”擎天仙王不耐煩的說道。

“你能不能讓我想想,我這輩子做的那些好事呀,我都要死了,你還催我,你有沒有良心呀。”姜衍裝着痛苦的說道。

其他五人也是明白,也點了點頭,擎天仙王也是無奈,閉上了嘴巴看着姜衍。

“小全祖宗呀,你還有多久能完事呀?”姜衍問道。

“即將完成,請宿主稍後。”系統說道。

此時的姜衍也是冷汗涔涔,只要這場戲演的逼真,那自己就可以輕鬆的逃脫,甚至用不到修煉空間。

“啊,祖國,你是長江,你是黃河,是您教會了我扶老奶奶過馬路,是您教會了我拾金不昧……”姜衍爲了拖延時間朗誦着。

而遠處的六人也是一愣,難道這小子在交代遺言?


“這祖國是誰呀,好像很厲害。”擎天仙王疑惑道。

“估計是他的師尊吧?”闢火仙王說道。

旁邊的風輪仙王也同意的點了點頭,但是原木仙王感覺不太對勁,因爲這小子透出一股說不明白的邪氣,但是想想哪個地方又不對,可能是自己多疑了。

阿鼻使佛撒冷和守護之神希爾薇也是有點不耐煩了,但是也沒有好的辦法,只能等着。

就在這時系統的聲音響起:“叮~系統已經完成複製功能,永恆之心(複製品,只能存在30分鐘。)請宿主小心使用,30分鐘後,系統將啓動自毀程序。”

姜衍聽到這聲音,也是內心開心起來,好戲終於上演了。

“我說人族小子,你耍什麼花招呢?你要不快點,我就動手了。”擎天仙王催促道。

“好了,我不朗誦了,我就如你們所願吧,真是催命鬼,煩死我了,我也就想交代個臨終遺言而已。”姜衍吐槽道。

六人也看是緊張了起來,全神貫注的看向人族小子那裏。

姜衍閉上眼睛,就好像要做出什麼巨大的選擇一樣。

“噗”的一聲,黑色匕首直接灌入他的胸膛,然後一轉,姜衍的左手立即朝着自己的胸口掏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