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夠了。”索格爾擺了擺手,“這些情報不許偷漏給任何人,包括父王。記住你們是我的親衛隊,不是我父王的。”

“殿下,傳聞火焰公爵似乎對這個人很惱火,因爲他破壞了一次十分重要的交易,火焰公爵好像要親自動手收拾您的朋友。”

“唔,我的好朋友,你也太能惹麻煩了,火焰公爵、機甲戰皇,你得罪的人還真都不容易對付啊。唉,算了,反正還沒有發生,先不要擔心了。你們退回城市區吧,有事情我會找你們的。”

兩人爲難的看着索格爾,“殿下,您的安全?”

“凌宇寒,莫爾城地下武場大老闆的獨子,手下有至少一千六百名武者。龍宇,大陸排名第三的賞金獵人,有這些人在你們還不放心我的安全?”索格爾皺着眉頭,“再怎麼差我也是龍語者的徒弟吧,就算能力不及師傅,相信普通的人也沒辦法對我不利了。”

兩個人不再作聲,默默的退入黑暗。

只留下索格爾一個人拿着紙條苦笑,接着赤紅的火焰點燃了紙條。

××××××××××××××××××××

夜有些黑,也有些靜,星星吟唱在黑雲之中,月光半遮半掩的藏在雲頭之內。

俗話說月黑風高殺人夜,一點也不爲過,漆黑的夜晚可是偷襲敲悶棍的最佳時機。也難怪盜賊和作罪都喜歡這種時候出現討生活。

特別是擁有影殺和影子異能的人來說,這一點更是有利。

龍宇打着磕睡站在鄭月華寢室不遠一株大樹的陰影下,等待着……。

心裏詛咒了黑衣人無數遍,咒他全家找死。

一名巡視的執法員從龍宇身邊的大樹經過。

猛然轉身擡手一道火焰炮衝出掌心,在半空中照亮的周圍數十米的距離。

毫無徵兆的一招,耀的龍宇雙眼刺痛。

“小子,襲擊了十幾名教師,你還想跑嗎?”執法員雙手控制着大團的火焰,擺着POSS站在原地。

等待着龍宇恢復視力。

砰……

執法員翻着白眼倒在地上。他可沒想到就算雙眼全瞎,龍宇也有本事發現他的位置。

“媽的,我襲擊教師,我有病。”氣忿的踢了踢執法員,好不容易恢復視力,可是剛纔一次強光耀的眼淚直流。

“站住,執法隊的,不想死的給我站在原地別動。”遠方,兩道身影向着龍宇的方向趕來。

哇靠,龍宇這纔想起自己打的是一名執法員。

“白癡……纔會等着被抓。”想清楚原因,龍宇己經閃到三四十米遠的地方。


“媽的,好快,追。注意,注意,發現偷襲者蹤跡。在……媽的,失去蹤影了,最後出現的地方,B4區東一百六十米位置。”

龍宇一路狂奔,這才發現不對勁的地方,這一片地域燈火通明,每個角落都有執法員巡邏。想起剛纔那人說的有人襲擊教師,看來真有人在咒樂園惹禍。

龍宇重新融入黑暗之中暫時想找個地方避避,等這些人把目標抓到再說。。

風消失了,空氣一下子壓抑起來。

就在此時,咒樂園五年來頭一次響起了警笛。十餘名教師死亡,六名執法員重傷,第九、十大隊隊長陣亡。


消息很快驚動了城市區的高手,要知道一旦亮起粉紅色警報,那就表示着對方的危險以經達到高級。

飛車不停的劃破夜空,城市區的高手己經向着學園區進發,這種時候可是檢驗自己實力的時候。

雷帝抱怨着這個該死的混蛋,深更半夜的玩什麼偷襲,白天出來不行啊。

龍宇站在高空,將自己隱藏在黑暗之中,一動不動。九個執法隊的人全員出動,整個學園區幾乎是幾步就能看到一個執法員。

平常難得一見教師裏的高戰力的老師也出動的十幾名,每個戰力都不低S級。

“這人夠本事。”龍宇佩服那名偷襲者,決定先行離開,古話說的好啊,關我屁事,於我何干,就算是關我的事,一概不理。

走在路上經歷了數次的盤查,安然的到達了警戒線的邊緣。

可是驀然間想起黑衣人,不會又是這個傢伙在後邊搗鬼。立刻又開始擔心黑衣人對鄭月華下手,不得己又折返回去。

“黑衣人,你給我等着,居然破壞我的事情,老子和你沒完。”咬着牙,龍宇對着天空使勁一揮拳。

“我說龍先生,背後詛咒人家可是不好的習慣。”憑空出現的黑衣人看着龍宇,一臉陰笑。

×××××××××××××

恩,無恥的說,俺也想建個羣,在考慮有多少會加,別最後一個人沒有,那就球大了。 “又是你。”

惡狠狠的瞪着黑衣人,牙齒咬的格格作響,龍宇終於明白什麼是想剔其骨食其肉的心情,大概和自己現在的心情差不多。

“當然了,不是我又是誰?”黑衣人得意的笑着,“十六名教師死亡,兩名執法隊隊長陣亡,三十四名執法員重傷。這次給你安的罪名絕對不會小。哈哈……”

說着黑衣人發出陰森的大笑。

龍宇怒極反笑:“那我是要笑呢,還是悲哀呢?。”。

“祈禱吧。噢,不過不是現在,因爲我發現執法隊的人不知道從那裏己經知道你的位置了,而且,噢,好像就快要趕來了。”

“你引來的。”龍宇微微一愣,驚覺四周巨大的壓力,正在向着這個方向壓縮。

己經來不及多想這個神祕人的目的,現在是逃命要緊。

背後,森森的冷風,龍宇的後背一陣寒意,感覺得到,背後至少有六七十雙目光正瞪着自己,一聲不響的跟在背後,目的就是幹掉自己。

“小子,偷襲執法員,你的死期到了。”龍宇的側面,六七道黑影躥出,一道道雪亮的刀光向着龍宇的腦袋劈下。

刀光劈中的地方,龍宇的身體融入黑暗當中。

砰……砰……

六七名執法員全部後腦中掌,昏道在地。

隨跟其後的人一見,大聲道:“圍住他。”

後方轟然一聲應答,一半以上的執法員立刻折向開始從四周接近龍宇。

龍宇可不管這麼多,速度發揮到極限,眼看着就要擺脫後方執法員的糾纏。

猛然間,左前方的,滿地的沙塵漫天而起,在龍宇的面前化成一道巨大的石牆。

眼看着龍宇就要撞中的剎那,石牆瞬間凝聚成一堵鐵牆。牆面之上無數根鐵刺呼嘯而出,向着龍宇刺來。

龍宇的心一涼。那個黑衣人還是出手了。

無法摸清這個能力的覆蓋範圍,龍宇不敢貿然使用瞬移,一個閃身斜衝而出。

這剎那的耽誤,本來就相差不遠的執法員再次靠近。

黑衣人見目的達到,漫天的鐵刺重新化爲灰塵,最後在地面上凝聚成一塊塊的方磚。

長達**米的巨大的***,帶起一片亮色的扇形向龍宇攔腰斬下。

這種武器原本是戰場上專門針對騎士而設計的,最多也只有三到四米長。這麼長的***在這個世界上也只有一個能夠揮動的起來。

刀柄的位置一個讓龍宇的心猛地抽動的人物,凱文。就算遇到鬼也比遇到這個變態強的太多了。

***本名空間斬,譯爲可以斬穿空間的意思,凡是刀所劃過的空間,那怕是一絲的氣流的波動最終都會化成鋒利的刀鋒。

轟……

圓球的冰藍色結界在龍宇的前方凝聚成形即與***相撞。

冰藍色的結界應聲而破,***沒有一絲阻泄再次攔腰斬下。

暗金色的皮膚瞬間閃現,刀鋒撞至,龍宇只覺得整個人如遭雷擊,刀鋒上凝聚的力量傾泄擁入龍宇的身上。

轟……

後方,第三隊的威廉正在好趕到,一刀劈中龍宇的後背,迸射出暗紅的火花。

穩住身形,龍宇掃視了一下四周,不由的露出凝重的神色,咬牙道:“好……好……沒想到,第一,二,三,五,六隊的隊長全到的。”

龍宇咬牙是氣黑衣人給自己惹這麼**煩,但執法隊長們卻以爲是恨他們似的。

“暗金肌膚,領域實體化。你到底是什麼人?”凱文打量着龍宇的面部,對方面部被影子遮擋,看不清樣子。

“哈哈……什麼人?”龍宇哈哈的大笑起來,這個時候能笑得出來纔怪,這根本就裝出來的,“有人出錢,做爲賞金獵人,我當然是拿錢辦事了。”

解釋無用,龍宇乾脆放棄,矇混過關纔是正道。

“那就告訴我是誰,咒樂園怎麼容得你到處胡來。”凱文一揮手中的***,在空中發出嗡嗡的蜂鳴。

“這個我看還是免了吧,身邊賞金獵人,我當然不會供出僱主了,所以呢……”龍宇打量了一下四周,圍的人不少,但是想追上自己的可能性並不大。

話音沒落,龍宇己經跨越二十餘米脫離了執法員的包圍。

如此快的速度,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衆人眼前一花,凱文拎着***追了下來。

黑夜中,只見兩道黑影在屋脊之間跳躍,兩人之間不論如何拉鋸使終保持着三十餘米的距離。

龍宇心底暗急,這樣子下去就算是跑到天亮也擺脫不了凱文的追捕。

看着下方街道上的行人,臨近午夜,下方還是有少部分的人正在路燈下溫習功課,要不就是情人們偎依的摟在一起說着悄悄話。

龍宇靈機一動迅速突入一對情侶之中,一手扣住少女的脖子,一掌將男方打暈,冷笑道:“我說大隊長,到此爲止吧,如果你還要追下來的話,可就不要怪我手下無情了。”

黑暗之下,龍宇的聲音十分的冷,就像千年不化的寒冰,讓人覺得渾身發抖。手勁微微加大,少女發出一聲痛苦的**,表情痛苦,胸膛快速的起伏着,少之又少的空氣,一點點的吸入肺中,勉強的支持着。救生的慾望讓少女掙扎起來。

可是那隻手似鐵鉗般,紋絲不動的扣着自己的脖子。

爲了力求直實,龍宇將嘴脣湊到女子的耳邊,冷聲道:“奉勸小姐一句,如果想活命,那就最好老實些,不然……哼,哼。”

隨着一聲冷哼,龍宇的手又緊了緊,少女的臉色立刻變成蒼白色,咬着嘴脣痛苦的**着。

“你敢。”站在龍宇對面十幾米遠,一揮手中的***直指龍宇,凱文厲聲道:“馬上放人,不然你就死無全屍。”

龍宇仰天大笑,隨即平視着凱文,眼中射出兩道寒光,傲然道:“我承認你很強,你比其它的人都強。不過要殺我,哼,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看到我手中的人質了嗎?如果你敢動一步,你也應該知道,人質的下場。”

“閉嘴,我從來不妥協。”

“看來一個不夠,那就多加幾個。”

龍宇一望不遠的地方站着看熱鬧的十幾個人,“加上他們夠了吧。嗯,如果還閒少,那不遠的地方應該還有一棟寢室樓,我相信在你殺掉我的時候,那棟樓至少有一半的人要陪葬。”

“你是在威脅我嗎?”

“難道是忠告嗎?”

龍宇瞪着凱文,空閒的手掌虛空一按,不遠的地方一株千年古樹爆的粉碎,火焰從碎木中竄出,焚燒起周圍的草木。

盯着對方,凱文半響無語。

龍宇微微一笑,道:“決定了嗎?不要想拖延時間,我只給你三秒鐘時間。一”


聲音剛落,龍宇的手又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