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德拉帝國和新飛商會以及魯爾遜王國經過半個月的商談,最終簽署了停戰協議。

這則消息傳出后,並沒有讓太多人感到吃驚。

自從半個月前坎德拉帝國和瑪洛帝國和兩大帝國的聯軍在塞拉平原上敗於魯新聯軍之手后,這個結果就已經是註定的。

或者可以說,這個結果其實對於坎德拉帝國來說已經是最好的結果。

因為如果新飛商會不打算停戰,而是繼續和魯爾遜王國方面聯合對坎德拉帝國發動攻擊的話,那麼坎德拉帝國勢必沒有任何阻擋的能力。

假如魯爾遜王國和新飛商會再狠心一些的話,甚至極有可能將整個坎德拉帝國打得四分五裂,甚至就此滅亡。

沒有人相信魯爾遜王國和新飛商會有能力完全佔領坎德拉帝國,但是卻沒有人懷疑他們有這個能力。

於是當雙方簽署停戰協議的消息傳出之後,絕大多數人的第一感想是鬆了口氣。

自從去年初雙方出現衝突,然後引發戰爭,再到今年接近年底簽署停戰協議,整個戰爭儘管只是持續了一年半左右的時間,但卻波及到了整個賽恩斯大陸上的無數個國家和大半人群。

受戰爭影響,賽恩斯大陸上絕大多數國家子民的生活都受到了極其嚴重的影響。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因為戰爭,導致大陸西南角幾個隸屬新飛商會陣營的國家對外貿易嚴重受挫。

這雖然對這幾個國家影響最大,但是卻對與它們有貿易往來的國家們同樣影響極大。

比如說這幾個國家因為早就普及了農田魔法機械耕作模式,再加上普遍使用上了精靈族的特產化肥,使得糧產量變得極高,所以會對外出口大量糧食,並且價格還低。

很多國家都非常依賴這幾個國家出口到它們的糧食,結果這兩年內因為戰爭影響,使得這幾個國家的糧食出口也受到影響。甚至讓好幾個國家都出現了飢荒的情況。

現在新飛商會和坎德拉帝國終於簽署了停戰協議,早就已經按捺不住的商人們在最短時間內便已經重組了商路,源源不斷的糧食物資瞬間便已經被送往運輸的途中,很快便可以緩解這幾個國家的飢荒。

當然這些只是雙方簽署停戰協議之後的一小部分影響罷了。人們真正關心的,還是這份停戰協議中,雙方具體又是達成了什麼條件。

按理說,魯爾遜王國和新飛商會方面分明是大獲全勝,逼迫坎德拉帝國簽署了停戰協議。那麼這份停戰協議勢必是對魯爾遜王國和新飛商會極其有利才對。

只不過考慮到坎德拉帝國畢竟是傳承近千年的老牌大帝國,底蘊深厚,就算魯爾遜王國和新飛商會憑藉軍用魔法機械佔據了戰場上的勝利獲得了優勢,也很難逼迫坎德拉帝國簽署多麼過分的協議才對。

所以人們都對協議內容很好奇。

魯爾遜王國方面也就罷了,畢竟賽恩斯大陸上的戰爭發生的又不是一次兩次,兩個國家之間簽署的停戰協議大體上也就是那麼回事。

人們真正好奇的,則是新飛商會這樣一家商會,居然能夠和坎德拉帝國這樣一個龐大的帝國簽署一份停戰協議,這在賽恩斯大陸的歷史上還是頭一次。

而且新飛商會說到底只不過是一家商會,不像魯爾遜王國方面有著很多完全可以猜測得到的需求。它又該提出什麼樣的條件來呢?


然而無論是新飛商會方面還是坎德拉帝國方面,卻都對這份停戰協議閉口不談,完全不透露出具體的條件是什麼。

只不過從簽署停戰協議后魯新聯軍很快便撤出了坎德拉帝國的領土範圍推測,坎德拉帝國答應的條件應該讓魯爾遜王國和新飛商會都很滿意,不然他們不會撤得這麼乾脆。

然而……對於坎德拉帝國來說,簽署了停戰協議也僅僅是剛剛開始罷了。

因為魯新聯軍的連戰連捷,現在的坎德拉帝國內部其實就算沒有魯新聯軍的影響,也已經早就陷入了一片混亂。

別的不說,單單隻是那宣布獨立的十幾個行省就足以讓坎德拉帝國皇室焦頭爛額。

雖說魯新聯軍退走了,但想要重新穩定住坎德拉帝國內部混亂的局勢。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絕大多數人都覺得,就算瑪洛帝國不會在這個時候背後捅坎德拉帝國一刀子,坎德拉帝國自身也要花費很大力氣才能擺平國內的混亂狀況。

十一月九日,瑪洛帝國與蘭帕里王國、德拉克公國同時對外宣布。雙方簽署停戰協議。


這意味著繼坎德拉帝國被迫簽署停戰協議后,兩大帝國陣營的另外一個支柱瑪洛帝國也被迫宣布結束這場戰爭。

雖然和坎德拉帝國因為慘敗之後被迫簽署停戰協議略有不同,但是所有人都看得出來,瑪洛帝國顯然也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畢竟在塞拉平原上那次的戰鬥中,瑪洛帝國可是也派出了大批援軍,和坎德拉帝國一起對抗魯新聯軍。卻一起遭遇了慘敗。

很顯然,瑪洛帝國方面也通過這次戰鬥認識到自己無法對抗這些能夠獲得新飛商會軍用魔法機械支持的軍隊,那麼與其像坎德拉帝國這樣被人徹底擊敗,甚至只差一步就攻破首都,還不如提前認清楚形勢,早點兒選擇付出足夠代價停戰。

至於停戰協議的具體內容,瑪洛帝國和蘭帕里王國、德拉克公國三方都沒有公布出來。

不過從隨後的一些處理措施中,還是多少能夠看出一些端倪。

最為明顯的例子,就是一直被瑪洛帝國收容的法蘭克王國流亡政府宣布解散,法蘭克王國至此正式宣布滅亡。

與此同時,一直在瑪洛帝國的支持下進行著各種活動的薩克王國皇帝也同一時間銷聲匿跡,不知所蹤。

這意味著薩克王國也從此消失在歷史之中。

而蘭帕里王國和德拉克公國方面則按照雙方之前早就簽署的協議,各自瓜分了原屬薩克王國和法蘭克王國的所有領土。

當然,蘭帕里王國佔據了絕大多數,也就是幾乎整個薩克王國和一大半法蘭克王國,德拉克公國則只是佔據了和自己原領土交界的不到兩萬平方公里的部分薩克王國以及之前就定好了的一小半法蘭克王國領土。

這樣一來,蘭帕里王國的領土一下子就擴大了兩倍還多,從之前大陸西南角一個普通的王國一下子躍升為整片大陸上領土僅次於兩大帝國的超級大國。

而德拉克公國的領土擴張則更加誇張,直接從一個原本不過區區上萬平方公里的小公國一下就變成了擁有足足超過二十萬平凡公里的大國家。

擁有如此大面積的國家,當然已經不能算是一個小小的公國。

十一月十七日,在德拉克公國一年一度的建國慶典日上,卡洛琳女大公正式對外宣布登上王位,成為德拉克第一任國王。

從這一天起,德拉克公國也就成為了德拉克王國。

而蘭帕里王國方面則沒有這麼明顯的標誌性事件,只是全力吸納新獲得的大量領土,並全面鼓勵蘭帕里王國的商人們進入新領地進行投資建設開發。

這些事情以前蘭帕里王國一直在做,卻一直因為身處不同國家而受到各種限制。

現在薩克王國和法蘭克王國已經不復存在,阻礙的因素就此消失,蘭帕里王國的動作自然就加快了起來。

十一月二十三日,威爾士公國在新飛商會護衛隊聯軍的幫助下,攻破了德羅族王國王城德羅族城,瓦克力國王在守衛王宮的戰鬥中身亡,德羅城陷落,德羅族王國隨之宣布滅亡。

同一天,一直靜守的諾茲多姆商業聯合王國忽然發動全面反攻。

獲得了新飛商會大量軍用魔法機械支援的諾茲多姆商業聯合王國軍隊僅僅只用了不到半個月,便在十三場戰鬥中大獲全勝,擊退了所有圍攻的敵軍。

隨後,賽恩斯大陸東南諸國相應諾滋多姆商業聯合王國的號召,簽署了《賽恩斯大陸東南諸國通商合作條約》,簡稱《東南條約》。

根據《東南條約》中的內容,諾茲多姆商業聯合王國下屬的十三家商會將在東南諸國中全部擁有完整通商權力。

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以諾茲多姆商業聯合王國這十三家商會強大的商業能力,以及他們和新飛商會合作后獲得的強大魔法工業產業體系,一旦讓它們獲得了完整通商權,整個大陸東南角勢必都會成為這十三家商會的天下。

然而……形勢比人強,這份條約就算東南諸國再怎麼不願意簽,卻也毫無辦法。

十一月二十九日,瑪納魔法王國也對外宣布和新飛商會簽署停戰協議。


至此,兩大帝國陣營和新飛商會陣營持續了一年半時間,幾乎波及了正個賽恩斯大陸的戰爭真正宣告結束。

在賽恩斯大陸的歷史上,波及範圍如此之廣的戰爭卻僅僅只用了一年半時間就宣告結束,實在是絕無僅有。

歷史上曾經有一次兩大帝國全面開戰,可是持續了足足二十三年之久才宣告結束。

當然了,所有人都明白,之所以會結束得這麼快,完全是因為新飛商會的軍用魔法機械威力太過強大,使得正面戰場上根本沒有任何懸念。

那麼……其它的參戰國都已經宣告了結果,新飛商會又在幹什麼呢?(~^~) 最起碼在兩大帝國簽署了停戰協議之後的兩三個月內,新飛商會乍一看什麼都沒幹。

雖說隨著戰爭的結束,新飛商會在這段時間內一直積極地對各地因為戰爭影響而關閉甚至是受到重大損壞的新飛商會各大機構進行恢復重建,但這些事情在絕大多數人看來,都不過是些瑣碎的事情而已,根本談不上有多麼重要。

沒有人會相信新飛商會冒著這麼大風險,不惜和兩大帝國開戰,然後在獲取勝利之後,卻僅僅只是讓一切恢復原狀而已。

然而新飛商會卻真的什麼都沒做,依然按部就班地在按照自己制定的計劃一點一點地進行恢復。

不過人們卻也很容易就能夠發現,新飛商會恢復重建的這些據點,很明顯地要體現出了比以前重要得多的地位。

不要說在很多小國家裡,就算是在坎德拉帝國和瑪洛帝國這樣的龐大帝國中,新飛商會的任何機構都會受到當地官方的各種照顧和優惠,甚至在很多時候,它們獲得的待遇比兩大帝國本國的商會還要好那麼一些。

這當然是新飛商會通過這次戰爭獲得的好處,但是在很多人看來,這依然遠遠不夠。

你看,蘭帕里王國和德拉克公國都獲得了大面積的寶貴領土,並且已經穩定住了局勢。

魯爾遜王國雖然沒有獲得大面積的領土,但是卻也把原屬於諾頓公國的那塊領土給納入懷中,另外還從坎德拉帝國處獲得了總金額甚至超過兩億金幣的龐大戰爭賠償以及其它無法估量的大量利益。


儘管新飛商會是一家商會,理論上來說不應該有領土上的渴求,但新飛商會卻是這場戰爭中毫無疑問的主角,無論是蘭帕里王國、德拉克公國還是魯爾遜王國,他們能夠戰勝兩大帝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獲得了新飛商會的支持。

既然是這樣,那麼新飛商會理應獲得最大的利益才對。

所以很多人對新飛商會在這麼長時間內什麼事情都沒幹表示非常疑惑,因為這完全不符合常理。

「真的很難理解嗎?」許亦聳了聳肩,露出一個輕鬆的笑容。「對於我們商會來說。讓一切恢復到正常狀態,就是最大的利益所在。你看,因為這場戰爭,我們商會可是投入了總計接近三億的龐大資金。這還不算我們在這接近兩年時間內。因為戰爭使得貿易受到了嚴重影響而損失的巨大利潤,算下來至少也超過兩億金幣。所以能夠讓一切恢復到有秩序的狀態,就是我們最大的利益。」

瑟維尼微蹙雙眉,盯著許亦看了一會兒,輕嘆一聲。搖了搖頭。

「我倒是相信這是你的真實想法。但是許亦,這恐怕不是你們商會所有人的意願。所以你說你們商會真的不打算從中獲得任何好處,我可是連一根手指頭都不會相信的哦。」

「不相信就不相信吧,難道還指望我挨個去解釋嗎?」許亦笑了笑,決定拋開這個問題。「要說到獲取利益的話,從表面上看,絕大多數人都會覺得你們蘭帕里王國才是獲利最多的一個。那麼身為蘭帕里王國的女王陛下,你有什麼感想呢?」

瑟維尼露出一絲苦笑:「行了,你就別挖苦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近有多忙?今天能夠和你見這一面,已經是我竭盡全力才抽出來的時間。」

「這麼說是我打擾你了?」許亦哈哈一笑。做了一個轉身要走的動作,卻被瑟維尼幾步竄上來一把拽住。

「別開玩笑了。」瑟維尼斥了一句。「你應該很清楚我找你來是想商量什麼事情。」

看著瑟維尼神情中那無法隱藏的疲憊之意,許亦嘆了口氣,點點頭道:「好吧,不開玩笑了。瑟維尼,你應該正在發愁該如何消化從薩克王國和法蘭克王國獲得的龐大領土吧?」

「準確地說是如何消化這些領土上的大量子民們。」瑟維尼雙眉深深皺起。「獲得大量領土雖然是好事,甚至讓國內無數人把我稱之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國王陛下,可是這幫傢伙沒人知道想要把這些領土上的人真正變成我們蘭帕里王國的子民是有多難。」

「我倒不覺得這有多難。」許亦一臉輕鬆地笑道。「說實話,我在賽恩斯大陸上的無數國家進行過實地考察,發現一個所有國家都有的特點。那就是無論哪個國家的子民,其實對這個國家都沒有什麼歸屬感和所謂的忠誠之心。」

瑟維尼眨了一下眼睛,瞪著許亦看了一會兒,一臉古怪。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你不會是現在才發現吧?」

許亦頓時神情一窒。

他還以為這是自己觀察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得出來的無比犀利深刻的結論。卻沒想到瑟維尼居然蹦出一句「理所當然」。

「喂,身為一個國王,你居然認為自己的子民對自己沒有忠誠之心是理所當然的嗎?」

「當然。子民們只會向自己的貴族領土們效忠,對國家嘛……表示效忠也沒有任何意義,幹嘛要這麼做?」


許亦這才明白,原來瑟維尼把他所說的「忠誠之心」和賽恩斯大陸上流行的「對領土宣誓效忠」給弄混了。

不過認真說起來。瑟維尼說得倒也不錯。

或許正是因為賽恩斯大陸上這個文化傳統,才會導致這片大陸上的子民們對國家沒有什麼忠誠之心。

許亦研究賽恩斯大陸上的歷史時,發現賽恩斯大陸在人類這三千年的統治下,發生過無數次國家歷史變遷,因而導致了無數次戰爭,但是卻從來沒有一次戰爭的主導是普通平民。

嚴格來說,賽恩斯大陸上的國家興亡交替,就好像和普通的平民們完全無關,完全是貴族們之間的遊戲一般。

一直都是這樣的話,平民們又怎麼會對國家有什麼歸屬感和忠誠之心呢。

不過這樣也有好處,那就是當一個國家佔領了另外一個國家的領土后,不用費太多心思去改變他們的思想,讓他們重新認同新的國家。

「所以這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嘛。你只要讓新的子民們能夠安居樂業,每個人都有飯吃。有房子住,有衣服穿,我想這些平民們不會有誰給你惹麻煩。」許亦一臉無所謂地道。

「你說得倒簡單。」瑟維尼瞪了許亦一眼。「別的不說,光是讓每個人有飯吃就很難了好不好?」

「這很難嗎?」許亦有些納悶。「把你們之前推廣農田魔力機械耕作模式的經驗拿出來。照樣子推廣出去不就可以了。這些東西之前在薩克王國和法蘭克王國也很受歡迎的,沒道理換成你們蘭帕里王國統治后就不行了。」

「問題就在這裡。」瑟維尼搖搖頭。「以前只是你們新飛商會向薩克王國和法蘭克王國出售農田魔力機械,你們賣給他們什麼他們就只能拿到什麼。就算你們賣給他們的農田魔力機械比我們蘭帕里王國的級別低一些,型號老一些,功能差一些也沒問題。他們沒什麼怨言。就算有,也是沖著你們新飛商會去的。」

「然後現在他們也變成了蘭帕里王國的子民,所以就要求獲得和你們蘭帕里王國其他子民們同樣的待遇,要求獲得同等型號的農田魔力機械?」許亦接過話頭問道。

「這只是其中一點。除了農田魔力機械外,新領地上的子民們還要求獲得化肥供應、獲得家用魔法機械相關優惠、獲得同等的後續維修保養等等服務政策……」瑟維尼攤開雙手。「這些東西我倒是很想答應,可是我說了不算,他們卻不會相信我說了不算。」

看著瑟維尼臉上的無奈神情,許亦忍不住笑了起來。

「所以你現在想要從我手上要到這些可以讓你說了算的東西嗎?」

「是的。」瑟維尼大大方方地點頭表示承認。

和許亦認識這麼久了,她很清楚和許亦交談時應該採取的方式。

很多時候,直接一些許亦會更喜歡。

「嗯……那你們具體想要一些什麼呢?」許亦又問。

瑟維尼轉身從桌子上拿出一份顯然早就準備好的文件遞給許亦。

「都在這上面了。」

許亦接過文件。隨意掃了幾眼,驚訝地張開了嘴。

「呵,瑟維尼,你的胃口不小嘛,居然想一口氣從我這裡拿走這麼多東西?別的不說,你居然連魔力機床的鍛造技術也要。你應該知道,這些技術可是我們商會從來沒有轉讓過的。」

「從來沒有轉讓過,不代表以後也不會轉讓。」瑟維尼正色道。「許亦,你的理想是讓魔法工業產業遍布整個賽恩斯大陸,那麼這些魔力機床方面的技術就不能永遠只讓你們新飛商會一家獨有。不然的話。大陸上其它國家和商會永遠只能製造一些最簡單的家用魔法機械,那根本就不叫發展魔法工業產業。所以,除開家用魔法機械製造之外的其它技術,你遲早要轉讓出來才行。」

「你說得很有道理。」許亦輕笑點頭。「但是你憑什麼認為你們蘭帕里王國會被我選作第一個轉讓對象呢?」

「如果說這是憑著我和你良好的私人關係。你會相信嗎?」瑟維尼笑問。

許亦則笑著搖搖頭:「你可不是這麼不聰明的人。」

「所以我憑藉的是我們蘭帕里王國已經較為完備的魔法工業基礎,和遠比其它國家深厚的製造魔法機械的相關經驗,以及這麼多年來和你們新飛商會的良好合作。怎麼樣?這些夠了嗎?」

許亦看了一眼手中的這份文件,再看看瑟維尼那真摯認真的眼神,微微一笑。

「看樣子,賽恩斯大陸上的魔法工業歷史。是時候掀開新的一頁了。」(~^~) 大陸歷3804年的新年已經悄然過去,正當人們已經認為新飛商會恐怕真的不會有什麼大動作,逐漸將視線從新飛商會身上挪開時,一則和新飛商會有關的消息卻瞬間驚爆了整個賽恩斯大陸。

二是十七日,新飛商會在新的一起《新飛魔法工業周刊》上透露,新飛商會內部正在進行商議,有意對新飛商會以外的組織開放家用魔法機械之外的其它各類魔法機械相關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