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姐笑了笑,「諸葛龍雲的背景還挺複雜,原來是武侯後人,難怪這個金曦腦袋瓜這麼靈,把我們也給耍得團團轉。」

「你要我救她,是想知道諸葛龍雲的秘密吧。」許倩頓了一頓道:「秘密既然是秘密,就沒理由隨便分享給你們吧。」

「我們只需要那一部分我們需要的。」

「具體點。」

「準確的說,我們希望古藏教的秘密能夠永遠消失,至於那個神秘力量,就讓它隨着秘密一起消亡吧。」

……

西藏自治區首府,拉薩。

我們一行人走出大鵬金翅山,輾轉進入拉薩,下榻於北京西路西藏賓館。自治區人大、政府、軍區,都坐落於北京路以南,南望拉薩河。

拉薩河發源於海撥五千多米的米拉大雪山,自古以來被當地人尊為母親河。每到假日和節慶之日,市民們就到拉薩河的沿岸與河谷,戲水、野餐,品著酥油茶,閒情逸緻享受着明媚的陽光。

次日清晨,我起來去敲霍心蘭的門,跟她商量一下接下來的打算,但是我敲了好久,裏面一直沒用動靜。

「奇怪,這麼早就出門了?」

「喂,霍大小姐你人在哪兒呢?」我撥通了霍心蘭的號碼。

「我有事!」說完,霍心蘭就掛斷了電話。

「我……」我在電話那頭想罵娘,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我這暴脾氣,這什麼人啊!」

我正懊惱一大早就碰了一鼻子灰,這時候電話又響了起來,一看竟然是一個北京的號碼。

「喂,哪位啊?」

「是我,冶和平。」

「冶教授?」我沒有想到竟然是冶和平打來的電話,「您怎麼給我打電話,有何指示啊?」

「去見一個人,相信他會幫到你。」說完,冶和平就掛斷了電話。隨後,我收到了一封郵件,「黃達年?什麼人?」

我帶着疑問,驅車出發。布達拉宮依山而建,廣廈重迭,樓殿嵯峨,海拔近四千米,氣勢磅礴。宮殿金碧輝煌、靈塔殿、佛殿、經堂、僧舍、庭院等一應俱全,是當今世上海拔最高、規模最為龐大的城堡並宮殿式建築群。雲天之間,巍峨雄偉的布達拉宮大有橫空出世、氣貫寰宇之勢,儼然一座莊嚴的天城。

布達拉宮是西藏政教合一的最高統治中心,為歷世達賴喇嘛的冬宮。

布達拉宮主體建築可分為白宮和紅宮。莊嚴肅穆的白宮,是達賴喇嘛的冬宮,高七層。第五、六兩層是攝政及政教權力之地。第七層有兩套達賴喇嘛冬季的起居宮,這裏陽光普照,故稱東、西日光殿。紅宮為歷世達賴喇嘛的靈塔殿和各類佛殿,西有寂圓滿大殿,其內壁畫映織流彩霞光,喇嘛靈塔黃金為鑄、瑪瑙寶石星羅棋佈。紅宮殊勝三界殿,高凌五嶽,居高臨下放眼四方,大有普天之下唯我獨尊之感,殿內供有一尊由三萬兩白銀鑄成的十一面觀音像。

雪山之上有僧官學堂、四方殿堂、山腳之下千年雪城銀裝素裹、後園龍王潭潔碧如鏡宛若西天孔雀湖,有脫胎換骨之感。

「大學教授?又是教授,這年頭教授都是批發的嗎?」

千年來布達拉宮收藏了數以萬計的珍罕文物、壁畫數千平方米、佛塔數千座、萬餘尊塑像、上萬幅唐卡、金銀器、玉器、瓷器、琺琅器、珠寶珍玩,不計其數。

我按照冶和平給我的地址去見這個黃達年,走進辦公室,只見一位慈祥肅穆的學者模樣的人禪坐正中。

「咚咚咚」我敲了敲門。

「請進吧!」辦公桌上沒有人,除了那個打坐的人。但是,聲音是從一旁的房間傳來的。

聽到外面有人,裏面的人才出來。

「你找誰?」

「請問哪位是黃達年教授?」

「我就是!」

我上前鞠躬,那自稱黃達年的人微笑道:「我剛聽說有貴客來,想必你就是吧。」

「您太客氣了。」

「我有客人要接待,今天就上到這裏吧,我們明天繼續!」這時候,黃達年轉身跟那個打坐的人說道。

「好的,謝謝黃教授!」

「忘了介紹了,我本人呢是宗教局藏傳佛教研究所的研究員,這位是一直跟着我學習的學生,我們在一起鑽研禪定。」黃達年介紹道。

「鑽研?禪定?」我有些納悶地看着黃達年,不禁對眼前的這個人產生了疑惑,「禪定也需要鑽研嗎?何況你這哪是鑽研,分明就是把人仍在一邊。」

「請坐吧!」黃達年慈眉微蹙,嘆道:「你來找我所為何事?」

我恭敬的問道:「那我就開門見山了,聽冶教授說您是國內研究古藏教的權威,我想了解一些關於古藏教的內容。」

黃達年笑道:「古藏教已消失千年,乃是未解之謎。」今天刷千古玦塵來著,明天早起更。

《我的國風打卡系統》請個假 「從明天起,我會讓你去做一些別的事情,夜楓,你必須明白現在這幾個親王府所存有的處境。」

因為瑾王府與宸王府都屬於狗皇帝的兄弟,並非是子嗣,所以還有個稱呼是親王府。

這些年來,幾個親王府的處境都有些艱難,以前夜瑾為了護著大齊國立下無數的功勞,那狗皇帝對幾個親王府還算是溫和。

直至現在——

眾王府人才凋零,子嗣稀薄。

沒有一個能震得住場子的。

不只是宸王府這小王爺是個廢物,其他幾個親王府的那些世子郡主,也都沒有什麼成器的。

偏偏這狗皇帝是屬於那種,你若是實力強大我忌憚你,如果你強大到我非你不可,那我便敬仰你,可你要是什麼都不會,我就一腳將你踢走!

畢竟皇族之家,親情都淺薄的有些可怕。

「皇嫂你有什麼事直接吩咐便成。」

小王爺不知道是挨揍的次數太多了,還是真的折服了,他連語氣都透著恭敬。

「嗯。」

楚辭微微眯起雙眸,唇角掛起一抹笑容:「不管今日我讓你做什麼,都不能讓那狗皇帝知道。」

她每說一次狗皇帝,小王爺的心肝兒都會顫動幾下,差點就給嚇跪了。

「皇嫂,你該不會……」小王爺心驚膽戰的,「你該不會想要讓我謀反吧?」

楚辭眉頭輕蹙:「謀反?我沒興趣,你如果有興趣的話我倒是可以幫你。」

她對謀反向來沒有什麼興趣。

千年前她看不慣那狗皇帝,也很直接的去宮裡將那狗皇帝弄死了,這才成了女帝。

結果她才當了一天女帝,就猝死了。

所以她可能和女帝這個位子是無緣了。

「撲通。」

小王爺嚇得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他哭喪著一張臉:「楚辭,你這不是在幫我,是在害我!我不想謀反,也不想篡位,我只想活著而已。」

若真去謀反,怕是他都活不了幾天。

楚辭安撫的拍了拍小王爺的腦袋:「你別擔心,我就是開個玩笑。」

小王爺擦著眼淚從地上站了起來:「這種話,你以為千萬別去外面說,不然會害死我。」

「我要害也害那大皇子,不會害你。」

大皇子——

小王爺一愣,他臉上還掛著淚水,茫茫然的抬起了眸子,輕輕皺起眉頭。

「你和那二皇子有仇?」

「嗯,不共戴天。」

一抹殺意從她的眼裡一閃即使,帶著森寒。

前世,二皇子登基為帝,第一件事,便是與楚玉謀和,置瑾王府與死地!

說起來,這二皇子和她曾經還有婚約,可這婚約在她懷上身孕之前,就被她給尋死覓活的解除了。

是以,前生她還是被楚玉關起來后才知曉,當年皇族覺得有失顏面,不肯解除婚約,要定罪楚家,是夜瑾幫她解決了這件事。

為此,害的二皇子顏面盡失,也很慘了瑾王府!

所以,瑾王府最後才沒能逃過這次劫難!

小王爺獃獃的,有些目瞪口呆的望著楚辭。

那二皇子向來溫潤如玉,又愛民如子,世人沒有不誇讚他的。 「祁元!永遠的神!」

「這顏值,簡直是逆天了!這可是路人的鏡頭啊!360度無死角的帥!」

「你們這些人,真的是膚淺,都沒關注到祁元這可是在街上偶然碰到了有人在唱自己的歌,直接就上去開嗓了,但是這唱的,居然錄音棚里的一樣好聽!」

「祁元簡直就是行走的CD啊!」

「就沒有人注意到視頻的小姐姐也超級好看嘛!」

「太好聽了,真的太好聽了!尤其是給顧四季寫得這首《小小》,祁元自己唱出來,更是另外的一種感覺,別有一番滋味呢!」

「求祁元出《小小》的錄音棚版本!」

「求祁元出《小小》的錄音棚版本+1!」

「祁元街頭獻唱」的話題,很快衝到了熱搜前十,然後,顧四季轉發了這個視頻,並且@祁元道:「唱得不錯哦,有的人想唱的話,趕緊再給我寫一首歌啊!【微笑】【微笑】【微笑】。」

有了顧四季的轉發,這個話題的熱度就更上來了。

而羅茜本人發的那條微博頓時就出現在了熱門之中。

「媽呀!活捉漂亮妹子本人!」

「哈哈哈!你看到祁元出現在你的身邊,你都蒙了吧!」

羅茜回復道:「豈止是蒙了,簡直是話都說不出來了!【大哭】!」

「哈哈哈!要是我是博主,估計我直接就腿軟了,還唱歌,不當場倒在地上就不錯了!」

「祁元太帥了!」

「媽呀!博主這也太幸運了吧!我想魂穿博主!」

羅茜的這條微博不過是發了大約半個小時,直接轉發評論過萬,點贊更是超十萬,吸引了很多的路人來圍觀。

「這就是祁元?我看到他的照片的時候,還以為是那種油膩的流量呢,但是這視頻聽起來,唱功也太好了吧!愛了愛了!」

「祁元這簡直就是行走的CD啊,說唱就唱。」

「前排給大家安利一下我們祁元的新歌《像我這樣的人》,超級好聽,超級感動!」

上了熱搜,使得祁元的微博瀏覽量立刻大增,而他的微博關注更很快突破了550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