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個安排里,江守也是早在千年前就是真神了,後來大限到達,利用自己精通靈魂力的底蘊,在肉身死亡靈魂即將潰散時靠異寶奪了一具新的軀體,借體重生以欺瞞天道規則。

所以外界大眾所知的「武皇江守」只是一個假象。

也只有做出這樣的掩飾后,就算府絡走出擂台空間和外界武者接觸然聽到各種事。也不會讓自身認知碰撞里產生不妥後果。

「只要這傢伙中途不死,以現在的局面來看,就算我利用他拿到萬界之門,也不用在事後滅口了……」

「不過這些只是可能,還不一定,現在最緊要的還是搜尋,搜尋更多的強者來獵殺!」

目光閃動后江守才快速消失在了當地,他目前真實修為實力是九變,這個階段掌握力速之道的武者最強遁速是7倍光速。

對於王級強者來說。掌握力速大道的真神之王,最強遁速也只是8.5倍光速,非力速之道掌控者8倍光速,比江守快。但快的也不是特別誇張。

那些傢伙還不能一直保持最巔峰效率,就像普通人不可能一直保持百米衝刺的速度,最多是一路慢跑,中途還要不時修養。綜合起來正常真神之王,能用四五倍左右光速飛遁搜尋已經不錯,江守利用不死之身都比他們要快的多。而正常王者運氣好三四天遇到一波武者,運氣不好十天左右,江守的運氣即便普普通通,只是在飛掠搜尋三天後就又遭遇了一個目標。

這一次的目標依舊是盤龍真神,還是九變強者。

可這個九變在發現江守后,也是剛剛驚喜了一瞬就落入了浮沉殺幻境,幻境內該武者可能是斬殺了江守實現夙願,簡單撲殺后就呆在一處虛空狂喜起來,江守則在外面輕鬆凝聚幾道恆極刀刀氣,刀光閃耀,九變也一如羔羊般被廢。

………………

「比上次運氣更好了,一天多就遭遇新的目標,咦?」

又是一天多后,當江守突然感知到遠處有強大波動,驚喜的沖向目的地,卻又很快發現被他新發現的目標是古神星域真神,東北方的三道氣機兩個人族一個靈紋族,其中一名是九變,另外兩個是七變。

感知到目標后江守停下身子思索兩息,才又沿著原路飛退。

雖然他也知道在擂台內,大部分的古神星域真神見了他恐怕也會不安好心,但那畢竟是不一定的事。

而前方三個目標也都是他不認識的真神,所以還不如不見了。

「江守?真的是江守!」

「哈哈,快,不要走了江守!」

…………

可惜江守剛飛退兩息,一聲聲驚喜的呼喝就從後方泛揚,三個古神真神更在飛速追來。

江守眉頭輕皺一下才又加快一線遁速,但一息後周邊天地突然一顫,莫名偉力蕩漾里他的身子竟回到了最初剛退走的位置。

「哈哈,江守小兒,沒想到老夫竟有如此大運,更沒想到你小子還能活到今天!不過就算你在逃亡隱匿方面有極為出眾的優勢,這次想從老夫手中逃脫,也沒那麼容易。」

江守穩住身子時一聲燦笑也從前方響起,發笑著是一名穿著定乾宗袍服的白髮老者,滿臉枯皺的肌膚都因為磅礴笑意而不斷顫抖。

在他身側兩個真神七變一樣驚喜無限,都拿著貪婪的視線對江守不斷掃視。

「李師兄,小賊肯定是和上次地皇洞天一樣,一直靠那穿梭空間的寶器逃亡,一般武者遇到這情況還真不好應對,可有李師兄在,他逃得再遠也是無用。」

「我們在這裡要恭喜李師兄奪得至寶了!」

……

或許是看不上江守實力,覺得這傢伙已經是砧板上的魚肉,前方三真神並沒有第一時間動手,只是盯著江守狂笑,江守也在笑聲下樂了。


據他所知這三位也只是普通七變九變而已,之前姓李的九變能把他從極遠處拉回起點,估計也只是靠一件獨特極武。

他更沒想到自己不願和對方衝突,已經遠走後又讓這三位強行來回來送死。


「既然到了這一步也不用多說什麼了,就算是同星域武者,殺也就殺了,浮沉殺!」(未完待續。。) 「哈哈,哈哈哈~絡兒真是好樣的,已經累計11積分,11積分啊,現在他已經是總榜第12名,太爭氣了!」

開賽第三個月,當積分排名榜上一個名字突然跳躍,而且是一次從5積分跳躍到11積分,同一時間裡榜單上還有三個名字潰散,盤龍眾主神里一名森羅族強者立刻大笑著起身,目光灼灼盯著榜單越笑越興奮,一張類人族似的臉龐都被激動的紅暈鋪滿。

隨著這位主神的大笑,古神星域眾神聚集地,大部分武者都臉色陰沉的幾乎要滴出水來,就是盤龍方向,一樣有太多主神對著那位頻頻側目,眼中全是驚疑。

沒辦法不驚疑,現在站起來的這位主神正是盤龍西疆里最強大的存在府騂,身為三道主神,府騂就算在整個盤龍星域除了那極個別由王級強者晉陞來的主神之外,也已是最強大的存在,但這位森羅族主神卻處於後繼無人地步,麾下弟子、子嗣幾乎沒有一個爭氣的,最強也就是府絡那普通的真神九變了。

或許對於一般強者而言,麾下能有一個有希望晉陞主神的已經是得天大幸,可對府騂這種層次,麾下沒有一個王級半神晉陞的真神已經是最大的悲哀。

因為這種悲哀,在這一次決定萬界之門的賭賽里,府騂一樣是處於類旁觀者狀態,他麾下強者能拿到最多積分的可能性也是極小極小的,一開始也的確如此,府騂麾下眾子嗣弟子都是排名靠後,最多的在不久前也只是2積分,他那位最強的直系長孫,不到十天前也還是1分,可以忽略的存在。

誰又能想到六天前只是1積分的府絡突然斬殺兩個真神,一次就從1分躍升至4。排名大幅度提升,三天前就再次斬殺一位累積5分,而就在剛才那位府絡竟一次斬殺三強,一次增加6積分,總共積累出了11積分。

一次無所謂,是運氣。

兩次無所謂,也是運氣!

這都可以用運氣解釋的,諸如江守那小兒,不就是以五變的實力在之前的兩個月里積累了3積分么?可第三次已經出現了,還是一次6分。說明被府絡斬殺的三強之一本身積分就不少。

這難道還是運氣?

要不是已經接連三次,府騂這三道主神也不會欣喜的當眾大笑吧?

事情發展到現在,盤龍星域的領先也越來越大,即便現在還沒到定局的時刻,甚至距離定局還遙遠,可盤龍主神們的心思已經不在是否能勝過古神星域上了,他們最關心的還是萬界之門的最終歸屬。

這幾天內快速斬獲,快速提升排位的府絡無疑成了所有主神真神們關注的中心,那位太迅速了。排位玉碑上第一名的歸堯昌如今只是20積分,就算還領先府絡不少,可歸堯昌那是兩個多月的累積,哪像府絡似的不到十天就累積了11積分?

這種效率不能保持也就算了。一旦保持下去威脅就太大了,對歸堯昌都有著大威脅,對其他強者就更不用說了。

「府兄,府絡師侄不會遇到什麼大機緣了吧?我記得他只是一個普通的九變強者呢。如今累積效率竟然這麼恐怖,嘖嘖~」

「在這樣下去這是要追評歸堯師侄和童師侄,杭師侄他們啊。簡直就是奇迹!」

「哼,或許也是那小子運氣逆天呢,也說不定他在斬殺之前三個古神星域真神時,已經說了重傷呢?還是看下一次再說吧。」

…………

大量強者盯著笑聲不斷的府騂時,也有一道道語氣複雜的聲線響起,不少盤龍主神都是充滿羨慕妒忌的開口,也有部分惡聲惡氣,聽那語氣都似乎巴不得府絡去死。

這也不奇怪,他們就算在外面看不到擂台內的具體變化,可某個強者積分躍升,同一時間還伴隨著另外的強者身隕,這就足以讓旁觀者們判斷的出那些躍升積分者是斬殺的誰了。

府絡第一次躍升積分,伴隨著兩個盤龍真神的身死,第二次躍升積分還伴隨著另一個盤龍真神的隕落,那麼已經隕落的三個真神背後師長,不記恨府絡以及府騂才怪了。

就是這種記恨,也最多讓他們在這裡惡聲惡氣低罵幾聲罷了,在這一場賭賽開始之前,都知道賽事最終會決定萬界之門的歸屬,那為了萬界之門,為了積分,每一個盤龍強者之間都是競爭關係的。

這種競爭還不乏血腥競爭,賽事開始前所有主神已經約定過不管誰家子弟被擊殺,都不得為此而大動干戈,否則這賽事就沒必要進行了。

也不管那幾個死了子嗣弟子的主神,是否真的會就此不追究,至少他們在眼前這種眾目睽睽的場景下,是不可能做太多事的。

「哈哈,還早還早,現在只是開賽兩個多月,洛兒或許真的只是走了大運呢,未來會走到哪一步,真的要看看才能評論!」就在左右主神們輕語中,府騂也再次大笑著開口,笑聲里掃一眼左右,眼中全是興奮的期待,不管他的話語是否謙遜,可那神態表情明顯就是在炫耀!

如此情況又看的不少強者色變,府騂卻已經懶得理會,只是在再次道,「說起來,洛兒一時走運也沒什麼,他畢竟是九變強者,還持有老夫兩件極武,嘿嘿,我倒是好奇江守小兒竟然還活著,那小子的活命能力未免太變態了,難道他上次在地皇洞天里用於逃亡的空間極武還在么?若是那樣的話,一般武者想追殺他還真不容易,不過洛兒手中也有一件針對性極武呢,他若能把江守也斬殺,才是最大的幸運呢。」

言談間眉飛色舞趾高氣昂,府騂有無視絕大部分主神的實力,主神以下更別提了,這番得意的言語后府騂才逐漸冷靜下來,又盤坐在當地靜靜關注榜單,至於其他強者的反應,他又哪裡在意?


就在這種注視下,又是兩天後,在府絡積分再次一變,又增添了一積分,而這時排名在府絡之前的十多人卻基本沒什麼變化,府騂才激動的猛地就握緊了雙拳,四次,四次了啊!

他真是激動的想狂笑,除他之外的主神們,臉色也更加陰鬱陰沉了許多。太多太多強者都在心下破口大罵,這個府絡到底吃了什麼葯或者走了什麼狗運啊,怎麼可能這麼猛?(未完待續。。) 「呼~」

兩道遁光在一片荒野中,一從南一從北交錯對沖,等雙方猛地察覺到彼此後才紛紛駐足,而後一聲驚喜不已的呼叫就在從南向北的身影口中發出,「江守?」

數萬裡外,也剛剛察覺到對手的江守立刻神色一凜,「歸堯王?!」

那渾身雪白毛髮,狼獸人身直立而起的傢伙一身氣機深不可測,給江守一種極為壓抑的恐怖感,不是盤龍星域五大王者之一歸堯王又是誰?就算江守自身和那位歸堯王不熟,甚至一般的人族去觀看千隕族、妖星族、魔淵族等一個個狼臉、龍頭、蛇吻時,恐怕還很容易把不同目標混淆。

可江守清洗過身為森羅族的府絡的靈魂記憶的,清洗的時候他也一一細讀過,自然認出了那是歸堯王,實力媲美13變,媲美三道主神的恐怖存在。

「死!」

江守正駭然里,歸堯王歸堯昌才咆哮一聲,嘯聲里充滿了凌冽殺機和無法壓抑的狂喜,而後多道寶光撲射八方,更有一白色雷霆閃沒,從歸堯王立足之地到江守所在,一線白色猶如把天地切斷,這一線白眼看要轟殺在江守身上時,江守的身影就憑空消失。

一把撲了個空,歸堯昌才深吸一口氣,長滿白色絨毛的狼臉瞬間青綠無比,「跑了?!我竟然讓他逃了,又是那跨越空間的至寶么?出手前我已經激發鎮空神器,竟然還是被他逃掉了!!」

驚喜來的突然,誰又會想到離去的更加突然?

眾武者進入擂台已經三個半月還多了,歸堯昌知道江守沒死,但三個半多月後還沒遭遇過江守,歸堯昌都有些不抱希望了,以為那個身懷無窮寶藏滿地跑的傢伙和他沒緣了。

誰想到終於走了大運,一轉眼就被江守逃了!

這他媽的還不如沒遇到呢。沒遇到他至少不會失望。

「氣死老夫了!」臉色有青綠轉為淡黑,歸堯昌吐出胸中悶氣時再也忍不住怒氣破口就是大罵,他知道江守身上有能跨越空間的寶貝,地皇洞天里江守就使用過,在這擂台空間里,江守能活到現在恐怕也是借了那至寶之威。

他沒想到的是那件寶物的遁空能力會那麼強大,畢竟他歸堯昌已經是媲美三到主神的存在啊,就算他沒有鎮空類極武,畢竟極武這東西在整個星空都不多,真正的主神未必能人手一個。數量有限不說,分攤到各式各樣的種類里,你想拿到一件鎮空類極武真的太不容易了。

可歸堯昌撲殺的同時已經催動了好幾件最頂尖的鎮空神器,竟然毫無用處?

這就足以讓歸堯昌活活氣吐血的。

他更加明白了若再找不到針對性的壓制寶物,就算再讓他遇到江守,還是會被對方逃掉。

「天殺的,……」

破口大罵后,歸堯昌都沒了去搜尋江守的心思,那沒意義。地皇洞天一役已經說明太多事了,不過等他又強壓下惱火想重新遁走時,卻又心神一動,瞬間幻化出了排位雲牆。

雲牆展開后其上538個名字一一展現。足以見證賽事的激烈。

眾武者入內半個月死亡94名武者,入內一個半月死亡251強,入內兩個半月死亡364強,到現在入內三個半月還多了。死亡462個。

伴隨著武者的大量死亡,整個擂台空間也在不斷縮小,還有大量武者在搏殺里受傷躲起來隱匿著療傷。所以之前一個月的死亡率遠不如賽事剛開始時。

看著排名雲牆時,歸堯昌看著看著,本就有些發黑的臉色又驀地一紅,隨後身子一顫哇的一聲就噴出一口血箭。

「江守小兒也就算了,有極品寶物在手那是沒辦法的事,可府絡這畜生是怎麼回事?他是怎麼回事?從一個多月前開始暴起,到現在他竟拿到了第一名的次序?連老夫被超越了!」

現在雲牆上,第一人正是府絡,積分29。

第二名才是歸堯昌,積分28。

第三名童千重,積分24。

第四名古神星域齊暮,積分21。

…………


江守的積分依舊還是3,並沒有什麼變化,甚至榜單上還不乏一批至今都是1積分的七變級強者。

但後續的那些積分真和歸堯昌沒關係,他只是被高高懸挂在榜首的府絡致命刺激的欲仙欲死。

………………

「噗~這不合理,這不合理,府絡那個變態到底遇到了什麼機緣?從一個多月前開始,一直保持著遠超我們王級存在的斬殺效率,一個多月就累積了29分?」

事實上在這一刻,整個洞天內被雲牆上名單刺激的吐血的真不只歸堯昌一個,遙遙幾光月外,另一道身影看著雲牆上剛登頂不久的名字,也被刺激的抓狂,甚至差點讓本就受了些創傷的肉身被怒火撕裂。

但不管外界其他強者如何看待此刻的排名積分,剛從歸堯昌手中逃脫的江守,望著左右一片空曠枯敗的山野,眼中也閃爍著一抹慶幸。

「王級半神太強大了,我現在還遠不是他們的對手,加上不死之身都不行,好在在這擂台里不用和他們直接衝突,有化相版萬界之門在手能輕易逃脫,能逃掉就好。」

慶幸后江守也打開雲牆,看一眼府絡高高在上的名字,就變的欣喜起來,哪怕早在幾個時辰前府絡已經登頂,登頂后以他的效率也會把歸堯昌等越甩越遠,可看到這幾個時辰歸堯昌依舊沒變化,這依舊讓人欣喜。

就在江守打算收起雲牆時,在他西北方數十萬裡外一道身影就憑空出現,剛一出現就轟咔一聲提劍飛刺,一瞬不到就刺在了江守後背數米外。

「霸正擎?」

江守先是一驚,隨後才大笑出聲,笑聲里任由霸正擎一劍誅落在虛手空間,當那神器長劍被虛手空間吞沒,霸正擎眼中也閃過一絲駭然時,江守才飄忽消散,消散的同時還有刀光暴起。

一刀過霸正擎四肢斷落,澎湃的封印之力也隨著江守激發秘武洶湧沒入體內。

「怎麼可能?!」


「沒想到我運氣這麼好,逃脫歸堯昌的追殺時,竟剛好抵達你藏身之處。」

面對霸正擎驚怒交加的慘呼聲,江守雙眸中全是凌厲。霸正擎只是一個普通七變而已,進來后恐怕只能鬼鬼祟祟躲起來才是最好選擇,不知道對方躲在哪時他想下手都沒機會,現在,卻是再好不過了。(未完待續。。) (ps:方向現在在外地,中午睡醒后就出去辦事了,七點多才開始碼字,碼完后一看多了個盟主,差點嚇尿了~多謝聖人重返都市書友的十萬賞,太讓咱感動了。)

「哈哈,哈哈哈~」

擂台空間內,當一名妖星族強者又誅殺了一個人族強者后,當場就欣喜的放聲大笑起來,哪怕在大笑里牽動傷勢,讓她正狂笑著的布滿獠牙厲齒的血盆大口裡又溢出一縷縷血線,可這身影依舊滿腹開懷,喜意擋都擋不住。

「這次被老身斬殺的可是由曾經的王級半神晉陞上來的八變,快四個月了,我們所有武者都快入內四個月了,這麼長時間裡僅次於真神之王的真神八變,積累絕對不會少,我殺他一人,至少能超過斬殺多個普通強者的效果,老身的積分肯定能大幅度彪進吧,等著吧,歸堯昌、童千重、齊暮,你們這就要被我甩開了,至於府絡,不管府絡那小雜碎遇到了什麼機緣,才能從名列榜尾的位置快速晉陞為第一名,這一次都要被老身甩開!」

不可能不驚喜,同樣身為八大真神之王之一,出身妖星族的杭妃在剛進入擂台空間的前期,也是一度成為1000強里第二名的角色,就算從一開始就被歸堯王歸堯昌壓制,可那種壓制也並不龐大,最初時雙方的積分差距是很小的。

可誰想到杭妃在隨後的幾個月里運氣越來越差,她不是沒實力啊,她的實力對上任何巔峰王者都不弱什麼,誰想到在後來不知被歸堯昌越拉越遠,就是童千重、齊暮等也逐一壓制了過了她。

她上次觀看積分排位榜,榜單第一人竟然是府絡,以30積分遙遙領先,隨後歸堯昌28積分。童千重25積分,古神星域的齊暮則是23積分,而她杭妃卻只是以22積分位居第五名。

這對於向來自視甚高的杭妃來說無疑是種刻骨的羞辱,別說她自身實力不比其他王者強者差,就是年齡,她的年齡還是很小的。

她在五大盤龍星域真神之王里就是最小的,比起古神真神之王一樣有優勢,年紀小就代表著更有希望成為主神,還是一晉陞就能雄霸兄空的存在,可在這擂台大比中。她竟然被那麼多王者強者壓制,連不是王級的府絡都壓在了她頭上,杭妃為了這個可沒少生悶氣,那種悶氣都差點讓她自己憋屈死。

現在終於時來轉運了,斬殺了一個人族的八變強者,還是從王級半神晉陞的,實力就是僅次於八大王者,這樣的存在累積的積分絕對不會少,她也終於有希望一次反超所有壓在她頭上的存在了。

無限驚喜中。杭妃迫不及待就打開了排位雲牆,急急向榜首看去,結果一眼下杭妃就呆了,傻傻看著榜單前列。呆了好幾眼后才身子一顫,哇的一聲就噴出了一口血箭。

「怎麼會?怎麼會……府絡那個畜生,那個畜生啊!老身上次觀看排位雲牆還只是三天前,三天前他的積分只是30。現在怎麼會飆升到了35?他哪裡來的運氣?」

如今的雲牆之上,第一人依舊是高高在上的府絡,35積分領先。

第二名是杭妃。33積分。

第三名是歸堯昌,30積分。

第四名才是熟悉的童千重,但那位也只是累積了27積分。

就算她已經成了八大最強王者里排位第一的,可是不是王者的府絡依舊壓著她,杭妃真被刺激的欲仙欲死。

「該死,該死,我一定會超過他的,府絡不是王級,憑什麼和老身競爭?他憑什麼?我一定會超過他的!」