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以來,正昊為了混口飯吃,給人跑腿送東西取東西,早就練就成了一套「跑腿神功」!既可以邊跑邊調整呼吸,又可以怎麼跑都累不垮。只是他沒想到,今日這跑腿神功居然幫了大忙。如此可以幫助這群夥伴們,正昊的心裡非常開心,同時也對不遠的未來,充滿期待。

四人慢跑了一段,呼吸似乎成了一種規律的節奏。樂天與光熙,還有千羽,也不在氣喘吁吁,憋氣不暢,連同腳下也不在慌亂無力。這讓三人越跑越驚奇,越跑越對正昊佩服萬分。

剛好跑到一位汗如雨下,呼吸不暢的弟子旁邊,正昊向這位弟子擺了擺手,溫暖的笑容高聲說道:「良鷹,跟上隊伍,調整呼吸,大家一起跑。」

不知是因為正昊友好的笑容,還是因為正昊話語里的關切之意,良鷹因呼吸不暢,回以一個很困難的笑容,便腳下無力的跟在了樂天的身後。

「水燕,元烈,跟上隊伍,調整呼吸,大家一起跑。」

……

當一個一個名字從正昊嘴裡喊出來,千羽真的有些震驚了!只不過聽了一次而已,正昊居然記住了所有人的名字,而且居然一個都沒有叫錯!這份認真,著實是讓許多人自愧不如。

一圈下來,除正昊之外的三十名弟子,盡數歸進了隊伍,整齊的跟著正昊,圍著湖邊奔跑。

微風吹過,帶起了陣陣濕潤的花香,蕩漾著水波,倒影著一眾弟子汗流浹背的影子。

「兄弟們,咱們喊個口號振奮下怎麼樣?」奔跑的樂天,越跑越來了精神,不禁興起說道。

「好!」

眾弟子雖然也有些氣喘吁吁,但卻不像開始時候那般呼吸不暢了。此時聽到樂天的提議,都不免有些群情激奮。

「我喊一二三之後,大家一起喊加油!」

語罷,樂天便陡然提高了聲調,接言道:「一!二!三!」

「加油!」

再次喊出這句口號,大家的內心都與之前有了些許的不同。之前雙拳相對的時候,那句加油是為了鼓勵其他夥伴,而此時的這一句口號,卻是喊給自己而聽!喊的是自己堅定的意志,是自己決不放棄的決心!

「一!二!三!」

「加油!」

……

白雲飄動,清風依然,一聲聲眾弟子整齊的喊聲回蕩在寂靜的林間,有著非常和諧的美妙之感,自然而嚮往陽光。

樹林邊上,站在樹后的棕紅色髮鬢壯漢,看向眾弟子方向,饒有興緻的笑了笑,轉回身,邊向木樓方向走去邊輕聲自語。

「有點意思……」 第十三章靈力測試(一)

經過兩天的相處,一眾新弟子之間,從素昧平生,成了莫逆之交。這個過程在很多人想來,都會是一條漫長的友情路。畢竟了解一個人,需要時間和驗證。何況這一群新入弟子都是孤苦伶仃之人,性格上大多偏內向自卑,不容易敞開心扉。


但,就因為一個人的努力,居然將這個互相了解考驗才能成為朋友夥伴的過程,縮短到了僅僅只要一句話!

不用懷疑,這個人就是正昊!自從與眾弟子第一次晨跑之後,正昊便不遺餘力的幫助著所有新弟子。什麼問路啊,打聽什麼事情啊,甚至連新弟子的衣服,他都幫著全洗了。而每當哪個弟子感激的張口說謝謝之時,正昊總是會說。

「是兄弟,就別說謝謝!」

也正是因為這句話,溫暖了所有新弟子的內心,包括冷漠的千羽,與開朗不拘小節的樂天。

不問曾經,不言將來,只活在當下,只看重眼前。正昊身上有著莫名的凝聚力,能夠很輕鬆的讓人忘卻煩惱,把複雜的事情變得簡單,把混亂的心情變得清澈。

如此神奇的一個人,有誰不願接受他的兄弟之情呢?當然了,世事無絕對,也許真的有不承認正昊是兄弟的人。比如千羽,他在看到正昊忙裡忙外之時,說的最多的一句話便是:「你個瘋子!」

而正昊卻不以為意,接著做自己想做而該做的事情。因為他有個倔強的脾氣,認定的事情就不會改變!無論是對人,或是對事。

夜晚。

螢火蟲飛舞在湖水之上,映著木樓窗子之內,如夢如幻,閃爍的掩蓋了星月的光芒。

雙手枕於頭下,正昊淡然的面龐,深不見底的目光,定睛的看著屋頂,像是在回想著什麼事情。

跑步不只是在清晨,晚上的夜跑更加的艱巨。眾弟子不但要跟體力抗爭,還要跟疲憊對抗,所以當夜跑結束之後,眾弟子皆以累癱,回到木樓便直接倒頭就睡。

可是今夜,估計很多弟子雖然疲憊,但卻都無法入眠了。因為,今夜過去,明天將是眾弟子靈力測試的日子!可能是對未知的疑惑恐懼,這讓一眾弟子的內心都出現了或多或少的不安。正昊與千羽也不例外,只是此時二人在想些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側身而躺,千羽望向木窗外螢火蟲的光芒,不由得有些出神。

「正昊,你是什麼血脈?」

沒想到千羽會問自己這個問題,正昊的思緒被打斷,長出了一口氣,輕聲道:「應該是青蓮血脈。」

聞言,千羽嘴角微微上翹,輕笑道:「難怪。」

「難怪什麼?」側目看向千羽,正昊疑聲問道。

繼續看著窗外的螢火蟲,千羽沉下了面容,徐徐說道:「水木屬性血脈的人,大多都愛管閑事。」

語落,千羽眼神微眯,目光似陷入了某段回憶之中。

「千羽,你是什麼血脈?」有些詫異千羽會這麼說,很自然的,正昊反問了千羽。

沒有立刻回答,千羽握緊了拳頭,冷冷的面容顯現了些許的不甘心,片刻,淡然回道:「白焰。」

聽出了千羽言語中的異樣情緒,正昊便沒有再繼續問下去,轉回頭看向屋頂,要思考的事情似乎多了一些。

……

靈之樓二層,議事大廳。

兩位老者與四位中年老師正在商議著什麼。

其中,兩位老者分別是老弟子口中叫的辰老師,與宋老師,同時二位老者也是神咒門在此分部的執事長老。

另四位中年老師中,有兩位已經見過了一眾新入弟子,此二人便是廖丘與那位棕紅色髮鬢的壯漢傅剛。在神咒門內,這二人還有兩個非常貼切的外號,最強術理與暴獅!顧名思義,廖丘一定是最強術理,而傅剛定是那位暴獅了。

還有兩位中年,也將是一眾新入弟子的老師。因為剛剛才到這邊的分部,所以,還沒有在新弟子面前露過面。

此二人其中一人,名叫長空青木。一身整潔的白袍,青綠色的髮鬢一絲不亂的束於腦後,長期嚴肅的面容已經讓他的笑容顯得很是生硬拘束。言語間井井有條,不多言亦不多語。

另一人,名叫凌天縱。刀削一般的面龐,額頭上顯露著一個詭異的銀色符文。紫紅色的長發束於腦後,襯上一雙淡紫色的雙瞳,顯得此人剛毅狠歷中,夾雜著一絲邪魅之感。

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宋老看向廖丘,徐徐說道:「小丘,新弟子狀態如何?」

「非常好,甚至超過了我的預期。」

幾人議論到這個話題,廖丘很是欣慰的回答道。


「哦?小丘你詳細說說。」一邊的辰老被廖丘的回答勾起了好奇心,轉頭看向廖丘說道。

聞言,廖丘看了一圈眾人,面露微笑,徐徐道。

「首先是這些新弟子的心裡狀態,基本都比較堅韌,而且善良。

第二,是這些新弟子的身體狀態,經過這段時間跑步的觀察,他們幾乎都有非常大的潛力。

第三,這些新弟子讓我覺得,他們可以創造奇迹。」


隨著廖丘的講述,其他幾人,均有些意外的神情。能從最強術理導師嘴裡說出如此讚揚的話語,這可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語落,宋老沉著的面容也露出了輕鬆的笑顏,轉頭看向辰老,笑道:「老辰,看來這回不用操心了。」

此時,面容嚴肅的長空青木,抬起右手,食指摸了摸自己的鼻樑,若有所思的看向廖丘。

「廖丘,你能告訴我,是什麼讓你有如此感覺的嗎?」

「怎麼?連青木老哥也好奇了嗎?不過,容我賣個關子,明天之後咱們再來說。」

連平日里沉默寡言的青木老哥都起了好奇之心,這讓廖丘滿載信心的心裡更加的堅定了自己的推斷。不由得語落之時,想到:一定會有奇迹……

聞言,坐在青木旁邊的凌天縱,雙手環於胸前,面容冷淡的看向廖丘。

「老丘,你可別讓我失望。」

抬手拍了拍凌天縱的肩膀,回答他的話的卻不是廖丘,而是坐在他旁邊的傅剛。

「放心,這次絕對有得練!」

……

議事廳門外。

一個暗紅色頭髮的青年,顯然是洪旭。悄悄的抬手捂上了自己的嘴巴,向著樓梯口走去。

「小子們,自求多福吧……」 第十四章靈力測試(二)

清晨,天還未亮,林中的鳥兒們都還在打盹。湖面上的水霧之氣瀰漫在道道木橋上,木樓邊。

木樓都是二層以上的建築,因為木樓的一層根本無法住宿,水霧之氣太過潮濕,只能擺放些桌椅閑置,二層才用來給新弟子們住宿。

站在靈之樓三樓的露天走廊上,傅剛剛好能夠看清所有木樓。嘴角上邪,雙手放在腰間,腹部收縮,嘴巴適時張開。

「吼!」

一聲猶如獅子的吼聲,赫然響起!聲波呈半圓方式,瞬間便穿過了眼前的所有木樓,和遠處的樹林,驚起的無數飛鳥!

這吼聲可不是開玩笑的,名曰金獅吼,是傅剛的金獅血脈傳承之力!卯足勁,一聲足以震懾千里之內的低階妖獸,干擾其神經源,使其失去行動能力!這也是為什麼大家都叫他暴獅的原因,因為這傳承之力實在是太暴力了!


當然了,此時這一聲金獅吼,傅剛是絕沒有太用力的,他可不想還沒開始修鍊就把一眾新弟子都給吼死!那可太得不償失了。

很奇妙的,吼聲穿過木樓之時,就像喊在每個新弟子的耳邊一樣。可想而知,此時的眾弟子都會是什麼神情……

金字樓二樓。

「啊!發生什麼事了!!」

第一個從木床跳起的人,毫無疑問的是喻樂天。平時就屬他最活躍,只是誰都沒想到,連他的危機意識也是最活躍的。吼聲還沒落下,喻樂天便從木床跳起,驚懼的捂上了自己的耳朵。

「是妖獸嗎?」

第二個被嚇到的當然是與樂天同樓的人,落光熙。此時正趴在木床上,抱頭嚇的有些顫抖。

木字樓二層。

噗的一聲,良鷹摔到了地上,眼睛瞬間睜開,第一動作自然是馬上捂上耳朵。

「啊!什麼聲音?!」

旁邊的熟睡的東庭俊楠,沒比良鷹好到哪裡去。像是做了一場噩夢一般,東庭俊楠猛的坐起,臉色煞白,捂上耳朵之時,已見額頭冷汗直冒。

與此同時,其他的木樓狀況與之四人大同小異,幾乎都是驚懼萬分!畢竟,這吼聲來的太過突然,還是在眾弟子睡夢之時,還是發自人稱暴獅之口!這可著實是嚇到了眾弟子。

水字樓二層。

猛地起身,正昊與千羽面不改色,幾乎同時躍起,直衝上旁邊的木窗,看向窗外!

這份從容不迫,臨危不懼的性子,二人還真是不相上下。

自木窗探出身子,正昊與千羽便看到,立於靈之樓三層走廊的傅剛,不禁眉頭緊鎖,疑惑重重。

而此時,傅剛也看到了探出窗子的正昊與千羽。見二人如此迅速而機敏的看向自己,傅剛內心不由得起了惜才之心,想到:此子必成大器!

等待了片刻,待眾弟子都回過神,傅剛清了清嗓子,面對眾木樓,聲如洪鐘。

「所有新弟子,立刻前來靈之樓三樓,準備靈力測試!」

語落,傅剛便轉身走進了樓內。

再觀眾弟子,表情均有些木然,似乎還沒從金獅吼中回過神,顯然差點都忘記了今天就是靈力測試的日子!

……

當眾弟子都走出木樓之後,很自然的望向了排在最後木樓的正昊與千羽。見二人走出木樓,一眾新弟子便聚集了過去,然一同再向靈之樓走去。

搭上了正昊的肩膀,樂天另一隻手抬起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怨聲說道:「嚇死爹了!」

猛然抬手,正昊捂上了樂天的嘴,笑道:「樂天,你想死嗎?」

「就是,被那人聽見,再吼一次,咱們離躺屍可不遠了。」一邊的良鷹,心有餘悸的附和道。

走在前面的屠天城,回頭看了看說話的幾人,沉聲徐徐接言道:「咱們最好快點到三樓,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聞言,其他人也是心有所感。可能是被吼聲嚇得,也可能是因為靈力測試,總之,這一眾新弟子都顯得極度不安。

……

靈之樓的三層,沒有任何隔間,是一個非常敞亮測試廳,只有幾根支撐樓體的柱子,還有五個一米高的石案,分別放著五種顏色的晶石球。

晶石球名曰靈力球,球體異常沉重,表面沒有一點反光,是很稀有的特殊晶石。其內富含高度濃縮的五行靈力,呈氣體環繞其中,一經血脈之力碰觸,與之產生吸力,就會瞬間將其血脈之力吸收。

這是與別門宗派截然相反的測試方法。別的宗門測試的是血脈之力的強弱,而神咒門測試的則是弟子自身靈性的強弱,也就是令靈力球對自己產生吸力的力量,神咒門內稱這種力量為靈性。

而靈性的強弱,決定著一眾新弟子能不能學好神咒門的絕學,符咒術!

此刻,分部的兩位執事長老與全體老師皆站在靈力球旁邊,各自若有所思的看著中心樓梯口,陸續走上來的新弟子。

沒有叫一眾老師失望,眾弟子雖然稍顯不安,但並沒有退縮之意。以正昊和千羽為中心,分開兩旁,一字排開,還真有幾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氣勢。

待所有弟子站定,不等有老師發言,眾弟子便率先深鞠一躬,齊聲來了句:「老師好!」

聲音不但整齊,而且非常洪亮!

不用質疑,這絕對是喻樂天的鬼主意。俗話說得好,伸手不打笑面人!上來就給眾老師行個大禮,老師還怎麼能忍心折磨我們這些小輩!

主意打的確實不錯,以至於眾老師都有些出乎意外,紛紛看向了與眾弟子最親近的廖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