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上徹底沸騰起來,所有人都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讓庄青修****瑤光。庄青修在此刻出奇的沉默,他自然知道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不但能收回巨佛城,還能讓瑤光面臨兩面威脅。可是,他這樣做,自己是撿了便宜,但也無形地成為了魔族的棋子。魔族萬年來生活在大荒以北的荒漠之地,時時刻刻都在想著返回北斗大陸,將這片富饒之地成為他們的領土。

比起瑤光以及北斗大陸其他諸國來,魔族才是真正的威脅。

可是,若他不在此刻收回巨佛城,怕是要在天權國內失去民心。他與妖族聯盟就已失去了不少人心,現在再不收回巨佛城,怕是更加失道寡助。

失道?

什麼是道?

庄青修陷入了艱難的選擇。

他不說話,大殿很快安靜了下來。

待到大殿安靜下來后,庄青修抬頭看向那名妖族女子,問道:「誰在守青竹鎮?」

「張楚天派出了三十萬大軍,一個叫徐孟廷的為統帥,趙青竹為副將。」

「趙青竹?」

庄青修微微一愣,隨即重新坐下去,淡淡道:「先靜觀其變吧!」


……

青竹鎮。

因為趙青竹與護衛的戰鬥,兩軍雖然旁觀,但仍舊嚴陣以待。

沒有誰會相信,一場戰爭會因為兩個人的戰鬥而改變。站在牆頭上的徐孟廷以及立於魔族虎衛軍團陣前的虎衛副將心底都很敞亮。

不管是趙青竹贏了還是虎衛贏了,戰鬥只會更加慘厲。

因為,虎衛一旦戰死,虎衛軍必定瘋狂,而趙青竹若是戰死,徐孟廷也會不惜一切代價地為其報仇。


轟…

震撼的對撞聲驟然而起,將弒神訣發揮到極致的虎衛漸漸將趙青竹壓了下去,趙青竹則是幾次向喚出小世界都被虎衛那強橫無匹的劍氣攔下。

伴隨著這道震撼的撞擊聲響起,趙青竹身如飛絮,狠狠地砸向城牆。

又是一道震撼的撞擊聲傳出,強大的衝擊力帶著趙青竹將城牆震動,更是深深地將趙青竹擊得陷入城牆。

「這傢伙比那指天教二長老還要強橫!」

深陷城牆中的趙青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手持半截長劍一閃而出。

這一閃而出,他才發現,城牆下的熊熊大火還在,迎面撲來的火焰再次將他的眉頭頭髮燒得焦臭。

「唰!」

可怕的劍氣在趙青竹閃出的同時當空綻放,而後撕裂虛空出現在趙青竹身前。

感受到磅礴而下的強橫劍氣,趙青竹瞳孔一緊。

該死的虎衛,依舊不給他出手的機會!

當!

予婚歡喜

鮮血當即升騰而出,強橫的劍氣更是帶著他再一次砸向城牆。

兩次衝擊下,城牆開始劇烈的晃動,趙青竹也是忍不住,一口鮮血涌到嘴邊。

「哈哈,受死吧,趙青竹…」

狂妄的大笑聲中,虎衛高高的躍起,手中長劍攪動天地靈氣,帶起漫天的劍影,以及那憑空暴漲十餘丈的劍氣以不可阻擋之勢向趙青竹斬下。

「該死…」

看著那暴漲十餘丈的可怕劍氣,趙青竹徹底醒悟過來,這廝看似在於他戰鬥,實則是以他的劍氣來利用趙青竹的身體撞擊城牆。

在他戰敗的同時,城牆必定崩塌!

想到這裡,趙青竹暗自吸了一口涼氣,虎衛的強大,遠遠超出了那指天教的二長老,怕是那山中天,他也能與之正面一戰。

轟隆隆!

十餘丈長的劍氣當空斬下,擊中趙青竹的同時,趙青竹身後的城牆轟然而倒,浩瀚無匹的劍氣頓時如決堤的洪水,帶起崩塌城牆的碎石灰塵衝進青竹鎮數百丈,所到之處,樓宇倒塌,地面裂開,宛如末日來臨。

「噗…」

正面承受了虎衛最強一劍的趙青竹狂噴出一口鮮血,而後身子傾斜,嗖地一下順著崩塌的城牆砸向城內一棟樓宇。

轟然巨響聲中,樓宇倒下,升騰而起的濃煙瞬間將趙青竹埋葬。幻城城主府中,一名前線士兵激動地衝進大殿,單膝跪在庄青修身前,「報陛下,楚懷情收兵了…」

「收兵?」

庄青修微微一愣,隨即站起身看向身邊的一名妖族強者。

這名妖族強者趕緊退開兩步,躬身道:「楚懷情的確已經收兵,至於什麼原因,臣也不清楚。」

「這就奇怪了。」

庄青修眼中閃過一絲疑惑,輕聲喃喃道:「在這個時候收兵,可能嗎?」

就在這時,一名妖族強者閃身來到大殿,向庄青修說道:「陛下,巨人一族已倉促離開。」

這讓庄青修更加疑惑了,連巨人一族都撤走了,難道是那歌賦城出了事?

該不會是孫仲瑜駕崩了吧!

心底雖然閃過這個念頭,但庄青修卻是一點也開心不起來。雖然天權國與瑤光在此刻水火不容,但就他們兩人來說,沒有一點怨仇,在這個大爭之世,遇到一個與自己旗鼓相當的人,不是一件壞事。

不過他馬上排除了這個可能,孫仲瑜正值壯年,怎麼可能會突然駕崩。

「巨人一族撤離的方向,是哪?」

「開陽國…」

「開陽國?」庄青修更加不明白了,孫仲瑜與楚懷情到底在賣什麼葯?

正當庄青修不明所以的時候,一直跟隨在他身邊的那名妖族女子走了進來,全身籠罩在寬大黑袍下的她冷眼面對眾人,即便是走到庄青修身前,也是一臉的冰冷。

「你又會帶來什麼消息呢?」

「不好的消息。」

妖族女子掀下蓋頭,露出一張絕世傾城的容顏,淡淡地說道:「魔族大軍正在攻打青竹鎮。」

「什麼!」

庄青修一下站起,震驚地看著妖族女子。足足半響后,他才回過神來,「我道孫仲瑜與楚懷情為何在這個時候收兵,原來如此啊。」

「我們怎麼辦?」

妖族女子依舊是那冰冷的表情,揚起比花妃還要嫵媚傾城的臉蛋,「是乘勢****瑤光,還是…」

「陛下,這是一個好時機啊。瑤光大軍撤走奔赴開陽國,正是我們一舉****回去的絕佳機會。」

「對對對,陛下,我們正好收回巨佛城。」

「陛下,…」

大殿上徹底沸騰起來,所有人都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讓庄青修****瑤光。庄青修在此刻出奇的沉默,他自然知道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不但能收回巨佛城,還能讓瑤光面臨兩面威脅。可是,他這樣做,自己是撿了便宜,但也無形地成為了魔族的棋子。魔族萬年來生活在大荒以北的荒漠之地,時時刻刻都在想著返回北斗大陸,將這片富饒之地成為他們的領土。

比起瑤光以及北斗大陸其他諸國來,魔族才是真正的威脅。

可是,若他不在此刻收回巨佛城,怕是要在天權國內失去民心。他與妖族聯盟就已失去了不少人心,現在再不收回巨佛城,怕是更加失道寡助。

失道?

什麼是道?


庄青修陷入了艱難的選擇。

他不說話,大殿很快安靜了下來。

待到大殿安靜下來后,庄青修抬頭看向那名妖族女子,問道:「誰在守青竹鎮?」

「張楚天派出了三十萬大軍,一個叫徐孟廷的為統帥,趙青竹為副將。」

你是澎湃的海 趙青竹?」

庄青修微微一愣,隨即重新坐下去,淡淡道:「先靜觀其變吧!」

……

青竹鎮。

因為趙青竹與護衛的戰鬥,兩軍雖然旁觀,但仍舊嚴陣以待。

沒有誰會相信,一場戰爭會因為兩個人的戰鬥而改變。站在牆頭上的徐孟廷以及立於魔族虎衛軍團陣前的虎衛副將心底都很敞亮。

不管是趙青竹贏了還是虎衛贏了,戰鬥只會更加慘厲。

因為,虎衛一旦戰死,虎衛軍必定瘋狂,而趙青竹若是戰死,徐孟廷也會不惜一切代價地為其報仇。

轟…


震撼的對撞聲驟然而起,將弒神訣發揮到極致的虎衛漸漸將趙青竹壓了下去,趙青竹則是幾次向喚出小世界都被虎衛那強橫無匹的劍氣攔下。

伴隨著這道震撼的撞擊聲響起,趙青竹身如飛絮,狠狠地砸向城牆。

又是一道震撼的撞擊聲傳出,強大的衝擊力帶著趙青竹將城牆震動,更是深深地將趙青竹擊得陷入城牆。

「這傢伙比那指天教二長老還要強橫!」

深陷城牆中的趙青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手持半截長劍一閃而出。

這一閃而出,他才發現,城牆下的熊熊大火還在,迎面撲來的火焰再次將他的眉頭頭髮燒得焦臭。

「唰!」

可怕的劍氣在趙青竹閃出的同時當空綻放,而後撕裂虛空出現在趙青竹身前。

感受到磅礴而下的強橫劍氣,趙青竹瞳孔一緊。

該死的虎衛,依舊不給他出手的機會!

當!

響徹天地的一聲脆響,倉促下舉劍抗衡的趙青竹只感覺手中一輕,本就只剩下半截的長劍再次斷開,速度不減的劍氣更是在斬斷他手中長劍后狠狠地斬在他前胸。

鮮血當即升騰而出,強橫的劍氣更是帶著他再一次砸向城牆。

兩次衝擊下,城牆開始劇烈的晃動,趙青竹也是忍不住,一口鮮血涌到嘴邊。

「哈哈,受死吧,趙青竹…」

狂妄的大笑聲中,虎衛高高的躍起,手中長劍攪動天地靈氣,帶起漫天的劍影,以及那憑空暴漲十餘丈的劍氣以不可阻擋之勢向趙青竹斬下。

「該死…」

看著那暴漲十餘丈的可怕劍氣,趙青竹徹底醒悟過來,這廝看似在於他戰鬥,實則是以他的劍氣來利用趙青竹的身體撞擊城牆。

在他戰敗的同時,城牆必定崩塌!

想到這裡,趙青竹暗自吸了一口涼氣,虎衛的強大,遠遠超出了那指天教的二長老,怕是那山中天,他也能與之正面一戰。

轟隆隆!

十餘丈長的劍氣當空斬下,擊中趙青竹的同時,趙青竹身後的城牆轟然而倒,浩瀚無匹的劍氣頓時如決堤的洪水,帶起崩塌城牆的碎石灰塵衝進青竹鎮數百丈,所到之處,樓宇倒塌,地面裂開,宛如末日來臨。

「噗…」

重生復分:我攜空間來 ,而後身子傾斜,嗖地一下順著崩塌的城牆砸向城內一棟樓宇。

轟然巨響聲中,樓宇倒下,升騰而起的濃煙瞬間將趙青竹埋葬。 魔族的北歸,不但引起了北斗大陸的驚慌,也引起了通天道的騷動。

尤其是第二代七星神王,當他們透過通天鏡看向北斗大陸大荒以南的蠻荒之地時,紛紛在心底倒吸了一口涼氣。只見那蠻荒大地上,密密麻麻地全是魔族大軍的身影,數以百萬計的魔族大軍,正在源源不斷地向魔都齊聚。手持長矛的魔族戰士,身背弓箭的魔族弓箭手各成一個方隊在進入魔都后整齊地站在魔都廣場上。

魔都正中央,一個高高的點將台四周掛著鮮血淋漓的頭顱,台上,一張黑色木椅靠背上則是掛著一具沒頭的屍體。當戰士方隊與弓箭手方隊齊聚點將台右側后,魔都左方的大門無聲打開,一直手持盾牌的魔族防衛軍埋著震天動地的腳步走進來,在他們頭上,漂浮著魔族最強大的力量,魔族法師…

防衛軍與法師軍團同時進入魔都,然後整齊立於點將台左側。

當魔族戰士,弓箭手,防衛軍以及法師軍團齊聚魔都廣場后,魔都大殿的大門突然打開,接著便是一名身披黑袍,頭上頂著兩個尖尖牛角的男子一閃而出,穩穩地落到點將台上的黑色木椅上。

男子手持一把雷公錘,雙目如炬,閃動著仇恨的光芒。


男子剛剛落座木椅,整齊立於廣場的魔族大軍馬上整齊的單膝跪下,齊聲高呼,「魔主,魔主,魔主…」

男子在萬眾高呼聲中緩緩站起,犀利的眼神掃了四周一圈后目視著法師軍團首領,沉聲問道:「我先鋒軍,殺進北斗大陸了嗎?」

「虎衛軍團已對青竹鎮發起進攻,虎衛立下軍令狀,一天之內拿下青竹鎮。」

「牛魔王呢。」

「已進入北歸山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