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的女孩子都是這麼想的,那麼顧久檸也是不例外的,而且她是一個醫者,一雙靈巧的手,對於她來說可是非常的重要的。

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也是沒有預料的,老虎在最後的一刻咬了顧久檸,然後也是迴光返照的死去了。

結果就是兩敗俱傷,就算顧久檸拿到了錦囊,可是自己的手也傷了,眼中還是有了一陣的失落,就這麼轉瞬即逝,但是還是被樹上的仔細的容墨給發現了,這樣的結果也是他所不能夠接受的。

雖然受傷的顧久檸很是低落,但是看見了那個玄妙的錦囊,內心裏面的喜悅是不言而喻的,打開來看看是什麼。

一陣很香的草藥的氣味就鑽進了口鼻,看來是一種葯,而且光是從葯的氣味來判定就是一種很昂貴得不到的葯,顧久檸還沒有十足十的把握,因為自己猜測的那種葯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拿到的。

迫不及待的打開看看裡面是什麼,發現的居然是一顆還魂草,太令人驚訝了,雖然已經猜測到了是還魂草,但是有一種普通但是也是難以得到的藥草和它很相似的。

最後居然是還魂草,真的是太令人感動,這個鬼谷子師叔做的可是真的太大方了,在心裏面就不由的給這樣的師叔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太好了,還魂草哪是什麼樣的東西,就是一種能讓任何病痛都可以消失的神仙草,就算是給剛剛死去的人用,也能起死回生然後活上一天以上啊!

好東西,好東西,這種東西居然被自己遇到了,這下自己的丈夫可是有得救了,「相公,看看這是什麼,這可是還魂草啊!」

也許這些天了顧久檸都沒有這麼的激動,看見了這樣的娘子,躺在樹上的容墨也是非常的開心的。

可是總是覺得是哪裡不對勁:「娘子,你是學的什麼點穴手,怎麼這樣的厲害,為夫解開了好久都沒有成功呢!」容墨覺得奇怪的事情可是不只是這麼一個東西呢!

還有的就是連他自己也是想不起來的,暫且就放一邊去吧!

「相公,現在我可以和你說實話了,我其實看在你這幾天這麼的情緒激動,生怕你哪一天給我運氣了要打走我,才出此下策的。」不知道自己的相公聽了會不會想要打死自己的心都會有的。

下面的顧久檸仔細的觀察著自己的丈夫的表情,看看他有什麼樣的變化。 第三百三十三章遊山玩水

一點表情都沒有的容墨,就這麼獃獃的看著她,好像是被她的聰明給驚嘆住了一樣,對於這種表情的丈夫,顧久檸也覺得自己是非常的棒呢!

於是慢慢的就爬上了那顆非常大的樹,因為剛剛手受傷了,所以是格外的艱難的,然後終於是到了最後面。

來到了自己丈夫的面前,驕傲的把這個還魂草在容墨的面前搖晃著。

「快幫為夫解開,為夫的胳膊肘都麻了。」一副不耐煩的樣子對著顧久檸說道,其實不過就是一種辦法而已,接下來可就是有顧久檸的好受的了。

在容墨的身上戳了幾戳,然後就鬆開了,只是覺得渾身都是酸麻,這次真的是奇怪啊!為什麼剛剛定穴的時候,沒有一點的感覺,現在的就是這麼的疼痛,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容墨也不會再在意這些東西了的。

他在意的是另外的,那就是好像這種就是還魂草,而還魂草要一種很不合理的藥引。

這也是當初已經開始預料到了是這種東西的時候,為何容墨的表情是這麼的嚴肅了,自己究竟是在擔心什麼,到了後來是果真是這個樣子呢!

解開了穴后,顧久檸眨巴著大眼睛看著容墨,這個時候容墨就壞笑了起來,沒有后話,一下子就撲到了自己的妻子,然後壓著她不讓她動彈,讓她感受一下自己剛剛是個什麼樣的感覺,「檸兒,現在是個什麼樣的感覺啊?」一邊壓著她,還一邊這樣的問她,感受如何簡直沒有誰了。

「相公,不要調皮了,好好吃藥吧!」現在的顧久檸雙手被容墨這樣的束縛,沒法動彈可是手裡面還是不會放下那顆仙草。

「你說的是錦囊裡面的東西嗎?」放開了一點顧久檸,容墨怔怔的看著她等待她的回答。

不是那種心思大條的顧久檸,好像是察覺到什麼一樣,然後也是很嚴肅的看著容墨:「怎麼了?」難道是自己的丈夫也知道了這是還魂草,然後就這樣的問著自己,所以顧久檸就這麼反問他。

「沒什麼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不會服用這種還魂草的,因為···」接下來的話容墨就沒有多說了,然後就看向了別處,還是不放開顧久檸。

不能明白的顧久檸越發覺得事情是不對勁了,「到底怎麼了,我還是不是你的妻子了,你怎麼能瞞著我一些不得不說的事情呢?」聽見了這個有點生氣,越想是越生氣的她,開始掙脫著容墨的懷抱。

就在這個時候容墨也是突然就放開了顧久檸:「對,你已經不是我的妻子了,你走吧!我喜歡的人是南星,你害死了她,我真的是一輩子都不想要見到你了。」說了這麼多傷心的話,連他自己聽了都心裡滴血。

更加何況是這麼在意他的顧久檸呢?躺在樹上,眼中的淚花就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最是看不慣女人哭的容墨別過了頭去,也是更加看不慣自己的女人哭,也是非常的難受,然後就什麼話也沒有說,就拖著一個糟糕的身子,手臂使勁然後還是用著輕功就這麼飛走了。


那孤單落寞的背影真的是讓顧久檸覺得心疼,不,他肯定是有什麼樣的苦衷,不然不會這樣的。

到底是怎麼了,前面的容墨還沒有走遠,就因為剛剛顧久檸的點穴,然後被點的人還沒有馬上的恢復過來,所以就不小心差一點就掉了下去了。

看著自己的丈夫的背影,顧久檸的心裏面真的是不是滋味的,現在的自己應該怎麼辦,剛剛受了這樣的打擊,沒有反應過來的她對著空谷,自言自語著。

「郎君,真的,就算你的腿不好,我也不會讓你就這麼的離開的身邊的。」第一次顧久檸對著空谷說著胡話,空谷裡面的鳥兒在歌唱著,一切都是這麼的友好和美麗。

這和顧久檸的心境就成了一個對比了。

「郎君,你現在在哪裡,以後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說了這麼多的話,然後就這一句比較的清晰。

然後突然的一下子,空谷裡面傳來一陣笑聲,這種笑聲多半是一個老人家發來的,這樣的蒼老又有勁。

「是誰在哪裡,聽著別人講話,一點禮貌都沒有。」是醒了過來的顧久檸,馬上就說了這一句,不管是多麼厲害的人,只要是普通人都會為之一震的,可是對方都沒有一點的改變,然後還是繼續笑著。

宇宙第一扳手 ,還是在笑著。

是真的受不了的顧久檸,本來心情就不好,就馬上罵了一句:「到底是誰,給老娘出來,別裝神弄鬼的行不行。」

「姑娘這麼快就忘記我了。」這個聲音是,昨天的老人家,這是怎麼一回事。

就知道這個老人家非常的不簡單,只要他不是一個普通人,那麼就非常的不好對付了,只要他是個普通人,那麼顧久檸就會和他客氣一點。

從薄薄的霧走來了一個佝僂的老人家,這樣的就是昨天看見的那個老人家。

「你到底是誰,究竟有什麼樣的目的?」自從這個老人出現,自己和自己的丈夫是更加的有隔閡了。

慢慢的也是靠近了的顧久檸,就是為了先發制人,別被仁搞的治於人了,越是靠近就越能感受到了一種很濃烈的仙氣,這是怎麼回事,來不及多想的顧久檸還是覺得這個人是個敵人。

儘管是手受了傷,但是還是準備好了姿勢,要和對方決一死戰了。

「姑娘真的不要緊張,其實我有辦法幫助你的相公,現在你還想打跑我嗎?」老人家還是昨天的樣子,只是精氣神更加的好了,然後還有著一股子的仙風道骨。

越是這樣的詭異,讓顧久檸就是越害怕,「我憑什麼相信你,要不是因為···」算了,說這些也是沒有什麼用的了,也不能現在就把自己的相公給叫了回來。

又是一陣爽朗的笑聲。 第三百三十四章找回來

越聽越是討厭的顧久檸,真的是再也忍不住了,「我不管你何許人也,看這裡。」現在的她有了很多的銀針,可以馬上對敵人展開了攻擊。

也許是為了保護自己,因為在這個老人家的身上聞到了非一般人的氣息,更多的是因為很生氣,生氣自己的相公就這麼被眼前這個故弄玄虛的人給間接氣走了。

一枚銀針在太陽底下閃閃發光的,然後飛速的要飛到了那個老人家的一個穴位,顧久檸總是覺得這個人一定是知道什麼東西,有些事情還是要好好的問清楚的。

滿臉皺紋的老人家可是一點都不會讓人覺得他老的,因為精氣神真的很棒,然後很快速的接過來了那個銀針。

這下就輪到顧久檸比較的感慨,這是怎麼一回事,真的是太棒了,不過她還是不會發出讚歎的聲音來的。

現在要做的,就是把更多的銀針朝著對方扔去,看他可以接中一個可不可以接中第二個,也是這樣自豪的想著的顧久檸也是這麼的做了。

可是三兩下的,那個老人家甚至是沒有出手,幾根銀針都放在了他的指縫裡面,要知道銀針的尖頭可是又麻沸散的,可以麻醉一個人,讓對面的敵人馬上就暈倒了。

這下就是顧久檸不得不在心裏面讚歎的了,可是還是不會說出來的,暫且看看對面的老人怎麼的進行下一步,自己在見機行事吧!因為銀針是真的不多了。

對面的老人家看見了顧久檸就這麼停下來了,哪裡是不知道這個鬼丫頭打的是什麼主意:「姑娘,你就不要白費力氣了,我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啊!」還是比較語氣和順的說道。


真的不知道要是一般的人遇見了這樣的事情一定會惱羞成怒的,可是眼前的這個人並沒有。

不知道對方是何居心,顧久檸就暫且收了自己的銀針,反正到時候對方有什麼樣要傷害自己的舉動,還可以用這個東西保命呢!

「我怎麼能相信你呢?」顧久檸這樣的問到,也算是慢慢的開始相信這樣的一個人了。

不知道他圖的是什麼,他老人家就再一次的爽朗的笑了起來:「你的朋友的師叔鬼谷子可是我的好友呢!你手中的可是還魂草,昨晚的我可是提醒了你一下,今天你才明白過來的。」

如洪鐘一樣的聲音在整個山谷裡面回蕩了起來,也是少有的這個宛若仙人的老人家第一次說這樣多的話。

也是在自己的修行的地方,知道了自己的底盤裡面來了這樣的兩個人,特別是一次看見了在採藥的顧久檸身上面的錦囊,可是特別的熟悉呢!

知道鬼谷子的弟子真的不多,也許這個就是許瑩瑩的朋友了,再看見了容墨以後,對比他們兩個人不俗的容貌,大概也就是這麼猜了出來了。

既然是自己朋友師叔的好友,簡直是巧了,顧久檸正在好奇這個還魂草應該怎麼用呢!

「還請前輩指教,剛剛小輩真的是多有得罪了。不知前輩尊姓大名。」剛剛還著急的要對付這個老人家,現在想的是怎麼好好的招待他。

「不是什麼出名的人物,沒有你們這些政客厲害,我就是一個散人而已。」還算是謙虛的老人家,是不管怎麼樣都是不說出自己的名字來。

真的是讓人難受,可是顧久檸又不能多說什麼,人家不願意說就是不願意說,就算自己再怎麼樣的想要知道對方的身份和可不可靠,也是沒有辦法的。

慢慢的走到了顧久檸的面前,「其實你的相公之所以是不願意吃還魂草的願意,就是這種仙草還有一種藥引。」

總裁前妻太迷人 ,「前輩,快告訴我,什麼樣的藥引,我願意費盡了所有的錢財都要幫助我的相公。」就算是把寶戒裡面的所有東西都變賣了,也要讓自己的相公是好好的。

在心裏面暗暗的發誓的顧久檸,想到是剛剛自己的容墨是怎麼離開的,那個孤獨的背影可能是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

「嗯,是個有責任的人。」像是面前這個清秀的姑娘在任何的一個時代都是很少見的了,為了自己的丈夫這樣的掏心窩子。「不過這個就像是還魂草一樣,是不能用錢買回來的。」


再一次的強調了這樣的一點,以為顧久檸會放棄,可是她卻說:「不管它在哪裡,我都願意費盡心機的拿到它。」

越來越對許瑩瑩的這個朋友刮目相看了,可是真的是知道了那是一個什麼樣的惡劣環境,她還是會願意去嗎?

於是這個老人家就走進了顧久檸,在她的耳邊說了一些話,聽著這些話她就是真的笑了:「前輩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不了的,原來就是這麼一件小事,我真的可以做到的,請你指一條大概的路。」

不知道哪個黑山嶺在哪個地方,然後顧久檸就問了這麼一句,畢竟聽說這個地方根本就沒有人住的,然後就找不到了能問路的人了。

為什麼這麼偏僻,顧久檸也是不會多想的了,因為這就是一個很明顯的事情了,沒有人就說明那個地方有鬼啊!

不過不會因為這樣就害怕的顧久檸,仔細的聽著這個鬼谷子的不願意暴露自己名字的好友的話,然後就看向了不遠處的山坡,看來他們要走的路還是非常的多呢!

說是他們,那是因為這位老人家就說了這種藥引和還魂草是一陽一陰的,至陽的還魂草又長在了最陰暗的地方,然後那個地方就和地獄一陽的恐怖。

當老人家說到地獄的時候,顧久檸就笑了起來,「您又沒有去過地獄,怎麼知道地獄長個什麼樣子呢?」這也是一種很俏皮的提問,沒有想到的是兩個人只是昨天認識,就能一起開起了玩笑。

老人家沒有說什麼,也不會覺得顧久檸開的玩笑是一種冒犯,然後他朝著這個晚輩微微一笑,就像對方是自己的孫女一樣。 第三百三十五章追回來

對於老人家和善的目光,顧久檸也報之以微笑。覺得現在的這個老人家是格外的親切的,只要有什麼樣的辦法救得了自己的丈夫,自己都覺得是好的。

這樣的顧久檸,那個老人家也是看在了眼裡的,「好的,既然你執意要去,我也是支持你向前的」如果這個老人家不支持顧久檸的話,那麼為什麼還有說這些呢?

不過就是斷定了顧久檸就是這樣性格的人,所以也一點不出乎意料的,於是就指著對面的那座山,教導著顧久檸怎麼樣才把路給走好。

因為這一次去的途中非常的坎坷,也是說過了沒有人家的,到時候很多的問題都要顧久檸一個人解決。

「你明白了我的意思了嗎?還要帶著你的丈夫一起啊!」聽見了顧久檸她說她要一個人怎麼怎麼的樣,老人家就有點無奈,那個黑山嶺就是這麼的奇怪。

因為那個藥引子要馬上就服用,所以必須帶上容墨。

這下就讓顧久檸有點為難了:「可是您也是知道了我的丈夫都那個樣子了,怎麼可以長途奔波呢?要不您陪我一起去吧!」

最後面的一句話真的是驚呆了這個老人家了,要知道那個黑山嶺有一處不一樣的地方,自己是萬萬不能和這個小姑娘一起去的。

這個地方到了後面讓顧久檸和容墨更加的恩愛了。

連忙就使勁的搖頭,「不能這麼做,萬萬使不得的。」至於為什麼不能這麼做,老人家是一句都沒有說,這讓顧久檸就很鬱悶的。

真的想要問幾句為什麼要這個樣子,可是一想這也是自己求著人家的,人家要是不想要來,也是很正常,不能強求。



不由得就嘆了一口氣的顧久檸,然後就無奈的坐了下來,看著遠方的山坡,到時候真的要自己的丈夫這樣的做嗎?

太難為人了,而且不是說了那個藥引子最近就出現了,然後要是再不把它拿到手就會消失的嗎?要是真的帶上了相公,肯定就會很難才能到達目的地的。

這可怎麼辦的好啊!哎,不由得又嘆了一口氣。

看在了眼裡真的是急在了心裏面,可是老人家知道自己真的不能吐露太多,一切都是有定數的。

是不知道對方還玩起了這種天機不可泄露的把戲的顧久檸,回頭再眼巴巴的看著老人家,手裡面托著一個腮幫子,那個模樣真的是可愛極了。

「哎,事情就是必須你和你丈夫一起去才有用,因為那個玩意是要馬上就兌著還魂草入肚的。」終於也是說出了一點天機的老人家,心裏面也舒坦了很多,真的是佩服起了自己來了,因為什麼事情只要對容墨好,她顧久檸就會馬上去照做的。

聽了這話的顧久檸,才站起了自己的身子,「原來是這樣啊!多謝前輩提醒了,我這就回去帶著我丈夫一起到黑山嶺。」沒想到老人家原來是這個意思,顧久檸都有點責怪自己剛剛真的是使了點小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