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文楠不理他,把宮玉抱起來,「我帶她走。」

夏文棠仰頭看了一眼這太平間里的攝像頭,唏噓地拉着夏文楠。

「文楠,你這麼大搖大擺地把女神抱出去不太行啊!」

夏文楠不爽地問:「為何不行?」

沒有得到他的允許就把宮玉帶來,他都已經很氣憤了,難不成還要他把宮玉留在這裏嗎?

夏文棠苦逼地解釋:「那個,就是……哎呀!你看女神現在,別人都當她死了,你把她抱走,那醫院怎麼能答應呢?」

夏文楠不解道:「為何不答應?芋頭是我的,他們還能左右我不成?」

夏文棠跟他解釋不通,撫了撫額,「這是法制社會,很多事情是有規定的,不是你想怎麼做就能怎麼做的……」

「那你說怎麼做?」夏文楠未聽他說完,便反問。

問題丟到自己的身上,夏文棠反而懵逼,「怎麼做啊?」

眼珠子轉了幾圈,特么的他還真沒辦法。

他不得已地道:「那咱們還是先把女神偷走吧!過後再說。」

只要不火化,過後都好解決。

再看太平間的攝像頭,他們在這裏做的任何事都在別人的監控範圍內,貌似他們一出去就會被人察覺了。

那他們得以何種辦法,才能把女神安然無恙地帶出去呢?

想時,夏文楠已經大步往外走。

夏文棠唏噓地跟上,順便還把太平間的門給關上。

出去要經過那老頭的門衛室。

好死不死地,那老頭竟然醒了。

他在窗口處看到夏文楠抱着一個「屍體」出來,驚愕得一瞪眼,忙阻止道:「喂!年輕人,你幹嘛呀?」

夏文楠冷睬他一眼,不說話,繼續往外走。

老頭兒着急地跑出來,「年輕人,你可不能胡來啊!正所謂人死不能復生,你再怎麼不能接受,也不能把屍體往外帶。」

「屍體」二字讓夏文楠的眉眼一沉,怒道:「她沒死,沒死。」

那老頭被吼得一愣一愣的,倒是想再阻止夏文楠,可夏文楠都走遠了。

好快的速度!

發生這種事不是他能想像得出來的。

他反應過來,忙不迭地轉身回去按警鈴。

夏文棠恰好在後面過來,一看老頭兒的面色,他靈機一動,擋着老頭兒的去路。

「大爺,你別見怪,我兄弟激動,我會勸他的,至於那姑娘嘛!我們就直接送到火葬場去,不用你再看管了。」

那老頭兒眼一瞪,「來太平間領屍體得經過好幾道手續,你們就這麼把屍體帶走,我怎麼給上面交代啊?」

「那個啊!不用你交代,我會處理的,你就放心的睡覺吧!」

夏文棠自信他能處理好,可他萬萬沒想到那老頭兒的腦子轉不過彎來。

在他走後不久,那老頭兒以為自己被忽悠了,懊惱地一拍腦袋,趕緊按警鈴,並打電話告知保安有人偷屍體了。

於是,夏文棠和夏文楠在電梯里就聽到四周圍發出警報的聲音。

「卧槽!」夏文棠後悔地瞪着電梯門,生怕他們一出去,就被保安堵住。

夏文楠不懂那警報的意思,夏文棠給他解釋了一番,他才知道他們有可能被盯上了。

太平間在地下二層,到了一樓,兩人都緊張地看着電梯門。

所幸電梯打開后,門前沒人。

但外面明顯能聽到噼里啪啦的跑動聲。

夏文楠要出去,夏文棠趕緊拉住他。

同時把電梯按關上,再按十九樓,那是最高樓層。

夏文楠納悶道:「咱們不出去嗎?」

夏文棠苦道:「現在咱們哪裏還能出得去?八成外面全是保安呢!」

正好身上帶着口香糖,他放在嘴裏嚼了嚼,吐出來,他再往上一跳,那口香糖便貼到電梯內的攝像頭上。

自從宮玉給了他兩顆靈石的能量后,他的行動都敏捷多了。

夏文楠道:「咱們往上走,那不是更出不去了嗎?」

「先躲一躲吧!外面全是攝像頭,不管你走到哪裏,人家都能把你看得一清二楚的。」

夏文楠抬頭去看那攝像頭,眼神納悶,「那小東西那麼厲害嗎?」

「厲害啊!所以現在的人都不太敢做壞事了。」

電梯一直往上。

這是半夜,用電梯的人少,所以電梯在中途都沒有停下來過。

到了第十九層,電梯門自動打開,夏文楠抱着宮玉和夏文棠出去。

外面的走廊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

夏文棠一看周圍的攝像頭,苦澀道:「女神到底啥時候才能醒過來啊?她一直這樣,咱們也只能拖延時間,到最後還不是得被人家抓住。」

攝像頭太多了,除了拖延時間,根本就找不到地兒躲。

夏文楠抱緊宮玉,將下顎抵到宮玉的額頭上,發現宮玉的體溫正常了,他不由鬆了一口氣。

和夏文棠相比,他根本就不擔心與那些保安發生衝突,大不了他直接衝出去就是,那些人根本就阻攔不住他。

夏文棠觀察觀察周圍的環境,「要不咱們去天台,有可能那裏還沒有攝像頭。」

。 「什麼叫瞎折騰?」

孫欣然嘟著嘴說道,「姐夫,我覺得,我很有必要學會功夫啊!」

「是,姐夫你說的沒錯,你在的時候,我們的確很安全。」

「可是,姐夫,你不是一直都在啊!」

「你那麼忙,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就像這次,你一走,就是一個多月。」

「也就好在,你不在的這段時間裡,一切還算平安。」

「可萬一發生點什麼事情呢?」

「孫家,就沒有一個真正的高手。」

「姐夫,你那麼厲害,你要是肯教我,我也一定會努力學的。」

孫欣然說的句句在理。

但她想要學會功夫,可不是嘴上說說那麼容易。

李初晨一本正經地說道:「欣然,你不要把一個高手,想得太簡單了!」

「任何一個高手,都是從戰場磨練出來的,可不是單純靠努力就行啊。」

李初晨不是不肯教,他是覺得沒有必要。

就算孫欣然再努力。

她頂多也就是練出一個星級高手來。

孫欣然再怎麼努力,李初晨總不能真的讓她去戰場上。

去和別人廝殺吧?

可孫欣然還沒有放棄。

她又拉著李初晨的手臂,一邊搖晃,一邊撒嬌道:「姐夫,我就是想學,你教教我嘛!」

李初晨被她纏著無奈,又怕被人誤會。

只能硬著頭皮,點頭說道:「好吧,欣然,你別搖了。等我有時間就教你,這總行了吧?」

「我就知道,姐夫最好人了!」孫欣然一高興,就完了自己是誰。

她踮起腳尖,就在李初晨臉上,蜻蜓點水般親了一口。

親完了孫欣然才反應過來。

頓時羞紅了臉,急忙撒手跑開。

遠遠的,李初晨還能聽到她在說:「姐夫,我不是故意的。」

李初晨對著孫欣然跑遠的背影,無奈地搖了搖頭。

他當然沒把孫欣然的吻放在心上,全當那丫頭是太激動了。

抬起手,抹掉臉上的濕潤。

李初晨就向他的房間走,打算按照孫欣欣的囑咐,好好睡一覺。

但在經過劍神的房間門口時,李初晨的眉頭,卻是微微一皺。

孫家大院,全是瓦房,一間連著一間。

李初晨腳步停下后,又突然縱身躍起,跳上屋頂。

就看見一個黑影,正以極快的速度,向遠處逃竄。

李初晨沒有出聲。

而是把速度施展開來。

他腳尖輕點著屋頂,整個人,就像一支離弦的箭。

瞬間就飆射出去。

黑影的個子矮小,但速度卻很快。

身形幾個起落間,黑影就闖進一間廢棄工廠,躲藏起來。

李初晨追進廢棄工廠的時候,已經不見了黑影的蹤跡。

不過,李初晨敢保證。

對方一定還在這個廢棄工廠裡面。

那傢伙,身形矮小,又擅長隱匿身形。想必他就是熊本國的忍者無疑了。

猜到對方是忍者,李初晨很快就斷定。

那個黑影,十有八九,就是山本家族派來的探子。

「呵呵,你敢來,就別想再回去。」

李初晨在心裡冷笑一聲,凌厲的目光,從廢棄工廠的各個角落掃過。張雅臉上掛著笑,隱隱露出兩顆小虎牙,說話的語氣卻十分平和。

「抱歉,這也就是走個程序,在外面問話還得另外找錄音錄像設備,麻煩不是?」

雖然感覺這理由像是借口,但江塵雲也勉強選擇接受。

「事情的經過我都已經告訴你們了,請問我……

《開局抽中七仙女》第八十一章再登門求訂閱!求推薦! 外面的菜胖子找了一圈沒有找到張術,想著張術一定是成功脫逃了,於是也沒有和蕭晉起多大衝突。畢竟都是一起混出來的,撕破了臉也不好看。

等外面終於沒有聲音了,張術才從黑鐵戒中出來,幸好菜胖子直接趕到,自己的房子才被保住,要不,今晚張術就沒有地方住了。

原來南叔猜測的不假,這蕭晉果真是不甘心,既然這樣的話,自己還是遠離是非之地的好。

想著,張術連忙給南叔打了個電話。

「什麼?竟然已經找到你了?」電話那邊的南叔一驚,繼而又冷靜下來,「好!我明白了,住的問題我幫你解決,那邊有菜胖子在應該也不會有事。」

「好,那就麻煩南叔了。」張術道了一聲謝,然後掛了電話收拾起東西來。

張術的東西沒有多少,等收拾完後門外響起了汽車的聲音。張術起了戒心,偷偷從窗戶那望了一眼。

是上次的那個刀疤臉男人。

「東西都收拾好了?南叔讓我來來接你。」粗獷的聲音響起,張術一點頭,然後上了車。

房子安排在市中心最繁華的地段上,還是在十六樓。張術沒有住過這麼高的樓,一下有點不適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