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虎有些急了,回來後他就幫楚冰雪畫了一張清魂符,原本呢他是要自己使用清魂符救醒楚天霸的,但是在楚冰雪的強烈要求下,於是大虎就將這個任務交個了楚冰雪,結果楚冰雪拿着符籙問東問西,就是不往她父親腦門貼,急的大虎嗷嗷直叫。

“哦!”

楚冰雪也感覺到大虎有些不耐煩了,所以就不在囉嗦了,拿着符籙看了一眼自己的父親,用大虎交給她的方法將符籙貼在了眉心之處。

其實楚冰雪還真的有些是故意的,她爲了大虎能在此多逗留一會,所以就遲遲的不按大虎的教的方法做,爲了的就是能和大虎在多待一會。

女人心海底針,無論是誰永遠都不會看透女人的,就連在楚冰雪腦海的大虎也不例外。

“咳咳……”

就在楚冰雪將符籙貼於楚天霸的眉心不過片刻,符籙發出一道令人肉眼看不到的光芒,淡淡的進入了楚天霸的腦海內,刺激到了楚天霸腦海內昏睡的魂魄後,楚天霸咳嗽幾聲就慢慢的睜開了雙眼。

不過在睜開雙眼後只看了一眼楚冰雪,就連一個字也沒說出來又將頭一歪,暈了過去。

“大虎哥哥,這是怎麼回事?”

楚冰雪見狀有些焦急的問道。

“這很正常的,沒事的,只要你父親休息片刻就會自動醒來,這和迷魂香水的昏迷是不一樣的,好了接下來我在給你留一種太極功夫,這種功夫你也可以讓你的父親和母親一起練,它可以使你們的魂與魄得到一種強大,一種凝練,以後就不會被輕易的被別人控制了。”

大虎見楚冰雪焦急的模樣當下就安慰了幾句,接着又將自己魂憶裏的一種太極功夫複印到了楚冰雪的腦海內。

“太極……乃是根據陰陽變化而來,其在修煉時我們左手所掌握的是陽,而右手所掌是陰,左右交融乃是陰陽交合,納天地之靈氣爲己所用,嗯……當然了,它最好是在陰陽交替之時修煉纔會達到最好的效果。”

大虎在複製完後又在楚冰雪腦海裏解釋道。

“什麼是陰陽交替呢?”

楚冰雪一臉疑惑的問道。

“呵呵!其實陰陽交替就是日月交替,也就是清晨,在月亮下班,太陽上班時,日月所做的交接之時了。”

大虎聞言呵呵一笑的解釋道。

“呵呵……大虎哥哥真逗,竟然把太陽與月亮比喻成上班下班,那他麼有工資拿嗎?”

楚冰雪聞言掩嘴一笑的說道。

“當然了,天下沒有免費的勞務,只是他們的工資我是不知道誰給他們發的,總之他們一定會有的,好了,我該辦的也辦了,該做的也做完了,最後叮囑一下,那個納魂符裏的魂魄你最好先不要動,我懷疑他早就與你們楚家有些恩怨,否則也不會對你父親的生辰八字那麼的熟悉,總之呢,現在你先將他收好放在一處安全的地方就可以了。”

大虎想了想對楚冰雪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大虎哥哥,你一定要記得回來看我哦!”

楚冰雪心不在焉的說了一句。

“嗯!我休息一會,等到子時我就走,這裏的一切全靠你自己了。”

大虎說完不在理會楚冰雪,獨自一人在腦海內修養起來。

楚冰雪聞言心情有些沉悶,不過她也知道天下無不散之宴席,也就順其自然了。

半個小時後楚天霸醒來驚愕的看着眼前的楚冰雪,喃喃自語道。

備胎 “小雪,我死了是嗎!你是來接我的對嗎!是我這個做父親的不好,沒有照顧好你,保護好你!唉!希望下輩子爲父能夠補償你吧!”

梟少寵妻:老公,放肆撩 “爸……你說什麼呢,你沒死,我也沒死,你看,這不是咱們家的別墅嗎……”

楚冰雪一臉淚水的抓住楚天霸的手臂說道。

父女二人相聊不久後,就急忙的打開了房間的門,將門外的唐薇與許老請到了房內,四人開始交談起來,其主題不言而語,都是圍繞楚冰雪的事來說的。

時間過的不慢,轉眼就到了午夜子時,猶豫楚冰雪這丫頭的嘴沒有把好門,所以大虎的事這一家老小都知道了。這不四人圍在客廳沒有開燈,只有淡淡的月光照射進來,不過還是能夠看清彼此的輪廓的。、

夜靜的有些可怕,在這春季的夜晚只有一些小蟲的叫聲,春風吹的不是很大不過可以聽到樹葉的莎莎聲,楚家四人除了楚冰雪外,其餘的楚天霸,唐薇,許管家,都面面相視,露出了一種即期待有恐懼的神色。

因爲他們對傳說中的鬼有一種莫名的恐懼,但是又對這種鬼又有些期待,因外他們知道這個鬼對他們沒有惡意,非但沒有惡意還有多許的恩惠,所以他們打算要當面謝謝這個鬼,也許他們永遠也不在與此相見。 “嗖”的一聲一道淡淡的虛影在楚冰雪的眉心處一閃而出,這個虛影不是別人正是大虎的魂體,大虎從楚冰雪腦海內出來後,看到了靜靜相坐在一起的楚冰雪、唐薇、楚天霸、和許老四人,他想與他們打聲招呼,但是呢這幾人只是一界凡俗而已,豈能會看的到他呢。

“大虎哥哥,是你出來了嗎?”

楚冰雪感到一陣陰寒之氣,故而懷疑是大虎在自己腦海內出來了,所以就一臉激動的站起來說道。

現在的楚冰雪已經魂歸原位,所以她的眼睛看到的只能是一些陽間之物,而大虎所屬魂體,楚冰雪當然是看不到他的。

其餘三人見楚冰雪突然站起,雖然有這疑惑但是這三人那個不是聰明於頂,用頭髮想都能想到是怎麼回事,三人也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在房間裏左右的看了起來,希望自己的眼睛能夠看到什麼。

這時大虎看着有些焦急的四人搖了搖頭,輕嘆了口氣,他知道自己無論說什對方都不會聽到,只好將手一揚一陣冷風拂過四人的臉頰。

“啊……真的是大虎哥哥,大虎哥哥你一定要一路保重好自己,記得有時間常聯繫,我新弄了個手機號碼,號碼是188……,記得聯繫我,此號我這一生只爲你而開,希望你以後給我打電話啊!”

楚冰雪感覺到那陣陰風在自己臉上拂過,她就猜出這是大虎給她的信號,所以她就急忙的將自己的聯繫方式給了大虎。

大虎聞言又是一拂手臂一道陰風再次拂過了楚冰雪的臉龐,楚冰雪感覺到了陰風再次襲來,就一臉激動的再次道。

“大虎哥哥,真的是你,記得一定要聯繫我哦!”

楚冰雪又是激動的說道。

“奧!我楚天霸雖然看不到閣下但是我仍然要向閣下三鞠躬。”

楚天霸說完就朝着空蕩蕩的房間行了一禮,在行完禮後楚天霸道。

“這第一禮是我楚天霸感謝閣下對小女的救命之恩。”

楚天霸說完就再次一鞠躬。

“這第二禮是我楚天霸感謝閣下救了愛妻唐薇一命,要不是閣下愛妻恐怕也就早一命嗚呼哀哉了”

楚天霸說完就再次深深的一禮道。

“這第三禮乃是我感謝閣下對我的救命之恩、對我兄弟會的出手之恩。

楚天霸真誠的行完第三禮說道。

“呵呵……我唐薇也在此感謝閣下對小雪及我的救命之恩。”

唐薇說完就連鞠三躬。

“這個,我雖然也看不到閣下,但是我老許也是江湖人士,所以有些絕密之事我還是略懂一二的。”

許老像是明白什麼的,就也衝着虛空拜了三拜。

“感謝閣下對楚家,對兄弟會的援手,老夫許三德在此謝過,請閣下一路走好!”

這年紀大的就是說話不一樣,他知道大虎急於趕路所以就沒有那麼囉嗦,只是之言片語就將自己的所說表達了出來,還不忘恭送了一句。

大虎聽到這幾人所說後,滿意的點了點頭,也不枉他忙活一番,看了一眼戀戀不捨的楚冰雪,大虎雙手齊揮,突然間陰風大起,說來也怪,只是房間內有風,房間外還是一如既往的安靜,看的四人都傻了眼,不過心裏確實高興至極。

這說明他們所說所講那個鬼魂已經知曉,如此一來他們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大虎不在留戀此地,腳尖一點地面身體如蜻蜓一般悠悠的飄然而起,向着別墅外的一個方向飛去。

“大虎哥哥,大虎哥哥……記得回來看我啊……”

楚冰雪感覺不到大虎的存在後,就對着虛空哭泣的大喊起來。

其餘之人見狀也沒有安慰,任由楚冰雪獨自一人朝着虛空不停的哭喊。

大虎魂體飛離楚家別墅後就朝着東方一路疾馳而去,爲什麼要朝着東方飛呢,因爲他感覺的到自己身體就在東方不遠處,至於有多遠他自己也不清楚,只是憑着感覺一路狂奔。

此時大虎的飛行速度絲毫不比豪華跑車慢,在飛行了一個小時後,大虎覺得自己的身體離自己越來越近,大虎就低頭朝着下方開始尋找起來。

當大虎經過一家醫院的上空時,突然感覺有一個聲音在呼喚他,好像要讓他過去一般,此時大虎臉上露出了少許的微笑,他知道自己的身體就在那家醫院裏,而那個呼喚的聲音在他想來應該是七魄的聲音,除此之外他想不到任何可能。

大虎飄飄忽忽的落在這家醫院的門口,門口上寫着愛博醫院,大虎看到這個名字感覺非常的熟悉,好像是在那裏見過一般。

突然大虎的腦海靈光一閃,出現了對這家醫院的介紹。愛博醫院,治療不孕不育的專科醫院。

“靠,是誰將老子弄到這裏來了,老子又不是女的,嗯,哎!好像老子還當過一段女的,嘿嘿,呸呸……我想那去了,難道老子變態了不成,不行不行,老子是爺們,是純爺們,是帶巴的……”

大虎想起這家醫院是做什麼的後就在腦子裏一陣亂想,片刻後才安靜下來。

“他妹的,要是讓老子知道是誰將老子弄到這裏來的,老子一定要他好看!”

大虎在心裏暗暗的想到。

大虎平復心情以後就朝着醫院裏面走去,當走到醫院前臺時,發現醫院前臺有一位極爲漂亮的值班護士正在打盹,於是大虎眼前一亮,他對這個護士有了一點點的想法。

這想法不是別的,只是因爲大虎見這護士的胸脯比較大,他想上去摸一把,誰讓這護士穿的有些暴露呢,那胸前的大白兔幾乎露出了三分之二,難怪大虎會有想法呢。

大虎舉步走到護士的跟前,用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見護士沒有任何的反應,就看着護士的胸脯直流口水。

大虎沒有猶豫想到做到,用手輕輕地伸進了護士那兩個大白兔之間的溝渠,來回的摸了起來,那感覺真是一級幫,比看那大片還要過癮。

“誰?”

突然護士像是感覺到什麼似得,突然大喝起來。

大虎心裏一驚,‘難道被這丫頭髮現了不成!”

於是大虎在護士的那雙大眼睛上來回的再次晃了晃,發現護士並沒有什麼反應後當下才放下心來。

“唉!”

輕輕的嘆了口氣,不在捉弄那護士,

朝着自己感覺的房間走去,只留下了一臉疑惑的護士。

“嗯!”

護士撓了撓頭四下的看了看發現並沒有什麼狀況後,就不在思索剛纔那個問題,又在次用手託着腦袋瞌睡起來。

大虎憑着感覺走進了一間病房,病房也算是間高級病房了,裏面的設施應有盡有,好不奢華。

看着只有一間病牀上躺着的那個人,大虎走進了仔細一瞧果真是自己一點都不假。於是大虎就要從眉心進入自己的體內。

只不過自己還沒有行動,就見一到幽光朝自己襲來,大虎錯不及防差點被那道幽光擊中,在幽光閃過的那一刻,一聲怒喝想起。 “好大的膽子,那來的孤魂,竟敢在此放肆!”

話落,只見一身白衣的女子站在大虎的面前,一臉警惕的看着大虎呵道。

“你是何方鬼怪?怎在我身體的房間裏?”

大虎看着眼前有些眼熟的一身白衣的女子問道。

“什麼!你的身體?那你是?”

白衣女子疑惑的問道。

從絕代雙驕開始穿越 “我是李大虎,你到底是何方鬼怪?”

大虎也是疑惑的問道。雖然對方長相比較漂亮,但是從其形影上來說不難看出她不是人。

“哎呀!大半夜的吵什麼吵呀!還讓人休息不?”

也許是大虎與白衣女子的爭吵打抖驚醒了正在一旁休息的小草,此時藍光一閃露出了小草的身影,只見小草用手摟着迷離的雙睛有些埋怨的說道。

不過當她看清另一個魂體後猛然間將眼睛睜得老大。

“你是大虎哥哥?”

小草問完又看了看病牀上躺着的大虎身體,左右的相互比較了一下後終於臉上露出了微笑道。

“是大虎哥哥回來了,不,不,是大虎哥哥的魂回來了,呵呵!我就說嘛!大虎哥哥一定會沒事的,要不陸伯伯的交代的任務豈不就……嘿嘿!”

小草見到大虎的魂體回來後有些高興的語無倫次,差點將自己的祕密說了出來,還好機靈的她轉而一笑了之。

“嗯,小草近來可好,沒有什麼麻煩吧?對了這位是?”

大虎說完指着那名白色衣裙的女鬼問道。

“她啊……,哼!不認識。”

小草說完就扭過頭去一副生氣的樣子,好像是在吃醋一般。

“呃!小師傅莫聽小草玩笑,我是小師傅在都城醫院收的那個女鬼,因小師傅被那個人打傷後,我不放心小師傅的安慰,所以就一直在此保護小師傅。”

白衣女鬼說完看了看大虎的表情後,沒有感覺到什麼不滿於是就接着道。

“對了,小師傅在你昏迷的期間,曾有一個人想要對小師傅不利,好像是什麼山哥的人,結果被我和小草給解決了。”

“奧,竟有此事,那後來就再也沒有人來過?”

大虎聽完白衣女鬼說完後有些疑惑的問道。

“嗯,後來一切如常,只有兩個年輕的小夥不分日夜的在照顧小師傅你,只不過最近幾天就沒看到他們的影子,現在只有一個護士每天都會過來看一下小師傅你。”

白衣女鬼點了一下頭說道。

“奧,對了說了這麼久,不知你叫什麼名字,你以後打算如何?”

大虎點了一下頭沉思了一會說道。

“嗯、我叫白紫戀。至於以後我沒想過,現在只希望能伴隨小師傅左右。”

白紫戀低頭沉吟片刻後回答道。

“既然這樣,那你以後就暫時和我在一起吧,如果有可能我會幫你凝聚其他的四魄,讓你早日達到鬼體狀態,也好去找你的仇人報仇雪恨,不過切記不要傷及無辜,否則我是不會饒你的。”

大虎聽完白紫戀的簡單介紹後,感覺她也算是個可造之才,於是就起了憐憫之心,與其讓她一個孤魂野鬼在外漂泊,不如自己指點她一二也好日後有個幫手,就像在與那個古武高手對戰之時,如果一早就有她的助陣,自己那還會被那個傢伙打傷,就算不敵逃走應該不在話下。

想到這些大虎毫不猶豫的就同意了白紫戀的請求,不過擔心她日後會亂殺無辜,所以提前的打了個預防針。

“啊……謝謝小師傅,紫戀一定會言聽計從,不會爲小師傅招惹麻煩的。”

白紫戀眉開眼笑的像大虎保證道。

“嗯”

大虎點了點頭,又接着道。|

“日後就不要小師傅,小師傅的叫我,搞得我像出家人似得。如果不介意你就叫我大虎或者虎子就可以了。”

“大虎、虎子、不、不、那豈不是對您的不敬,要不我就像小草一樣喊您大虎哥哥怎麼樣?”

白紫戀嘀咕的想了想衝着大虎問道。

“嗯,這個,你都多大了?喊我哥哥、這個合適嗎?”

大虎有些爲難的說道。

“我……,我的陰間年齡好像有些大,不過我在陽間實際年齡也不過十八歲而已,所以喊你哥哥也是可以的啦!”

白紫戀看出了大虎的擔心,就是怕自己把他喊老嗎,於是白紫戀對大虎解釋道。

“哦!這樣啊!那好吧! 我要退圈 你以後就隨小草一起喊吧!”

大虎無奈之下就同意道。

“歐耶!”

白紫戀高興的衝大虎打了一個成功的手勢。

“哎哎!我還沒同意呢!你看你這樣喊是不是有些老牛吃嫩草啊!”

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語的小草聞言終於忍不住的說了出來。

“老牛吃嫩草!我說這位姐姐!你覺得你的實際年齡會比我小嗎!別的不說,就說你化形所需的時間不會下百年之久吧?”

白紫戀聞言小草所說當即反駁道。

“那……那可不能這樣說,我的年紀應該從我化成人形的那一刻算起,至於以前的就不能算數,我現在滿打滿算也就十三四歲而已!那像你,哼!都快成老太太了,還喊大虎哥哥,也不怕折了大虎哥哥壽!”

小草白了一眼白紫戀,有些刻薄的說道。

“你……”

白紫戀聞言有些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