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電梯位的小李子迅速對著過點幾人進行掃射。

火男直接被混死,沒有一點還手的機會。

「沒有辦法,navi只有一顆煙霧彈,a小的allu和電梯位的小李子都在混煙,火男直接被混死,小李子想要突煙追,但是煙霧外面有人在架槍,nafany一發沙鷹爆頭將小李子給擊殺,小李子上頭了!」

「但是忍者位還有一個xseven在進行架槍,蘇醒小身位peek,拿到了xseven的位置,這一下很難頂了,位置被架死。

但是蘇醒拿著一把格洛克和xseven在對槍,一槍頭,兩槍頭,三槍頭,我的天,他在幹什麼!無甲格洛克手撕aug!這是什麼怪物!」

現場所有人都在驚呼,因為這是一個非常離譜的場面。

他甚至要比沙鷹手撕大狙都要誇張,因為沙鷹手撕大狙需要打中一槍頭就足以,但是他格洛克手撕一個全甲的ct,需要足足花三槍。

意思就是,剛才的短時間博弈,如果蘇醒手中是一把沙鷹,那麼xseven已經被他殺了足足三次!

「忍者位的人一掉,蘇醒一個旋轉跳就進入了包點,將雷包給放下了!」

「這就是頂級選手,將身位控制和爆頭線一系列東西做到了極致,xseven一把aug只打中了蘇醒一槍,簡直是太恐怖了!」

「所有人似乎都忘了,他是作為一個步槍手碾壓狙擊手拿到的top1,他的恐怖恐怖令人難以想象!」

「殘局2打2,雷包已經放下,nafany從小李子那裡撿到的aug丟給了蘇醒,相對於自己,他更願意相信旁邊這個無甲的大哥。」

蘇醒在包點撿起nafany丟上來的aug,同時也確定了a小那個大狙的位置。

他不知道對方是否在對他進行直架,所以他也不敢選擇大身位peek。

因為他手中是一把aug,並不是一把ak。

不能一發爆頭將人擊殺,所以本來成功率就很低的操作就會變得更低。

所以為了穩妥起見,他選擇了保守一點。

包點箱子最右側架了一個歇逼位。

這個位置的好處是一個非預瞄位,對方不能第一時間就預瞄到他這裡,他能夠比對方多出一點反應的時間。

而壞處就是,如果nafany沒有頂住下面的壓力,他很難去管背後。

可是墨菲定律卻告訴他,你越不想什麼事情發生,什麼事情就越會發生!

nafany抓著煙霧散去的機會,晃身想要偵查一下,卻沒想到已經有人摸到了近點,直接掃射將他給追死了。

這一瞬間就將蘇醒陷入了被動。

但是下一刻,他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蘇醒立馬進行掃射壓槍!

emperor使用aug爆頭擊殺了allu

轉頭!

蘇醒一個大幅度轉身,將注意力轉向斜坡。

他知道,對方只能從那個位置出來。

sergej心中慌亂,知道這個殘局出現了大問題,想著抓蘇醒架好槍,衝上去將他補掉。

蘇醒的視野里就出現了一個頭皮,他迅速進行壓槍!

子彈在蘇醒的控制下飛向了斜坡,穿過了ct的頭盔!

emperor使用aug爆頭擊殺了sergej

「蘇醒完成了這個不可能的殘局,他翻盤了!他翻盤了!他翻盤了!!」現場的麥克風裡傳出了解說員瘋狂的喊聲,他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耳機線帶動著旁邊的一堆物品,稀里嘩啦掉落一地。

但是他現在已經無暇顧及這些了,他此刻只想表達自己的興奮之情:「我本以為這只是一回合最普通的經濟局,沒想到卻讓我看到了這麼精彩的一回合,蘇醒拿著一把無甲的格洛克手撕xseven,之後又一滴血都沒有掉贏下了這個殘局,簡直是太離譜了!」

「他用他的個人能力拯救了世界!」

7017k 唐柒柒眯著眼,想不透就放棄了,畢竟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現在來說已經無關緊要了。

不過讓她意外的是,封晏和時清靈毫無感情,只是一場意外,她心裡舒服了許多。

她也能理解封晏當年的行為,他那樣負責任的人,睡了人家,肯定要給個名分。

自己當年又不喜歡他,空占著封太太的位置也不合適。

她心裡稍稍釋然了一點,對於當年的事情,也沒有再耿耿於懷。

畢竟,都過去了。

封景轉了一圈,回來一身汗,看到唐柒柒靠在封晏懷裡很是擔心。

「媽咪,你怎麼了?」

「你媽咪有些累了,讓她休息會,別吵她。」

封景連連點頭,又去把自己的保溫杯拿過來,給她倒水喝。

唐柒柒喝了水感覺精神好多了。

親子活動也結束的差不多了,封晏便帶著他們回去。

他們先把封景送回老宅。

封景念念不舍,拉著唐柒柒不肯撒手。

唐柒柒心軟,決定在老宅住一晚。

她也有些話要跟白胭說清楚。

「媽,以後不要跟小景說麻煩我,會讓我嫌棄他之類的話。我很喜歡這孩子,他乖巧懂事,很討人喜歡。繼母也是他的母親,我會做好母親的責任,只要我還是封晏的妻子。我當一天封太太,就當他一天的母親。自家孩子惹出各種麻煩,我都會耐心解決。」

「他的確是時清靈的兒子,也是封晏的兒子,是奶奶的重孫子。奶奶對我有莫大的恩情,我自然看重封家的子嗣。所以,您就不要和孩子說那些話,會讓他胡思亂想的。他雖然年紀小,但很多東西都已經明白了,我怕他以後成長心裡會留下陰影。」

「柒柒你有心了,以後我會注意的。你能不嫌棄這個孩子,對他視如己出,是這個孩子的福氣。但我更希望,你能和封晏有屬於自己的孩子,不管男孩女孩,總歸是要有一個的。」

「我相信有你做他們的母親,一定會教育孩子和平相處,兄友弟恭的。」

白胭期待的說道。

唐柒柒有些尷尬,好好聊著封景,怎麼岔到了自己身上。

她和封晏要孩子那還得了?

都要離婚的兩個人!

「媽,這個事……以後再說吧。」

「柒柒,你老實跟我說,你是不是跟封晏吵架了?」白胭擔憂的問。

畢竟是過來人,一眼就看了出來。

唐柒柒越是支支吾吾遮遮掩掩,白胭就越是擔心,只怕這次矛盾很大。

她緊張的抓住柒柒的手:「柒柒,你可憐可憐我們這些做父母的吧。這些年了,他從沒有動過娶妻的心思,唯獨對你。當年是封家虧待你,我也沒站在你這邊。我以後會補償你的,把你當親女兒一樣。你和封晏好好的,行不行?」

「媽,這件事再說吧……我和封晏事情有些複雜。」

「柒柒……」

「媽,我累了,先回房間了。」

白胭幽幽的嘆了一口氣,憂心忡忡。

「這兩個人可怎麼辦啊?要不……」突然,她腦海里靈光一現。

。 帶到哪裡去?富甲一方不合適,那麼總不至於給南天林送去吧?

最合適的地方就是張術的養殖場,張術的車被趙雅婷開走了,張術自然沒有辦法,返回到南天林那裡,借了一輛車,再開到不遠處,將那軍裝男人扔在車上,隨後便是揚長而去。

此刻在張術的養殖場中,元季正帶領著一幫人清理魚塘,經歷了上一次的變故,很多人都學聰明了,不僅張術是如此,就連手下也是如此。

尤其是那幾個曾經被閆世晨找來的幾個小混混,幹活更是賣力氣,眼看著魚塘里的魚越來越多,心中也是說不出的高興。

元季抬頭的功夫便看見一輛黑色越野車徑直朝著養殖場開了過來,且車開得橫衝直撞。

元季警惕的看了看門外開過來的車,不由得輕聲招呼身後的幾個小混混,站在養殖場的門口。

不多時的功夫便看這車猛地一剎車,停在路邊,張術跳下車來,吩咐道:「快!把這人抬進去!」

元季和眾人慌忙上前,七手八腳的將車上的那個軍裝男人抬了下來,張術眯著眼睛,軍裝男人的身上槍傷至少有三處,雖然不致命,但已經足夠顯眼。

張術隨即對著元季開口說道:「找幾個醫生到這裡來,要會動刀子的!」

元季一聽,立刻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這便急匆匆的出門,養殖場里留著幾個人看門就已經足夠。

等到軍裝男人醒過來時,身上已經包紮好了一條條的繃帶,就好似是裹粽子一般,軍裝男人不由得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人正是張術。

「是你救了我?」軍裝男人的嘴唇泛白,臉色已逐漸地恢復紅潤。

張術沒好氣的說道:「不是我救了你,難道是鬼救了你不成?」

軍裝男人只覺一陣尷尬,在前一刻,軍裝男人還想著趁張術不注意殺掉他。

然而卻不曾想到自己一直想殺掉的人,竟然救了自己,這可真是天底下最滑稽的笑話。

軍裝男人看都不看張術一眼,「你別以為你救了我,就會讓我放棄掉刺殺南天林的想法。」

豈料張術更是狡黠一笑:「我救了你,所以現在你的命在我手裡,而且這條命是我的,你說了不算。」

軍裝男人一陣臉色陰沉,想來他也鐵骨錚錚的好男兒,當下便要掙扎著站起身來朝著張術行禮。

張術急忙將這個軍裝男人按在床上:「我說了,你的命是我的了,所以刺殺南天林的事,我不允許。」

軍裝男人咧著嘴:「看來你很怕我去殺南天林。」

張術的翻了翻白眼,隨後點了點頭:「就算是吧,讓你去殺南天林,對我來說沒什麼好處。」

軍裝男人臉色一陣陰沉:「我叫方寸,方寸靈瓏的方寸。」

張術點了點頭:「記住了,我是張術。」

簡單的開場白,卻包含著兩個硬漢之間的較量,方寸自然知道張術的厲害,但天生不服輸的性格讓方寸多少有些不服氣。

「等我傷好了,我們再打一場。」

張術站起身來笑了笑:「可以,隨時奉陪!」

說著,便看張術已經大大方方的走出了門。

方寸知道,這一次的任務失敗會給自己帶來什麼,刺殺南天林,原本是高層下達的指令,但很意外的是,張術居然救了自己,那麼方寸便知道這一次無論如何自己也下不去手了。

正在方寸思慮的時候,只看張術又探頭探腦的回來,眨了眨眼睛:「你是軍方的人,對吧。」

方寸點了點頭,算是默認了自己的身份。

張術更是笑得開懷:「既然是軍隊的人,那麼借我幾台車用用怎麼樣?」

方寸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想不到張術竟然提出這個要求。

只看張術笑嘻嘻的坐在方寸的面前:「好吧,跟你開玩笑的,只是想看看你到底是個什麼軍銜的軍官。」

方寸閉上眼睛,臉上的表情冷冽:「安全局,特工組。」

張術對方寸的回答表示驚訝,他絕對想不到在國內竟然還有這等組織,特工組,那不是常見的詹姆斯邦德么?

方寸彷彿看出了張術的疑惑:「很多人都是,或許有的人還是你的親人,你的父親……只有這樣,你才最不會去懷疑自己身邊的人。」

方寸說出這話時,臉上的表情十分痛苦,那代表著一段傷痛,同時也是方寸最不願意去觸碰的一段記憶。

張術默默地點了點頭,沒有否認這一切,只看張術站起身來:「你在這裡好好養著吧,傷勢好了你就回你的軍隊去,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不過有事需要你幫忙的時候,我會跟你打招呼。」

說著,便看張術晃了晃方寸的手機,方寸一陣臉色大變,嘶吼道:「還給我!」

張術也不含糊,只看他拿起方寸的手機撥通了自己的電話號碼,隨後把手機直接都給方寸,絲毫不拖泥帶水。

方寸一顆心總算是重新咽回了肚子里。

張術晃了晃手機:「回見。」

說著,便看張術頭也不回的走出門外,元季自然是在樓下安頓著遠道而來的醫生,張術上前拍了拍元季的肩膀,「這幾天一切都還好吧?」

元季點了點頭:「一切都好,張哥放心。」

張術此刻也終於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面對著南天林被刺殺這等事妥善解決,張術自然心裡輕鬆。

王玖玖的電話來得正是時候,張術這才猛然想起,自己已經有一段時日沒見王玖玖了。

而自從王海明開始大刀闊斧的改革過後,張術跟王玖玖的婚事一再被擱淺,為此,張術雖深愛著王玖玖,但付麗久久沒有明確的回應,讓張術一陣心煩意亂。

「玖玖……」張術接通了電話,長舒了一口氣過後,語調也變得輕鬆了許多。

王玖玖聽著那熟悉的聲音,不由得心中一陣激動,但看王玖玖強壓住心中那一股子躁動,對著張術開口說道:「張術,晚上有空嗎?」

張術一聽,王玖玖這是要晚上出來?

當下便滿心歡喜:「有空有空,就是沒有空也要和你在一起,今兒個是什麼日子?難得你晚上出來,伯母……放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