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凡伸出一雙大手,輕輕的握著面前這個女人纖細的小手,眼神之中透著希冀與堅定。

感受到雙手之上傳來的厚得溫曖,慕容小青本來慘淡的面色頓時變得通紅透惕,誘人之極。

慕容小青抬臉看著眼前這個高大的男子,感覺到無比的堅毅、安全,頓時笑了,開心的笑了,用力的抓著夏凡雙手,整個人都激動的顫抖道: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軍營獨立的休息室內,夏凡與慕容小青兩人在確認了情侶關係之後,互相之間再無隔閡,此時正相擁而坐,細聲交流著這分別一年多時間內各自的情況。

「小青,你真的不回學院?」

夏凡可是知道象邊界戰場這種血戰之地,煞氣殺意之濃厚,絕不是慕容小青理想的修練場所,因此,雖然捨不得慕容小青,夏凡卻仍然勸愛人離去。

「當然,你在哪裡,我就到哪裡!」慕容小青看著夏凡,堅定的說道:「凡,你放心,我有炎桑秘境的傳承,這戰場上的煞氣與殺意奈何不得我。」

「雖然有傳承大殿隔絕煞氣,但是,在這戰場之上,有著無窮的煞氣,對你的修行總是不益的!」夏凡搖頭說道。

炎桑秘境傳承的確極強,兩人在交流之中發現,炎桑秘境傳承的正式開啟就需要蛻凡境的修為,還需要龐大的能量支持傳承大殿的運轉,這些似乎都不過能是一個試練之地所能擁有的。

而這些只不過是傳承大殿基本功能開啟的條件,傳承大殿內還有著無數的秘密與驚喜在等著兩人的發掘。

而隔絕煞氣的浸蝕就是傳承大殿的功能之一,不過,夏凡是以煞氣為能源,所以他的傳承大殿並沒開啟這一功能。

就如同,慕容小青不會鍛造,她的傳承大殿也沒有開啟煉器室,為此,夏凡馬上承諾為慕容小青打造一把品質絕不輸於寒鐵巨斧的利劍法器,來彌補佳人的攻擊力。

慕容小青的傳承大殿雖然對戰場上的鐵血煞氣有著極強的隔絕作用,但是,戰場上的天地靈氣卻受到無邊鐵血煞氣的排斥,這對以天地靈氣為修練能源的慕容小青卻是大大不利。

「有了,凡,將你的鐵血戰氣訣傳給我吧!」慕容小青鳳眼一亮,興奮的說道:「修練了鐵血戰氣訣,我就可以不懼戰場上的鐵血煞氣,還能盡最大的能力幫助你!」

「修練鐵血戰氣訣?」

鐵血戰氣訣就是夏凡以戰種為核心,以鐵血煞氣為源泉,結合煉玉訣、化血、五行拳等功法,創立的修鍊戰氣的功法。

當初在南荒大陸,夏凡即以此功法成就了五千強悍屬下,在進階蛻凡境之後,夏凡又將此功法進一步完善,由鍊氣境界的功法進階到蛻凡境,即是現今的鐵血戰氣訣。

聽到愛人的提議,夏凡並沒有在第一時間答應,並不是他小氣不願傳,不可否認,修練鐵血戰氣訣的確是適應戰場煞氣的最佳方法。

但是,鐵血戰氣訣有著它不可避免的缺陷,那就是接受戰種的人,其生死必將受制於夏凡這個施種者,這個缺陷絕不是夏凡希望出現在自己愛人身上的。

顯然,慕容小青是一個非常聰慧的女子,對於夏凡遲疑的原因,她稍微一思索就明了。

「凡,我是你愛人!」一句簡單至極的話表達出了慕容小青堅定的信念。

即然是愛人,就應該互相信任,根本就不存在受制與否。

看著眼神堅定不移的愛人,夏凡知道他已經無法拒絕,也不能拒絕。

夏心右手平伸出來,在寬厚的手掌上出現一顆如同血玉般的珠子,一股龐大的戰意從珠子之中散出來,充斥於整個休息室內,這個血玉珠子自然就是戰種。

夏凡手中的戰種不同於當初鍊氣境界時施展出來的戰種,這顆戰種是由純粹的戰意組成,不含一點戰氣。

這樣的戰種對於象慕容小青這種蛻凡境的武修士最是合適,畢竟蛻凡境武修士都有著自己的意志之道,成就了屬於自己的元丹,唯有無物不浸的戰意方才可能避免與慕容小青體內的元力相衝突。

當戰種接觸到慕容小青的皮膚時,戰種瞬間融入其體內,瞬間就化為一股純粹而玄奧的戰意神魂之力,融入慕容小青體內無處不在的元力之中。

隨著元力的快速流動,戰種所化的神魂之務匯聚于丹田之內,開始向慕容小青丹田內的元丹籠罩過去。

作為一個武修士最為關健的力量中樞,元丹是每個武修士最為核心的存在,如果被他物所浸,其結果可想而知。

因此,即便慕容小青自願接受戰種,但是作為力量核心的元丹,在戰種降臨時的那一瞬間,仍然本能的散發出無窮的光芒,爆發出龐大的力量,阻止戰種的浸蝕。

元氣暴發,或者說走火入魔,這是慕容小青自己也無法控制狀況。

一時之間,夏凡的休息室內在瞬間就為鋒利無匹、無窮無盡的劍元劍氣所充斥,切割著除慕容小青本體之外所有的一切。

那以堅固鐵木製成的桌椅床榻,在剎那之間就化為粉末,就是夏凡身上大漢帝國的制式玄鐵戰甲也在瞬間被這劍元劍氣摧毀。

唯有夏凡那潔白如玉的肉身在這場劍氣風暴之中安然無恙,蛻凡境的一般攻擊早已經無法隕傷夏凡分毫。

不過,劍氣風暴並沒有持續多久,戰意不愧是世間最為神奇的存在之一,可以說是無物不浸,在夏凡摧動戰種的過程之中,戰種所化的戰意在不知不覺之間已經全面浸入慕容小青的元丹之中。


當戰種與元丹完全融為一體時,慕容小青感覺她終於能再次掌控自己身體內的一切,所有肆虐的劍氣風暴瞬間消散。

但是,夏凡的體息室內已經一片狼藉,所有的傢具全部毀於一旦,化為粉沫,而慕容小青與夏凡兩人身上的衣裳也在劍氣風暴中粉粹,兩人此時正全身赤條條的相對而坐。

不過,此時夏凡兩人也顧不上這香艷的場景,戰種的融合只是修行鐵血戰氣訣的第一步,以鐵血戰氣訣的行功路線全面替換以往的功法。

只有鐵血戰氣訣的行功之法,方才能將體內所有元氣轉化為戰氣,才能真正煉化戰場上無窮的煞氣。

不同功法的替換本是武修士的大忌,非常容易出錯,輕則經脈受隕,傷及本源,重則走火入魔,身死道消。

但是,慕容小青與夏凡都是擁有炎桑秘境傳承大殿的傳承者,傳承大殿的強大護持功能在這一刻發揮出了強大的威能。

有著傳承大殿的護持,慕容小青體人兩種功法的衝突被降到了最低點,兩種功法在互相碰撞之中,開始融合。

是的,融合,將不同種類的功法進行融合,這就是傳承大殿的強大能力。

當慕容小青體內兩種功法開始融合時,夏凡就知道現在已經沒有他什麼事了,這時,他才發現眼前春光一片·····

·····

雖然現在慕容小青全身赤條條,不著一縷,但是,全身上下散發出來的凌厲氣勢令人難以生出一絲褻瀆的念頭。

如果說慕容小青以前的氣勢是劍氣凌人,空虛若仙,令人以難以接近,那麼現在的慕容小青則是凡塵中的俠女,透著一股凡塵血戰的氣勢,雖然凌厲,但是卻有血有肉,活了過來。

當體內元氣全部轉化完備之後,慕容小青睜開了雙眼,首先看到的是一雙火紅的雙眼,綻放著炎熱的光芒,順著眼光,她看到了自身赤條條、不著一縷的身體。

「嚶!····」

慕容小青頓時臉色變得血紅,但是慕容小青卻並沒有躲避與掩遮,反而身形一挺,一雙雪峰頓時更見挺拔,上下顫抖著,挑逗著夏凡的神精。

雖然是首次與夏凡赤條條的相對,但是,對於自己的愛人,慕容小青並不認為自己需要掩遮什麼。

「真是一個妖精!」夏凡搖著頭撲到愛人身前,在少女的驚呼聲中,一把將自己的愛人抱入懷中····

話說傳承大殿的傳承中有沒有雙修秘笈、歡喜禪法,這是夏凡提槍躍馬那一刻時的想法。 「殺!殺!殺!····」

「鐺、鐺、鐺、····」

邊界戰場上兵器交加,殺聲震天,無形無質的鐵血煞氣回蕩於整個戰場之上,刺激著兩國士兵更加瘋狂的戰鬥,雙方戰士互有死傷,難分上下。

夏凡也領著他的百人隊在戰場上縱橫衝殺,手中巨斧起落間,所有阻路的蠻族人不管肉身如何強大,都被夏凡一斧兩斷,身死當場。

即便是那蠻族軍隊中同樣是隊長級的蠻族強者,面對夏凡手中巨斧的大力斬殺也難以抗衡,無法逃的性命,到現在為止,今天戰場上夏凡已經斬殺了五個蠻族的百夫長。

「吼!」

一聲怒吼從蠻族軍隊中傳來,一個巨大的比普通蠻族士兵大上三分之一身影從中快速衝出,揮動著一根巨型狼邪棒,向夏凡奔殺過來,那是蠻族軍中的千夫長級的強者。


顯然,夏凡的強力表現引起了蠻族的注意,所以,為了對付夏凡這個人族的百夫長,蠻族派出了一個千夫長,擁有蛻凡境巔峰修為的實力。

巨型狼牙棒帶著烈烈風嘯從天而降,以泰山壓頂之勢砸向夏凡的頭顱,如此之勢,如若砸中,夏凡就算有煉玉訣在身,也必然頭破腦裂,身死當場。

「殺!」

面對如此強大的攻擊,夏凡眼中不見絲毫懼怕,反而透著興奮神情,一聲厲喝,手中寒鐵巨斧由下向上反手一撩,迎著巨型狼牙棒斬去。

「鐺!」

兩件巨型兵器相撞於半空之中,響起震耳金鳴,震的這戰場上方圓千米之內所有兩族士兵眼冒金星、腳下不穩,離的近的更是跌坐在地上血泊之中。

而夏凡與那蠻族千夫長也感到手心一麻,手中兵器同時反彈而回,兩人都無功而返,沒有絲毫建樹。

「這蠻族人好大的力氣,不愧是蛻凡境巔峰的千夫長!」夏凡暗自贊道。

在九洲大陸上,四大帝隊中,千夫長都是由各族巔峰蛻凡境強者擔任。

夏凡很自信,雖然他現在的境界還只是蛻凡境小成,但是,以他此時的肉體力量,在人族之中的蛻凡境強者,絕沒有人能與他比拼力氣,在煉玉訣的強化之下,夏凡的肉體力量早已經超越了蛻凡境的極限。

但是,這個蠻族千夫長卻接下了他一斧,可見其力氣之大,的確不可小視。

而此時,那個蠻族千夫長也心中駭然,這還是人族嗎?竟然接下了我這一棒,還毫髮無隕,也太不可思義了嗎!

「再來,殺!」

「吼!吼!」


「鐺、鐺、鐺、····」

巨斧與巨棒再次交擊,陣陣巨響震耳發聾,同時,兵器掃過之處,風捲殘雲,飛沙走石,罡氣肆虐,不過幾息時間,方圓千米,再無一人。

「鐺!」

再一次巨響之後,強大的反震力讓夏凡與那蠻族千夫長同倒退出十數丈遠,雙方雙手都有些酸麻,全身上下也都在巨力的反震之中顯得有些遲鈍。

不過,這些問題並不是什麼大問題,只需體內元氣運轉,幾息的時間自可消除。

但是就在這時,在夏凡身後,一股戰意猛然爆發出來,一道劍影從夏凡身後疾射而出,緊隨戰意之後,直射蠻族強者胸前心臟要害。

這股戰意遠不如夏凡所爆發的戰意深厚渾雄,但是,在戰意之中卻帶著可以斬破天地的鋒芒意志。

「哧!」

長劍刺破堅硬鱗甲與肌肉,從那猙獰的骨頭之間穿過,直入位於胸中的心臟。

「呯!」

長劍劍尖徒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劍氣,將那蠻族強者的心臟絞成粉碎。

瞬間秒殺!

此時,那使出此劍的人影方才顯露出其真身來,使出這絕殺一劍的不是別人,正是夏凡的愛人慕容小青。

慕容小青在融合戰種,成功轉修鐵血戰氣訣之後,體內元力全部轉化為鐵血戰氣,並且因為劍道意志的關係,使得慕容小青同時具有戰意與劍意兩種力量的特性。

這使得慕容小青的攻擊力大大強於之前,戰力大漲。

不過,在經過鐵血戰氣訣的轉化之後,慕容小青體內的元氣終究是有所隕失,一身修為從蛻凡境小成直接降到蛻凡境初期。

因此,不管是為了追隨愛郞的身影,還是為了加快鐵血戰氣訣的修行,積累體內戰氣,慕容小青開始與夏凡不斷出現在戰場之上,參與到邊界戰爭之中。

而隨著不斷的血戰,慕容小青的戰鬥風格也在逐漸發生改變。

在修練鐵血戰氣訣之前,慕容小青的劍道雖然凌厲,劍氣衝天,但是卻有如飄渺飛仙,但卻並不適合戰場上的戰鬥。

而此時,在經過多次大戰之後,慕容小青的劍道開始向實用轉變,劍法於飄渺出塵之中融入快、准、狠等特點,一招殺敵,直指要害,有死無生。

而鐵血戰氣訣與劍道意志的結合,也讓慕容小青體內的戰氣在不屈的戰意之中融入凌厲的劍意,使其劍法的攻擊力大增。

倒是夏凡本身的修為在這半年之中進步緩慢,幾乎停滯不前,一直逗留於蛻凡境小成巔峰狀態,離蛻凡境大成境界只差一步之遙,卻始終難以突破。

「嗚、嗚、嗚、····」

蠻族邊軍中少有的首先吹響法螺,召集軍隊後撤,隕失五個百夫長,對於一萬大軍來說並沒有什麼大礙,但是隕失一個千夫長,可就有很大影響了。

這等於十分之一的兵力無法得到及時有效的指揮,必然導至戰鬥之中的混亂,甚至導至戰爭的失敗。

蠻族的撤退,大漢人族軍隊也沒有進行追擊,狗急了尚且跳牆,蠻族這種兇悍的敵人可不是如此好殺的,如果逼急了他們,拚死亂殺一通,隕失的可是人族自己。

一天的戰鬥結束,大漢邊軍各個隊回營,各隊的百夫長忙著補充兵源,訓練隊伍,總結戰鬥經驗,沒有一個閑著。

戰場上的殘酷讓所有人都明白,今天偷懶,也許明天死在戰場上的那個人就是你,因此,即便是夏凡與慕容小青也不例外,當然,到了晚上,於自己小被窩裡翻雲覆雨是少不了的。

····

「夏凡百夫長?」

一個中年軍官走到夏凡身前,打量著夏凡,淡淡的確認道。

夏凡看了眼前這個中年軍官一眼,沒有差戰甲,挺直的軍裝,沒有一點灰塵與零亂,嚴肅的臉上顯露著高傲,這是一個從未曾上過戰場的文職軍官。

「不錯,我就是夏凡!」

「那就好,夏凡百夫長,我這裡帶來了兵部最新任命!」中年軍官肅聲說道。

「新的任命?」

「簽夏凡表現優良,戰功卓越,現任命夏凡為游擊軍百夫長!」中年軍官宣讀著夏凡的任命。

「游擊軍百夫長?」夏凡心中疑惑,皺著眉頭想道:「游擊軍百夫長,不還是百夫長嗎?」

「夏凡百夫長,游擊軍百夫長可不是普通的百夫長,他們可各個都是軍中精英,都是達到蛻凡境巔峰境界的強者,所擁有的職權與待遇與千夫長相同,恭喜你了!」

「夏凡百夫長,你還有三天時,三天之後,率你部前往游擊軍中報到!」中年軍官將手中任命卷遞給夏凡后說道。

「我部?」

「不錯,現在戰時緊張,游擊軍調不出其他士兵,因此,兵部將你屬下百人隊調入游擊軍,為你直屬部隊,仍然在你手下聽命,這樣也節省了你與部下磨合的時間。」 南蠻帝國一處崇山峻岭之中,方圓周圍百里了無人煙,一條大道貫穿其中,大道兩旁是高大茂密的森林古木,將整個寬達十數米的寬闊大道籠罩在樹陰之下。

此時,在這處大道的正中段,一個身材高大魁梧的人族青年橫立於大道之上,一股股強大的氣勢從那魁梧的身軀之中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來,將大道周圍整個方圓千米區域都籠罩在其中。

這個人族青年不是他人,正是新近被大漢帝國兵部提升為游擊軍百夫長的夏凡本人。

夏凡在接到兵部調令之後,並沒有等三天,在第二天就帶著他手下的百人隊來到了游擊軍設在邊界的總部所在。

夏凡知道,任何事情,提前到總不會有什麼大錯。

誰知剛到軍營,還未等夏凡等人熟悉游擊軍中一切,就被下達命令,進軍南蠻帝國,執行刺殺伏擊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