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賣不是在平臺點了,而是林雲給小飯店老闆說了,叫每天中午到點兒就送來的,兩葷一素,加一大碗大骨豆芽湯,每頓都是四十多塊錢。

這大夏天喝熱熱的大骨湯,喝得通透。

老頭兒也很喜歡喝這個大骨豆芽湯,這腳也一天天好起來了。

最起碼老頭這幾天每天早上起來自己能做早餐吃了。

這一晃就是半個月,老頭已經能丟了柺杖走路了。

不吃麪條和外賣了,買菜自然只能是林雲去,但做飯老頭能自己動手了。

這天林雲正在午睡,就接到師傅申得志的電話,說給林雲尋了一個去處,公司在四川和另一家央企組了聯合體投標了一個高速項目。

已經中標了,那邊項目部人員和隊伍已經開始陸續進場了。

項目經理是申得志的師弟,已經開口向公司要人了,指明要林雲,自然是申得志的大力推薦。

師傅讓林雲做好迎接新工作的準備,林雲是千恩萬謝。

林雲還問了那個項目經理啥時候回公司,讓師傅想辦法約個飯局,好好的感謝一下這個以前從來沒有聽師傅申得志提起過的師叔。

師傅說不急,有機會的,這項目經理已經過去了,這剛開始千頭萬緒的,要在那邊常駐,最近一兩個月是不會回來的。

最後師傅還說了,這林雲過去就是副總工,而且投標的時候公司用了林雲的證書,這過去了以後是正兒八經的副總工。

掛完師傅的電話,林雲坐在牀上揮了一下拳頭。

這證書考得太值得了,敲門磚敲門磚,還真的是敲門的好磚頭呀,要沒這個證書,師傅申得志想幫自己都很難,而且這一去就是副總工的職務,鐵定是不行的。

鍾胖子呀鍾胖子,等老子明年再考下來一級建造師,哪天老子爬到你頭上的時候,你就等着吃屁吧。

感謝師傅是要的,回四川還是要的,這是TMD的多好的機會呀。

回了四川不說和李婧朝夕相處,但一個月怎麼也能見兩三次吧,兩地相思苦呀,誰苦誰知道。

這師傅不喝酒以後,做事情還是非常靠譜的,得想點辦法感謝他。

要不還是送他幾瓶酒,讓他聞聞,不喝,給他收藏,這申得志除了喝酒還真沒見有什麼其他的愛好!

有什麼樣的師傅,就有什麼樣的徒弟,這林二桿子不靠譜的個性雖然是先天居多,很難說沒有受到申得志的影響。

那些年林雲跟着師傅混工地,這申得志喝了酒不但要拍項目經理肩膀,還要喊項目經理綽號,跟那倚老賣樓的老二桿子差不了多遠。

老二桿子現在幾乎不喝酒了,自然沒有了那種豪邁粗鄙的江湖習氣,回公司當了幾個月老師,爲人師表以身作則,還真就轉了性了。

對林雲這個事兒辦得是真心的漂亮。

林雲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了,這事情安排了,而且還是四川。

這錢多事兒少離家近的事情終於還是讓自己攤上了。

啥叫運氣,這就是頂好的運氣。

林雲甚至都起了出門去找河邊那個瞎子算一卦的心思,看看瞎子有什麼說的。

不信迷信的人大多都是不交好運的人,這人一旦交了好運,怕失去好運,就會喜歡上這些神神叨叨的東西。

林二桿子此刻就是這種心態。

幹,說幹就幹是好漢,一動不動是王八。

看了時間,不到兩點,也不知道這大熱天的瞎子還在不在那裏。

從房間出來的林二桿子看着停在一堆破銅爛鐵邊的破車有點發愁。

MD,這人要回去了,這破車怎麼辦?

算了,能賣就賣,賣不掉就修一下開回去。

要不說林二桿子膽子大呢,這纔拿駕照多長時間,過實習期了嗎,就想開着破車上高速,還長途。

先找瞎子問一下前程,講得好,給他三百五百都可以。

大爺最近發財了有錢,大爺不但有錢,大爺心情還好,還捨得給。

拿出鑰匙打開鐵門上的小門,然後還得鎖上,老巴子那條懶得叫的狗搖着尾巴也想出來,林雲作勢要踹,這老狗小聲的嗚咽着縮了回去。

這老土狗還有點不甘心,隔着鐵門左右轉悠。

不是林雲心狠,而是到了外邊大馬路車太多,這老土狗被碾死了,老巴子肯定會傷心的。

人呀,和狗待一起久了,會有感情,這感情比和人在一起還深!

出門右拐,兩百來米年久失修的水泥路走不了幾步,林二桿子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走得趾高氣揚的。


“美女,拿兩包煙,再拿兩瓶冰紅茶。”

瞎子在馬路對面和樹下打盹兒,林雲心情好,煙買兩包,飲料也買兩瓶,給瞎子備一份兒,說不定瞎子就真能算準呢。 工程人生

第二卷

第五章 一百塊都給了

“聽你的口音四川的吧?”

這瞎子莫非也是四川的,林雲有點納悶兒,自己口音不是太明顯呀。

“啊,怎麼了?”

“要算命可以,你先給二十!”

“爲什麼呀,這年頭算命的也搞地域歧視?”

“嘿嘿,不是地域歧視,我也是四川的!”

“既然都是老鄉,爲什麼不能算了纔給?”

“不行,你必須先給二十!”

“要不你把煙和水還給我,我給你二十!”

“大家都是老鄉,這是你送的,你好意思要回去?”

“媽個巴子,你個老二桿子!”

“……”

這是什麼套路,還要先給錢纔算,看着瞎子喝着自己買的冰紅茶,林雲感覺有點生氣。


但生氣歸生氣,來都來了,還得問一下,就當照顧四川老鄉了,這瞎子出門在外討生活也不容易,上當受騙也就一回。


“這是五十,拿去買藥吃!”

林雲沒有二十的,只能提前預付五十,理解歸理解,但是嘴上一定不能慫,這是林二桿子的作風。

一巴掌把錢拍到瞎子的手裏。

既然是老鄉,林雲倒是想看看這瞎子到底有沒有真本事。

瞎子戴着一副墨鏡,也不知道真瞎還是假瞎。


瞎子接過林雲拍到手掌裏的錢,兩隻乾枯的手使勁在錢上摩挲,大約確定了面額和真假之後,小心翼翼的從褲襠裏邊扣出一個帶繩子的布荷包,把五十塊對摺以後放包裏再塞回了褲襠。

太辣眼睛了,這怕是連扒手都不好下手。

也對,這年頭也沒有扒手了,這是兩匹馬的功勞。

“問什麼?”

“問一下前程!”

“問前程你就回去吧,等明天再來!”


剛收了五十塊,明天再來?明天你還在這裏嗎,林雲有點後悔自己錢給草率了。

這二桿子雖然有點心疼錢,但至少還沒有到瞎子褲襠底下把那個包拽出來的想法。

但五十塊錢也不能白花呀,還一瓶水,一包煙,這錢就是打發叫花子人還說幾句感謝或者吉祥話呢。

“誒,瞎子,五十塊加一包煙一瓶水,就這麼完了?”

“啊,我說了呀,問前程明天再來!”

“你怕不是算不準想開溜吧?”

“我陳瞎子在這裏算了八年命,只要不下雨我都在,你問問附近的人,我算的準不準!”

聽林雲說他算得不準還要開溜,瞎子還有點激動,高聲大氣的反駁起來!

“問前程,要明天再來?我問點別的呢?”

林雲出了五十沒換來一句話,盯着瞎子沒什麼表情的臉,決定換一個套路,好歹五十塊不能白花呀。

“再給五十!”

“剛纔那五十呢?”

“那是問前程的錢!”

林雲有點無語了,這瞎子是個什麼鳥人!

“我要再問點別的,能不能問完了再給你!”

“不行!必須先給!”

“我給你可以,你不會又讓我明天再來吧?”

林雲忍住性子,又從錢包掏出來五十塊錢,但是這次沒有遞給瞎子,先得問清楚了。

“不會的,只要不問前程我馬上可以給你算!”

“那我問問姻緣,這是五十,拿着啊!也是藥錢!”

林雲想的是既然瞎子已經從這裏騙走了五十,就再給他五十,如果瞎子胡扯一通,林二桿子這幾天有時間,就天天來守着瞎子算命的地方砸他的招牌。

瞎子又是一套辣眼睛的動作把錢收了起來,開始慢條斯理的說了起來。

“你的生辰八字還記得吧!”

“你說啥?”

“農曆的出生年月日和時辰!”

“19XX年X月X日X時辰。”

林雲一邊說,瞎子一邊掐手勢,這一套林雲是知道的,這好像和女兒幼兒園學回來比劃珠心算一樣。

MD,一百多塊錢來看一套珠心算的手勢,虧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